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孔子學院再被拒 多倫多教委計劃委員會投票取消合作

10月1日,多倫多民眾在多倫多教育局門外集會。當晚教委的一個委員會投票通過取消孔子學院的動議。(周行/大紀元)

人氣: 1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4年10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周月諦多倫多報導)繼美國芝加哥大學、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日前相繼宣佈關閉孔子學院後,10月1日,加拿大多倫多公校教育局TDSB計劃委員會教委們最後以5:1壓倒性多數也決定在10月29日全體教委會議上提出終止與孔子學院的合作。

多倫多TDSB委員會投票取消與孔子學院合作

10月1日週三晚,多倫多教委屬下的一個委員會投票通過,取消教育局與孔子學院的合作,該決定將提交於10月底召開的全體教委會議投票通過。多倫多教委主席表示,許多委員非常擔心與孔子學院合作的性質與後果,且幾家大學已有前車之鑒,終止了與孔子學院的合作。

週三晚,多倫多教育委員阿特金森(Irene Atkinson)在規劃和優先委員會(planning and priorities committee)會議上提出永久終止與孔子學院合作的動議,經委員會成員投票獲得通過。

如果在10月底的全體教委會議上,此項動議獲得最終通過,多倫多教委將成為繼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和Sherbrooke 大學之後取消與孔子學院合作的另一家加拿大教育機構。

現任多倫多教委主席路特卡(Mari Rutka)表示,今年11月員工報告會如期公佈,但許多委員非常擔心孔子學院合作性質和後果,不希望再推遲最後決定。阿特金森說,不希望看到多倫多的孩子被中共灌輸和洗腦,外國政府不應對加拿大教育制度指手劃腳。

路特卡在投票結語中說,自己也一直擔心,圍繞孔子學院的爭議,已遠遠超過其本身帶來的好處。教育局也得考慮,幾家大學已有前車之鑒,不想再和孔子學院合作。再說,教育局已經有廣東話、普通話、簡體中文和正體中文等豐富的中文教學。

教育委員Pamela Gouph說,孔子學院不是民主國家的教育機構,由中共直接操控,不認同加拿大核心價值,也不認同多倫多教育局的教育價值。加拿大價值包括言論自由,如孔子學院想利用自己的價值來搞滲透,就得堅決制止。

多倫多教育局與孔子學院之間的合作辦學,最初由前教委主席波爾頓(Chris Bolton)一手推動和操辦,其他教育委員對於合作計劃細節均被蒙在鼓裡。今年6月,眾多學生家長和多位教育委員表示擔心和質疑,波爾頓被迫辭職。之後通過全體教委投票,決定暫緩與孔子學院合作的計劃,並要求教育局職員提交有關與孔子學院合作辦學的報告。

前情報官:孔院實為中共間諜機構

加拿大國家安全情報局(CSIS)前亞洲事務部主管卡特蘇亞(Michel Juneau-Katsuya)表示,孔子學院實際上是被中共和中共情報機構利用向外灌輸一些具體事務上的政策和觀點,限制教師授課和討論內容。在多數西方情報部門眼中,孔子學院實質上就是中共的一個情報間諜機構,這才是最令人擔心的。

他說,中共情報間諜機構,利用孔子學院,找出他們認為有用的人,從這些人身上獲取情報,或將其收為已用,加速中共對西方科技和信息的盜取。

的確,孔子學院名為辦學,實為中共操控,藉著推動漢語教學和中國文化的幌子,對外輸出中共影響力,甚至在背後搞間諜活動。中共前國家主席胡錦濤曾毫不隱晦地說,孔子學院是中共加強其影響力的主要工具。他曾說 ,不是中共突然就喜歡上了孔子,而是經過多年摸索,發現這是一種栽培中共盟友的最好辦法。

卡特蘇亞在委員會會議上發言說,他不代表任何政府或信仰團體,可以確定的是,公開文件已經證實孔子學院就是個間諜機構,被中共操控。加拿大情報局過去就說過,孔子學院的確對加拿大政府構成威脅,孔子學院是個被中共利用的間諜機構和施加影響的代理機構,通常是滲透入政府,進行政策操控。

他說,中共還利用學生、企業和友好協會等搞間諜活動,這些網絡都非常複雜,極具迷惑性。中共給這些機構和組織有撥款預算,是多倫多教育局獲得政府撥款的近10倍。外國人到中國去,被當貴客接待,以美酒佳餚款待,這種伎倆一次又一次上演,許多外國市長和民選官員到中國去一趟回來後,就變了。

他說,已經有幾所大學和孔子學院有過合作,但都決定拋棄孔子學院。聰明的人都會從中看到教訓,這些大學都付出了代價。孔子學院過去還企圖進入政府帳戶和郵件,完全就是間諜行為。

四處被拒招人嫌

毛澤東當年發起文化大革命,拚命批孔倒孔,現在發現孔子在海外這麼吃香,中共馬上又改變嘴臉,四處打著孔子學院旗號為其吶喊。這樣的孔子學院,辦久了,人們就會發現其真面目,並立即紛紛拋棄之。

其中,如加拿大的麥卡馬斯特大學和舍布魯克大學已關閉各自的孔子學院,曼尼托巴大學2011年拒絕了孔子學院辦學計劃。最近,在100多名教授聯名抗議下,美國芝加哥大學也中止了續簽辦學協議。

今年年初,美國大學教授協會(AAUP)敦促美國各大學不要與孔子學院合作,警告孔子學院只不過是中共的一個政治工具。而在此前,加拿大大學教師協會(CAU)也發表類似聲明,呼籲加國大學不要與孔子學院為伍。

今年7月,漢辦(孔子學院總部)主任許琳令手下人偷取和審查歐洲漢學學會(EACS)組織的大會學術材料一事被曝光後,招致外界一致嚴正指責。原因只為會議手冊裡有此次會議贊助方「蔣經國國際學術交流基金會」的名字。在會議開幕式上,歐洲中國研究學會主席、瑞典隆德大學東方與東南亞研究中心主任Roger Greatrex憤怒批評漢辦的「審查」,表示這是對學術自由的干擾,是絕不能夠接受的。與會者彭小華以「漢辦,你『辦』砸了國家形象」一文記錄了她所經歷的故事。

加拿大台灣人權協會會長史邁克說,芝加哥大學決定終止孔子學院前,「漢辦主任許琳說了很傲慢的話:他們要想違約的話,我也不會反對。意思是他們不敢,我們已經把他們買下來了」。

「芝加哥大學為了自身的名譽,不得不取消孔子學院。」他說:「這事很重要,表現出孔子學院的真正面目。」

中國人瞭解中共一貫作風

民陣全球主席盛雪說:「中共從來沒尊重過中國的傳統文化,包括孔子的思想和學說。中共有好幾代的領導人都曾公開批孔,而且號召全社會批孔。今天當中共看到自己的意識形態失敗後,又拿孔子來安撫人心,這是沒有用的。」

她說:「孔子學院在國際社會所起的作用,最重要的是輸出中共的意識形態,在法輪功、西藏等話題上,它執行的都是中共迫害人權的那一套。」

其實,全球第一所孔子學院在韓國漢城成立時,當時中共漢辦一名官員就曾表示,孔子學院不是開設孔子思想課程,而是借孔子之名向全世界推廣漢語。美國肯尼索州立大學孔子學院的美方院長公開聲稱,孔子學院只是一個稱謂,並不是以傳講孔孟的思想為主。

「我們在加拿大,有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環境,我們為甚麼要允許孔子學院在這傳播中共的意識形態?」她說,「中國大陸沒有新聞自由,沒有言論自由,老百姓無人權,國家沒有獨立的法治。這樣的情況下,孔子學院在這裡代表著甚麼?」

來自大陸的多倫多居民盛先生說:「孔子學院其實就是一種政治宣傳,洗腦。傳播共產黨的那套邏輯。」

他說,其實大家都明白,中國這麼多偏遠山區,很需要資金支持教育。「你自己的教育資源那麼匱乏,你還有錢用來照顧第一世界的國家?這是司馬昭之心,人人皆知。」

「我看到很多華人網民說,我從小被洗腦,我不想我孩子從小被洗腦。我覺得這話反映了我們絕大多數中國移民的心聲。」盛先生說,「我們來加拿大,很多人就是為了孩子」。孩子需要接受的,是普世接受的價值教育,「絕對不希望孩子被共產黨洗腦」。

加拿大自由西藏學生組織全國總監Urgyen Badheytsang說:「我們知道孔子學院在做甚麼。他們在出口中共政府的意識形態,在加拿大擴散他們的壓制和審查政策。加拿大是自由的,加拿大的學校也應該是自由的……多倫多教育局有責任維護加拿大價值。」

他說,今天3月,Brock大學的一名學生被禁止帶西藏旗參加一個活動。「我給大學打電話,他們告訴我,孔子學院的校長要求他們不能讓學生帶西藏旗子。我認為,這就是孔子學院作用的一個典型例子,他們在出口中共的壓制政策,不是為教育目的。」

「我們看到香港正在發生的事,人大發表的白皮書,清楚說明北京想如何控制香港。所以有數萬學生上街,爭取他們的權利,爭取對未來的決定權。」他說,「這正是藏人在西藏一直以來所做的事。中共政府從來沒顯出任何改善。」

面對失敗 花錢買支持

面對孔子學院的真正面目在海外被越來越多人認識,多倫多教委決定拖延孔子學院項目,並對其做審查,中共官員開始給教育委員們寫信,威脅中止孔子學院會損害加中關係。

得知週三教委會議將提出終止孔子學院動議後,和中共有緊密關係的幾家機構和組織,在華裔社區內四處花錢搞簽名活動。曾於前不久的中秋節參加過其中這類活動的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知情華裔人士透露,當天活動有近一千人參加,多為華人。

這位知情人士透露,過程中,所有在場人士被派發一個活動冊子,冊子明確表示支持孔子學院,隨後組織者給每人發一份征簽表,並請求與會者到週三的教委投票會議上支持孔子學院,稱該組織會為他們的交通和泊車費用報銷。

多倫多支援中國民運會會長關卓中在委員會發言中說,孔子學院會花錢請示威者,這些《環球郵報》都有報導。多倫多教育局還收到過中共關於損害加中關係的威脅:要知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他也收到過這樣的郵件,說要花錢請人出席今天的活動,說費用報銷。

盛先生說,他也看到了相關的信息,但他不相信會有那麼多華人不明白後面的原因。

中國人權網絡主席克雷克(Michael Craig)說,他在教委會議大廈外與一些支持孔子學院的華人談過。「第一個談話的是一名年輕華裔男子,他不知道究竟發生了甚麼事,不知道人們為甚麼反對孔子學院。我給他解釋說,用一句簡單的話說,就是審查。孔子學院是由中共當局控制,不允許其教師談論法輪功問題,不能談西藏發生的事;教師和教材都是由中國共產黨控制。」他聽後表示,他不喜歡這些事由中共控制。

「有些華人強調,中國人更有錢了,可以到處走,可以擁有物業。」他說,「但是,在政治自由方面,狀況卻是更差。中國急需言論自由,法治需要很廣泛的改善。沒有言論自由和法治,不會有任何自由和政治上的改變。」

當天在教育局前集會的民眾,支持孔子學院的人遠少於預期,反對孔子學院的人更多。史邁克說:「看到今天那麼多人出來表態,我感到很欣慰,蠻感動的。」

盛雪則對贊成孔子學院的人表示不滿。她說,在中國,人們為自己的權益上街抗議會被抓,被判刑。「這些人在利用加拿大,利用他們能享受的民主、人權、法治,來保護中共向加拿大滲透,將中共的意識形態輸出到加拿大。」

孔子學院事件帶出親共社團

據悉,在支持中共孔子學院的華社中,有多倫多華人團體聯合總會(CTCCO,即華聯總會),全加華人聯會(NCCC)和加拿大中國專業人士協會(CPAC)等。2005年出走澳洲的中共前外交官陳永林曾對《大紀元》透露,全加華人聯會是中共駐加使領館在加拿大設立的最高組織,最終目的就是控制和影響加國華社和加拿大政府。

卡特蘇亞說,加拿大情報局也知道這些華社和中共有關聯,這些組織成為中共施加其影響力的非常有力的工具。一方面,中共利用這些組織對當地華社報導施加影響,另一方面利用其政治影響力向加國地方和聯邦政治人物施加壓力。

針對媒體質疑,全加華人聯會和加拿大中國專業人士協會均拒絕接受採訪,全加華人聯會在《大紀元》以前的一個採訪中曾堅決否認被任何政治勢力左右。

責任編輯:滕冬育

評論
2014-10-03 8: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