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的婚姻觀(2)緣

沒想到大學四年都是陌生的同學,在三十年後,我們的小孩成為夫妻,真是姻緣天注定。(tigor year /fotolia)

  人氣: 175
【字號】    
   標籤: tags:

成語「月下老人」、「千里姻緣一線牽」的典故,講的就是婚姻大事早已天定的故事。

唐朝時一個名叫韋固的人,自小失去雙親,想早點結婚卻不能如願。貞觀二年,他到清河遊玩,途中住在宋城南面的旅店。有個人為他提親,女方是以前清河司馬潘昉的女兒,並要韋固第二天清早去龍興寺門前與潘家的人見面。

韋固高興了一晚上,第二天早早的就趕到廟門前,一看月亮還高高地掛在天上呢!這時他看見一個老頭坐在臺階上,旁邊放一個口袋,正借著月光看書。韋固湊上前卻看不懂書上的字,就問老頭說:「老先生讀的是什麼書啊?我從小苦學,沒有不認識的字,怎麼這書上的字卻從沒見過啊?」老頭笑著說:「這不是人間的書,你怎麼會見過。」

韋固又問:「那是哪裏的書啊?」老頭說:「幽冥之書。」韋固問:「幽冥之人,怎麼到了這裏?」老頭說:「是你來的太早,不是我不應該來。凡是陰間的官員都管陽間的事,管理人間的事怎麼能不在人間行走呢?」

韋固問:「那您管什麼事兒啊?」老頭說:「天下人的婚姻大事。」韋固高興了說:「我從小失去父母,想早點娶妻生子,可十幾年來,我多方求親都不成。今天有人給我提潘司馬的女兒,你說這件婚事能成功嗎?」

老頭回答:「不成,你的媳婦剛剛三歲,等到她十七歲才能進你家的門。」韋固問:「你口袋裏裝的什麼東西?」

老頭回答:「紅繩啊!用來繫夫妻兩人的腳。等到他們定下了,我就偷偷地把紅繩繫在他們腳上。不管這兩家是仇敵,還是貧富懸殊,或者是相隔千山萬水,只要紅繩一繫,再也逃不掉了。你的腳已經和她的腳繫在一起了,你再找別人又有什麼用呢?」

韋固問:「那我的媳婦是誰?家在哪裏?」老頭回答:「旅店北面賣菜家的女孩。」韋固問:「能去看一看嗎?」老頭說:「老太太經常抱著她賣菜,一會兒你跟我走,我指給你看。」天亮了,韋固等的人沒有來。

老頭捲起書,背著口袋,韋固跟著老頭來到菜市場,看見一個瞎了一隻眼的老太婆,抱著一個三歲的女孩,看起來非常骯髒醜陋。老頭指著女孩對韋固說:「那就是你的妻子。」

韋固生氣地問:「我殺了她行不行?」老頭說:「這女孩命中註定有大富貴,還要跟著你享福呢,怎麼殺得了呢?」說完老頭就隱去了。

韋固回家磨了一把刀,交給僕人說:「你如果為我殺了那個女孩,我賜你一萬塊錢。」僕人答應了,將刀藏到袖子裏來到菜市場,趁著人多混亂的時候,刺了那女孩一刀就跑,市場大亂,僕人得以逃脫。

回來後,韋固問僕人:「刺沒刺中?」僕人說:「我本想刺她的心臟,可是沒刺準,刺到了眉間。」此後韋固再求婚,也一直沒成功。

又過了十四年,韋固到相州參軍刺史王泰手下任職,王泰因他能幹,將女兒許配給他。韋固的新媳婦十六、七歲,容貌美麗,韋固稱心如意,但是他發現妻子的眉間總是貼著一個小紙花,即使沐浴也不拿下。

後來他問起妻子,妻子潸然淚下,說:「我是郡守大人的侄女,不是他的親生女兒。我的父親生前是宋城縣令,死在任職上。當時我還在繈褓之中,母親和哥哥也相繼死了。家裏剩下的唯一宅院在宋城南,與乳母陳氏一同居住,每天靠賣菜度日。

陳氏可憐我年齡太小,總把我帶在身邊。三歲的時候陳氏抱著我在菜市場裏,被一個狂徒用刀刺中眉心,留下了傷疤,所以用紙花蓋上。七、八年以後,叔叔來到盧龍任職,我便跟著叔叔,並以他女兒的名義嫁給你。」

韋固問:「陳氏是不是瞎了一隻眼?」妻子說:「對呀,你怎麼知道的?」韋固說:「刺你的人是我派去的,這真是一件奇事!」便將事情的來龍去脈一一告知妻子。

夫妻倆從此更加相敬如賓,後來生了個男孩叫韋鯤,作了雁門太守。母親被封為太原郡太夫人。

從此,人們便把替男女雙方牽線搭橋的人稱為「月下老人」,也簡稱「月老」。「千里姻緣一線牽」的說法也是從這兒來的。

看來緣分天定還真是那麼回事兒,而且命中註定的事,也不會因人力而改變。這個觀點在西方的文化中也被普遍接受,所謂的「姻緣天註定」。

如果說緣分原本就是天註定,那麼人世間將兩人拉到一起的形式是否就不主要了呢?因為既然是「天」定,就一定會讓有緣分的人通過某種形式走到一起。那麼古代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會不會就是「天」為人選擇婚配的一種方式呢?

既然是命中註定的事情,結婚之前見不見面?對對方瞭解多少?是不是自己喜歡的人等問題也就不需要掛心了,反正結果是不會變的。

由於古人信天認命,欣然接受上天的安排,用現在的話可以說是坦然的面對現實,更看重的是日後彼此的以禮相待、各守本分、真誠包容,這些又不單單是一紙婚約可以約束,而是自自然然就該那樣做。

所以,古人的婚姻絕大多數都是從一而終,心甘情願去了卻一段上天註定的夫妻姻緣,其中好也好壞也罷,因為相信都是自己的命,也就無所苛求,順其自然,隨遇而安了。

現代人不信神,不信命,相信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自己的幸福自己把握。在茫茫人海裏盲目的四處尋找,前提條件往往又都是考慮自我的需要。結果常常屢屢碰壁,身心疲憊,最終找到的那個人恐怕還是被月老繫了紅線的有緣人,那麼這苦苦求索的過程,也就變成「天」安排給現代人婚配的一種方式了。

對比起來,那一種擇偶的方式更可取呢?

當然,現代人是因為擔心自己的命運被安排得不好才要自己做主,可是上天又是根據什麼安排人的姻緣呢?是否公平合理呢?下一篇〈夫妻緣分的由來〉再探討。

--轉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吳雨潔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一個人的作為也能改變命運......
  • 康熙皇帝倡導尊德崇道,實行仁政德治,他說:「萬世道統之傳,即萬世治統之所繫也。……道統在是,治統亦在是矣。」他言傳身教,嚴於律己,堪稱內聖外王的典範。
  • 我們總說中國傳統文化是神傳文化,那麼信仰與文化之間是怎麼個關係呢?
  • 墨子單名一個翟字,是戰國時期的思想家,墨家的創始人,曾任宋國的大夫。他平時編撰著述經學典籍,更勤於道家方術的修煉,提倡勤儉節約。曾有著作傳世,著錄《墨子》一書。
  • 美国心理学家威廉说过,凡是太聪明、太能算计的人,实际上都是很不幸的人,甚至是多病和短命的。 专家研究,算计者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患有心理疾病。这些人感觉痛苦的时间和深度也比不善于算计的人多了许多倍。换句话说,他们虽然会算计,但却没有好日子。
  • 前,在摩竭國有個觀園,裏面風光秀麗,景色宜人。
  • 「相由心生」一詞在神傳文化中佛道兩家都有所用。這裏的「相」一般是指事物的表現形式,就是人們日常生活中所見到的各種事物的表象,而這種表象變化萬端,都由於人心的不同而呈現出不同的表現狀態。
  • 蕭衍是漢代相國蕭何的後代,在位四十八年,壽八十五歲,是秦始皇以來中國歷史上第二長壽皇帝,僅次於清朝的乾隆。
  • 河上公也被稱作「河上真人」,他修仙得道在山東瑯琊天台山,那裏至今留有很多遺跡。河上公是最早為老子的《道德經》作注的,因為他是站在仙家的角度來注釋《道德經》,所以影響最大,流傳最廣,其名曰《道德經章句》,是最古老的《道德經》注本。
  • 明朝嘉靖年間一個晚秋的下午,從黃岩城西門抬出一頂漂亮的花轎,妝奩華麗,儀仗整齊,吹吹打打,十分熱鬧。到了北洋,忽然下起雨來,幸好在一座山嶺上有個小涼亭,大家把花轎抬到裏面躲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