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華裔大學生進臉書 年薪超過博士老爸

臉書的開放辦公室(劉菲/大紀元)

人氣: 1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10月25日訊】(大紀元特約記者劉菲加州硅谷報導)遊戲間、健身房,免費餐廳和吃不完的零食……,同樣是上班族,在被譽為「職場天堂」的硅谷高科技龍頭公司工作,滋味可大不相同。10月15日,記者應一名在臉書(Facebook)工作的華裔員工馬克之邀,對該公司位於硅谷門羅公園(Menlo Park)的總部做了一次走馬觀花的參觀,得知公司內華人已經超過印度人,成為人數最多的一群,並有不少來自中國的前百度員工加盟。

臉書總部的接待大廳,來訪者要用臉書賬號或者電子郵件簽字。(劉菲/大紀元)
臉書總部的接待大廳,來訪者要用臉書賬號或者電子郵件簽字。(劉菲/大紀元)

牆上的壁畫(劉菲/大紀元)
牆上的壁畫(劉菲/大紀元)

免費食堂開飯到很晚(劉菲/大紀元)
免費食堂開飯到很晚(劉菲/大紀元)

就餐的員工(劉菲/大紀元)
就餐的員工(劉菲/大紀元)

公司內隨處可見水果飲料和零食攤,全部免費供應。(劉菲/大紀元)
公司內隨處可見水果飲料和零食攤,全部免費供應。(劉菲/大紀元)

圖:公司內隨處可見水果飲料和零食攤,全部免費供應。(劉菲/大紀元)
圖:公司內隨處可見水果飲料和零食攤,全部免費供應。(劉菲/大紀元)

24歲的馬克是南加州長大的華裔第二代,兩年前從普林斯頓大學畢業,後進入全球最大團購公司Groupon就職。不久前,馬克通過了以挑剔著稱的谷歌(Google)及臉書面試,被兩家公司同時錄取。一個是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一個是全球最大的社交網絡,馬克最終選擇了臉書,目前正在接受公司為新員工設計的為期兩個月左右的「訓練營」(Boot Camp)。
  
他僅以數字說明了自己做出上述選擇的原因:「谷歌有員工5萬,臉書只有8千人」,和臉書相比,谷歌的規模真心龐大,但他認為員工對公司的影響力是和人數成反比的。

臉書「訓練營」像大學課堂

曾經在谷歌和臉書都工作過的另一位矽谷軟件工程師大衛·布拉金斯基(David Braginsky)則更深入地道出了在兩家企業工作的不同之處。他在問答網站Quora.com上這樣描述兩個公司:谷歌像研究生院,臉書像本科學校。谷歌人更重視研究和解決高難度的問題。在谷歌,所有事都必須精雕細琢,每一行代碼都要寫得很完美,每一個程序從一開始就為大規模的用戶量而編寫,有一大堆專家來專門審查程序的設計過程。 而在臉書,人們抱著一種「有問題需要解決,那就解決它」的態度。大多數時候,他們不會對項目進行調研,也不會去請教專家該怎樣以「正確的方式」去做某個項目,他們所做的就是:坐下來,泡杯咖啡,開始寫代碼,然後保證這些代碼能順利運行。

此外,谷歌以技術為重,臉書更重視產品和用戶體驗,「只有在技術上達到高難度和高標準的項目才算完成了。」在谷歌,決定項目成敗的大多是軟件工程師們。而臉書CEO扎克伯格則是「產品為王論」的大力提倡者,他花費大量時間來改進產品的用戶體驗,把網站的視覺效果和使用感作為最重要的評價指標,因此在臉書,設計師們的話語權更大。

此番論述在馬克身上得到印證,他說在公司的Boot Camp接受培訓和上大學的感覺很類似:每天上午10點上課,聽兩三個小時的課,剩下時間做練習,完成老員工不屑做的一些簡單任務。任務雖簡單,卻也「立竿見影」。剛進公司兩週的他已經可以自豪地向人展示自己的工作成果——在集訓中完成的編程任務已經進入production(生產),幾天後就將和全球十幾億用戶見面了。

社交網絡不僅讓人曬幸福 還可以改變世界
  
臉書的開放性企業文化是吸引馬克的重要原因之一。經過比較和研究,馬克發現各大高科技公司中,環境最開放的是臉書——辦公室大門敞開,任何員工都可以自由交流、接入信息。這種開放性連谷歌也做不到,和大門緊閉的「絕密企業」蘋果公司更是大不相同。

辦公室內的休閒角落(劉菲/大紀元)
辦公室內的休閒角落(劉菲/大紀元)

谷歌有「不作惡」(do no evil)的座右銘,臉書也有自己的口號,那就是「to make the world more open and connected」(讓世界更加開放互聯)。
  
對這一使命,馬克心有慼慼——「阿拉伯之春」讓世人看到,推翻極權的武器,不是槍砲彈藥,而是網路和手機,突尼西亞一名青年攤販的自焚,最後竟然推翻獨裁政權,靠的就是臉書、推特等社交媒體。當地新聞媒體被政府控管,民眾決定自己當記者,拍下抗爭畫面發到臉書上,靠網民動員,也把血腥鎮壓的過程通過網絡傳到全世界,總統班阿裡在民怨沸騰和國際譴責下,逃亡海外;埃及和利比亞也借助網路力量推倒極權骨牌……臉書向人們證明:它不僅僅是一個讓人們可以在網上晾幸福的社交網絡,它還可以改變世界。

和谷歌相比 臉書更草根?

談臉書不能不談它的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電腦時代的IT神話層出不窮,而且十分相似。十年前在大學宿舍裡創立了臉書的哈佛輟學生扎克伯格,如今被譽為「蓋茨第二」,年僅30歲已是世界著名富豪。不要被他的一張娃娃臉和一身大學生打扮所「矇騙」,扎克伯格對臉書的展望已經遠遠超出了大學生社交圈。
  
2009年,他在接受美國《連線》(Wired)雜誌採訪時曾表示:2004年在宿舍開始做臉書時,就和室友討論過建立更開放世界的遠大理想。「我們相信,人們能夠分享他們想要的信息,有機會獲得他們想要的信息,僅此一點就構成了一個更美好的世界……此外,開放從根本上影響了很多社會核心機構——媒體、經濟、人們如何與政府關聯並調整其領導。我們認為追求這些東西是很有意思。」
  
扎克伯格還認為,以谷歌為代表的搜索引擎是一種從上到下獲取信息的模式,即通過機器和算法來抓取網頁獲取信息,長遠來看並非是最好的途徑,「沒有人願意生活在一個被監視的社會,如果它走到極端,很可能就是這個方向」。
  
而臉書則是一種「接地」的方式,人們可以選擇共享某些信息。扎克伯格說:這種方式可能來得慢一點,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在共享過程中會發現分享信息是有益的,你可以從身邊人的分享中看到外人看不到的東西,豐富了網絡,而且是由分享者控制的更加民主的機制。

扎克伯格是一個很難相處的老闆嗎?

突出的天才往往也有嚴重的缺陷,比如喬布斯的咄咄逼人和反復無常就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的。那麼扎克伯格是一個很難相處的老闆嗎?
  
對此,社交新聞網站Reddit首席執行官黃易山(Yishan Wong)在問答網站Quora給出了如此回答:「No。有很多人樂意和他(扎克伯格)工作,但也有很多人發現他難相處。」
  
「他不是那種以平易近人為主要人格魅力的人。相反,他是一個苛求的CEO,對臉書的成功有一種偏執狂般的專注。這並不是說他人品不好,他在個人交往中是非常和氣的。只是在專業上,他關注於把任務完成,對感情脆弱的員工耐心有限。」

會議室玻璃門上的幽默告示:請勿拍攝內中動物。(劉菲/大紀元)
會議室玻璃門上的幽默告示:請勿拍攝內中動物。(劉菲/大紀元)

躋身IT貴族不容易

回到記者採訪的小馬克,他進公司兩週,尚未和大名鼎鼎的老闆馬克有直接接觸,只看到他在公司裡穿行,進「魚缸」(fish bowl)開會——原來臉書的會議廳為玻璃牆,外人看裡面開會的人猶如魚缸中的金魚,因此得名「fish bowl」。
  
另外,這裡的軟件工程師通常都可享受彈性工作時間:無須坐班,來去自由,只要在規定期限完成任務。馬克說公司內部流傳著一句笑話,「我們積極招人、也積極炒人」——雖然是笑話,工作的壓力和競爭之激烈可見一斑。
  
馬克進臉書獲得豐厚薪資:基本年薪為14.5萬美元,入伙獎金(sign-in bonus)3萬,年底通常會有10%的獎金,外加5萬5千職工股。年紀輕輕就達到如此薪資水平,連早年從大陸來美國留學、曾在MIT做博士後的老爸也不得不感歎「自愧不如」。
  
馬克的成功也是來之不易,當年「考大學」足足令父母驕傲了一把——SAT II各科全部達到800分滿分;SAT I高達2370、接近滿分2,400;高中500學生中排名進入前1%;選8門AP課程,外加IB國際文憑,相當於已經完成大學一年級課程。

看來美國注重能力,但是文憑也很重要。老爸為兒子總結經驗:進入名牌大學是進入頂尖高科技公司的關鍵。 他還說兒子從小跟隨他練習打坐,所以才能有如此的智慧和精力。
  
另據美國職場人力資源調查機構Glassdoor 評選出的年度十大最佳企業榜,臉書公司得分4.5,老闆扎克伯格得分96%,排名第二,僅次於領英(LinkedIn)。一度被視為待遇最佳、工作環境最具創意和趣味的谷歌分別以4和96%的得分位居第七。

責任編輯:肖眉

評論
2014-10-26 12: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