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聞透視】催淚彈震醒獅子山下沉睡的良知

莫因利益放棄原則 莫因恐懼放棄原則

2014年9月28日,梁振英當局出動防暴警察施放胡椒噴沫和催淚彈對付示威民眾,被現場民眾高呼下台。(潘在殊/大纪元)

人氣: 6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4年10月13日訊】 (大紀元記者王文君、浦志惠香港報導)全球聚焦的「雨傘運動」由純真的香港90後發起,他們頭腦清晰,處變不驚,真心愛香港行動觸動了80後,87顆催淚彈震醒了70後,喚醒了60後、50後,一呼百應20萬港人走上街頭,不畏恐懼,共同為香港真普選吶喊,喚醒獅子山下沉睡的良知。

學生們沒有政黨與政府之間的計算

無論是由中學生所組成的學民思潮,抑或是由大專生所組成的香港大專學生聯會(學聯),他們都是學生組織,與一般政治組織有所不同,學生們有的是對原則的執着,沒有的是政黨與政黨、政黨與政府之間的計算及妥協。

中共從早年的「溫水煮蛙」慢慢侵蝕香港的核心價值,到近年直接用恐嚇暴力利用黑勢力,製造「白色恐怖」氣氛甚至埋身攻擊,令原本從骨子裡就反共的港人,變得愈發無力無奈,只能感歎「以卵擊石」,「大石砸死蟹」,覺得怎樣努力去爭取都是徒勞,最後被「利」字左右,變得更加麻木、冷感。

沒想到年輕學子雪亮的眼睛,清晰可見的為真普選而爭取,隨著9月22日罷課運動發展到現在遍地開花的「雨傘運動」,再度還原香港的清新,人們被他們面對催淚彈、胡椒噴霧,以及武力鎮壓,仍義無反顧,義不容辭地走出來所感動。

宋女士曾經是香港一名中學教師、亦做過社工,9年前移民加拿大,今次專程飛返香港與學生並肩爭取民主。她說,剛開始時並未關注事件,而是兩個兒女的關注引起共鳴,不斷傳送給她最新信息,宋女士終於按捺不住返港並走上街頭。

教師宋女士:「受孩子啟發關注事件並決定回來撐學生,因為香港是我家。」(余鋼/大紀元)
教師宋女士:「受孩子啟發關注事件並決定回來撐學生,因為香港是我家。」(余鋼/大紀元)

(大紀元視頻‭ 海闊天空(雨傘運動版))

雨傘運動第十一天,市民仍留守堅持抗爭。(余鋼/大紀元)
雨傘運動第十一天,市民仍留守堅持抗爭。(余鋼/大紀元)

她激動地說:「中英聯合聲明好清楚對香港人講要接受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我們可以普選特首,現在則越來越走樣。特首根本都不是我們自己選的,還可以怎樣走下去呢?完全赤裸裸地違反了中英聯合聲明。」

離開香港9年,令她最痛心是香港媒體現狀。「以前常看報紙,現在回來才知道原來TVB(無線電視台)也造假了。」她說,看電視新聞偏頗報道令她難接受。

2014年9月28日,梁振英當局出動防暴警察施放胡椒噴沫和催淚彈對付示威民眾,被現場民眾高呼下台。(潘在殊/大纪元)
2014年9月28日,梁振英當局出動防暴警察施放胡椒噴沫和催淚彈對付示威民眾,被現場民眾高呼下台。(潘在殊/大纪元)

看著香港短短幾年被加速赤化,變得面目皆非,即使離開了香港已久,宋女士仍心繫香港,她心痛地說:「這是我生活了那麼久的地方,我的親人朋友全部在此,這裏是我家,香港的事怎能不關我事呢?!」

視頻:港雨伞运动 震醒狮子山下沉睡良知

莫因利益放棄原則

不止宋女士,許多港人因香港仍擁有言論自由,健全的法制及傳統的普世價值觀而引以為傲。其中特別包括一些老香港人,即使移民海外,仍惦記著傳統的香港。

2014年9月28日,梁振英當局出動防暴警察施放胡椒噴沫和催淚彈對付示威民眾,被現場民眾高呼下台。(潘在殊/大纪元)
2014年9月28日,梁振英當局出動防暴警察施放胡椒噴沫和催淚彈對付示威民眾,被現場民眾高呼下台。(潘在殊/大纪元)

也是由加拿大回來的退休市民李先生,不忍心看到學生不辭勞苦的走出來,他亦身體力行,每天都到銅鑼灣街頭靜坐,支持學生。「好希望香港人一定要幫香港人,自己撐自己。」

許多港人惋惜現在的香港失去傳統色彩,傳統文化,李先生說,現任政府的政策令到普通市民生活艱難,樓貴,衣食住行樣樣皆貴。香港現在就剩下金舖、表行,失去了香港原本的傳統店舖百花齊放的特色。

他亦呼籲:「香港人有良心,有良知的就要走出來。希望大家能為下一代有自由而個個都能走出來。」

莫因恐懼放棄原則

大部份和平堅守街頭的是一班稚氣未泯,單純的只為堅守原則而發聲的莘莘學子。那麼純純的一念觸動了上一輩港人,父母雖然擔心,但就被子女的行動所感染,最後一併走上街頭。

剛剛中學畢業留守兩天的劉同學臉上掛著一絲稚氣說,催淚彈讓他走出來,「現在不站出來,以後站不出來。」他坦言:「以前並不關心政治,警方施放催淚彈後,才開始關注。」於是與其他學生相約來到這裡。

留守金鐘兩天的劉同學剛剛中學畢業,他說以前並不關心政治,但催淚彈讓他開始關注,於是同其他學生相約來到這裡。(浦慧恩/大紀元)
留守金鐘兩天的劉同學剛剛中學畢業,他說以前並不關心政治,但催淚彈讓他開始關注,於是同其他學生相約來到這裡。(浦慧恩/大紀元)

當留守看到的情景跟政府說的完全不同,每個人都很有秩序,互相幫助,即使罷課期間也是很和平,劉同學說:「不明政府為何要出動催淚彈向手無寸鐵的市民。覺得現在不站出來,以後可能就站不出來。」他說,父母都知道他站出來,雖擔憂他的安危,但都很支持。他續說:「這次出來純粹是作為香港人,應該出來為香港的前途未來爭取,是很自然的事。」
大學生楊小姐:「走到今天有小小氣餒,但是相信堅持下去會有希望。」(余鋼/大紀元)
大學生楊小姐:「走到今天有小小氣餒,但是相信堅持下去會有希望。」(余鋼/大紀元)

自9月22日學生罷課首日就走出來的大二女生小楊坦言,父母雖然擔心,但仍支持她為自己的未來而爭取。堅守了18天的小楊坦言並不容易,看著身邊一起並肩而坐的抗爭者,因學業或工作逐漸散開,自己亦要在學業和靜坐之間進行平衡。她堅信:「只要堅持下去,就會有希望。如果今次不堅持下去,或就沒有機會了。」

在大學修讀市場學的江同學與麥同學,在此次罷課中偶遇,兩人原來是同班同學。對於有人稱學生是有組織和被操控的,麥同學反駁,有誰可以唆擺到幾萬人走出來,從第一天到現在?他在抗議期間,不但見到大學同學,連中學同學、小學同學都有遇到,不約而同地在此地重逢。

江同學說,爭取真普選是長期的抗爭,不是三、兩天的事,但要去嘗試,「起碼我有爭取過、有試過才能知道。」他又表示,家人都知道他們為何要走出來,覺得是他們應該做的。他的家人主要在施放催淚彈當天比較擔心,其它時間都很支持。

孩子的純真 戰勝恐懼

長期堅守街頭的學生都處變不驚,真心愛香港,認同「自己香港自己救」,堅信和平理智原則。常年不同意孩子出來的家長,當看到孩子們的堅守在胡椒噴霧前,被催淚彈熏到流淚痛苦時,家長們為此而愧疚並流淚。那一刻千千萬萬的家長毅然走上街頭,保護自己的子女的同時,也以活在每個當下,堂堂正正選擇正確的做法而驕傲。

廖小姐說,女兒在電視上看到催淚彈很不開心,擔心學生受苦,所以帶她來幫助學生。她強調站出來是希望支持「雨傘運動」,爭取香港的民主,「這是影響以後下世下一世,或者以後的孫,曾孫的一個運動。」

剛做爸爸不久,從事10年娛樂製作的Dick,在警方9月28日施放催淚彈的那個晚上他走了出來,並站在學生的前面。在10月3日的旺角,當大批黑社會暴力團體衝撞和平的抗爭人士時,他也走上街頭表達不滿。

製作人Dick:「在兩個恐懼裏面,我決定站在學生面前保護他們。」(余鋼/大紀元)
製作人Dick:「在兩個恐懼裏面,我決定站在學生面前保護他們。」(余鋼/大紀元)

他承認:「我也害怕!我怕催淚彈,我怕胡椒噴霧,我更怕出動橡膠子彈或者實彈!但在這個害怕的過程裏面,我更加恐懼的是,我們未來的學生、小朋友,甚至乎老人家會受到衝擊。在兩個恐懼裏邊,我選擇站在學生前邊保護他們。」「如果這個時候我們不出聲,以後只能是更加無機會發聲了。」

一名香港網友Adrian Wan在臉書(Facebook)上貼出自己與一名的士司機的對話,令人感動又感慨。這名司機當初就是為了逃離共產黨統治而跑到香港,他哭著對Adrian說,絕不可以讓下一代重回(共產黨的)魔掌,他告訴Adrian:「不過當他在電視上,看見學生的執著、看見他們的秩序,看見小伙子面對強權的不低頭、不認命的態度,他感動得說不出話來。」並叮囑Adrian:「未來是你們的,不要放棄。」

蔡東豪在今年7月結束網絡媒體《主場新聞》的聲明中,指自己在「白色恐怖的氛圍」下感到恐懼;自由撰稿人黃學禮也表示:「對參與佔中,我擔心自己的安全,但我更怕若不站出來,香港各種令我們引以為傲的價值會逐一消失;香港處於生死存亡之際,我們眼前還有一個機會去改變命運。」◇

責任編輯:貝多多

評論
2014-10-13 4: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