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

巨人的傳說和一些存在的證據

文:正見網叢書編輯小組

暴龍追著人跑的石雕,量一量暴龍高約8公尺,ICA人高約有5公尺,把現代人放旁邊比較,顯然小很多。(圖片提供:Dr. Don Patton)

  人氣: 107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在世界各個民族的傳說中,巨人幾乎是不可缺少的重要角色。從希臘神話「奧得賽」裏英雄俄底修斯在海島上遇到的獨眼巨人,格林童話裡「傑克的豌豆與巨人」,一直到格列佛遊記裡的「大人國」,許許多多的故事都描述巨人這樣的生命。十八世紀以後,隨著近代人類學的研究發展,這一類的傳說漸漸地消失,現在大家都說這些只是故事傳說,不可盡信。然而,從一些關於巨人的考古化石發現,讓人不禁重新思考,「傳說」是否僅僅是傳說?

南美洲神秘的「ICA石雕」

在南美洲蘊藏著許多令人好奇又不知其解的古文明遺跡。其中,在著名的祕魯納斯卡平原北部有一個叫ICA的小村莊,在附近的小山中,一批雕刻著圖案的石頭在ICA河決堤時開始大量地被人發現。

祕魯的卡布雷拉博士從一九六○年代開始研究ICA石頭,在他私人的ICA石頭博物館裡收集了11,000顆石頭。這些珍藏在卡布雷拉博士的博物館裡的石頭,根據推測可能有上千年的歷史,上面雕刻著許多令人難以置信的圖畫。在這些圖畫裡,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人與恐龍生活在一起的情況,恐龍像是一種家畜,或是當時人們馴養的動物。科學家認為恐龍早在一億多年前就消失了,那麼這些圖畫究竟是誰雕刻上去的?

ICA博物館的石頭上刻著許多恐龍與人類生活在一起的圖案(圖片提供:Dr. Don Patton)

其中的一顆石頭上刻著一幅圖,一個驚慌的人被一隻暴龍(Tyrannosaurus Rex)追著跑,他很害怕地向前跑。這個暴龍跟我們在電影《侏儸紀公園》(Jurassic Park)看到的暴龍是一樣的,是一種站立的恐龍,後腿非常強壯有力,而前面的手又小又短,看起來跟牠龐大的體積很不相稱。

由這張暴龍追著人跑的雕刻,我們想到兩種可能性:

我們現在知道恐龍的模樣,是專家在挖掘出恐龍化石後,經過仔細地分類整理,然後以復原的方式拼湊出原來的骨架,再根據合理的推測而描繪出恐龍當年的樣子。因此第一種可能性是:這些雕刻ICA石頭的人,具備與現在科學家同等的知識,可以藉由復原化石,繪製出恐龍的形態。

另一種可能性就是:當年曾經有人類與恐龍生活在一起!

不管哪一個想法是對的,得到的結論同樣驚人。因為這些石頭上雕刻的圖畫太令人費解,怎麼會把恐龍跟人畫在一起呢?

再看看另一塊石頭,上面雕刻的是一隻三角龍(Triceratops)。這種恐龍長得很像巨型的犀牛,以頭部的三支角得其名。圖裡雕刻的是一個人騎在三角龍的背上,手裡拿著像斧頭一樣的武器揮舞著。在另一塊石頭上,我們還看到一個人騎在翼龍背上。幾乎比較著名的恐龍類型在這些石頭雕刻裡都有出現,而且還似乎跟雕刻石頭的這些人的生活有密切關係。

ICA博物館的石頭上刻著人騎在三角龍的背上(圖片提供:Dr. Don Patton)

仔細地比較這些石雕,會發現一個更令人驚訝的事實。在這些石雕中,人與恐龍的身高比例差不多少。以現在發現的暴龍化石為例,暴龍身高約有三層樓那麼高,在「侏儸紀公園」電影裡我們可以看到暴龍是非常巨大的,一腳可以把人踩扁。我們看所有的石雕裡,恐龍雖然還是比人大,但比例並不懸殊,三角龍對於騎的人來說,好像是現在人與牛的比例。

首先我們仔細量一量剛剛看過的暴龍追著人跑的石雕。根據資料,暴龍一般身長12公尺,按照圖上這個幾乎是直立站立的暴龍來算,它的尾部佔三分之一的長度,也就是說它的高度是剩下的三分之二也就是8公尺。按照圖上的比例,這個ICA人他的身高應該有5公尺的高度。我們也把現代人的身高高度放在旁邊比較,是不是小了一號呢?

暴龍追著人跑的石雕,量一量暴龍高約8公尺,ICA人高約有5公尺,把現代人放旁邊比較,顯然小很多。(圖片提供:Dr. Don Patton)

另一張騎著三角龍的戰士圖我們也量一量人與恐龍的大小比例。一般的三角龍身高是4.5公尺。按照圖上的比例,這個戰士身高也有4公尺以上。以現代人的身高騎這樣的恐龍是有點兒太大了。

騎恐龍的戰士身材很高大。(圖片提供:Dr. Don Patton)

除了雕刻在石頭上的平面圖之外,卡布雷拉博士也在ICA地區找到許多與恐龍有關的立體雕塑。在這些雕塑中,同樣呈現出人與恐龍共處的情境,而且更生動地展現出當時人類與恐龍的大小比例。

卡布雷拉博士手裡握著在ICA地區發現的雕塑恐龍像。(圖片提供:Dr. Don Patton & Dennis Swift)

雕塑恐龍像生動地表現了人與恐龍的比例(圖片提供:Dr. Don Patton & Dennis Swift)

那麼這說明了什麼?是不是有可能在那個時代生存的人類是比較高大的,也就是「巨人」呢?

這個想法雖然乍聽之下讓人有點難接受。然而考古學家發現生活在二億八千萬年前的一種古蜻蜓,學名叫做Meganeura Monyi,牠的雙翼展開有70 公分寬。又比如說,恐龍時代有些蕨類的體型相當巨大,最大型的種類甚至比恐龍還高大 (約30 公尺高)。現代的蕨類大多是矮個子,只有樹蕨類較高大,但高度卻遠不如它們的老祖先。過去在恐龍生活的年代曾有這麼巨大的蜻蜓與蕨類植物,那麼如果那時也同時存在人類,是否也會比今天的人類高大呢?

下面我們再看看巨人存在的一些證據。

特大號的大腿骨及腳印

一九五○年代後期,人們在土耳其東南方的幼發拉底山谷(Euphrates Valley)發現了許多的巨大骨頭化石。經調查證實與人的骨頭十分近似,只是比例出奇地大。其中的一個人大腿骨化石,長達1.2公尺。依照這個比例推算,這個「人」的身高有5公尺,真的稱其為巨人一點也不為過。

現代人站在有著1.2公尺長的大腿骨的巨人面前,比例相差懸殊,甚至還不到巨人腰的高度。(圖片提供:Joe Taylor)

以下這兩張照片裡的腳印是不是大得嚇人呢?第一張照片裡的腳印足足有42英吋(107公分)長,腳後跟寬11英吋,腳趾頭長8英吋,寬6英吋。第二張照片是杜赫地博士(Dr. C. N. Dougherty)在他的書「巨人之谷」中展示的在美國堪薩斯州發現的近90公分的巨大腳印,也同樣驚人,估計若真的是巨人腳印的話這個人大約高25英呎(7.62公尺)。

巨大的腳印化石(圖片提供:Henry Johnson)

美國堪薩斯州發現的長達近90公分的巨人腳印(圖片提供:Floyd M. Gurley)

各地的巨人傳說

另一個相似的發現在美國。印地安人有一個傳說,在很久以前,曾經有一種紅髮巨人族,身材十分巨大,也十分地凶悍,印地安人的祖先,經過了長年的征戰,才把巨人趕走。這些巨人居住在美國內華達州垂髮鎮西南方35公里處,一個叫做垂髮洞(Lovelock Cave)的山洞。這個傳說人們起初並不重視,直到西元一九一一年,礦工在挖掘垂髮洞的鳥糞之後,發現一具巨大的木乃伊,身高達2.2公尺,紅色頭髮,才引起考古學家的興趣。

這個發現揭露之後,學者們想到了印地安人古老的傳說,並且開始調查。加州柏克萊大學與內華達歷史學會派出人員前往調查,山洞已經因為開礦造成了破壞,勞德只找到了一些印地安人的遺物。接著,垂髮鎮的採礦工程師李德與其他人員測量了挖掘出的一些股骨長度,發現股骨所屬的那些人,身高可達2~3公尺。在同一個地方也發現了一些紅髮。這些骸骨直到現在還被內華達州的亨波特博物館(Humboldt Museum)收藏。

在馬來西亞的沙勞越一帶,也流傳著巨人的傳說,二十世紀初,有人在沙勞越的密林中發現了一些巨大的木棒,這些木棒長達2.5~9公尺,據說是巨人使用的工具。

在人類漫長的發展史上,是否有巨人存在過?如果沒有,那麼在土耳其與垂髮洞發現的巨大骨骸是怎麼回事?如果有,後來他們又到哪兒去了呢?

古籍裡關於巨人的記載

《太平廣記》第四百六十三卷(禽鳥篇)中記載:西晉永嘉二年,有鶖鳥聚集在始安縣。被木箭射穿,鐵箭頭六寸半長,以箭頭箭長來推算,這個射獵的人身高能有一丈五六尺高。

「一丈五六尺」也就是約4公尺長,這個射手應該是個巨人。

(*原文:晉永嘉二年,有鶖集於始安縣,木矢貫之,鐵鏃,其長六寸有半,以箭計之,其射者當身長丈五六尺。)

ICA 石雕vs.那斯卡平原上的巨畫

最後我們來看一看這兩張圖。一張是ICA石雕,一張是那斯卡平原上的巨畫。在ICA石頭上,雕刻著與那斯卡平原上的巨畫幾乎一樣的猴子圖。雕刻石頭的藝術家是否也是那斯卡巨畫的作者?難道令人費解的那斯卡巨畫也是巨人所畫?

ICA石雕上的猴子圖(圖片提供:Dr. Don Patton)

那斯卡的猴子圖(圖片提供:Peru Expeditions)

以上的一些證據,分開來都是一些不解之謎。然而綜合起來看,真的是十分耐人尋味。(待續)@

——轉自洞見文化出版 《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南美洲祕魯的納斯卡平原(Nazca)千奇百怪的圖案中,有一幅著名的蜘蛛圖。這隻50碼(46公尺)長的蜘蛛,以一條單線砌成,也就是說用一筆劃畫成這隻蜘蛛,是納斯卡的動物圖形之一。這幅圖科學家認為可能是納斯卡文明當時的一種星座,就像我們今天的小熊星座一樣,代表當時人們的天文學。有人發現納斯卡平原的直線與某種天文曆法有關,因為這些圖形中有幾條直線極其準確的指向黃道上的夏至點。這片看似空無一物的地區,隱含了驚人的史前文明謎題。
  • 我們所居住的這個地球,並不是一開始就是現在這個樣子的,而是歷經了無數次的地殼變動、火山爆發、洪水、冰河等變化,億萬年來幾經浮沉,才形成今日我們所看到的地理環境。如果史前時代人類曾經有文明,那麼很可能一度、甚至幾度毀滅於天然災害侵襲,只留下部份遺跡在地形變動或海水上升後,沒入海底而得以保存。
  • 一個與爪哇人相同,常常出現在生物課本裏用來強力闡述進化論的例子即為「灰斑蛾與黑蛾」。教科書上通常會展示一組對比圖:一隻停留於灰色樹苔上的灰斑蛾和一隻停留在黑色樹幹上的黑蛾。並且解釋這一種類的樺尺蛾主要生活在英美,只在夜間飛行活動,白天時則隱藏於樹幹上有苔蘚的部位,所以一般情況下,灰色的斑紋成了有利的保護色。但是當工業化生產帶來的污染熏黑了樹幹,殺死了樹幹上的苔蘚生物後,灰斑反而使這些蛾暴露無遺,成了飛鳥的美餐,於是黑蛾就因為其保護色的優勢而進化成為主要群體。當空氣淨化法案通過後,灰色的樹苔又生長起來了,灰斑蛾重新擁有了保護色的優勢,於是又淘汰了黑蛾。就這樣愛吃蛾的飛鳥也因為被蛾的保護色施了「障眼法」,理所當然地,飛鳥的捕食就成為這種自然選擇的驅動力了。
  • 於史前人類的岩洞壁畫,大部分人的印象是一群圍著樹葉的原始人,打獵結束後,圍著火休息,有些人在岩洞壁上作畫,記錄今日的打獵成果。所以岩洞壁畫上畫著原始的打獵場景,有原始人類以及獸類,圖形是以極為簡單的線條構成的。
  • 史學家們一般認為金字塔與法老的墓葬有著密切的關係。然而,在西元八二○年,開羅回教總督阿爾瑪門(Caliph Al-Ma'mun)率領人馬,首度挖出通道進入大金字塔,看到的景象卻是非常樸素的房間,連一件陪葬品、珠寶、雕像都沒有…是誰造了大金字塔?
  • 太空人登陸月球後,人們知道月球表面是一片荒涼的沙漠,只有無盡的太空塵埃,空蕩蕩的。不過,您知道嗎?登陸月球後一些鮮為人知的發現,反而使科學家對於月球的起源更加迷惑。目前科學家對於月球的了解已超越當年未登陸月球前的想像,這些新發現的證據可以使人們打開新的思維,重新認識與思考自己與生命的起源。
  • 七鰓鰻是至今少數僅存的無頜類脊椎魚形動物之一,近日關於內蒙古出土的七鰓鰻化石新研究再次引起人們關注,七鰓鰻發育階段在數億年間沒有變化,引起科學家極大興趣。
  • 十九世紀末,英國上校James Churchward於駐防印度期間,在一個極特殊的機緣下,由一位印度教古寺院的住持手中得到一塊Naccal碑文,這是一種極為艱澀難懂的文字,上校費盡艱難終於在一位印度高僧的指點下,讀出了一個偉大古文明的興衰史。一九二六年上校出版了關於Mu大陸文明的著作「遺失的大陸」,也就是我們現在所稱的「姆(Mu)大陸」的傳奇故事。
  • 除了與那國島南部之外,在與那國島最西端的西崎海域也有重大的發現。一九九○年潛水人員在西崎海域海底,發現了一個以岩石堆砌的龐大金字塔。這個金字塔型結構寬一八三公尺、高二七.四三公尺,由長方形的巨石構成,總共有五層。
  • 油價高漲,人們不禁要問:石油還能燒多少年?全世界幾億輛汽車,這麼多飛機來來往往。遠程大型客機波音747一次就要加燃油八十五噸,前幾年出事的協和式超音速客機要加九十六噸油。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