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莊豐:《反間諜法》的矛頭到底指向誰?

莊豐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4年11月08日訊】前言

此文原本在11月3日就完成,但筆者為了讓讀者確鑿起見,還是繼續多等了幾日。因為按照筆者預計,習近平的新動作一出來,必然有各種解讀。果不其然,《反間諜法》一公佈,負面評論立刻便佔據頭角。不過,又過了幾日,看到大紀元、新唐人、看中國這類「反共媒體」反而對此有一些積極正面的看法。這的確是個非常有趣的現象,以前一些吶喊「民主憲政」的人對政府完全敵對了,而以前「反共敵對勢力」反而越來越支持習近平了。這真是讓人看得一頭霧水。故此老夫義不容辭,繼續揮舞筆頭,為大家論證參考一下:

————————————————–
正文

11月1日,中共官媒授權發佈:「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令第十六號——《中華人民共和國反間諜法》已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一次會議於2014年11月1日通過,現予公佈,自公佈之日起施行。」同時,自1993年2月22日公佈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廢止。

從目前(11月3日前)能獲得的外界評論來看,有觀點認為是「中共最高層擔心中國面臨來自境外越來越大的政治威脅」;也有分析認為「在中國設立由習近平掛帥的國家安全委員會一年之後出台的這部新法律,更加針對外國,毛澤東時代色彩更加濃厚」;還有「中國一名不願透露姓名身份的法律專家表示,此次出台的反間諜法,對間諜行為的規定模糊、寬泛和籠統,這實際上賦予國家安全機關更大的權力,在反間諜的名義下,讓國家安全機關更容易打擊中國國內的異議人士以及民間組織。」

我們權且不急於結論,先用問題導向思維來探究一下:
1、 為甚麼四中全會後第一部推出的是《反間諜法》?
2、 為甚麼《反間諜法》實施,《國家安全法》同時被廢止?
3、 這「一立一廢」的核心差別在哪?具有哪些方面的意義?

首先,為甚麼四中全會剛剛落幕,為甚麼首先推出的是《反間諜法》,而不是甚麼比如《財產法》或《公民權益法》等其他之類的法律?這可能說明《反間諜法》可能是用來解決迫在眉睫的重要事情!《反間諜法》強調一個「反」字,就是「打擊消滅」的意思。那麼,哪些對象是迫在眉睫需要打擊消滅的呢?是有分析所指的「中國國內的異議人士以及民間組織」麼?這個顯然說不通。因為打擊這類群體,用以前的《國家安全法》已經綽綽有餘了,比如「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已經發揮得非常不錯了,伊力哈木被判無期已經足夠說明問題。不要說周永康在位時對異議人士以及民間組織的打壓,就連周下台之後,政法系統殘餘、宣傳系統、一些地方政府仍在以「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打壓異見人士。被打壓的對象絕大多數都是平民百姓,根本沒有甚麼能力、資源搞間諜活動,甚至連個像樣的組織都搞不起來,中共有必要興師動眾冠以「間諜」罪名加強打壓力度麼?若以「國家安全」名義打擊,好歹定義模糊,老百姓有口難辨。但若用「間諜罪」給國內的異議人士以及民間組織定罪,恐怕連小孩子都知道是赤裸裸的謊言,這中共豈不是非要落個把柄給老百姓罵麼?習近平千方百計在扭轉公眾對中共的負面看法,想獲得民意支持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故意找罵呢?所以根本就說不通。再說,四中全會剛剛閉幕就急匆匆地推出這部法律,難道打壓異議人士以及民間組織有那麼急迫麼?好像找不到甚麼跡象來支持這個說法。所以,認為《反間諜法》是針對民間是非常不合邏輯的。

通常來說,「間諜罪」都是重罪,是針對那些對國家利益造成了實質性的嚴重損害的人。能實施「間諜」行為的人或組織,通常都有資源、有實力、有背景、有手段的。這個角度上講,民間那些異議人士幾乎連邊都沾不上。何況,間諜通常指打入組織內部的人,且可能在核心要害機構實施間諜行動,請問有幾個異議人士是具備這個條件的?不要說進入中共的核心要害機構,恐怕異議人士中具備黨員身份的人都沒多少,如何實施間諜活動?所以,認為《反間諜法》是針對「中國國內的異議人士以及民間組織」完全是一種一廂情願的情緒宣洩,沒有支持性的證據來支持這樣的結論。那麼,這個「間諜」就要定位在那些在中共體制內且在要害機構任職的人員,或是有能力干擾和破壞習近平改革的一些人或組織。

「間諜」通常是指收集情報、出賣國家利益、搞破壞活動等行為的。在中共內部搞這些活動的,要不位高權重、要不關係網絡發達、要不某方面實力雄厚。重大的「間諜罪」如「叛國罪」,這個不是一般級別的人可以享受的到的。就在《反間諜法》推出的前兩天,百度百科突然釋放「江石溪」的資料,這個資料還並不是甚麼以前被封殺的資料被解禁,而是一種非常系統完整地主動性的爆料。這個除了用有人故意釋放「江澤民是漢奸賣國賊」來解釋外,恐怕找不到第二個理由。而且,這樣石破天驚的放料,一定是非常有實力的人在背後指使,否則根本沒人敢碰。因為說國家的前最高領導人居然是一個「漢奸賣國賊」,而且還用「鐵證如山」這樣的字眼,誰有膽量承擔這麼大的政治風險?…其實之前有很多案例都有類似的手法,即先媒體放料,然後後續動作出手!把爆江澤民的料和這部《反間諜法》結合起來看,有非常明顯針對江澤民的跡象!!

其次,四中全會剛剛閉幕就急匆匆地首先推出《反間諜法》,必然是為了藉此解決某些迫在眉睫的事情。那麼甚麼事情是當下最急迫的呢?毫無疑問是清洗江派勢力!連經濟都不是最緊迫的,因為江派勢力不倒,搞經濟也搞不起來,看看上海自貿區就知道了。所以《反間諜法》這麼有針對性的法律,一定是為了針對某個極為特殊的群體,而這個群體的危害力量很大,不及時清除就會出事。恰好,10月28日,習近平開大會召見公安機關模範;11月剛開頭,習近平就動手拆解重組國安部。有這麼巧合麼?公安國保、國安等都是典型的特務和情報機構,而且曾慶紅在這個體系中人馬遍佈、勢力廣泛,必然是習近平的清洗對象。我們說,習近平要樹立絕對權威地位,並保證改革順利進行,必須先拿下四個要害系統:
1、軍隊。即槍桿子。
2、政法委。即刀把子。
3、特務情報。即血滴子。
4、宣傳輿論。即筆桿子。

習近平通過古田會議又樹立絕對權威地位,拿穩了槍桿子。現在又通過劉金國全面清洗政法系統,以及正式展開對劉雲山把持的宣傳系統的調查清洗,那麼剩下的就是「血滴子」了。特務系統由於工作方式非常特殊,而且不可能如其他三個系統有公開正式的編制,其工作方式、聯絡方式都非常隱秘,故此也非常難控制,不是說換幾個關鍵領導就搞得定的。看看中共的歷史就知道,很多特務都是單線聯繫的方式,有的特務有可能只有非常少的幾個人才知道,比如著名特工金無忌。同樣,很多特工也可能只有曾慶紅本人才知道。所以,光拿下曾慶紅沒用,光換領導也沒用。唯一的辦法就是重組,把以前的聯絡網打散,建立受習近平控制的聯絡網。原有的聯絡體系一散,很多特務的聯絡通道、資金通道就被掐斷了,要麼就真正變成了普通人,要不就是被新的系統吸收或消滅。看過諜戰電影、書籍的都知道,有的特務是只向某一個上級效命的,故此不像官場有「重新站隊」的可能。比如有的特務參與迫害法輪功,甚至組織販賣器官,根本沒有贖罪的機會。他們只能跟江澤民、曾慶紅綁在一條戰車上。那麼這些特務只對江、曾效命,對習近平而言就是一個重大的威脅。那麼怎麼樣清除這些人呢?總不能如同革命劇一樣搞暗殺吧,再說有些人也不值得這麼做,何況江、曾培養的特務系統龐大得令人難以想像,那樣習近平不成了暗殺恐怖大亨了麼?所以得出師有名,用「依法治國」的名義,故此《反間諜法》就派上用場了。讀者可以參閱新唐人的報導《傳習近平要對曾慶紅的「東廠」下手》
http://www.ntdtv.com/xtr/gb/2014/11/06/a1151742.html。

最後,我們從《國家安全法》和《反間諜法》的內容上去看一下。老夫雖然不是法律人士,但認為解讀這個問題恰好不應用法律角度去看,而應用政治角度去看。故此對於「中國一名不願透露姓名身份的法律專家」認為《反間諜法》是針對異見人士和民間組織的看法,其所用的法律專業的視角,恰恰遮蔽了事物的本質層面。以下是兩部法律在關鍵內容上的一些對比,《國家安全法》簡稱《安》,《反間諜法》簡稱《反》:

1、《安》的第一總則強調「保衛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民主專政的政權和社會主義制度」;而《反》的第一總則是「為了防範、制止和懲治間諜行為,維護國家安全」。這個在本質意義上就非常不同,而且《安》的範圍可以包羅萬象,而《反》就是明確只針對「間諜」。

2、《安》強調「國家安全機關是本法規定的國家安全工作的主管機關」;而《反》強調「反間諜工作堅持中央統一領導」。這條就更能說明以上的論證了,以前的「國家安全機關」就是周永康的政法委掌控的國安、國保,而現在「堅持中央統一領導」就是習近平要收到自己的手中。

3、《安》強調「各司其職,密切配合」;而《反》強調「密切配合,加強協調」。這就是習近平要打破以前各立山頭的銅牆鐵壁,減少鉗制內耗,而是統一由自己掌控協調。

4、《反》強調「反間諜工作應當依法進行,尊重和保障人權,保障公民和組織的合法權益」。這條是《安》沒有的。習近平為甚麼要把「人權」二字寫進《反間諜法》,這個道理非常明顯,就是以前江澤民等人用「危害國家安全」的名義迫害人權,而習近平今天要保障人權,廢掉《國家安全法》中的這個名義!

其他的內容就不一一細細對比了,讀者可以自行查看。但簡單來說,《國家安全法》中的任何手段都是打著「維護國家安全」的旗號,而《反間諜法》中的條文都是「因反間諜工作需要」為前提的。從這些對比上看,《反間諜法》是針對老百姓,還是針對真正的間諜特務,基本就是「和尚頭上的虱子」。所以,老夫對此位「不願透露姓名身份的法律專家」感到非常疑惑,即便不能從政治角度解讀,也至少能從法律條文細節看出截然區別,但為何身為「法律專家」,卻下如此輕率的結論誤導公眾呢?

或許,有些表面身份的「專家」或「權威」正是《反間諜法》所要針對的對象。因為有人名聲在外,水平不凡,卻連一些基本的問題都看不出,卻屢屢利用其名望引導輿論、混淆視聽,這就不能不令人費解了。五毛是不露面的特務,而特務也可能是公開露面的五毛,只不過偽裝成了正義人士或專家而已。司馬南、張宏良、戴旭等人是大家都看得明白的自吹自擂的正義愛國人士,而有些五毛是偽裝精巧,非常難以分辨,而且粉絲還不少。國家危難關頭,不棄惡從善,發揮點積極作用,反而處處攪局,試圖挑起事端,幫助江澤民殘餘作惡。那麼,將來就是《反間諜法》所實施的目標對象。

評論
2014-11-08 1: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