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發展中國家資金外逃年均增9.4% 中國居首

中俄兩國穩居資金外逃榜前兩名

一份最新報告顯示,中國黑錢外流金額居全球之首,十年間中國有1.3萬億美元非法外流資金。(LAURENT FIEVET/AFP/Getty Images)

人氣: 5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 , ,

【大紀元2014年12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岳綜合編譯)美國華盛頓智庫「全球金融誠信機構」(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GFI)於12月15日發布最新一期非法資金國際流動報告,自2003至2012年10年間,發展中國家共約有6.6萬億美元資金外逃,平均年增9.4%,顯示這些國家貪污、洗錢和虛假貿易空前嚴重。中國黑錢外流金額居全球之首,十年間中國有1.3萬億美元非法外流資金,其中2012年為2496億美元,約佔當年GDP的3.5%。

2003-2012年發展中國家資金外逃排行榜,中國居首位。單位:百萬美元(GFI)
2003-2012年發展中國家資金外逃排行榜,中國居首位。單位:百萬美元(GFI)

非法資金外流具三大特徵

GFI表示,只要資金是非法獲取的、或非法方式轉移的、或被用於非法的目的,並從一國轉移至另一個國家,都被稱為非法資金外流(illicit financial flows),即黑錢外流。例如某國腐敗官員使用匿名空殼公司將贓款轉移到美國的銀行賬戶;企業在報關時高報進口金額低報出口金額(高進低出),形成賬面虧損而將利潤轉移到稅負低的國家等。

與非法外流不同,合法的資金外流(licit capital flight)則是有記錄和可跟蹤的,因此可有效降低腐敗或遏止犯罪活動的資金來源。

非法資金外流有三大動機

經濟學家、英國威爾斯大學研究員亞歷克斯·科巴姆(Alex Cobham)表示,因為各地法律不同,報告中所講的非法(illicit)資金外流還不能完全與違法(illegal)等同起來,但非法資金外流主要有三個動機:避稅、毒品交易和人口販賣等犯罪活動、腐敗官員轉移資金。

實際外逃金額遠大於報告數字

GFI總裁雷蒙德·貝克(Raymond W. Baker)表示,該機構對於資金外逃的金額分析非常嚴謹和保守,實際金額還將遠遠高出報告上的數字。報告的數據來源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交易支付表與國際貿易統計數據,並運用世界銀行殘值法和IMF貿易統計指南進行分析,但是由於一些非賬面資金流動沒有被IMF統計到,因此也沒有反映到這一次的年度報告中。

全球金融誠信機構總裁雷蒙德•貝克(Raymond W. Baker)。(GFI)
全球金融誠信機構總裁雷蒙德•貝克(Raymond W. Baker)。(GFI)

譬如,佔了全世界貿易額的五分之一的服務與無形資產交易,也是非法資金轉移者最喜歡用的方式,但卻沒有收錄在基於貨物貿易進行統計的IMF數據中。再者,從IMF的數據只能查到重開發票等明顯的賬面違規操作,但無力審查到那種交易雙方協議進行的暗箱操作,如看似合規但實際金額虛開的發票。

此外,為從事毒品交易、販賣人口、倒賣假貨等犯罪活動而進行的現金轉移也沒有包括在這份報告中。國人為躲避外匯管制而常用的人頭轉移資金方式貌似也沒有涵蓋其中。

援助難敵碩鼠 10倍資金外逃

自2003至2012年,發達國家向發展中國家提供的發展援助資金(ODA)共計8090億美元,其中2012年為897億美元,而同一年,發展中國家非法外逃資金約有9912億美元,比援助資金的10倍還多。這是一個現實卻又令人震驚的數字。顧名思義,發展中國家因尚有數億貧困人口和亟待發展項目,例如水電基本設施建設、醫療衛生設施建設和教育項目等,所以發達國家施以援手,提供發展援助資金。

作為發展中國家,在接受外援之前,本應更好利用本國的資金,然而,事實恰好相反。這些國家的特權階層在攫取大量財富後,不僅沒有將這些錢建設當地,反而以黑錢的形式非法轉移到了發達國家。這是一個讓人尷尬的境況。這也是為何貝克表示,巨額的黑錢轉移給這些國家的普通民眾生活和正常的國際社會秩序都構成威脅。

一手吸引海外投資 一手加速資金外逃

自2003至2012年,發展中國家共吸引海外直接投資(FDI)5.7萬億元。但即使將海外直接投資與發展援助資金加總在一起,即6.5萬億美元,仍低於這些國家的外逃資金總和。

偽報進出口發票是資金外逃主要方式

GFI最新報告顯示,在2003至2012年間,發展中國家可統計的非法資金外流中有77.8%是通過偽報進出口發票進行的。進出口偽報發票(trade misinvoicing)是指在進出口貿易中,利用與貿易商品實際價格不符的報關單證進行申報,包括低報和高報。在向海關做出口申報時將單證金額報低,委託海外一方將差額部分匯入其海外賬戶;在另一筆進口交易中將單證金額報高,實際匯出資金超過物之所值,海外供應商將多收的差額部分亦存入進口商的境外賬戶。兩種偽報都是為了非法轉移資金到境外。

除了偽報進出口發票外,資金外流方式還包括非法的熱錢外流。GFI解釋,所謂非法是指國際收支中的資金流失(leakages from the balance of payments)。

中國居資金外逃榜之首

在2003至2012的10年間,中俄兩國穩居各國資金外逃榜前兩名。雖然前蘇聯早已解體,俄國表面上也不是共產黨執政國家,但沒有像波蘭或烏克蘭一樣進行共黨文化的肅清,昔日為克格勃頭子的普京在俄國推行強權專制,公開與普世價值為敵,因此筆者依舊將其歸為實際意義上的共產專制國家。只是有些諷刺的是,與歷史上的中蘇關係不同,在資金外逃榜上,中國是「老大哥」,俄國是「老二」。惟有2011年這一年,中國非法資金外流總額居第二名,第一名被俄羅斯搶走,但到了2012年,中國又奪回了資金外逃榜的第一名。

國際機構調查時日已久

貝克1960年畢業於哈佛商學院,此後開始到非洲做生意,自70年代中期開始與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國家做生意,後來轉為政策顧問與研究學者。他在2005年出版了一本書,名為《資本主義的致命弱點:骯髒的金錢,附論如何重塑自由市場制度》(Capitalism’s Achilles Heel: Dirty Money and How to Renew the Free Market System,以下簡稱《致命弱點》),披露發展中國家當時每年外逃資金約為5000億美元。這個數字是他走訪了25個國家,進行了885次訪談之後估算出來的。2006年貝克成立了全球金融誠信機構,同時決定與IMF等機構合作,以更高效的方式研究全球的黑錢流動。

巨量黑錢湧動對全球安全構成威脅

在《致命弱點》的序言中,貝克表示,自己是堅定的自由市場和資本主義的信奉者,支持自由貿易、資本自由流通和貨幣的自由兌換,但前提是這些交易必須是合法的。他認為,非法的國際間資金流動給全球經濟、民眾生活和社會道德層面的破壞遠遠大於表面的利得。

科巴姆表示,非法資金外流會直接減少資金來源國的經濟增長,加劇貧富兩極分化,影響社會醫療與教育等基礎建設,對執政者造成政治衝擊等。

「學者立場反對貧困國際組織」(ASAP)則強調,資金外逃削弱了那些本來切實想要改善當地貧困人口生計的機構力量,這可能在客觀上會構成對人權的大規模侵犯。

經合組織表示,根據世界銀行2004年的資料,全球每年就有1萬億美元資金用於行賄。十年後的今天,數字更大,發展中國家腐敗與賄賂問題愈加嚴重。報告認為,腐敗官員根據賄賂金額劃撥項目訂單,由此帶來的社會、政治、環境與經濟成本,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可能長期負擔的起。

堵截資金外流不是良策 改善當地政經環境才長久

主要由發達的市場經濟國家組成、擁有34個會員國的經合組織(OECD)成立於1961年,目的在於推動政府制定改善世界經濟與社會民生的政策。經合組織發布的2014年非法資金外流報告表示,G8集團和G20峰會已多次協商如何遏制非法的資金轉移。例如,敦促各國加強反洗錢制度與企業所有權的透明度,支持追查、凍結和追回被盜資產,並致力於應對逃稅問題的信息自動交換等。中國並非經合組織成員。2014年,中國政府發起所謂「獵狐行動」,表示要追查貪官轉移到海外的贓款。不過,英國衛報稱,這一切都收效甚微。

世界銀行與聯合國毒品犯罪辦公室聯合成立的機構「追回被盜資產行動組織」(StAR)2014年9月發布的調查報告顯示,在2006-2012年間,全世界約有26億美元涉嫌被盜的國際資金被凍結,但也只有4.2億元完成返還,與同期的外逃資金量相比,只是九牛一毛。

經合組織認為,靠構建「防火牆」堵截資金外逃成效不佳,從長期來看,只有從外流源頭治理,改善發展中國家當地的政治經濟環境才是根本之計。包括改善政府職能,建立良好的商業環境,為公民發揮主動性營造機會,獎勵國民從事合法的經濟活動、繳稅和在當地再投資等。

發展中國家是否會推行自己的肥咖條約?

在追查海外未申報資產的效果方面,一個例外是美國的外國賬戶稅收遵從法(FATCA),俗稱肥咖條約。經合組織稱其為「遊戲規則的改變者」。根據該法案,所有納稅人(包括個人和企業)海外金融賬戶資產超過5萬美金,賬戶所有者和金融機構都必須向美國報告,否則會被處罰。法案出臺後,各國金融機構紛紛配合。不過,北美華人會計師協會副會長葉俊麟會計師曾表示,這是美國的與眾不同之處,如果換作另外一個國家出臺這樣的政策,其他國家就不一定會配合。因此,從現實情況看,肥咖條約對遏制發展中國家的非法資金外逃借鑒有限。

令富人自危的舉報製度

非法資金外流多是採用隱匿的方式,甚至沒有任何賬面資料,因此官方查起來很困難,於是政府想了一個辦法,鼓勵舉報。俗話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2007年,一位化名毒蜘蛛的前瑞士銀行家向美國當局舉報瑞銀集團(UBS)在幫助美國納稅人逃稅。在美國司法部發起刑事指控後,瑞銀同意和解並支付7.8億美元罰金。美國政府也因此追回了50億美元的欠稅,而舉報者獲得了1.04億美元的獎勵。

2010年7月21日,美國《多德-弗蘭克華爾街改革和消費者保護法》(Dodd-Frank Wall Street Reform and Consumer Protection Act)生效。經合組織表示,該法案的內容之一是鼓勵了舉報製度,並加強了對國外賄賂犯罪案件中舉報人的保護。法案規定,美國政府將向合格的告密者,即提供準確和原始信息的舉報人,獎勵追回款項與罰金總額的10%-30%,如此高比例的獎金無疑對很多人來說是巨大的誘餌。

能夠舉報內幕資訊的,一般都是貼近富人的知情人,甚至是家人或曾經的生意夥伴。葉俊麟在華人財經菁英論壇上曾和觀眾半開玩笑的說,現在離婚率很高,在感情出現破裂後,昔日的夫妻或情人都可能成為構成實際威脅的舉報人。這一點,估計會讓很多的中國富人和貪官人人自危。◇

責任編輯:吳明

評論
2014-12-20 4: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