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撼不動的正信》獲銀獎 畫家談創作體悟

中國畫家李奔的畫作《撼不動的正信》獲得銀獎。(李奔提供)

人氣: 11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4年12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第四屆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獲獎結果揭曉,中國畫家李奔以作品《撼不動的正信》榮獲大賽銀獎。他表示,這僅僅是一個開始,新唐人油畫大賽的宗旨給了他很大啟發,兩年的作畫過程中他不斷有所體悟,在處理手法上獲得靈感。

中國畫家李奔以畫作《撼不動的正信》獲得銀獎,圖為新唐人電視臺副總裁(左)為李奔(右)頒獎。(戴兵/大紀元)
中國畫家李奔以畫作《撼不動的正信》獲得銀獎,圖為新唐人電視臺副總裁(左)為李奔(右)頒獎。(戴兵/大紀元)

從構思到完成耗時兩年

《撼不動的正信》這幅畫從構思到完成用了兩年時間。畫面中一名大法弟子的雙腿被綁著受刑,兩名中共警察要把他從樓梯口拽下來,在樓梯口撒上很多碎玻璃,但是他像一座紀念碑,巋然不動。
  
李奔說,故事的藍本源自明慧網上報導的一個真實故事。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的瞿延來,因為修煉法輪功,2002年被中共非法判刑5年、關押在上海提籃橋監獄,遭受酷刑,被綁在「死人床」上長達7個月。有一次,監獄惡警故意將他的腿綁上,在樓梯的幾十個台階上拖上拖下,導致瞿延來的雙腿被樓梯台階的硬水泥稜角磨損至骨頭露出,鮮血淋漓。
  
李奔閱讀為瞿延來辯護的律師郭國汀的文章,被瞿延來的一句話深深觸動,「從他(瞿延來)自己的講述說:我一聲都沒吭。當時我被他這一句話給震動了。我說我一定要表達這個一聲不吭的原因,他這一念是甚麼念,怎麼能夠這麼堅強。」
  
他開始琢磨,如何表現人物內在堅定的信念。經過不斷的摸索,李奔決定從構圖上把人物主體置於金字塔頂端的位置。
  
李奔:「在體現的手法上,上面大法弟子的形象是亮的、閃光的。按一般的表現手法你得想這是哪兒來的光啊?這個環境光源在哪兒啊?這是一般習慣性的思維。在創作過程中想到,他本身發光就代表他一種堅定的信念。兩名警察是邪惡的象徵,處在(畫面)下方。他們怎麼能夠拽得動修煉法輪大法的人真正的信念呢?」
  
畫面下方倆惡警的動態頗有些蛤蟆的姿勢,很是張牙舞爪,卻又無能為力,「就是表現內在的,不是身體重沉的概念,是從表情、顏色、服裝和動態,包括周圍環境的處理,就表現他的巋然不動,完全是不可動搖的。」
  

從創作中昇華

從中央美院附中、一路直到中央美院畢業,基本功掌握了,李奔和很多畫家一樣面臨著創作上的挑戰。「雖然經過嚴格的靜物素描訓練,但是創作意識、對創作的理解和掌握上,到畢業以後基本上是空白。國內大都是歌功頌德,20多年,藝術家想不到表現甚麼,沒有方向,有些畫家思路打開了,也很快被封殺。因為在那個環境,沒有自由的思想,也沒有真正神傳文化的承傳,是一種很封閉的、遏制人靈魂的社會背景。」
  
從參加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開始,李奔發現大賽的宗旨——弘揚純真、純善、純美的正統人物寫實油畫藝術——很啟發人。「在開始時不會想到這些問題,以前就是想怎麼畫的好,怎麼畫能出名,畫甚麼值錢,畫完怎麼賣啊,考慮這些,你說能出好作品麼?但是看到新唐人大賽這種理念和意識引導,非常有幫助。」
  
與兩年前相比,李奔笑著說,最開始的畫面效果跟現在完全不同,「形式是沒有變,但是畫面的處理,人物的形象、表情,包括很多細節的處理,變化很大。一張畫的變化,也不是說動態變化多大就有一個改變,不是。同樣是一個人坐在那兒,動作也不變,只在色彩上,在衣紋的處理、表情的處理上,基本上就是我心裏對創作認識的昇華。因為你在畫的過程就老得想著,我怎樣做到純真、純善、純美呢?不行,這不夠,開始是不夠的,你肯定要調整,兩年基本上就是調整這個。」
 
「一直到最後結束的時候,我個人覺得基本達到大賽的要求,但是藝術無止境。」李奔說,新唐人的宗旨,使作者能夠在創作過程中,道德觀念不斷有新的要求,「只要對自己有要求,就會不斷進步,在創作過程中不斷提升,心靈也不斷昇華,畫也會不斷提高。」

評委: 一幅畫回答了很多問題

大賽評委主席張崑崙教授點評,這幅作品畫面的信息運用的很好,「有時候人們想,怎麼法輪功學員就打不倒呢?等你看明白了,就是這麼一張畫,就回答了所有這些問題。」
  
張崑崙教授說,以往中共邪黨想要迫害誰,不超過三天就打倒了,面對邪惡迫害時這位法輪功學員對正信的堅定,如山如磐石。中共這麼大一個國家機器迫害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也都無法動得了法輪功學員的正信,所以就這麼一張畫,象徵著正邪較量的結果,都已經告訴觀眾了。
  
他說:「構圖非常巧妙,有力,在這一瞬間,打給觀眾的信息非常深刻,視覺語言上絕了。 所以藝術創作是生活的提煉,經過畫家之手,就是藝術,高於生活,就像黃金那樣具有價值。」

「這僅僅是一個開始」

既要著重人物外形特徵的「逼真」,又要刻畫出人物的內在神韻,李奔說,「形神兼備」是正統寫實畫家要面對的首要難題,文藝復興時期的畫作真的達到逼真的效果。藝術家進入忘我狀態,從中悟道,與傳統文化中的悟很接近。
  
「雖然他不是修煉的人,但是創作本身會引導人,向那個方向思考,因為創作是提煉生活,所以從世俗中跳出來,分析這個社會怎麼樣,他可能會更清醒,這很像修道的狀態。」李奔說,這種追求所能達到的境界「永無止境」。
 
「這僅僅是一個開始,」李奔真誠的說,兩年創作過程中,他請教了太多人,看到大賽吸引了很多高水平的東西方畫家,非常開心,「技法上的細膩,逼真的神功不是簡單的問題,從顏料到畫布的準備都得在很正的狀態中做,包括擠顏色、調色板,這一筆畫上去的時候,這個心都不能太亂。很多細節、專業上的東西,我都想和他們交流。」

責任編輯:季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