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佔中三子之陳健民:雨傘運動可得200分

「佔領中環」3名發起人戴耀廷、朱耀明和陳健民,帶領一批民眾在9月9日下午一起剃光頭,抗議中共人大常委決定的政改框架,表達公民抗命爭取真普選的決心。左為陳建民。(蔡雯文/大紀元)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12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劉毅報導)「佔中」三子之一的陳建民12月8日表示,從啟蒙市民、鞏固公民社會角度而言,「雨傘運動」已成果豐碩,甚至可得200分,「收穫比播種更多」。

據香港《明報》報導,中大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建民8日在接受記者專訪時表示,雖然回學校給學生上課已經將近一個月了,但內心無法安靜,可能要等到整個「雨傘運動」結束以後才能恢復正常生活。他坦言,運動期間看到這麼多市民不畏強暴,堅定爭取民主超乎他的想像。

陳建民表示,如果給這次運動評分,滿分為100分,若分為爭取制度改變和啟蒙市民鞏固公民社會兩部份(各佔50分),前者完全0分,啟蒙市民方面就「成果豐碩、非常燦爛」,可得200分。

陳建民說這次運動是在共產主義制度下爭全面民主,在歷史上沒有試過。陳認為「雨傘運動」一直是做「Mission double impossible」(雙重不可能任務),只有5%成功機會,「人類歷史上從未試過在共產主義下全面得到民主,無一個國家成功」。但他認為,即使未能爭取真普選,當是一場啟蒙運動,爭取民主制度改變也未嚐不可,「就算短期改不到制度,不緊要的,幾時民主運動可一下子成功?」

陳健民透露,「雨傘運動」結束後將「向後退」,將來不再成為社運的「組織者」,應由年輕人接棒,未來會有更多青年帶動街頭政治。但他強調,只是轉換形式改為「用筆作戰」抗爭,完成「佔中」後會主力寫作,在報章專欄等渠道撰寫文章,提出有關公民社會力量等概念議題引發討論。

在警方暴力清場不斷升級事態下,為了避免受到傷害,陳健民呼籲佔領者及早退場。

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三人被稱為「佔中」三子。

2013年初,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及基督教牧師朱耀明開始醞釀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簡稱和平佔中、佔領中環、佔中)運動,運動提出以公民抗命為手段,採取佔領香港金融區中環的交通要道的方式,來爭取符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能夠公平實踐「選舉權」、「被選舉權」和「提名權」的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普選[5]。

2014年8月31日,中共人大通過議案連關三閘,徹底否決了香港民眾真普選的要求。

9月22日香港學生開始罷課,9月26日晚上,學生罷課集會演變成重奪「公民廣場」行動,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及學民思潮(雙學),9月27日繼續於添美道集會,而「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因應當晚形勢,於9月28日凌晨1時40分宣佈正式啟動醞釀1年8個月的佔領中環,並且以佔領政府總部開始[7],反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提交給中共人大常委會的201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候選人提名方案,要求中共人大常委撤回8月31日的政改決議,以及香港政府重啟政改諮詢、重交政改報告。

9月28日上午,警察開始封鎖政府總部,令示威者無法支援佔領人士,導致群眾於下午衝出夏愨道等主幹道。警察在當日傍晚施放大量催淚彈及威脅開槍驅散示威者,導致示威活動在當晚蔓延至旺角及銅鑼灣等人流密集地區,隨後更一度擴散至尖沙咀。「雨傘運動」正式爆發。

因梁振英無視學生對話的請求,而警方在清場過程中不斷提升暴力,以警棍毆打示威者,數百人被打傷,激發了民眾的強烈不滿。面對數百學生、民眾被打的頭破血流,而梁振英又不回應學生對話要求,「佔中」三子認為拖下去不是辦法,是退場的時候了,希望把運動轉向社區。「佔中」三子於12月3日自首,希望以此提醒學生反思應否轉化行動方向,不要再有人受傷。

責任編輯:李曉清

評論
2014-12-09 4: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