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勞教所雖解散 惡警罪責難逃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4年02月17日訊】兩年多的痛苦折磨,勞教所警察們失去人性地行惡,使三十三歲的女教師左先鳳現在再看見路上的警察與市民爭執,馬上心臟就有脫落的感覺。

依蘭縣三道崗鎮中學青年英語教師左先鳳女士,誠懇、寬厚、善良,教學能力強、效果好,曾被評為市級優秀班主任、縣級骨幹教師。可是這樣一個好老師,僅僅因為修煉法輪功不斷遭受到中共的迫害,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被劫持到哈爾濱前進勞教所,遭受了種種折磨,心臟受損嚴重,現在也沒有恢復;由於在勞教所長時間不讓洗漱,牙齒出現兩個大洞,吃飯進去飯粒牙齒就疼。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上午,隨著哈爾濱前進勞教所最後關押的一位法輪功學員左先鳳走出勞教所的大門,這個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間魔窟解散了。但是,其形形色色的酷刑折磨和惡警的殘暴,卻抹不去,那些行惡者罪責難逃。

一、惡警王敏

王敏,四十多歲,一米七二左右,體校畢業,其人高馬大的身材和污穢殘暴的思想成為其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的資本。王敏滿嘴污穢語言,侮辱、謾罵在押人員簡直是家常便飯,只要是她的當班(她三天一個班兒),幾乎天天如此。那些污言穢語,讓聽者覺得實在難以啟齒。在那種高壓的環境中,很多人都患上了高血壓、心臟病。

王敏體罰、刑罰折磨人的手段極其毒辣。王敏殘暴折磨法輪功學員,曾把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打得眼睛紫青,臉腫的很高,走路腿一瘸一瘸的;把一個三十多歲的人被嚇得精神出了問題,王敏抓起她的脖領子,就往鐵門上撞,她的嘴當時就流血了。她也同樣折磨左先鳳。

以下是王敏折磨左先鳳的幾個典型事例。

左先鳳,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三日,被關押到前進勞教所,幾度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二日那天,王敏開始逼左先鳳長時間站著,從早上六點半左右,一直站到晚上八點來鐘。這樣一站就是十天,左先鳳的腳腫得很大,腿很粗。

同時,王敏還用凍刑折磨左先鳳,只要是王敏的班兒出去掃雪,她就讓左先鳳站在雪裏凍著,她自己在屋裏看著,左先鳳在外面一凍就是兩個多小時。那年冬天特別冷,每天都是零下三十度左右。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王敏把左先鳳叫到二樓隊長室,用電棍電左先鳳的手,左先鳳被電倒後,王敏穿著軍用皮鞋就踢左先鳳,左先鳳的胳膊被她踢的紫黑,腰不敢動。王敏使勁按左先鳳讓她蹲著,左先鳳的腿已經腫得像兩個棒子,實在蹲不了,王敏就打左先鳳耳光。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又是王敏的班,那天她和其他獄警打撲克,忘記了掃雪,等下午五點吃完晚飯,她讓大家出去掃雪,六點多了,她們都進屋了,左先鳳一個人在院子裏凍著,路燈照著空曠的大院,顯得更加陰森。王敏在守衛隊看著,管理科副科長楊國紅目睹了這一切,但並沒有制止王敏的違紀行為,那天晚上,左先鳳站到將近八點。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一日,王敏、劉暢、張愛輝還有獄警許春鳳、張豔麗,把左先鳳叫到三樓隊長休息室(沒有監控)。她們用警繩把左先鳳雙手從背後捆上,王敏在上鋪的床上,用力把左先鳳吊起來,左先鳳的腳懸空,王敏在上面踢左先鳳的胳膊,反覆吊了左先鳳三次。左先鳳的手紫青色,腫的很高,不能拿東西了,需要別人幫助鋪被、疊被。王敏繼續用小塑料凳折磨左先鳳極度虛弱的身體。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早,獄警吳金花指使班長崔戀戀不讓大家上廁所,後來大家急了,脫下了工服,紛紛去廁所。王敏怒氣沖沖地來到車間,首先衝進廁所,揪住左先鳳的頭髮,把左先鳳從廁所薅出來,毆打後,把左先鳳關到小號(一個兩平米左右的鐵籠子)裏,把左先鳳銬在鐵椅子上,左先鳳的手、腳都不能動,身子也被固定住。在室內溫度僅有四、五度的情況下,王敏讓把窗戶打開,三月份,東北的天氣是刺骨的寒。窗戶開了一天一夜, 左先鳳的心凍得幾乎凝固了。

王敏把左先鳳的手用銬子吊掛在鐵籠子半中央,胳膊的重力向下墜,銬子卡到肉裏,手腫的發紫,麻木的失去知覺。這樣一天一夜後,他們怕左先鳳的手殘了,怕承擔責任,把左先鳳的手放下來了,換用警繩捆上胳膊,使勁勒緊後,繫到後面的鐵籠子上。

晚上,惡警把小號的燈關上,守衛隊的惡警龔建、王彥鎖、王久信等見左先鳳打盹,他們就來踢門,左先鳳被嚇得心怦怦直跳,他們整天整夜的不讓左先鳳睡覺。左先鳳的心律達到一百五十多,血壓也很高,身體哆嗦成一團,這樣九天八夜的折磨左先鳳奄奄一息,心臟嚴重受損。

二、惡警劉暢、張愛輝、叢志秀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九日早飯後,副隊長劉暢把左先鳳關到三樓沒有監控的內勤室,逼左先鳳背報告詞,她用電棍電左先鳳,左先鳳的胳膊被電紫了,散發出皮膚的燒焦味。

八點半,教導員張愛輝接班,她逼左先鳳蹲著,蹲的姿式是:雙腳並攏,兩手背到身後,頭抬起來。不長時間,雙腳就麻木,腿和腳開始腫,襪子往肉裏勒,不准左先鳳上廁所,左先鳳曾幾次暈倒。

蹲了一天後,左先鳳身體開始抽搐,惡警叢志秀踢左先鳳,並侮辱左先鳳說:你像個癩皮狗一樣,哪像個老師啊,你死了,也不過就是一個死屍,對左先鳳我們一點影響也沒有,你來晚了,這算甚麼啊!以前在萬家,那才叫名副其實的迫害呢!

左先鳳一直被單獨關押在管教室,和其他人隔離,晚上,讓左先鳳在隊長室站著,直到所有關押的人都入睡了,才讓左先鳳睡覺。一天,二隊隊長吳寶雲對一隊隊長王敏說:瞧你這樣不痛不癢的,把電棍充足足的,使勁兒電,晚上讓她站到十二點。王敏冷笑道:哼!痛癢在後頭呢。左先鳳當時心裏有些發抖,現在對左先鳳的折磨已經殘酷至極了,「痛癢在後頭」,這以後左先鳳還有活路嗎?

劉暢、和叢志秀經常羞辱吼罵在押者,誰要跟左先鳳說話或打個招呼,會被她們大罵並威脅加期,叢志秀曾對新分去的大學生說:你們來這白瞎了,這個工作小學畢業就行。

三、惡警所長葉雲

左先鳳想把這些獄警非人性的行為反映給所長葉雲,制止惡警的惡行。所長葉雲到隊裏來時,左先鳳要求和他們談談,隊長馬上把左先鳳的嘴捂上,把左先鳳拽到一邊,葉雲見勢揚長而去。隊長又威脅左先鳳:在這裏,你只能見到隊長和獄警員,每個月只有一天接見日,你這樣,就永遠不讓你見家人,而且給你加期。

葉雲不見左先鳳,於是左先鳳想向檢查團說。誰知七月十四日黑龍江省司法局來隊標檢查時,她們把左先鳳關到一個廢棄庫房的廁所裏,讓兩個獄警看著,三個隊長著裝戴著帽子、白手套,拿著寬膠帶,大喊:左先鳳,你老實兒的,不然把你嘴封上。左先鳳一看這陣勢,徹底絕望了:我見不到家人,這兒的領導不見我,上級領導來了,還把我關起來,我就是被折磨死,也沒人知道啊!

左先鳳絕食反抗被加期五十多天,葉雲沒有解決這一切,又給左先鳳關小號、坐鐵椅折磨了七天七夜。這七天七夜的折磨後,又給左先鳳加期七天。無緣無故又給左先鳳加期兩天,這樣左先鳳共被非法加期六十一天。

哈爾濱前進勞教所的前身是萬家勞教所這個人間地獄,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四年中萬家勞教所迫害致死至少十三名法輪功學員,尤其是二零零一年發生的「六二零萬家慘案」,讓萬家勞教所的惡名震驚了全世界。十多年以來,這二個勞教所迫害致傷、致殘、致瘋、致死法輪功學員無數,製造出一個又一個血淋淋的、前所未有的、駭人聽聞的人間悲劇。哈爾濱市道裏區王美芳女士被非法勞教了兩年,直到前進勞教所要解體了,才將被釋放回家。當時,她已被折磨的滿頭白髮,身形佝僂、顫抖,時常大小便失禁,完全生活不能自理。經過多方醫治無效,王美芳在二零一四年一月五日含冤離開了人世。

(文章來源:明慧網,责任编辑:林淑芬)

評論
2014-02-18 8: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