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歷史今日】二二八事變真相

1947年,台灣發生二二八事變,蔣介石派遣首任國防部長白崇禧赴台處理善後。白部長向台灣各界民眾宣示中央政府的寬大懷柔政策,禁止軍警濫殺無辜,撫慰民心,穩定局勢。(網絡圖片)

人氣: 84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02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明綜合報道)1947年2月28日,台灣發生因緝查私煙引發民眾大規模反抗政府的二二八事變,蔣介石獲悉共黨份子已潛入台灣的情報後,派國軍第21師赴台平亂,隨後又派遣首任國防部長白崇禧赴台處理善後,宣示中央政府的懷柔政策,並撫慰民心。

白崇禧抵達台灣後,首先視察軍事要塞和確保國防安全。他在瞭解台灣各界民意和事變真相後,下達的第一個命令就是禁止軍隊和警察濫殺無辜,對在押人犯必須依法進行公開審判,保障台灣人民和復課學生的人身安全,並解救了許多遭誣陷的仕紳、菁英及平民百姓。

1947年3月17日,國防部長白崇禧抵達台北松山機場,同機隨行的還有國防部副參謀長冷欣和蔣介石長子蔣經國等人。(網絡圖片)
1947年3月17日,國防部長白崇禧抵達台北松山機場,同機隨行的還有國防部副參謀長冷欣和蔣介石長子蔣經國等人。(網絡圖片)

事變起因錯綜複雜:緝私煙為導火索 共黨惡意煽動

二二八事變的起因錯綜複雜。國防部長白崇禧在台灣視察和瞭解情況後認為,事變的遠因是日據時代的教育,已使台灣人民的文化認同改變,而近因則是共黨分子的惡意煽動。他洞察台共黨人分化陰謀,一再呼籲「全台同胞絕不要信其蠢惑」。

抗戰勝利後,蔣中正國民政府於1945年10月接收台灣。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長官、警備總部司令陳儀集行政、立法、司法三權於一身,其治理台灣存在某些政策錯誤,部分接收官員官僚主義作風,貪污腐敗,貪贓枉法,導致官民關係十分緊張。戰後台灣的通貨膨脹與失業等經濟民生問題嚴重,台灣本地人和外省人待遇不同,「同工而不同酬」,雙方存有隔閡,互不信任。

1947年2月28日,聚集在台灣省專賣局台北分局門口的民眾。(網絡圖片)
1947年2月28日,聚集在台灣省專賣局台北分局門口的民眾。(網絡圖片)

1947年2月27日晚,台灣社會的各種矛盾由台北當局緝查私煙血案而引爆:緝私警察處置失當,2名市民被擊斃,晚上9時,民眾群集警察總局、憲兵隊,要求嚴辦兇手,但柯遠芬主持的警察總局處理不力,敷衍推拖。數小時後,得知兇手已經從後門被放走了,民眾更加憤怒。第二天,2月28日,發生台北市民請願、示威、罷工、罷市。同日,市民聚集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抗議,遭公署衛兵開槍射擊。當天下午,民眾聚集騷動,自台北蔓延到基隆,軍隊開槍鎮壓。隨即局勢在共黨分子的煽動下急遽惡化,本省民眾開始轉往毆打外省人,有些外省公教人員甚至喪失生命。

中共黑手煽動擴大暴亂 蔣介石派兵平亂

[[4]]

1949年中共任命謝雪紅為政務院政治法律委員會的委員,上面有毛澤東的簽名。(收錄在徐宗懋編輯的照片書,臺北時英出版社出版,大紀元記者岳芸翻攝)
1949年中共任命謝雪紅為政務院政治法律委員會的委員,上面有毛澤東的簽名。(收錄在徐宗懋編輯的照片書,臺北時英出版社出版,大紀元記者岳芸翻攝)

中共自1921年成立開始,就以推翻國民黨統治和奪取整個中華江山為目的。二二八事變剛爆發,早已覬覦台灣的毛澤東就在延安發表廣播講話說:「我們中國共產黨所領導的武裝部隊,完全支援台灣人民反對蔣介石和國民黨的鬥爭。我們贊成台灣獨立, 我們贊成台灣自己成立一個自己所要求的國家。」 (解放日報》1947年2月底社論)

3月1日,中共潛伏於台灣的首腦人物謝雪紅乘亂跳上檯面,公開主持在台中市召開的市民大會,成立所謂「人民政府」。在謝雪紅等共黨分子的煽動下,新竹、台中、彰化、嘉義、高雄等地都有民眾襲擊警察局與軍械庫,並搶奪武器。謝雪紅率領青年隊攻佔台中警察局,衝擊台中市政府,並開始籌組共產黨武裝「二七部隊」,吸收許多前日軍退役軍人和青年學生加入。

陳儀於3月2日向中央政府請兵,發加急電報:「祈即派大軍,以平怨氣。」鑒於謝雪紅等共黨分子在台煽動民眾暴亂,事態已經擴大,蔣介石不得已派出國軍整編第21師赴台平亂。

其實,早在2月10日,蔣介石給陳儀的電文中就特別提到「共黨份子已潛入台灣,漸起作用。此事應嚴加防制……」《二二八真相解密》一書的作者武之璋認為,蔣介石這份電報是很重要的,但卻長期被學者忽視。他認為,當時「蔣對台灣情況的掌握是很精準的。」 「二二八後,共黨份子幾乎逃離台灣,防共對台灣日後生存發展影響深遠。」

作者武之璋認為,當時蔣介石派兵平息動亂是很正確的決定。「當年3月6日全省除了澎湖外統統淪陷,警察不是參與暴動就是逃亡,縣市長不是被俘就是逃亡,外省人不是被打殺,就是困在機關或軍營裡,全省機關學校多被砸毀或遭搶劫。」

國防部長白崇禧抵台後,經過旬日分赴台灣各縣市宣慰視察,聽取地方父老、各界代表、地方行政首長報告,也提到中共在禍亂台灣:「藉口專賣局緝私案件,共黨暴徒藉題發揮,即以此作導火線,擴大叛亂。」

陳儀、柯遠芬濫用職權 清剿整肅擴大化

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長官、警備總部司令陳儀和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官僚作風嚴重,對本省人非常不信任,不肯聽取台灣各界民意代表反映民情,對突發事件處置失當,清剿整肅擴大化傷害無辜,釀成一系列的悲劇,使二二八事變成為台灣社會一道難以癒合的傷口,影響台灣至今。

1947年3月9日,國軍整編21師在基隆登陸,10天左右大致平息暴亂。3月10日,陳儀下令解散由台北與台灣各縣市的各級民意代表及社會名流組成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對全省實行戒嚴,並在隨後的清剿中搞擴大化。一些參與全台各地處理委員會的民意代表、仕紳、教授、醫師、律師、作家、記者、編輯、青年學生等各界台籍菁英不幸被捕遇害。

3月16日,台共「二七部隊」被國軍圍剿後,宣佈解散,謝雪紅遭通緝後逃亡大陸。3月20日,陳儀下令開始清鄉鎮壓。軍隊被指控發生強捕濫殺現象,許多民眾被捕遇害,或被送到勞改營,對台灣民眾造成更大的傷害。

二二八事件造成的傷亡數字眾說紛紜,各方統計的死亡人數由數百人、數千人、一萬餘人、至數萬人不等。1992年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推估死亡人數在1萬8千人至2萬8千人。

白崇禧赴台宣慰 禁止軍警濫殺無辜

1947年3月22日,國防部長白崇禧在台灣處理善後二.二八事變,為延平郡王鄭成功的題詞石碑:忠肝義膽。(攝影:貫明)
1947年3月22日,國防部長白崇禧在台灣處理善後二.二八事變,為延平郡王鄭成功的題詞石碑:忠肝義膽。(攝影:貫明)

3月17日,首任國防部長白崇禧奉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蔣介石)之命,飛赴台灣處理善後二二八事變。同機隨行的還有國防部副參謀長冷欣和國民黨青年團組織處長蔣經國等人。

此時的台灣經過一周的強力整肅綏靖後,人心惶惶,民眾恐慌。台灣中央研究院研究員許雪姬指出,白崇禧早在3月11日就已經接到蔣中正主席的命令,而遲至17日才抵達台灣,這跟陳儀的居中掣肘不無關係。且白崇禧下達禁止濫殺的「宣字第1號」命令也在陳儀的行政處置阻擾下,隔了許多天才公佈揭示。

3月17日,白崇禧抵台的當天,首先由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向台灣民眾廣播中央政府的政策:「期於確保國家立場及採納台胞真正民意的原則下,謀合理之解決。」

白崇禧在巡視台灣軍事要塞和確保國防安全後,於17日當天就向蔣中正發電說明「台灣的兵已足用,不必再派」205師來台。台灣中央研究院研究員許雪姬認為,白崇禧此舉使台灣民眾免遭更強的兵力壓制,是他明快且明智的判斷。台灣政治大學台史所所長薛化元教授表示,相對於二二八事件當時台灣行政、軍情單位在台灣的壓製作為,白崇禧來台以及其作為,起了緩和局勢的作用。

白崇禧以國防部長身份在台灣所下達的第一個命令(「宣字第1號」)就是制止軍隊和警察濫捕濫殺無辜,強調在押人犯必須依法經過公開審判:「參與此事變有關之人員,除煽動暴動之共產黨外,一概從寬免究。」

為了迅速穩定局勢和安定民心,白崇禧赴各地展開密集宣慰活動,巡視瞭解民情,向全台灣民眾發表多次廣播講話,反覆強調中央政府將以和平寬大的方針處理事變,除煽惑暴動之共黨、奸徒、圖謀不軌者決予嚴懲外,其餘一律從寬免究。白崇禧並宣示中央政府對台胞關心的「自身權利及利益」,「在可能的範圍內一定加以最大的注意與扶助」。(《二二八事件資料選輯》(二))。他還特許本省人前來控訴冤屈,解救了許多遭誣陷的台灣仕紳、菁英及平民百姓。

台湾作家吳濁流在《無花果》中記載:“白崇禧將軍在廣播中發表處理方針。於是秩序因此而立刻恢復了。”

[[11]]

歷史學者胡忠信說:白崇禧特別主動到台灣大學演講,表示對青年學生不究既往,保障安全。(網絡視頻截圖)
歷史學者胡忠信說:白崇禧特別主動到台灣大學演講,表示對青年學生不究既往,保障安全。(網絡視頻截圖)

白崇禧在台湾16天,從北到南,到處廣播演講宣揚政府政策。他向全台湾廣播五次;對長官公署全體職員及警備總部全體官兵訓話各一次;對省市各級公務員、民意機關代表、民意代表訓話共十六次;對高山族代表訓話二次;對駐臺陸、海、空軍及要塞部隊訓話五次。對青年學生演講廣播二次。

一向愛惜人才的白崇禧還特別到台灣大學演講,對青年學生特別寬容:「凡參加暴動之青年學生,准予復學,並准免交特別保證書照片,只須由家長保證悔過自新,即予免究。」3月20日,白崇禧向全台灣廣播,呼籲學生歸校上課,並保證復學學生的人身安全。他並呼籲青年學子:“切望你們放大眼光,不要歧視外省人,破除地域觀念,……。我們要本親愛精誠,如手如足,互助合作。」

3月20日,白崇禧在台北行政長官公署大禮堂(今行政院)召集台北公務員講話,其間特別安撫遭受毆打的外省公務員:「余今仍盼諸君繼續留台工作,勿稍灰心。須知中國不能離開台灣,台灣亦不能離開中國,諸君留台服務,實與前往內地服務無異。且台灣乃新收復之領土,即就教育而言,吾人之工作必須五年至十年始可完成。 日前侮辱諸君以及傷害諸君者,僅為極少數之不良份子,極大多數之台胞仍極愛國,且願與諸君精誠合作,二二八事件,純係意外之偶然事件,余信今後決不致再有此事,余並保證今後中央亦絕不容許再有此事。」

為了深入掌握瞭解台灣當時狀況,白崇禧召開各種會議。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在會議上主張:「寧願殺錯九十九個, 也不要放過一個真正的『共匪』。對敵人寬大,就是對自己殘酷。」白崇禧當即聲色俱厲責備柯遠芬,並糾正其錯誤:「這是列寧的話,這是絕對不可以這樣說的,一定要服從蔣先生的話,一定要和緩地對付台灣人。」「有罪者殺一儆百為適當,但古人說,行一不義,殺一不辜而得天下不為。今後對於犯案人民要公開逮捕,公開審訊,公開法辦,若暗中逮捕處置,即不冤枉,也可被人民懷疑為冤枉。”」(台灣中研院近代歷史研究所《白崇禧先生訪問記錄》(下冊) )

3月27日,白崇禧以國防部部長身份,在台北賓館對台灣警備總部下達一紙命令,規定所有在押人犯除首要者應依法偵辦外,情節輕微者可准予開釋。他還向台北中等以上學生訓示,表示對「盲從脅迫」參加事件的青年學生不究既往,「迅速復課讀書」,保證各憲兵不再逮捕學生。(《台灣二二八事件檔案資料》(下),檔案出版社版)

3月28日,白崇禧與台灣地方父老及省參議員座談,宣示今後治台措施,除盡量登用台省人才外,重點闡述經濟政策:輕工業盡量由台胞接辦,不許少數資本家操縱;將佔全省土地總面積的 約1/5的可耕土地分配給有耕種能力的台胞耕種,增加自耕農利益,減少地主剝削,等等。(《白崇禧對台灣省參議員等訓詞》,《二二八官方機密史料》,〔台 北〕自立晚報社出版公司出版部)

4月2日,白崇禧結束長達16天的台灣任務,搭機返回南京。兩周後他呈報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就二二八事件嚴厲批評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長官陳儀,並指出警備總部負責人柯遠芬「處事操切、濫用職權,對此次事變舉措尤多失當,且賦性剛愎、不知悛改,擬請與以撤職處分,已示懲戒,而平民忿。」(《大溪檔案》)。黃埔軍校四期畢業的柯遠芬,最後被蔣介石以調職處置。

1948年8月,陳儀受時任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湯恩伯的推薦,被蔣介石委任為浙江省政府主席。1949年元月,陳儀眼見局勢對國民黨不利,便欲投靠毛澤東中共,並企圖策反湯恩伯投共,被湯檢舉,後被蔣介石撤職軟禁。1950年5月,陳儀涉匪諜案,蔣介石指示臺灣軍事法庭判處其死刑。

謝雪紅助紂為虐 被打成「右派」批鬥

二二八事變女主角,台共頭目謝雪紅為中共賣命顛覆台灣後,被中共打成「大右派」,被共黨台盟同夥多次批鬥。(網絡圖片)
二二八事變女主角,台共頭目謝雪紅為中共賣命顛覆台灣後,被中共打成「大右派」,被共黨台盟同夥多次批鬥。(網絡圖片)

中共在臺灣的頭目謝雪紅遭通緝後,逃往大陸。中共竊國後,謝雪紅出任中共中央華東局軍政委員、「中國全國婦女聯合會」副主席、中共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

儘管謝雪紅為中共顛覆台灣賣過命,但在1957年被中共打成「右派」,遭到共黨台盟不少於10次批鬥。中共官媒發表題為《右派份子謝雪紅罪行纍纍》的文章,指控其三大罪狀:一是「共產黨的叛徒」;二是「貪污二二八人民捐獻的台幣十萬元」,三是二二八事變率先當逃兵逃跑。

謝雪紅只得公開招認:「我下流,我卑污,我做過許多不可告人的事。」同時她也很不甘心,又曝出中共高層的醜陋,為自己的罪行開脫: 「你們去打探打探,今天黨的領導同志,不問男和女,都比我污泥生活不知要爛污多少倍,為什麼他們卻是光榮,而目前對我就是罪狀呢?」

1968年文革,67歲的謝雪紅再次遭共黨台盟同夥批鬥,他們按住她的脖子說:「永不低頭的謝雪紅,終於低頭了。」

1970年,台共頭目謝雪紅因肺癌死於北京醫院的走道上,走完其罪惡人生。


(視頻:《父親與民國》台北發佈會播放白崇禧紀錄片
(1)1966年,蔣中正總統率領眾官員第一個前往祭悼白崇禧的國葬;(2)1947年新闻《白部長蒞台特輯》;(3)1944年3月,白崇禧母親馬太夫人90歲大壽,蔣委員長特派參謀總長何應欽代表他本人為白母祝壽,白將軍全家與桂林5萬多軍民以及駐華美軍司令史迪威等將領參加祝壽。)


(視頻:二二八事變,中華民國首任國防部長白崇禧禁止軍警濫殺無辜,保障台灣人民和青年學生的人身安全。


(視頻:《父親與民國》大陸研討會播放白崇禧紀錄片 (白先勇講解)
1966年白崇禧國葬;1947年新聞《白部長蒞台特輯——重建新台灣》;1944年白母90大壽,桂林5萬多軍民祝壽。)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4-03-01 2: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