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畫家

【醉夢話丹青】(1)文人畫《塵外山外山》

作者:曹醉夢
塵外山外山(該畫現在印弟安納波里斯市長Greg Ballard的辦公室) 1998、1999、2013年 (50cmX35cm ) 曹醉夢作
    人氣: 59
【字號】    
   標籤: tags: ,

醉夢話丹青》 序言

中華之文化源遠流長,約2500年前,繪畫藝術就以竹木、皮帛、粉牆為依託介質,就形成以毛筆蘸黑墨、行筆成黑線做為造型方式,用極為抽象的筆墨語言來表達畫家豐富的情感,夯實了較為完備的造型秩序和抒情理念,雖經朝代的數度更替、社會文化的扭動、外夷文化的侵蝕以及本土文化的撕扯,仍未撼動這種繪畫方式的表達秩序,一些想改變「她」的人都沒有成功過,形成了人類文明史上大大不同於其他繪畫語言的敘事方式。

這種繪畫除以筆和墨為造型語言外,就是以獨特的色彩表現,贏得了在藝術長河中的不朽地位,「丹」為紅色,「青」為深冷藍色,均來自於礦石,經研磨施膠賦色於圖,千年不變。至今此二色仍是這種繪畫的主體色。為有別於外夷繪畫,故這種根植於中國、極有特色的繪畫形式稱之為「中國畫」簡稱「國畫」,也叫丹青。

古人用丹冊記勳,青冊記事,「丹青」也表史冊;丹青豔而不泯,故以比喻始終不渝;文人們也常以此比喻一個人業績功勳;一般意義上,丹青常指中國畫。

醉夢話丹青》之一 文人畫 《塵外山外山》

文人讀的書多,總要找個發洩點吐出來,以表心中之情,言則有之,但言之枯淡;舞者有之,但舞之短暫;歌者有之,但歌者瞬逝。唯有圖之,可久而觀之,且可籍圖抒己之情,呼己之聲。故中國的文人雅士多親繪畫。

文人們以圖寄情由來已久,文人畫在中國畫崎嶇的山路上時隱時現,這種繪畫形式非眼見之物、非現實之狀,是借物象抒胸中之情、暢心抒懷、恤他揚志,這便有了浪漫的構圖,如鶴松組合、深冬見夏鳥、南草會北樹等,更為明顯的就是中國畫特有的,大大區別於西方繪畫的散點透視。

《塵外山外山》初作於1998年,1999、2013年再補完成,用細工勾線造型,牛毛皴法塑形,赭石渲染春樹及山石明處,花青罩染暗部。

塵外山外山(該畫現在印弟安納波里斯市長Greg Ballard的辦公室) 1998、1999、2013年 (50cmX35cm ) 曹醉夢作
塵外山外山(該畫現在印弟安納波里斯市長Greg Ballard的辦公室)
1998、1999、2013年 (50cmX35cm ) 曹醉夢

表現的是兩個灑脫的雅士靜坐在野外,淡淡的茶,輕輕的風,散淡素語,似乎與遠處水邊涼亭下的誰在對語。

這裡沒有塵世的喧囂,沒有電聲樂器的尖叫,更沒有得失後的慶典酒話與怨天尤人;有的只是蛙聲和蟬鳴、雨打芭蕉和草廬納飛燕、布衣麻履、清茶野菜、恬淡的生活、達觀的出世人生哲學,便成為歷代文人們所祈求的「形而上」的生活模式。

別於民間畫工和宮廷當朝畫家的繪畫,文人畫的題材多不為人知之類,繪自然景物表心靈感受。他們眼中的梅、蘭、竹、菊、漁翁、樵夫、隱士、修者……不再是單純的自然景物,而是君子、雅士、隱者的化身。

梅,孤高自賞,不與旁類同好惡;
蘭,幽香自憐,不與他草共榮衰;
竹,虛心直節,不與他木求曲圓;
菊,淩霜傲骨;不與他花爭光水。

寫水,漁翁垂釣靜等魚——不急功近利;畫山,樵夫負重不斜視——不問世事。雖有釋道思想的淡薄,也有儒家文化的恤弱……

山靜則雁成行,
水動則蛙聲揚。
心平則草木生,
悠然則南山現。

(點閱【醉夢話丹青】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圖為唐 韓幹《牧馬圖》。(公有領域)
    華夏丹青藝術發源於中國古老的半神文化,其藝術風格與精神,展現了繪畫深奧的內涵,及各朝代社會文化特質。 五代、宋前期繪畫延續、衍生自唐朝,技法、觀念趨於完備;山林文學與自然山川的體驗,深深影響了中國山水畫。 元代神靈勸誡題材變少,興盛的人畫家畫作中,仍然有著一種高潔、脫俗。至明末徐渭,不滿世俗、懷才不遇的悲憤心情,以誇張手法所作之作品,在繪畫史上留下了嘲弄的一筆。
  • 古老的華夏文化是半神文化,由神派黃帝來主掌人間。 也許為了點綴他的威嚴,也許被賦予傳播文化、智慧種子的天命,於是,大臣史皇在黃帝衣冠上點綴彩色花紋,開創五彩之繪。 而另一位大臣倉頡,從天地山川鳥獸獲得靈感,造出中國最早的文字──甲骨文。
  • 對道家與儒家而言,山水之間有著無盡的智慧。孔子曾言:「仁者樂山,智者樂水。」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中國傳統藝術領域,自繪畫至陶瓷都不乏山水的千姿百態。其中,幾十件柔翰墨彩的佳構,目前正於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溪山無盡——中國山水畫傳統」的第三期展覽中精采呈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