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第二批「薛福順死亡調查團」再被逐 當局欲掩罪惡

由網友組成的第一批薛福順非正常死亡公民調查團於2月3日抵達曲阜,當天即遭當地國保扣押、驅散。(權利運動圖片)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4年02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萬方報導)山東民主人士薛明凱的父親薛福順離奇死亡事件,引起外界廣泛關注。繼2月3日第一批由民眾組成的「薛福順非正常死亡公民調查團」抵達曲阜的當天遭當地國保扣押、驅散後,第二批由山東臨沂維權人士和來自北京的葛志慧組成的第二批公民調查團12人再次遭到曲阜當局的扣押、驅散。

第二批「薛福順死亡調查團」被扣押驅逐

2月4日上午10時,山東臨沂薛福順被自殺事件的後援團王汝蘭、劉國慧、徐大麗、曹榮華、黃永璨、盧秋梅、劉文美、陳中啟、郁紀英等11人與來自北京的維權人士葛志慧匯合,一起前往山東曲阜市政府,要求當局就薛福順先生的被自殺事件給予合情合理的說法,並將真相公之於眾。

由網友組成的第一批薛福順非正常死亡公民調查團於2月3日抵達曲阜,當天即遭當地國保扣押、驅散。(權利運動圖片)
由網友組成的第一批薛福順非正常死亡公民調查團於2月3日抵達曲阜,當天即遭當地國保扣押、驅散。(權利運動圖片)

下午2時一行人到達曲阜市,9人先行到曲阜市政府門口等候。而盧秋梅3人打印好呼籲書後一路打聽來到曲阜市政府,地方國保人員假扮曲阜市政府工作人員接收了呼籲書,將盧秋梅3人押上警車,帶到西關派出所,見到了4位後援團成員。另外5人被關押在南關派出所。警察分別給維權人士錄了口供後,由臨沂市公安局和街道辦將人分別領走。
第二批由山東臨沂維權人士和來自北京的葛志慧組成的第二批公民調查團,再次遭到曲阜當局的扣押、驅散。(權利運動圖片)
第二批由山東臨沂維權人士和來自北京的葛志慧組成的第二批公民調查團,再次遭到曲阜當局的扣押、驅散。(權利運動圖片)

北京的葛志慧被押送到開往北京的火車上。而徐大麗被押送往濟南。

盧秋梅告訴大紀元記者:「我們都是因強拆和醫療事故上訪多年的訪民,經歷了拘留、勞教、關押黑監獄等種種虐待,不但沒有自殺,反而越活越堅強。薛明楷的父母為了給屢遭打壓的兒子討說法,被地方當局迫害,他父親那麼愛兒子,怎麼會自殺呢?我們不相信,我們呼籲地方政府,查明薛福順的真實死因,給各方一個公平合理的解釋。」

盧秋梅表示,「薛福順被自殺這個案子不簡單。我們在山東曲阜市政府,看到多輛魯A、魯D和京A、京P車牌的車,說明北京高層也在介入此案。」

律師要求曲阜警方迴避 曲阜警方為掩蓋罪惡大肆抓人

薛福順離奇死亡案,曲阜公安局有故意殺人的重大嫌疑。受薛福順兒子薛明楷委託,謝燕益律師已經向最高檢察院和公安部遞交了一個法律聲明書,要求山東公安局作為利害關係人迴避此案。包括調查薛福順死因、屍檢等環節,並要求當局對薛福順非正常死亡進行刑事偵查。

當地國保人員。(網絡圖片)
當地國保人員。(網絡圖片)

而山東警察與北京警方聯手將薛福順非正常死亡案的關鍵證人、其妻王書清再次帶走,非法關押,王書清至今下落不明。王書清曾被民眾從山東當局控制的黑監獄中解救出來。

維權律師謝燕益告訴大紀元記者:「現在地方國保、公安警察將薛明楷的母親控制起來,又企圖控制薛明凱,很明顯是要對薛福順死亡案的違法犯罪進行掩蓋、袒護,企圖逃避法律制裁。這樣做,只能增加更多人的罪證。山東當局明智的做法,就是釋放當事人家屬,並對家屬就自由、安全、尊嚴、權利給予負責任的保障;將違法犯罪人員繩之以法。」

謝燕益表示,周永康維穩十幾年,維誰的穩?政法委是打著維護國家、人民的安全穩定為名,維護的是腐敗、特權,他們殘害百姓、鎮壓人民,現在是清算維穩罪惡、法外罪惡的時候了!

山東異議人士薛明凱的父親薛福順為躲避法外拘押,於1月29日過年前一天和妻子王書清逃入曲阜市檢察院大樓求生,後被警方分別關押,隨後傳出他墜樓身亡。官方稱薛福順是「跳樓自殺」,其家屬提出質疑。

根據中國人權觀察理事長秦永敏的聲明,在薛福順身亡當日,王書清曾獲准察看其遺體,但警方只准她看頭部,身體其他部份被遮蓋;王書清看到丈夫兩眼發黑,懷疑丈夫的死並非自殺。據《美國之音》報導,曲阜當局曾要求王書清簽字,准許當局將屍體解剖,但王書清認為當局欲毀滅證據,拒不簽字。

現年24歲的薛明凱,2009年6月因為參加中國民主黨被捕,2010年2月,被深圳中級人民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年半,同年11月8日出獄,出獄後3個月再次因涉及茉莉花事件被捕判監4年,申訴後改判2年半,在去年9月15日在山東省第一監獄刑滿出獄。

(責任編輯:謝東延)

評論
2014-02-05 8: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