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天堂、轉生、地獄的真實故事

遊歷天堂的美國學者

  人氣: 17
【字號】    
   標籤: tags:

關於輪迴轉生,及天堂、地獄等話題,在世界各國都存在,而且還都有著悠久的歷史。在東方文化中,涉及這方面的內容就更顯豐富。講到天,有三十三層天或九層天 之說,而且不同的神佛還都主持著不同的天國世界。說到地獄,有十八層地獄之說,主管地獄的閻王及索人性命的無常鬼,個個都形象鮮明。話及輪迴轉生,佛家的六道輪迴說非常完備,如何轉生?這與人在世間的行善與作惡有密切的關係。我們擷取幾個發生在這幾年的有代表性的事例來看一看。

遊歷天堂的美國學者

近日,美國哈佛大學博士、有著二十五年從醫經驗的知名神經外科醫生埃本.亞歷山大,依據自身的體驗寫出的文章《天堂的證據》,被用作封面文章刊登在美國《新聞週刊》雜誌中。亞歷山大醫生在文中詳細精確地描述了自己的瀕死體驗,並表示天堂真的存在。《現代快報》的報導稱,亞歷山大並非第一個經歷過瀕死體驗的人,但他卻是第一個在大腦皮質完全「癱瘓」、身體時刻處於醫學觀察的情況下遊歷「天堂」的人。

二零零八年秋天,亞歷山大患了一種罕見的細菌性腦膜炎,細菌侵蝕了他的腦脊髓液,導致大腦皮質神經元完全陷入「癱瘓」狀態。他昏迷了整整一週。在這七天中,亞歷山大的身體毫無知覺,大腦的高級功能完全停止運作。他這種深度昏迷在醫生看來與死亡已經沒有甚麼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他還有呼吸,他的意識也不可能再有了。按醫生的說法,他的最佳治療效果也就是一個植物人。

可是不管主治醫生怎麼看,也不管他表面身體,包括他的大腦皮質神經元的實際狀況如何,他的真實的思維和自我意識卻是異常地活躍。

亞歷山大醒來後回憶說:他的「天堂之旅」從一個充滿雲朵的地方開始,深藍色的天空上飄浮著大朵的白色和粉色雲彩。在雲朵之上,一些透明而發光的生物成群結隊地飛過天空,留下了長長的、流光溢彩般的線條。亞歷山大認為無法用語言來準確描述,但他知道它們和地球上的所有生物完全不同,是更高級的生命形態。

亞歷山大聽到了充滿歡樂的一曲聖歌。他感到,在那樣一個世界,視覺和聽覺並非如現實世界這樣分開的,他能聽到天空飛翔的美麗生物,正如他能看到它們美妙歡快的歌聲。而且只有當成為那個世界的一部份之後,才會感受到這些。每個事物既是獨立的,又是融為一體的。

更加不同尋常的是,在他這段奇異的旅途中,有一名年輕美妙的女子始終陪伴著他。這位女子的著裝簡單,服裝的顏色:粉藍、靛青和橙粉,和這個世界裡的其他事物一樣,都鮮活得令人陶醉。當她注視著亞歷山大時,讓他感覺其中承載著所有類型的愛,同時又超越所有的愛。

這位女子沒有說出任何話語,可是卻能向亞歷山大傳遞訊息。這些信息就像風一樣穿透身體,亞歷山大立刻就能領會其中的含義。亞歷山大通過自己的心發問:這是甚麼地方?我是誰?為甚麼我在這兒?

亞歷山大每提出一個問題,就能立即得到答案。回答似乎是一個由光、色彩、愛和美構成的衝擊波,貫穿他的身體,通過一種超越語言的方式回答他的疑問。當他接觸到這些信息時,他就會心領神會。

亞歷山大還感覺自己就好像新生兒一般,「出生」到一個更廣闊的新世界裡,宇宙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天體子宮。對這些奇幻的經歷,亞歷山大稱,比他曾經經歷過的真實生活還要真實。

身為經驗豐富的神經外科醫生,亞歷山大原本堅信大腦產生意識,宇宙是不帶有任何情感的。但經歷過瀕死體驗之後,他深深質疑這樣的觀念太過於簡單。他指出,現代物理學告訴我們,宇宙是一個整體,雖然我們看到的世界是紛繁各異的,但在表象之下,宇宙的萬事萬物又是互相聯繫不可分的。「我現在知道,宇宙不僅是一個整體,而且還充滿了愛。我在昏迷過程中所感受到的宇宙,正是愛因斯坦和造物主以不同方式詮釋出的同一個宇宙。」

亞歷山大開始相信,身體和大腦更像是意識的載體,或交通工具,而非意識的製造者。這個新的觀點既是從科學的角度,也是從精神信仰層面對宇宙真相的解釋。

其實,亞歷山大對天堂的體驗與認識和宗教中對天堂的認識是一致的。站在宗教的立場上去解讀,他的意識,也可稱其為是他真正的自我,在一種特殊的條件下去了趟天國而已。

–轉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月底,烏克蘭人民剛剛贏得新一波民主勝利,俄羅斯卻悍然出兵,佔領了烏克蘭的克里米亞。這一突如其來的軍事入侵,猶如當年納粹德國的「閃電戰」。
  • 在芬蘭有這樣一個令人匪夷所思的轉世故事。1976年5月27日,一個叫Taru的女孩出生在赫爾辛基,她的父母叫Heikki和Iris,她是他們唯一的孩子。
  • 從前邊的案例中,我們知道了人在輪迴轉生時,不僅國際、身份、性別可以改變,而且還可以轉生在同一個家庭中。今天要講述的則是關於轉世後膚色也發生改變的案例。
  • 受中共無神論毒害,中國大陸許多民眾認為,「再生人」 、「靈魂轉世」匪夷所思,通常是電影故事情裡的情節,但在湖南通道侗族自治縣坪陽鄉卻出現了一群「再生人」,他們自稱通過投胎轉世來到今世,並清楚記得前世的經歷。
  • Lionel Ennuyer於1953年8月出生在法國的一個小城市,他有兩個姐姐Viviane和Lydia。Lionel很喜歡冒險,這使得他的父母在他小的時候就認為他需要學會守紀律。由於他沒有通過進入大學所需要的中學會考,他進入了一所培養電工的學校。20歲時,Lionel應徵入伍並駐守在山上。
  • 世間「輪迴轉世」之說來源甚久,也有許多保留前生甚或幾世記憶的個例,當事人對前生的人物、事件、遺物指稱歷歷,但還是有一些人斥為無稽之談。那麼就來看看東西方集體輪迴轉世的奇聞吧,輪迴轉世,不只是個別例子,而且是集體的例子,不只是個別的社會文化現象,不同的社會也存在這共同的現象。
  • 1958年10月4日,在英國的諾森伯蘭郡的赫克瑟姆,一對孿生姐妹出生在Pollock家,她們的名字是Gillian和Jennifer。Gillian比Jennifer早出生10分鐘,她們是單卵雙胞胎。她們並非是這個家庭僅有的孩子,她們的父母還有其他幾個孩子,不過其中11歲的Johanna和6歲的Jacqueline在這對孿生姐妹降生的前一年,即1957年5月5日死於一場意外的車禍。
  • 1984年10月31日,一個叫Graham Le-Gros的男孩出生在英國倫敦,他的父母都是中產階級,Graham是他們的第五個孩子。在Graham蹣跚學步、尚不能說很多句子時,他有一天與媽媽Denise坐汽車外出時,突然說道,自己曾經來過這個世界,後來死於一場飛艇大火。他的話讓Denise非常驚訝,因為在他這個只能說簡單生詞、無法成句的年紀,這樣的表述實在是非同尋常。而在其後的8、9年中,Graham不斷的重複著這個說法,他還在一次夢中夢到了類似的場景。
  • 1949年11月,Jenny McLeod出生在蘇格蘭的阿伯丁,她在四個孩子中排名老三。在她兩歲時,她好幾次說到了自己的前生。
  • 容永,字直方,是清初弘文院大學士陳彥升的兒子。­一天,陳容永忽然對黎士弘說:我與你見面的機會不多了。黎士弘問他為何說這話,陳容永­便說出了一件驚人的事情,原來他是一個記得四世輪迴經歷的人。接著陳容永便大致的講了­其前三生的事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