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舊金山灣區評論

王駿:美國的「花粉」與「政治花粉」

王駿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大紀元2014年03月18日訊】今年的春天,相對來說來的特別早。加州乾旱的天氣,已經讓樹草萬物早早的蘇醒。家中的葡萄藤早在三月初就發出了綠芽,漫山遍野的各種花,也開始吐露芬芳。每到這個時節,花粉漫天飄舞,我們一些移民過來的華人,也就將開始新一輪的「打噴嚏、流鼻涕、鼻塞、眼睛發癢流淚」的花粉症。得過花粉症的朋友自然知道那個討厭的不是病的病的煩人;沒有得過的也許會在幾年之內得上,當然最好不會得。

其實,筆者也曾是一個嚴重的花粉症人。那種打噴嚏連續十幾個不停、打完後沒有力氣的感覺是非常難受的;而且,弄不好,一年四季都會過敏,睡不好覺。這種玩意又沒有太好的辦法可治,西醫的藥吃了會好一些,但是那就像鴉片一樣,藥性只管一段時間。最糟糕的是,吃了藥就會頭暈,整天鬱鬱沈沈。所以,大家真的要體諒這些朋友的難處。

倒是有一個辦法。筆者得病最凶的時候,只要一回去中國,只要踏上那裡的土地,就會症狀全消!幾次下來,不管醫生和科學怎麼說法,筆者還是覺得那玩意就是一種我們中國人說的「水土不服」。

所謂「水土不服」,就是一個人初到一個地方,由於自然環境、生活習慣等的改變,暫時不能適應而出現的身體反應。飄在空氣中的花粉、草粉、泥土都可以讓我們身體有所反應。其實,在社會和理念上、特別是在維護自己政治權益方面,也都一樣。

最近,加州出現的「恢復平權法」的SCA-5法案,一說是針對華人學子在公立大學入取率高於其他族裔而設的。華人們看不上的法案發起人愛德‧赫南德斯屬於美國洛杉磯地區24區,那是蒙特利公園市(Monterey Park)和附近的地區,在那裡華人大量集聚,幾乎是城市人口的一半,遠遠超過西裔。但是,大家知道嗎,那裡華人的投票率非常的低,去年好像只有2%!

這裡沒有要指責的意思,只是說,也許我們平時沒有所謂「參與政治」的習慣和意識,或者來的地方根本不讓我們有參與政治的權利,使得大家在這些方面變得淡漠。有些朋友甚至在觀念上認同了一種說法:即「參與政治」是不可以的、或者是政治本來就應該被一部分人去壟斷,外人的過問是一種干涉,云云。反正先天就把自己排斥在外。但是,這樣的後果是,就算我們已經是人口大多數,如果沒有政治意識和參與,在民主的美國也只能是政治上的矮人。

在SCA-5法案的政治征戰中,現在的焦點是華裔民主黨議員的票投向何方?大家恨不得所有的華裔議員能夠投反對票來阻擋這個法案。但是,公平的講,有些華裔議員的顧慮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們個人的政治力量不足以自己立足。如果不跟著民主黨走就對於在政治上的自殺。當然,在這個SCA-5法案關鍵點上,大家一定要給這些華裔議員鼓勵和打氣。但是今後,他們的政治生涯,也需要廣大華裔朋友的鼎立支持。在美華人的在政治上的觀念與習慣,一定要有一個根本上的轉變。只有大家都在政治上敏感參與了,才會讓這些議員感到有真正的政治實力。

對於讓人過敏的的「花粉症」,藥師開出的其中一個藥方是避免「花粉」這個過敏原。但是在美國的政治上,這與人體的花粉症完全相反:在這塊土地上,你「政治花粉」吃的越多越給力!如果你在政治上越活躍,參與的越多,人家就越買你的賬;這就叫美利堅。◇

(責任編輯:王曦)

評論
2014-03-18 12: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