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曹長青:新疆人為何在昆明大開殺戒?

人氣: 3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4年03月04日訊】(作者按:今天在中國昆明發生的砍殺事件是有跡可循的。14年前我在土耳其採訪疆獨運動時,就預感有這種結局。下面是當時寫的系列報導)

天山腳下的狼嘯——新疆系列報導之七

中國人的圖騰是龍,一種張牙舞爪、誰也沒有看見過的想像的動物。但突厥人(維族)崇拜狼。據傳說,當年突厥人被打敗逃到深山裡的時候,是喝狼奶才活下來的,從此突厥人視狼為救命恩人。在很多突厥人的家裡或辦公室,都可以看到牆上掛著狼皮,作為裝飾品和圖騰。

「很多中國人稱呼我們維族人是狼娃子,」原烏魯木齊市文聯主席阿不克力木(Abdulhekim)在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的「東土民族中心」辦公室接受我採訪時說,「他們覺得我們像狼一樣凶悍,難以制服。」

也許因為維吾爾人有狼的氣質,他們一次次起來反抗中國人的統治。在三十和四十年代,新疆人就兩次起義建立了自己的東土共和國,後來被當地中國軍閥鎮壓。

1962年,伊犁地區爆發了全民暴動。起因是飢餓,當年不僅新疆,中國其他很多省份鬧飢荒,它是毛澤東冒進的「大躍進政策」的直接後果。

「在新疆白城,當時就有六萬人被餓死。」幾年前從新疆來到土耳其,現擔任「東土民族中心」執行主席的阿不克力木在他的伊斯坦布爾的家裡說,「很多人都是在路上,爬著的狀態死的。」

當幾千名飢餓的民眾聚集在伊寧市的伊犁州政府門外呼喊「要糧食」、「反對漢人移民新疆」時,中共新疆軍區司令王震下令開槍。

至今沒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死亡。有一個見證人說,他看到大街上至少有幾百具屍體。

公開殺人激怒了當地的維吾爾、哈薩克和其他少數民族,成千上萬的民眾包圍並砸毀了州政府辦公室,然後集體大逃亡。

「包括維族人的新疆自治區軍區副司令和副參謀長,以及廳長、州長、和公安局長,都逃走了。」研究這段歷史的蒙古族專家、哥倫比亞大學東亞所訪問學者巴赫在接受採訪時說,「據北京估計的數字,有15到20萬人逃出了新疆,湧進了蘇聯境內。」阿不克力木的估計數字是50到60萬。

逃走的幾十萬新疆人在蘇聯境內建成七個軍團,並成立了「東土民族解放委員會」,謀求在蘇聯人的幫助下解放家鄉。它使北京感到非常緊張。

雖然後來新疆其他地區不斷有維族人的反抗活動,但1997年2月,又是在伊寧,爆發了大規模示威。起因是當地維族人要舉辦「買西熱普」(meshrep,新疆人傳統的娛樂聚會),但是被當局拒絕。幾個組織者到中共伊寧市委申訴,結果被逮捕。隨後有幾百名維族青年走上街頭游行示威,但遭到大批解放軍鎮壓,據國際大赦發布的「新疆人權報告」,當時有三到五千人被逮捕。有幾百人在一個放了水的結冰足球場中被關押了幾個小時,其中年輕的男人和女人還被強迫光腳在冰地上跑,一些孩子和婦女的腳、手被凍傷。

「那些被凍傷的孩子和婦女被釋放後,醫院不接受治療。」一位後來逃到土耳其的伊寧市醫院女醫生說,「其中有四人凍死,二百人凍傷。」

很多目擊者說,在足球場門前,當時中共當局的士兵曾放狼狗,咬一名維族青年,因為他嘗試和士兵論理。

很多參加者被判處徒刑,有的被判處了死刑。夏木西丁(Shamseden)的32歲的兒子,就是其中之一。夏木西丁在伊斯坦布爾接受採訪時說,他和妻子都是伊寧市毛紡織廠的退休工人,不知道為什麼公安局發出通緝令也要抓他,說他是兒子的後台。結果他們被迫逃到土耳其。

據國際大赦的報告,從1997年1月至今,在新疆有210人被判死刑,其中190人被槍決。這些被判死刑和槍決的,絕大部份是維吾爾人。

據各種信息來源,那些被關押者在監獄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拷打和虐待。「原《新疆日報》記者、70歲的維族學者尼加木丁.胡賽音(NizamidinYusayin),被關押在烏魯木齊市公安局時,遭到拷打,」他的同事阿不克力木說,「因為他寫過系列文章,揭示東土人獨立的歷史。因為拷打,他死在監獄裡。」

一位前法院官員告訴國際大赦說,在新疆,90%被關押者在法庭上都告訴法官,他們在被警察關押時受到拷打逼供,但法官從來不管這些申訴。

據「東土民族中心」得到的報告,新疆監獄裡的酷刑有很多種,包括用拳頭或其他器具嚴重毆打,用腳踢,用電棍戳進喉嚨,用繩子把獄犯懸吊起來,用火烤,或在冬天綁在室外凍,用狗咬,用竹簽或針插進指甲,或把指甲拔掉。

國際大赦的報告不僅證實了上述酷刑存在,還說,一名維族政治犯告訴他們,他在喀什公安局關押期間,不僅受到了上述酷刑,審問者還把馬鬃插進他的生殖器內,導致巨大疼痛。這種酷刑持續了20到30分鐘,他的生殖器隨後就腫了,流了很多血。當他的朋友付給警察五千元把他保釋出來後,兩個月內他一小便就流血,後來在醫院治療了六個月。

「中共當局指控我們是分離份子,是恐怖份子,但是他們殺我們的人民,拷打我們的孩子,他們是國家恐怖主義。」維族作家阿不克力木憤怒地說,「我們已經忍無可忍,只有反抗。早晚在維吾爾人和中國人之間會有一場大流血。」

雖然沒有人知道衝突會不會發生,什麼時候發生,但可以預測的是,一旦「狼」(突厥人)和「龍」(中國人)搏鬥,將會在兩個民族中播下更深的仇恨。

——原載台北《自由時報》1999年10月25日

評論
2014-03-04 1: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