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追記12年前長春3.05插播

突破封鎖的先驅者(上)

1999年7月19日,中國的公檢法、武警、軍隊全面進入了一級戰備狀態。7月20日,全國開始了大抓捕,報紙、網絡、電台、電視開始全面攻擊法輪功,拋出了一個個驚人的污蔑法輪功的案例(事後證明都是謊言,被揭穿後連媒體都不再提了),全面煽動著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大紀元合成圖片)

人氣: 3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4年03月06日訊】
目 錄

(一)梁振興 團隊的創建者
(二)精英團隊
(三)劉成軍 棟樑的傳奇
(四)沸騰的長春
(五)英雄喋血
(六)瘋狂的審判
(七)丹心照汗青
(八)開創未來的先驅者
(九)生命換來的光明

2002年3月5日晚7點19分,長春市驚愕了、沸騰了。

長春有線電視八個頻道同步播出了《是自焚還是騙局》、《法輪大法弘傳世界》等真相節目,震驚的人們紛紛電話告訴親友同事,讓他們打開電視看真相——原來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原來對法輪功的報導是栽贓啊,原來國外都知道法輪功好啊……

在這強大的視覺衝擊力下,40多分鐘的法輪功節目,吉林省長春市30萬有線電視用戶,逾百萬人看到了真相;隨後,在鄰近長春的松原市,又有幾萬有線電視用戶看到了這些節目——明白真相的人們,都站在了正義的一邊!

「祝賀你們!」人們紛紛向法輪功學員道賀。很多人以為禁令解除了,法輪功要平反了,有人公開上廣場散發真相傳單,連監視他們的人都拍著他們的肩膀說,「好樣的,了不起!」得到了本該屬於自己的知情權,掀開了長期的封閉和壓抑,長春人民都跟著揚眉吐氣。

「馬上離開!」一個軍方朋友用電話給法輪功學員報信了,長春的軍隊要戒嚴了,警察全部出動,全城搜捕。原來聽到消息後,當時在京參加「兩會」的吉林省和長春市官員嚇得直冒冷汗,惱羞成怒的江澤民下達了「殺無赦」的密令,公安部副部長劉京趕往長春限期破案。

為甚麼中共當局這樣驚恐,這樣仇恨,這樣瘋狂?為甚麼「3.05」事件能在國內、國際上產生那麼大、那麼持久的影響?甚至開啟了突破網絡封鎖的新時代?還是讓我們從頭講述,追記這些堅貞不屈的勇者,怎樣創造了這段史詩般的奇蹟。

圖1:梁振興,一個成功的房地產商(明慧網)
圖1:梁振興,一個成功的房地產商(明慧網)

(一)梁振興 團隊的創建者

浪子回頭

吉林省省會長春,一個並不富庶的老工業城市,梁振興在這裡過著優渥的生活。他是一個成功的地產商,沒有家庭背景,通過個人奮鬥,他在九十年代就擁有幾十萬個人資產。闊綽的生活,社會的污染,也把他變成了一個花花公子。

法輪功(法輪大法)自1992年由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從長春傳出以來,吸引了數萬長春人。文化廣場是其中一個煉功點,梁振興的家就在街道的另一面,他常常凝望著窗外的這群風雪無阻的煉功者,在欽佩中摻著幾分好奇。終於在1996年,一個寒冷的早晨,他走進了這群人。

一切免費,熱心教功。在當時普遍用氣功掙錢的環境下,這無私的口號的確讓人震撼。他試著一煉,感覺很好,看看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真善忍」的理念讓他明白了人生的真諦。他從此浪子回頭,改掉了花天酒地、夜不歸宿的惡習,瀕臨破裂的家庭重歸於好。他介紹了很多親朋好友來煉功,不久他就成了輔導員。

空前的迫害 艱難的抗爭

法輪功的迅速發展引起了當局的恐慌。中共內部情報說法輪功短短幾年就吸引了7000萬人,超過了黨員人數。喉舌報紙向法輪功發難,便衣特務出現在煉功點,和平請願被記錄在案。

1999年7月19日,中國的公檢法、武警、軍隊全面進入了一級戰備狀態。7月20日,全國開始了大抓捕,報紙、網絡、電台、電視開始全面攻擊法輪功,拋出了一個個驚人的污蔑法輪功的案例(事後證明都是謊言,被揭穿後連媒體都不再提了),全面煽動著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

怎麼辦?梁和許多煉功人一樣,他們知道「真善忍大法」是他們一生追尋的真理,如今法輪大法蒙冤,為正義伸冤、捍衛真理就成了義不容辭的責任,何況他們都是法輪功的切身受益者。那時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法輪功人士到北京上訪,這是一個中國公民唯一的合法的伸冤渠道了,但是上訪者都被非法抓捕,押回原籍拘禁。

這群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他們認為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所以決定去北京上訪,向政府講述真相,請當局收回錯誤的禁令。

事實證明他們太天真了。中共的政治運動,一貫用暴力和謊言打擊良善,製造血腥恐怖,維持其專制的穩定。這場運動,比起10年前的「六四」屠殺請願的大學生,還要邪惡。中共當局就是用謠言開道,用暴力手段來剷除法輪功。當時的信訪局,已經成了誘捕法輪功學員的地方。

10月1日,他們在上火車前被公安抓捕,被刑訊,被刑拘,被勞教——這一切在中共的法律裡找不到依據,當局歪曲法律,製造了一起起冤案。

囚室三劍客

梁振興的錚錚鐵骨,讓勞教所十分頭疼。一個勞教所用酷刑也不能使他屈服,就想法把他推給別的勞教所去收拾。2000年,梁被轉到長春葦子溝勞教所時,在那裏他遇到了劉成軍和劉海波,這兩位難友的故事後面會集中講到。他們「三劍客」,開始「併肩作戰」。

勞教所每次攻擊法輪功時,哪怕是開大會,甚至司法局、勞教委、市局的領導在場,梁振興和劉成軍等人就會當場站出來,揭露謊言,衛護正義的尊嚴,每次都在對他們的暴打中混亂收場。但他們毫不畏懼,下次還會挺身而出。

2001年1月23日,北京當局一手炮製了震驚中外的「天安門自焚」假案,當局說五名「法輪功抗議者」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自焚,嫁禍栽贓法輪功。媒體掀起了新一輪的攻擊,全麵點燃了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為鎮壓製造藉口,迫害進一步升級。江澤民下了「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指令,當局不再限制對法輪功的酷刑,迫害致死的案例,在明慧網上幾乎天天都有報導。

梁振興和他的同伴們知道這個彌天大謊是最害人的,如何徹底揭露它、曝光它?他們在勞教所苦苦思索著。

豁然開朗

2001年底,他們陸續勞教期滿釋放。梁振興回家後,在明慧網上看到了紀錄片《偽火》。這部在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上獲榮譽獎的影片,憑藉嚴謹的剖析,以無可辯駁的證據,讓人們看到原來「央視天安門自焚錄像」破綻百出,是栽贓法輪功的一起偽案。這正是世人需要的真相。

明慧網上一篇文章讓梁豁然開朗。文中提到截斷電視傳輸,將VCD機接入線路播放真相節目的可行性——這就是他找到的最有效的方式,比以前的小喇叭廣播、真相氣球和海量傳單更有效!

用這種全新的方式,揭露這個世紀謊言,必須要組建一個團隊。

(二)精英團隊

風雲際會

梁振興馬不停蹄,去和長春功友們交流想法,尋覓人才。當時52歲的周潤君也萌生了插播的想法,和他不謀而合。這位大姐把自己租的一處毛坯房作為基地,也去幫著組建團隊。

32歲的劉偉明是有線網絡電視的專業人員,精通電子技術,他毫不猶豫地來做技術攻關。

28歲的張聞,是精幹的電工,他和劉偉明一起繪製了有線電視網絡圖。

26歲的雷明是團隊的小兄弟,他來自白山市。他是快餐師,雙手靈巧,還有著運動員般的身法。他創造過一個空前絕後的奇蹟: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展開請願的橫幅,警察們衝上來圍攻他,他竟穿出包圍,把窮追不捨的警察們,迷失在蜘蛛網般的胡同裡,全身而還。

31歲的李德海是通化市人,他家是養牛的,正在給他攢錢結婚。他因為講真相被警察追捕,流亡到長春。他為人爽快,身手麻利,也成了團隊的主將。

一個個精英紛至沓來,組成了一個18人左右的團隊。團隊有五位技術主力,這「五虎上將」除了上述4人,至今還有一位不知道名字,也許就在那些在抓捕中被整死的無辜者中。

內部分歧 阻力重重

該不該這麼做?梁振興在和長春功友們的交流中,遇到了空前的阻力,大多數人反對。他們認為這樣會激起民眾的反感,事與願違。反對者擴散著自己的言論,希望更多的人來阻攔這個計劃,梁開始感受到壓力。

唐鋒,一位高大威嚴的長春功友,因為堅強不屈受到了普遍的尊重。他到梁藏身之處勸他停手。梁仔細地聽著,突然反駁:到天安門「報到」的做法已經結束了!不要再向當局乞憐,要直接面向民眾。民眾應該站在正義一邊,但是他們被自焚的謊言迷惑了!

唐鋒回去後告訴其他功友,沒人能夠阻擋梁的插播,他請所有人對梁的行動保密——但是談何容易?

那時當局派出了一大批特務打入法輪功,這些人都能夠長時間雙盤打坐,熟悉法輪功的功法和書籍,除了刺探情報,還在內部蠱惑,製造事端,就像六四時混入學生隊伍給學生栽贓一樣……

深思熟慮之後,梁確信自己的計劃是正義的,是把知情權還給廣大民眾,人間不該是謊言的舞台,這些真相本該屬於大眾。梁也知道做這件事情的風險和代價,他的女兒今年要高考,這是女兒命運的關鍵轉折點……但看到幾乎天天都有功友被迫害死,這場謊言構築的迫害太邪惡了,而民眾被謊言迷惑著扭曲了正義感,在迫害中推波助瀾……他只能置個人的情感和幸福於度外。但是團隊內部,會不會聽到風言風語開始動搖?

蓄勢待發

值得自豪的是,插播團隊精誠一心,義無反顧。

梁振興出資購買設備,周潤君負責後勤,給大家做飯,劉偉明傳授技術,有人學練,有人整理資料,還有人掩護、幫忙,配合的很默契。

但是,2002年2月16日晚上傳來消息,梁對大家說:離長春不太遠的鞍山市,有線電視短暫插播了法輪功真相,但沒能持續……咱能成功麼?

我們的技術是過關的,只要充分演練,配合得當,一定能成功!技術組的回答,給了所有人底氣。於是繼續推進,開始了實戰演練。

大家坐公交車到郊外,在張聞的指導下,穿上電工腳蹬子,帶著絕緣手套爬電線桿。劉偉明領著人們到農村「實戰」。他安放插播設備,播放七彩豎格畫面的光盤,讓人去各家檢查有線電視信號,結果很多頻道都是這樣清晰的影像——預演成功!

主帥落難

2002年2月下旬,梁振興拖著疲憊的身體回來了——他為插播忙了兩個多月了,整天在外邊跑,找人手、買設備,協調團隊的一切,應付內外的壓力……過度的疲勞和壓力幾乎壓垮了他。他雙眼無神,坐在那直冒虛汗。

團隊已經成熟了,梁在勸說下回家休息。可是剛回家沒幾天,2月27日,他被一個朋友的電話叫醒,催他儘快回公司整理文件。結果半路殺出了警察——誘捕!他大喊著「法輪大法好」的口號,被塞進警車。周圍人交頭接耳:又在抓法輪功了。

梁知道是插播走漏了消息,因為他也沒幹別的事。徹夜的酷刑逼供,他艱難地支撐著,也在擔心著團隊的安危:他們會被告密麼?他們有危險麼?他們何時進行?能成功麼?能持續多久?能把真相節目播放完……

多想無益,酷刑何懼?扛著吧,他在牢獄中坐鎮,要給大家爭取時間……

(三)劉成軍 棟樑的傳奇

挑起大梁

得知梁被抓的消息後,很多人緊張了,酷刑逼供,梁能挺得住嗎? 如果這兒也暴露了,那就前功盡棄了!轉移?散伙?還是堅守?

周姨做的「最後的晚餐」,大家吃不出味道,甚至有人等著警察敲門。

但是有人不擔心,他就是新來的劉成軍。我們前面提到過,劉成軍和梁振興是英雄相惜的難友,他知道梁鐵骨錚錚,而且他知道假如這個住所暴露了,在得到梁出事的消息前,這裡就會被端了。

法輪功裡沒有行政式的領導,梁振興只是一個牽頭人,現在常把他們叫做「協調人」,大家志同道合,有事商量著辦,全憑自願。所以梁被捕後,團隊並沒有多少群龍無首的失落,只要有人挑頭,大家商量,團隊就可以繼續前進。

最後找來的劉成軍,現在主動接替了梁振興,挑起了大梁。

分兵派將

3月3日晚上,也就是梁振興被捕後的第5天,劉成軍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在並不明亮的客廳裡,劉成軍說:因為3月6日要審判一批功友,要趕在這個之前,把真相告訴世人,在輿論上對牢獄中的功友們給予道義的支持。這樣把時間提前到3月5日,行不行?

大家一致同意後,劉成軍開始排兵佈陣了,兵分四路!

他先對劉偉明說:「你負責長春的一條主幹線。」劉偉明欣然應允。

他又笑著問孫長軍:「你行不行?要行,你就負責長春的另一支主幹線。」孫長軍的語氣有些犯難。因為長春那兩條主幹線很粗,操作難度很大。而孫長軍負責整個插播技術的文稿,還沒整理完,還沒向明慧網上傳。

劉成軍就對張聞說:「你負責這一支吧。」張聞爽快地答應了。他是電工,鉗子玩兒得特別溜,很專業。

劉成軍和另一個主力說:「咱倆一夥。李德海,你領一個,我領一個,咱們四個上松原。那兒我最熟,咱們負責那裏的兩條幹線……雷明,你配合張聞;孫長軍,你配合劉偉明。」然後跟其他人說:「你們在周圍正念掩護。3月5日晚上7點,插播的節目開始播放,四地同時進行。」

時間確實很緊。晚上每組先自己組裝設備,每套設備在電視上顯示成功後,又幫助別人互相檢查了一下。帶上精良的工具,還有自己改進的正規工作服,這些都是周潤君精心籌備的。周潤君說:「你們走吧,屋裡的日用品我負責運走。這兒又會變成一個毛坯空房。」——這就是團隊當時的家,簡陋的沒有裝修的毛坯房,沒有任何傢俱。

圖2:劉成軍的全家福,右1為劉成軍,中間是大姐劉琳。(明慧網)
圖2:劉成軍的全家福,右1為劉成軍,中間是大姐劉琳。(明慧網)

副帥的傳奇

至此,故事的重心落到了接替了主帥的劉成軍的身上,他的故事精彩非常,我們還得從頭講起。

31歲的劉成軍高大魁梧,方臉直鼻,濃眉大眼,目光炯炯,顯得十分威嚴。他家在離長春很鄰近的農安縣,他是倉庫管理員。煉法輪功前,他是當地社會上有名的人物——很能打架,沒人敢惹。但是法輪功把這個社會上的混混,變成了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捨己為人的「真善忍」的信仰者。他的巨大變化,讓親朋好友都看到了法輪功的威力。

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他幾次去北京上訪都被抓回來拘留。於是他改為去天安門打橫幅請願,至少這樣能讓人們看到有人在為法輪功鳴冤。2001年10月1日,他第三次來到天安門廣場,高舉橫幅向人群高呼:「法輪大法好!」警察和便衣們撲了上來,他邊跑邊喊,直到在廣場繞了三週,才被圍截打倒。

他不報姓名,任憑酷刑的折磨,同時絕食抗議,用生命為大法鳴冤。他四肢被固定在北京一公安醫院的病床上,灌食導致他面部、鼻腔、口腔、咽喉都嚴重受傷,儘管這樣,他還在給周圍的人講著法輪功的真相,最後警察竟然哀求他:「你怎麼才能吃飯啊?只要吃飯就放你回去。」他回答:「我要看《轉法輪》。」

《轉法輪》是法輪功的主要著作。中共自1999年7月20日開始,就一直抹黑法輪功,斷章取義地造謠,如果人們能看到《轉法輪》,一切謠言都將不攻自破。所以當局一直在對法輪功學員抄家,收繳銷毀法輪功的全部書籍。但是當時很多警察在偷偷地看這本書,有不少人看後明白了一些真相,不再苟同中共的倒行逆施。

劉成軍這次是幸運的,這幸運是用生命的抗爭換來的。警察給他找來一本《轉法輪》,不久還真放了他。也是因為那時去天安廣場為法輪功請願的太多了,北京及其周邊的城市的看守所、拘留所、收容所爆滿,很多法輪功學員在酷刑折磨後仍然不報姓名,有的就釋放了。這樣的故事,在當時的明慧網上多有報導。

但是後來,這種幸運便不復存在,甚至變成了巨大的悲劇——在北京所有不報姓名的請願者,整汽車、整火車地被秘密押往集中營,被集體失蹤——迫害法輪功升級了,秘密活摘器官販賣,焚屍滅跡開始了,由此造成了2003—2007年中國大陸器官移植數量蘑菇雲式地暴增,在官方有據可查的數據裡,有6.5萬例活體器官移植沒有合法來源,而當時的一些錄音證明:全國很多醫院瘋狂地進行活體器官移植,有的大夫直接告訴諮詢者:「各地醫院都是這樣(器官供體是法輪功學員)。」

(可通過破網軟件下載電話錄音證據: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35848)

劉成軍回來之後,靠煉功很快恢復了身體。他知道上訪、請願都沒用了,就開始在當地印刷法輪功真相傳單和小冊子。他開著大卡車,經由302高速公路,把整車的真相資料送到他的家鄉農安縣和周圍的鄉村,由此得到了「大卡車」的外號。

這樣做風險很大,他再次被抓。在看守所裡,獄警開始還想暴打他,可他走近了三米高的拘留所圍牆,用犀利的目光「照」著獄警:「誰敢碰我你就試試!」

獄警們真被嚇著了,於是開始流傳劉成軍的神話:他一口能吃下去一個包子,他是「黑社會老大」;他上邊有關係……其實劉成軍也僅僅是震懾他們而已,「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是《轉法輪》中的「法理」,他從修煉開始直到生命的最後一息都沒有違背過,儘管他後來遭受了無盡的毆打和酷刑的折磨。

10月末一個寒冷的早晨,人們都在熟睡,劉成軍衝到牆邊,翻牆而出。獄警怕擔責任,把越獄的版本後來改成了「他們把劉成軍放了」。

越獄在北京等戒備森嚴的看守所是不可想像的,但在僻遠的縣城卻偶有發生。2000年時,唐山某拘留所,抓來的十多個去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從大煙道爬出,再次去北京上訪,唐山市局憤怒地撤銷了這個拘留所。

後來劉成軍又因為講真相被抓進勞教所,在那裏結識了梁振興,結下了這段奇緣。

現在我們把視線拉回2002年3月5日晚7點。劉成軍和李德海分別帶人,在松原市前郭縣兩條有線電視主幹線上,插播了法輪功真相節目。打車回去的路上,呼嘯的警車從對面疾駛而過。

回到住處,劉成軍總想出去看看結果,就一個人走了。第二天上午他回來了,激動地流著眼淚說:成功了!謝謝你們!公共汽車上都在說法輪功真相,一條支線上播了20多分鐘,另一條支線播了半小時,自焚真相都播完了,老百姓看明白了,縣城轟動了!

(待續)

文章來源: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三月五日發表 作者: 宇正

評論
2014-03-06 10: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