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畫家

【醉夢話丹青】(6)花鳥畫

《轉生千載桃李柿 幸哉終成笛子料》 作者:曹醉夢
  人氣: 8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轉生千載桃李柿,幸哉終成笛子料》作於1999年,是年秋,筆者來到河南安陽的舊稱相州的永和鄉孝悌裡岳家莊(今菜園鄉程崗村),在岳飛故里,油然而生的感慨、難掩的情懷夾雜著莫名的眼淚,湧動著創作的激情,似乎追隨到了什麼、回憶起了什麼……這種不能用語言表達的情緒折磨著自己,言之、歌之、舞之、詠之,均無以明狀。

祭拜完岳飛,我們一路向西南,橫過岳飛抗擊金兵的古戰場,不記得是在岳飛故里還是黃河邊的孟津,見到幾簇不大的、似乎不被人注意的子,隨著微風在慢慢搖曳,他們就像鮮活的生命在關注著周圍的一切,看著他們,我的心在抽動,我不由想起修者對生命的詮釋:凡物皆有生命,此生為我,前生或後世可能是他,這些修竹以前可能做過桃樹、李子樹或柿子樹,但此生能做了竹子真乃幸運,因為筆直且粗細均勻的竹子,可以製作懂音律的「笛子」啊!

《轉生千載桃李柿,幸哉終成笛子料》,曹醉夢作。
《轉生千載桃李柿,幸哉終成笛子料》,曹醉夢作。

自此可以說,觀者要看懂丹青畫家筆下的物象,還真要讀懂畫家的經歷、修為和審美情趣,否則,就只能看畫而畫了。所以,綜合的修養是觀者和畫家溝通的不可或缺的紐帶。@*

(點閱【醉夢話丹青】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國畫的程式化、符號化特徵明顯,經過藝術家對自然界物象的理解,經過思維咀嚼後,將物象引申意義深化,比如,畫家眼中的翠竹不再是單純生物性的竹子,風中之竹、雨中之竹、露中之竹、雪中之竹,成了畫家表達「風調雨順」等情懷的絕好籍物。
  • 夜雨聽斑竹, 聲聲喚子規。 詩風吹去淚, 曲苑綻來薇。
  • 國畫在歷史發展進程中,逐漸形成了一套相對完整的理論體系,從散點透視的構圖規則、行筆形式、表現技法、符號運用到審美理念,無一不具典型性。
  • 中國繪畫史上的大師並不多,吳昌碩、齊白石、張大千為中國畫的大師,何為?大師們除有好的筆墨技巧外,主要是藝術思想中正能量的傳遞,以及獨特普世價值的構建,以及能獨立於他人的理論體系,儘管大師們的作品或有一段時間不能被大眾所接受和認可,但藝術源于生活、高於生活的屬性,卻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 (大紀元記者徐乃義台灣桃園報導)桃園文化局長張壯謀表示,成長於基隆鄉間的吳東昇,現定居於桃園,自幼親近自然環境並擅觀察萬物,對自然界動植物的體悟,心神觀照,表現在其創作上無不生動。舉凡四君子、花鳥、蟲獸、藤蔓、瓜果各類創作,饒富野趣的描繪和工筆畫風,筆墨精妙絕倫維妙維肖。鮮活靈現的神態,讓人回憶起回童年鄉村景緻。
  • 餘和魚是同音字,讀音相同但是意思卻不相同。
  • 接受的是師範、中文及藝術研究的正統教育,但水墨畫家徐明義的作品卻不一點也不中規中矩,似乎很少人像他這般畫國畫,時而由幾個大色塊構成一整幅畫而絕少線條,時而以線條細膩的部份構圖延伸出遼闊而沉靜的氛圍,其用色的俐落與鮮明更是水墨畫中的奇葩,讓人心裡浮現對於一個美麗境界的無限想像與期待。
  • 中國千餘年可考的繪畫史上,對冰、雪、霜的描繪無明細的「質」的造像,一般都用留白或染四周留中間的反襯法表現,讓觀眾去「想像”,大大弱化了畫面的可視性和觀賞性,產生於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的冰雪畫則彌補了這個空白,對冰雪霜的表現讓人們眼前一亮,特殊的材料,特殊的技法在繼承傳統筆墨的基礎上,是對中國畫表現空間的有力補充,至今,其對冰、雪、霜“質”的表現仍是其他畫種無法企及的。
  • 中華之文化源遠流長,約2500年前,繪畫藝術就以竹木、皮帛、粉牆為依託介質,就形成以毛筆蘸黑墨、行筆成黑線做為造型方式,用極為抽象的筆墨語言來表達畫家豐富的情感,夯實了較為完備的造型秩序和抒情理念,雖經朝代的數度更替、社會文化的扭動、外夷文化的侵蝕以及本土文化的撕扯,仍未撼動這種繪畫方式的表達秩序,一些想改變「她」的人都沒有成功過,形成了人類文明史上大大不同於其他繪畫語言的敘事方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