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為法來

文/大陸大法弟子

法輪大法好–登法船生命重生。(蘇玉芬/大紀元)

  人氣: 72
【字號】    
   標籤: tags: , ,

如果不修大法,我早已死於心臟病或胃癌,已不在人世了。大法給了我全新的生命,使我脫胎換骨。回憶十五年來,修煉的點點滴滴,走過的每一步,闖過的每一關,無不在師尊的精心呵護和慈悲點化下,師尊給我的真是太多太多,即使用盡人類所有的語言,也無法表達我對師尊的感恩。

生於苦難中

我出生在一個幹部家庭。一九六三年七月的某天,姥姥去世了,鄰居有個會算命的人說,那天是雙喪,需紮個紙牛燒了,即可躲過這一劫。當時,父母親、舅舅都是所謂的黨員幹部,不信這一套。結果真的應驗了,姥姥去世的當天,父親也突患心肌梗塞,送上了性命。

一下子失去兩個最親近的人,母親承受不了這突如其來的打擊,想一死了之撒手而去。班也不上了,也不管我們了,當時三個姐弟中最大的才十一歲,我六歲多,弟弟不滿三歲。從此幸福的家猶如掉進了萬丈深淵,從那時起,在我的記憶中,未曾得到過父愛、母愛。

我從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上山下鄉那年冬天,患病毒性心肌炎,接連四次高燒不退,被當成感冒治,留下後遺症,整天心慌、氣短、間歇伴心絞痛,幾次休克,也不看醫生。十八歲,就患有嚴重神經衰弱伴重度耳鳴,睡覺對我來說就是迷糊,長期睡不好覺,導致植物神經和內分泌紊亂,渾身水腫拖不動腿。

生小孩時,落下靜脈曲張和嚴重風濕性關節炎,當時是深秋,在家已開骨縫,又遇上大霧天,那時還沒有出租車,到了醫院已渾身濕透,頭髮梢兒往下滴水,沒顧上消毒,孩子已生下來。因心臟不好,剛下產床,就休克了。

回家後大、小關節,包括指頭縫,沒有不痛的地方。再加上高血壓、大腦前庭功能紊亂、冠狀動脈供血不足之眩暈症、耳膜內陷刺痛、眼底血管痙攣、低血糖、鼻竇炎、咽炎、扁桃體炎、萎縮性和淺表性胃炎、腸係膜淋巴結炎、闌尾炎、結腸炎(五更瀉)、痛風、末梢神經循環障礙、重度腎虛和氣血兩虛、肺虛、胃虛等等二十多種病,每天折磨的生不如死。

苦難使我變的爭強,幹啥都不落後,做事追求完美,在校學習全優,幹工作樣樣行。在單位,處處為人著想,工作勤勤懇懇,但在物慾橫流、道德下滑的今天,無論做多少好事也不被人理解,卻被人視為傻子。因幹啥啥行,單位有個老姐處處妒嫉刁難我,我已身心疲憊,滿腹苦水無人傾訴。

我經常問蒼天:為甚麼對我這麼不公?!逢人便說我是個不該出生的人!我已活而無望,看不到生活的盡頭。整天設想著如何自殺,但每當看到不滿四歲的孩子,我悲慟不已。我年幼喪父,不能再讓幼小的孩子重蹈我的覆轍而失去母親,就這樣,我在人生中苦苦掙扎了十幾年。

生命為法來

一九九六年,大姐有緣煉了法輪功,並極力向我推薦。因我當時也接觸了兩門氣功,就把這當成了一般的祛病健身的功法,而與之失之交背了整整兩年。

一九九八年正月初六即公曆三月一日,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大姐送我一本《轉法輪》,打開了我封塵已久的心靈。我一看,就相見恨晚,埋怨大姐當時只介紹動作沒給書看。我沐浴在大法中,捨不得閤眼,不願放下,一口氣把書看完,完全被書中博大精深的法理折服了,我邊看邊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的問,為甚麼?為甚麼?為甚麼?簡直神了!下面就是問題的答案。豁然明白了我以前所有的不幸都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原來師父一直在管著我。我再也不怨天尤人了,不能那樣稀裏糊塗的活著了。

書上說法輪大法是修佛的,「今天不修更待何時?」[1]我明白了只要重德修心,當時我就想,誰不修,我也要修成,我認定這個師父了。我從小沒父親,現在終於有了比父親還親的師父了。

就這樣,只是看書,原本很難入睡,每晚躺在床上十幾個小時迷迷糊糊、白天昏昏沉沉的我,從此每天只睡三個多小時,人卻非常精神,大腦感覺從未有過的清爽。我小腿以下靜脈曲張青紫的血管竟然也漸漸的散開,看書第三天,我把所有的藥和病例全部扔掉,一夜之間,大小病全無,第一次感到無病一身輕,渾身暖融融的。

我急躁的脾氣也變的溫和,不再怨聲載道,天天樂呵呵的,丈夫看到我的變化,主動買菜做飯承擔起家務,支持我學法煉功。

我的世界觀徹底轉變了,師父說:「你要不能愛你的敵人,你就圓滿不了。」[2]師父還教我們,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就這樣一想,我甚麼也沒做,想不到第二天上班,再見到那個老姐,竟然對我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出奇的好。說我最近漂亮了,怎麼變化這麼大?我說在看一本翻遍任何書庫都找不到的天書,她很好奇也很想看,我就買了書送給她,她看後,說師父說的很有道理。當大法遭到迫害時,她經常站出來幫我說話,她至今仍保留著那本書。

大家看到了我翻天覆地的變化,兒子、二姐、弟弟、妯娌、鄰居、朋友、單位的領導等十幾人先後煉起了法輪功,近三十人看了大法書。我單位的書記、總經理和中層幹部都看了書,書記還煉了一年多的功,我先生單位的幾個處長也看了書,並出來煉了一段時間的功,可惜大法遭迫害後,他們沒有堅持下來。

在獄中,還有四個犯人也相繼得法修煉,她們說:「共產黨抓你們這些好人幹甚麼,原來電視說的全是假的,如果不遇到你們,真不知道法輪功會這麼好。如果早認識你們,我們也早煉功了,就不會犯法進到這裏了」。如果江某不挑起事端迫害大法,將會有多少人身心受益啊!

提高心性

師父要我們修心性,做事先考慮別人,遇到矛盾找自己,看淡名利,與世無爭。修煉後,事事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在各個方面去做個好人,不給大法抹黑。

在鄰里之間尊老愛幼,我寬容忍讓,經常把樓梯清掃得乾乾淨淨,現在的人都是各掃門前雪。有一次家裏裝室外空調壓縮機,樓下女主人非讓安裝工重裝,說擋著她家窗了,他們很無奈。我知道這是考驗心性來了,就說:「大姐,怎麼裝合適您說了算。」我這麼一說,就像啥事沒發生一樣,她很不好意思的走了。看似平常的這些小事,鄰居們都看在眼裏,他們說學大法的人就是境界高。鄰居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並做了「三退」(註: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有的還看了書,有三人還加入了修煉。

在工作中,經常有考驗心性的事。一次廠家需我單位開增值稅發票,財務人員開好後,放在抽屜裏忘了,沒給我,問她要了多次,都說給我了。我心裏很坦然,知道這是在幫我提高心性,我笑著說咱倆都再好好找一找,她不以為然,最終還是在她那裏。如果沒學大法,我是不會這樣對待的。從此後,原本就知道大法好的她更信大法了,真相資料每給必看,天天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的業務其中有兩個項目,合同執行完後,一個利潤十五萬,一個六萬,分別被倆同事算到他們的名下。開始我心裏上下翻騰,剜心透骨的放不下:現在單位個人承包,買賣這麼難做,這到手的利潤怎麼輕而易舉就成他們的了?心中憤憤不平。師父說:「我們這一法門不避開常人社會去修煉,不避開、不逃脫矛盾;在常人這個複雜的環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問題上吃虧,被別人竊取利益的時候,你不跟別人一樣去爭去鬥;在各種心性的干擾中,你在吃虧;你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中,魔煉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種不好的思想影響下,你能夠超脫出來。」[1]

我明白了要是跟他們去爭,那不混同於常人了?也許是我上世欠他倆的現在來還,師父利用來去我這利益之心,機會難得,多大的好事啊!我橫下一條心,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很輕鬆的把這個心放下了,同事說我傻。神奇的是,公司絕大多數都是科班出身的大學生,我這個門外漢在經營艱難的情況下,工作業績不但沒受影響,反而越做越好,給公司創造效益連續好幾年第一,得到了本公司和上級主管部門的肯定,我深知這一切都是師尊獎勵我的。

「不吃回扣的唯有法輪功」

我單位的工作性質是一對一的與客戶打交道,明佣暗佣吃回扣的,司空見慣。我的業務中,許多都是大額現金交易,按常人話講,每年撈個五、六十萬很容易,客戶也經常送禮和購物卡,這些錢幾年算下來少說也得幾百萬,都被我婉言謝絕。我從來不吃回扣,不收禮品,正好有機會和他們講真相和講師父說的有得有失的道理。丈夫單位來送禮的我也都一一拒收,並藉機向他們講師父告誡我們修煉人不能收受別人的錢財,這樣會損德。實在擋不住丈夫收的禮品,我都用相應禮品送還,並附帶真相資料或做「三退」,他們都很接受。還有好幾次,買東西用戶多找回來的錢有當時發現的,也有到家後才發現的,我全部如數歸還,他們都很感動,都說現在上哪找這樣的好人,我說是師父教我們這樣做的,你們千萬不能聽信中共的謊言,他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明白了真相並作了「三退」。

單位每月按個人利潤和費用情況提取一定比例的業務宴請費,我一年下來可用的宴請費有好幾萬。可以隨便請吃,不吃可開成發票報銷,現在在常人看來都是平常事,不花白不花,真是大好事。但我修煉後,明白了不能得這不義之財。我也很少宴請,有時間用來多學法。同時,我還拿出兩萬多宴請費幫助效益指標完成不好的同事,他們很受感動。

公司曾經有一職工私蓋公章出過事,所以公章管理的特別嚴格,需層層領導把關後,簽字方可蓋章。辦公室的人知道我修大法的為人,有時領導不在家,我急需蓋公章,他們為我開綠燈說:「就你可以隨便蓋,別人不行。」辦公室主任經常說:「媒體說法輪功這不好,那不好,誰能做到像她那樣啊?整個大樓不吃回扣的只有法輪功!」我說離大法師父的要求還差遠去了。他們說:「你們師父太偉大了!共產黨太壞了,趕快滅了吧」!

所以在我退休前,單位從領導到職工一個不落的全都做了三退。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公公是老黨員,人很善良,滿腹經綸的,就是膽小怕事,人很偏執。從九九年大法遭誣陷時,他就站在邪惡一邊,拽著孩子天天看邪黨抹黑大法的新聞,想讓孩子放棄修煉,從那時起,老人的身體每況愈下。

開始和他講真相不願聽,冠心病、糖尿病就天天折磨他。後來得了腦幹栓塞,住院下了病危。我和孩子勸他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開始不聽,我倆苦口婆心的勸說:「你的病醫院治不了,都不能自理了,還怕啥?就在心裏念,也不叫你開發布會公開宣講,你就念念試一試嘛。」勸了半個小時後,終於念了,奇蹟出現了,接著就自己下地走路了,雖然有點不穩,但不用人扶,沒幾天就出院了。又過了些日子臨近過年期間,他自己走在街上,被樹枝絆倒,幾次自己想爬起來,但身體沒勁兒,一邊臉被蹭破了皮,很深的,往外淌水,很嚇人。我就在他身邊不停的講真相,一個星期就好了,半點痕跡都沒有,親戚朋友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沒得法前臉也蹭破了皮,當時兩年了,皮還發紅,都沒好。

在我丈夫身上也發生了好多神奇事。打從認識他就胃疼,後來一喝酒就胃出血,零一、零二年間發展到八個月內五次胃出血,一吐就是半痰盂,一天吐好幾次,兩、三天上不了班。有一次出血導致膈肌痙攣打嗝聲音很響,整宿不能入睡。我就每個整點在思想中幫他清除壞物質,到凌晨就好了。大夫都說不清楚哪來那麼多血,胃鏡沒有大毛病,就是有些炎症,一般人早就胃穿孔了,但我知道是因他支持大法,一直受益於大法。

丈夫的四叔因嚴重心臟病、糖尿病不能動,住進了重症監護室,我得知後給他講真相,叫他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做了三退,神奇的是,下午,他就換到了普通病房,不長時間,就出院了。

我二姐二零零零年煉了三個月的法輪功,就不煉了,前年冬天,查出了乳腺癌。平時身體就很虛弱,加上化療放療,身體幾乎撐不下去。我就勸她聽法和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時間我就給她讀法,她很願意聽,也非常佩服師父,身體奇蹟般恢復。為了讓她有個學法的環境,挽留她倆口在我家住了半年多,每天有空就一起學法。

我三姐零九年突患蛛網膜腦動脈瘤破裂,因她特別支持大法,經常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開始就很痛快的做了三退。她在發病時,能特別冷靜,自己感覺頭很痛,來勢兇猛,就把一切跟身邊的人交代了清楚,贏得了搶救時間。大夫都說是奇蹟,我們深知是師父救了她。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年8月份,我在大漁船上進行拖網作業時,我一不小心,手被滾車絞了進去,整個人被帶著轉了三圈。當時光顧往外抻手了,也沒想起大法。旁邊的工人趕緊拉閘,滾車停止了轉動,我這才把手抽出來,整個右手和胳膊分離了,只連著一層皮,還有一條肌肉被抻出五、六厘米長,垂在外面,這時我才突然想起:師父救我。船主嚇壞了,問我咋辦,我說,沒事,我有師父呢。工人們用圍巾把我的右手纏上,我就用左手托著右手,坐在船上,請師父加持,當時也沒覺的多痛。
  • 我是一名中國大陸高校的教師,大學學的專業就是黨文化的內容,畢業留校講授的也是與其相關的課程,邪黨學說塞滿了整個大腦,唯物唯心是我評判事物的標準,思想中沒有神靈、輪迴、另外空間等概念,認為佛法是虛幻、迷信,是愚昧無知的產物。所謂的「唯物論」如毒瘤佔據著我的大腦,無神論如泥潭使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這些東西使我在修煉的路上磕磕碰碰、步履艱難的前行。
  • B> 我一夜之間來了「特異功能」一九九五年我學起了太極拳。因不講心法,只練動作和功法套路,煉功不見長功,心裏很苦。一九九七年冬天我迷上了太極拳中的站大馬步樁,每天晚上在北大俄文樓前站一、二個小時,直到累得全身大汗淋淋,腿累的站不住了才回去休息。二個多月每天堅持,有時學校保安十二點查夜,用手點筒照著我眼睛,示意我不要練了,但我還堅持練,後來學校保安也不打擾我了,隨我練到多晚。我非常著迷,以為找到了我想要的東西。
  • B> 得法入道一九九四我在校上學時,繼續暗自追尋「真法」、「真道」,我常年在圖書館裡博覽群書,卻一直未果。我找啊找,感覺很苦,卻並不知道確切地在找甚麼。我經常一個人沉思默想,靜靜打坐,冥冥之中像在等待著什麼。
  • 一九九九年,中共卻無理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和打壓,我因堅持信仰被非法抓捕,那些受到中共謊言欺騙的警察打我,我看著被謊言矇蔽的警察,為他們在無知地犯罪而痛心,我是法輪功修煉者,是信神的人,我深知善惡有報是天理,我對他們說: 「你們打我,我不恨你們,我為你們痛心,你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因為你們不知道真相,你們被謊言欺騙,以為是在對待敵人。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我們修的是真、善、忍。善惡有報是天理,你們是在無知地害你們自己,毀掉自己的前程。」慢慢地,明白了真相的警察不再作惡了。真相可以喚醒人的良知,可以救人!
  • 再顯神跡乳房再生…鄰居大姐激動的說:「我真的相信了!人都那樣了,快不行了,就是上醫院用最好的藥也不見得能好。煉法輪功真能煉好,而且好的這麼快!這回我服了!法輪功就是好!」在場的所有人都服了,知道這件事的人再看電視造謠的那一套都非常氣憤,都說共產黨就會撒謊,專迫害好人。一個同修問我:你諮詢過醫生嗎?世界上有過這樣的先例嗎?我回答說:絕無僅有,只此一例。
  • 用親身經歷證實大法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到哈爾濱北方股骨頭壞死研究所,我要取回我的病歷和當時拍的CT片。我見到了曾給我看過病的研究所所長,見我走進來他們很震驚:你不是那個雙側股骨頭壞死二期,在地上爬的那個患者嗎?我說是啊。他驚訝的說:「你能走了?」我說:「你看我這不是走著來的嗎」!張醫生說:你走一個我看看?他忘了我是走著進去的。我就在屋裏再給他走,我說我在家啥都能幹了,我蓋房子,打工甚麼都能幹。他問我我就樂,他說搞的甚麼名堂快說說。張醫生馬上查找我的病歷,一看只拿了一副藥,就說:「你這絕不是用藥的結果,快說說你是怎麼好的?」我認真的告訴他:「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
  • (shown)一九九八年三月我不幸患雙側股骨頭壞死病,癱瘓在地上爬,成了活死人。一九九九年三月我有緣修煉法輪功,三天裡股骨頭壞死奇蹟般的恢復正常,成為當地的爆炸性新聞。我爸當時一字一板的說出了誰都想不到的一句話:「這不是真佛下世了嗎?!」接下來發生的神跡一個接一個,讓我周圍的人親眼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
  • 一九九八年三月我不幸患雙側股骨頭壞死病,從一瘸一拐的走,到拄雙拐、到癱瘓、到痛苦的在地上爬,我成了活死人,對生存已無望。一九九九年三月我有緣修煉法輪功,三天股骨頭壞死奇蹟般的恢復正常,成為當地的爆炸性新聞。我爸當時一字一板的說出了誰都想不到的一句話:「這不是真佛下世了嗎?!」
  • 一九九六年三月,丈夫大面積心梗脫險出院後,家婆便教我煉法輪功,從此,我走上了修煉的路。還沒等學法,剛學抱輪,我便感覺法輪在兩臂間旋轉,好玄妙哇!…在矛盾中我經歷了常人的忍,再到修煉人的忍,再昇華到完全為他人著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