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迫害中走入大法修煉

文/山東大法弟子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是在法輪大法遭受殘酷的迫害中走入大法修煉的。

支持妻子修大法

我妻子在九九年以前就得法了,修煉後身體多種疾病不治而癒,人也變的和藹可親,這給家庭帶來了快樂和幸福。我看到這個大法真的很神奇。我的想法是,只要能祛病健身,我就支持她煉。

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團出於極端的自私和妒忌,開始了對大法的殘酷迫害。這場運動給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及家庭、親友及所有有關人員都帶來了巨大的災難和壓力。禍從天降,不知道有多少大法弟子在江澤民流氓集團的威逼之下不敢學、不敢煉了。中共太惡、太壞了,歷史上罕見,沒有堅強的意志和強大的正念是走不過來的。

我的妻子因不放棄修煉,吃了很多苦,遭了很多罪,無法形容。中共政法機構和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610」系統的惡人三天兩頭到我家逼她所謂「轉化」,經常深更半夜闖到我家騷擾。為了證實大法是無罪的,她去北京上訪多次,被惡警綁架、關押、拘留,成了我地「610」稱的所謂「重點」對像。為了避免遭受迫害,她只好流離失所了。

邪黨為了達到抓她、「轉化」她的目地,也對我們家屬進行迫害。我在鄉鎮企業上班,邪黨「610」惡人到我單位找我,讓我做我妻子的工作,讓妻子放棄大法修煉。找了多次,我拒絕配合他們。於是他們又找我單位的一把手做工作。見我利用各種方法對付他們,邪黨610就用不讓我上班、斷絕我家的經濟來源逼迫和處罰我。二零零一年我被停止工作六個月。來自政府、社會、單位、家庭、經濟生活和精神上的壓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這個對不修煉的我來說可想而知是甚麼感覺,那種痛苦無法表達。這使我更加清楚的認識到了中共就是邪,毫不講理。

二零零二年八月,當地邪黨政法委、「610」惡警又到我家要綁架我妻子,我為了保護她,下定決心和他們決一死戰。在我的幫助下,妻子正念走脫了。邪惡不甘心,把我抓了起來,罪名是所謂「妨礙公務罪」,非法拘留了我十五天。

看來法輪功真的不一般

單位領導找我談話:「你不配合政府,我的工作也不好幹,我也得受處分。不行你就和你對像離婚吧。」我為了工作和利益,當時有些動搖了,考慮了幾天。回家找妻子談起離婚的事,妻子不同意,後來把她逼急了,就說了一句:「離婚就離婚!讓我放棄大法,門都沒有!」我被她的這句話震住了,心裏想:「離婚都不怕,那就再也沒有別的辦法逼她不煉法輪功了。看來法輪功真的不一般。」

那些年真是度日如年,也不知怎麼過來的。

了解大法 走入大法

二零零三年我也開始了解法輪功,看《轉法輪》和師父的其他講法及經文如《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精進要旨》等,也看大法弟子發的有關資料,在感性上對大法有了一點認識:大法是叫人做好人的,妻子煉法輪功後也沒有幹壞事,沒有像中共邪黨說的那樣,而且還祛了病健了身,我決不能與邪黨為伍,配合它來迫害妻子。何況我也是從文化大革命中過來的人,知道邪黨太壞,一黨專制,專橫跋扈,專門搞運動打壓異己,欺壓百姓。我決定盡我所能幫助妻子。

師父在說:「一個生命如果能真正在相關的重大問題上,不帶任何觀念的權衡問題,那麼這個人就是真的能自己主宰自己,這種清醒是智慧而不同於一般人的所謂聰明。」[1]因為常人為大法做事安全性比較好一些,不會引起常人懷疑,出入方便,所以我就開始幫妻子發資料、送東西,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幫我妻子揭露邪惡,證實大法是清白的。

二零零五年,妻子教會了我五套功法,從此便與妻子一起學法煉功。

可是學法的時候干擾很大,一學就睏,學不進去,對法理的理解能力也很差。我就看師父各地講法,並解正念對待,解體清除另外空間阻礙我得法修煉的邪惡生命與因素。過了一段時間,就突破了干擾,認識到了:剛得法的新學員個人修煉和證實大法聯繫在一起,必須得嚴格要求自己,多學法,不斷的去掉人的各種各樣的執著、各種各樣的觀念和在常人中形成的一些惡習,如:魔性、自私、妒嫉心、爭鬥心、色慾等不好的東西,才能在救度眾生時不被干擾,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慢慢我就和老大法弟子一起學法、煉功,而後又和他們一起對被中共謊言欺騙的國人講法輪大法真相。

新學員也要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

2012年在講真相的時候,我不幸遭惡人舉報,被惡警綁架到了派出所。我牢記師父說的大法弟子「你們只有救人的份」[2]的教誨,不管惡警多麼邪惡,我都決不配合,甚麼也不說,零口供,只是給他們講真相,最後被邪惡非法拘留十五天。

被非法關押到拘留所,我沒有怕心,就堂堂正正正念清除邪惡干擾並給監室裏的人講真相。我這樣做後,和監室裏被關押的包括班長關係處得都很好,我能在裏面堂堂正正的打坐、煉功、講真相。在師父的加持下,加上我以前講真相的基礎和經驗,在那裏我順利的勸退了53人。有的人聽明白真相後還幫我講真相。他們作為第三者,他們說出的支持大法的話會相當起作用。

我從拘留所出來的時候,有很多人都戀戀不捨。有的問我要電話號碼,說出去後要找我學法輪功。有很多人是發自內心的三退(退出共產黨團隊)的,佩服法輪功,佩服我們師父。

我體悟到,講真相中要想說服別人,讓別人願意聽你講,你首先得尊重別人,首先得站在別人的立場上思考問題,都應換位思考,做事先考慮別人,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要求自己,這很關鍵、很重要。

修煉上我還有不小差距。我要下決心去掉不讓人說的心,不斷去自己的魔性,向內找自己,去掉妒嫉心、爭鬥心、氣恨心、色慾等不好的東西,做到實修自己,不讓師父為我操心、痛心,做好師父要求的修煉和救人的事,不失去這萬古機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為誰而存在〉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芝加哥市法會講法〉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4/3/2/145660p.html)

--摘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神奇的是,一覺醒來,我居然全身不難受了,喘氣也順暢了,危險的症狀全消失了!我的身體很快康復了。我的內心受到很大的震撼,很激動,原來婆婆說的都是真的啊!可我還是困惑:「法輪功為甚麼會這麼神奇呢?」…我們這個五口之家在大法中歸正了!我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
  • 如果不修大法,我早已死於心臟病或胃癌,已不在人世了。大法給了我全新的生命,使我脫胎換骨。回憶十五年來,修煉的點點滴滴,走過的每一步,闖過的每一關,無不在師尊的精心呵護和慈悲點化下,師尊給我的真是太多太多,即使用盡人類所有的語言,也無法表達我對師尊的感恩。
  • 年8月份,我在大漁船上進行拖網作業時,我一不小心,手被滾車絞了進去,整個人被帶著轉了三圈。當時光顧往外抻手了,也沒想起大法。旁邊的工人趕緊拉閘,滾車停止了轉動,我這才把手抽出來,整個右手和胳膊分離了,只連著一層皮,還有一條肌肉被抻出五、六厘米長,垂在外面,這時我才突然想起:師父救我。船主嚇壞了,問我咋辦,我說,沒事,我有師父呢。工人們用圍巾把我的右手纏上,我就用左手托著右手,坐在船上,請師父加持,當時也沒覺的多痛。
  • 我是一名中國大陸高校的教師,大學學的專業就是黨文化的內容,畢業留校講授的也是與其相關的課程,邪黨學說塞滿了整個大腦,唯物唯心是我評判事物的標準,思想中沒有神靈、輪迴、另外空間等概念,認為佛法是虛幻、迷信,是愚昧無知的產物。所謂的「唯物論」如毒瘤佔據著我的大腦,無神論如泥潭使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這些東西使我在修煉的路上磕磕碰碰、步履艱難的前行。
  • 一九九九年,中共卻無理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和打壓,我因堅持信仰被非法抓捕,那些受到中共謊言欺騙的警察打我,我看著被謊言矇蔽的警察,為他們在無知地犯罪而痛心,我是法輪功修煉者,是信神的人,我深知善惡有報是天理,我對他們說: 「你們打我,我不恨你們,我為你們痛心,你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因為你們不知道真相,你們被謊言欺騙,以為是在對待敵人。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我們修的是真、善、忍。善惡有報是天理,你們是在無知地害你們自己,毀掉自己的前程。」慢慢地,明白了真相的警察不再作惡了。真相可以喚醒人的良知,可以救人!
  • 一九九六年三月,丈夫大面積心梗脫險出院後,家婆便教我煉法輪功,從此,我走上了修煉的路。還沒等學法,剛學抱輪,我便感覺法輪在兩臂間旋轉,好玄妙哇!…在矛盾中我經歷了常人的忍,再到修煉人的忍,再昇華到完全為他人著想。
  • 九九六年十一月十三日,這是我們煉功點建立的日子,也是我正式煉功的第一天。這是我難以忘懷的一天,是我生命發生轉折的一天。
  •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一個令無數人生活軌跡發生巨變的日子——一夜間,原本在中國大陸受到社會各界、各階層推崇的法輪功,被中共前黨魁江氏非法禁止,各地煉功點輔導員深夜被從家中抓捕,接踵而來的是鋪天蓋地的「揭批」和詆毀。修煉者們面臨著最重大的人生抉擇。
  • 網絡專家克里斯.紀澤(Chris Kitze)表示,閱讀《轉法輪》解開了自己心中多年的不解之謎。…這讓他體會到《轉法輪》真的威力無比,直指人心及宇宙的核心,直接針對事物的本質討論,不像現在的科學,都是對事情迂迴間接的探討。他說:「用迂迴的方式,永遠隔著一層,這樣永遠也得不到真相。只有直接面對問題核心,親身經歷,才是最有力找尋答案的方式。」
  • 法輪大法在美國佛羅里達州洪傳以來,因為其在身心方面的吸引了各民族的人們走入修煉的行列。在佛羅里達的奧蘭多就有一個近二十人的越裔法輪功學員小組。下面是一位名叫曹安妮的美籍越裔學員,從病入膏肓的憂鬱症患者,到今天成為一名神采奕奕的法輪功修煉者的經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