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正義(15):簡化字對正體漢字的戕害變亂

作者 : 子正
(大紀元圖片庫)
  人氣: 173
【字號】    
   標籤: tags: ,

作者 : 子正

大陸所用的「簡化字」,是中共廢除漢字、實行文字拼音化的過渡性產物。由1956年1月大陸所公布的《漢字簡化方案》正式推出。至1964年5月《簡化字總表》出版時,總數已達2236個。

中共「文字改革委員會」估計,漢字難以在短時間改為拼音文字,中間會有新舊文字的過渡時期,因此在漢字改革上奉行的策略是:破壞漢字形體,削弱漢字效用,以簡體字創造漢字內部利於拼音化的條件。(中國語文雜誌社編《簡化漢字問題》,中華書局,1956年,第98頁)

既然「漢字改革要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而奉行的策略又是「以簡體字創造漢字內部利於拼音化的條件」,因此,大陸「文改」專家們在對正體漢字進行簡化時,可謂不擇手段,極盡戕害變亂之能事,無所不用其極。

以下,是簡化字變亂正體漢字的主要手段。

一、剜肉抽筋,空餘皮囊(所謂保留原字輪廓)。如:

二、隨意肢解,致殘成傷

1.所謂保留原字的特徵部分而刪除其它。如:

2.刪減原字的一部分再加以變形。如:

三、草雞硬充金鳳凰(草書楷化)。如:

四、俗野壓雅正,復辟啟舊章(採用俗字、罕用異體字或歸原古字)。如:

五、麻雀配鴛鴦,亂滾屎殼螂(偏旁改造,符號替換)。如:

六、珠目相混,鵲巢鳩占(同音替代)。如:

七、趨陋就簡,李鬼當家(聲符以簡換繁)。如:

八、冒名頂替,不倫不類(加入聲符,替換原字的一部分,餘下的部分未必是形聲字裏的形旁)。如:

九、僵李代桃,稻稗不辨(借用與部分合併)。

1.借用:用一個音意不同、歷史上很少通用的字替代一個通用字。如:
2.部分合併:將某字部分意義載入到另一個筆劃簡單的字上,該字其他意義仍然保留的。如:
十、棄宗背祖,離經叛道(全面改造,另造新字)。

十一、謬種流傳,餘毒氾濫(類推簡化)。如:

既然漢字簡化的目的,是為「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而簡化的策略,又是「破壞漢字形體,削弱漢字效用,以簡體字創造漢字內部利於拼音化的條件」,所以「二簡字」更加荒唐,以至簡化者自己後來也難以接受,不久夭亡。

下面,我們大致地掃視一下「二簡字」的荒謬亂相:

◎聲符改造:

◎會意改造:

◎字形假借:

◎部分刪減:

◎符號替換:

◎同音合併:

正因為「簡化字」是有意變亂正體漢字,所以滿身破洞,遺害無窮。對此,我們將在後文中一一剖析。@*

點閱【漢字正義】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世代不同,名號也不同,皇、帝、王代表著三種不同的境界和三種不同的治理人民的方式。順便說一下,三皇五帝的存在,並不是神話傳說,而是在歷史上確有其事的,這一點,已經為考古學、考古天文學、古文字學所證實。所以中華民族的歷史上下五千年,是一個真實的歷史事實。
  • 與「國語羅馬字」(簡稱「國羅」)運動南北相映的是「北方話拉丁化新文字」(簡稱「北拉」)運動。發起者是1920年代旅蘇的中共黨員瞿秋白、吳玉章、林伯渠、肖三、王湘寶(劉長勝)等
  • 國語羅馬字,全稱「國語羅馬字拼音法式」,是一套漢字拉丁化方案,即用26個拉丁字母表示漢語的聲、韻、調。1928年南京國民黨政府大學院(相當於教育部)作為「國音字母第二式」公布,與注音字母同時推行。
  • 《說苑》云:「天地動而萬物變化」,所以動與變之間有著密切的因果關係,動則變。其於時空經緯之間有著廣闊而深邃的內涵,正因為宇宙中有著錯綜複雜的變化,天地萬物方得以呈現。日月運行,在天成就日月星辰晝夜晦暝的變化,在地成就山川河域動植高下的氣象。
  • 智,從日從知。知謂通曉事理,通曉天地之道、深明人世之理為智,也就是知。其本義作「智知也,無所不知也」,即智慧之稱。
  • 與「國語羅馬字」(簡稱「國羅」)運動南北相映的是「北方話拉丁化新文字」(簡稱「北拉」)運動。發起者是1920年代旅蘇的中共黨員瞿秋白、吳玉章、林伯渠、肖三、王湘寶(劉長勝)等人。
  • 中華漢字是神傳文字,是中華傳統文化和民族精神的重要載體。古人造字時,把自己的道德標準也融入了構字之中,「字小乾坤大」,反映出古人的正統信仰、道德至上、天人合一思想。一個方塊字,就是一方天地,漢字的形像呈現著宇宙乾坤的萬象紛呈、蘊含著造化的神秀靈氣。
  • 1896年(清光緒二十二年),清末維新派人物譚嗣同(1865~1898)其所著的《仁學》一書中提出︰「盡改象形文字(即漢字)為諧聲(即拼音文字)。」成為中國近代史上,第一個明確主張廢除漢字改用拼音文字的人。
  • 當今世界上唯一傳承下來至今愈顯活力的古老文字--漢字,近代以來亦曾遭遇兩次重大挑戰。
  • 讓我們先看看歷代字書(及韻書)的收字情況: 商(公元前1600~前1046年):甲骨文已發現單字4378個(《甲骨文字編》,臺灣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李宗焜,2012年),其中已識2000餘字,公認1000餘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