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則新聞讓茂名打人致死警察冷汗猛飆

廣東省茂名市數萬市民以遊行、靜坐的方式,抗議芳烴PX項目落戶茂名業已持續三天。當局從廣州、陽江、湛江等地調派了大批武裝力量趕來鎮壓,並於3月31日向手無寸鐵的市民開槍射擊。(網絡圖片)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4年04月04日訊】4月3日,烏克蘭過渡政府內政部長阿瓦科夫在記者會上對媒體表示,今年2月防暴警察部隊在首都基輔槍殺數十名反政府示威者,經調查發現12名防暴警察部隊「貝爾庫特」成員涉案,其中三人已被逮捕。而近日,廣東茂名警察鎮壓民眾反PX示威時,不但使用暴力毆打還向示威者開槍。據民間傳來的消息,有數十人死亡,數百人傷殘。這則烏克蘭過渡政府對「奉命」開槍的防暴警察調查的新聞,可以讓茂名警察看到一個結果,所謂的「奉命執行」並不能保證他們不受清算

烏克蘭過渡政府追究防暴警察開槍殺人

2013年11月21日,親俄派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Yanukovych)宣佈放棄與歐盟早先談妥的自由貿易協定,轉向俄羅斯主導的獨聯體「關稅同盟」。此舉引發30多萬烏克蘭民眾的抗議。

2014年1月17日,亞努科維奇簽署了嚴格限制公眾集會的《反示威法》,由於該項立法嚴峻苛刻,自生效後,立即遭到強烈反彈。持續近兩個月的和平集會逐漸演變成暴力示威,示威群眾和烏克蘭警方爆發流血衝突,造成多人死亡,數百人受傷。反政府示威遊行迫使前總統亞努科維奇下台。

烏克蘭過渡政府內政部長阿瓦科夫在記者會上對媒體表示,今年2月防暴警察部隊在首都基輔槍殺數十名反政府示威者,經調查發現12名防暴警察部隊「貝爾庫特」成員涉案,其中三人已被逮捕。圖為,烏克蘭防暴警察下跪向民眾道歉。(網絡圖片)
烏克蘭過渡政府內政部長阿瓦科夫在記者會上對媒體表示,今年2月防暴警察部隊在首都基輔槍殺數十名反政府示威者,經調查發現12名防暴警察部隊「貝爾庫特」成員涉案,其中三人已被逮捕。圖為,烏克蘭防暴警察下跪向民眾道歉。(網絡圖片)

烏克蘭過渡政府對在2月18至20日發生在基輔市中心獨立廣場附近因斯蒂圖特斯卡街發生的、造成76人死亡的槍擊事件進行了調查,調查結果顯示,防暴警察部隊確曾槍殺數十名反政府示威者。

烏克蘭內政部長阿瓦科夫在4月3日的記者會上展示了有關槍擊事件的證據以及初步調查結果。阿瓦科夫表示,其中8名死者被同一支機槍射出的子彈槍殺,一個防暴警察小分隊被懷疑槍殺至少17名示威者。

烏克蘭過渡政府表示,槍殺是在前總統亞努科維奇的直接領導下發生的。過渡政府已經針對前總統亞努科維奇和前安全部門負責人下達了逮捕令。目前身在俄羅斯的亞努科維奇多次否認槍殺指稱。

1日晚上有人疑報復向市政府大院開槍,特警再度開槍驅散人群。茂名市第十、第十七中學學生舉牌罷課,抗議學校關於PX無毒無害的洗腦宣傳。1日再傳出有2人死亡、40多人被抓的消息。(網絡圖片)
1日晚上有人疑報復向市政府大院開槍,特警再度開槍驅散人群。茂名市第十、第十七中學學生舉牌罷課,抗議學校關於PX無毒無害的洗腦宣傳。1日再傳出有2人死亡、40多人被抓的消息。(網絡圖片)

茂名警察開槍鎮壓示威民眾 目擊者稱恐怖

3月31日,茂名市民楊先生也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當時武警、特警見人就打,醫院裡躺滿了被打傷的市民。

市民楊先生還告訴《大紀元》記者,31日市民與封鎖天橋的特警發生爭執,一個酒店保安被特警從3米多高的天橋上推了下去,當場死亡。還有3個市民在騎摩托車時,遭遇特警襲擊,從車上飛了出去,人倒地後都不能動了,目前生死不明。

有市民在網上表示:「(30日)晚上9時許,市委門前,槍聲不斷,光華北路人潮洶湧,人山人海。」「不單是年輕人,中、老年人都出來了,整個廣場都站不下人,人們被特警驅散了無數次,特警一驅趕,人們就跑,然而不到一分鐘大家又聚集回去。全市到處是警察、特警。」午夜12時許,特警開始清場,很多市民被特警追趕暴打,多人被打傷抓捕。事件持續到凌晨3時許,特警再發射數十發催淚彈。視頻中有特警向手無寸鐵的市民開槍。

3月31日,茂名張小姐向香港媒體《蘋果日報》的爆料熱線表示︰「親眼見到幾個特警,已經捉住一個頭還出血的男孩,人已不能反抗了,居然有另一個特警跑過去當頭又敲了一電棍!」

《希望之聲》4月1日採訪目擊者披露,31日晚目擊者表示,武警看到拿著橫幅、戴口罩的民眾就打,不是打手打腳,是打頭。現在醫院都封鎖了,都進不去。

4月1日,大陸媒體《南風窗》官方微博發表「直擊茂名PX項目衝突現場」的帖文披露,謝同學講述:警察與群眾發生肢體衝突,有多人受傷,「一個人被打,我過去救他,幫他擦血,可是擦不過來,頭部血一直流。」

4月2日,一名連續3晚上參加了抗議行動的市民陳先生向《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講述他所見到的警察打人情景。

他數次親眼看到很多武警抓到示威的民眾,至少有二十多個武警把那個民眾圍起來,外面人看不到,而裡面十幾個武警不停地用警棍毆打,被打民眾躺在地上不會動還繼續打。打完後他們還是圍著,旁邊的人沒辦法拍照,最後生死不明的受害者被武警抬走。

1日,有一位騎摩托車的市民被開著車的警察追趕,在「永久」橋被撞下,當場死亡。1日再傳出有2人死亡、40多人被抓的消息。(網絡圖片)
1日,有一位騎摩托車的市民被開著車的警察追趕,在「永久」橋被撞下,當場死亡。1日再傳出有2人死亡、40多人被抓的消息。(網絡圖片)

命令上面還有良知 奉命開槍者難逃清算

對於警察攻擊抗議民眾的心理,台大月光心理社撰文進行了分析,攻擊行為和其他行為一樣,發生頻率與結果是獲得獎賞或懲罰有很大的關聯。如果警察的攻擊行為沒有遭到懲罰阻止,且警察從這個行為當中獲得攻擊性慾求的滿足,警察的攻擊行為將自然大幅度的增加。由於警察都穿著類似的制服,使得執行暴力行為後,其所需付的責任被分散至整個警察群體共同承擔,導致警察個體在團體當中得以去個人化,並且不會認為「自己」會需要付起責任;相對的,會將責任歸責於「團體」共同承擔。執行命令也提供了警察合理化暴力行為的依據。

從以上分析可見,上級的默許甚至鼓勵在警察攻擊行為中起主要作用,尤其這種攻擊行為不是個案時。

執行命令只是給警察提供了暴力合理化的心理依據,並不能免除其本身的罪責,最近烏克蘭過渡政府調查逮捕槍殺示威者的防暴警察就是例證。時間再往前推,東西德統一後,法院重判了一批前東德開槍射傷、射殺企圖翻牆逃亡民眾的官兵。庭審時辯護律師以士兵只是服從命令辯護,主審法官西奧多•賽德爾當庭指出:當法律與良心發生衝突時,良心是更高的準則,作為士兵,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準是無罪的。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此時此刻,你有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權,這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

在茂名事件中,以及在歷次警民衝突中打人的警察是否應該引以為戒,尊崇自己的良心?即使不講良心,是否應該考慮將來會被中共拋出當做替罪羊?能否逃脫邪黨倒台後的清算?

(責任編輯:楊偉昌)

評論
2014-04-04 8: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