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宋仁:馬英九總統需要深入瞭解台灣經濟脈搏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4年04月09日訊】服務貿易協議(服貿)所針對的是服務性行業,也就是通常所說的第三產業。由於這一行業就業人口巨大,歷來都是各國政府監管的重點,尤其是金融,出版,娛樂等要害部門嚴禁外人入住。從2008年美國經濟危機是由銀行業的危機引起的就知道金融行業的重要性。而新聞界的獨立報導原則更是事關國本。所以很多服務行業的開放都應該慎之又慎,更不用說60多個行業一下放開。美國號稱世界自由貿易的榜樣,很多服務行業審查起來之嚴連盟國都發怵,不信出價買個美國電視台試試。

台灣第三產業就業人口占三分之二以上,且競爭力不強。多數還是小作坊式經營,所以如果對方可以不計成本的和你耗,失敗破產是必然的。因為資本是有成本的,賺錢是目的,加上保障公平競爭的各種法規,所以一般情況下貿易開放所帶來的短期風險一般小企業也是可以承受的,但大陸的國營公司可以不計成本,且兼有統一祖國的神聖歷史使命,遂使服貿協議在很多台灣民眾中產生了巨大的問號和對前途的擔憂。尤其是兩個經濟體政治上的不對等使任何協議當出現嚴重問題是無法得到公正的裁決的。

服貿協議對大陸基本沒有影響,其中一個原因是台灣的服務業在大陸沒有多大競爭優勢:從78年改革開放以來,大陸希望引進的服務業先進技術通過香港和西方資本基本都在大陸立足了,而台灣的服務業和別的先進國家比並沒有太大優勢。更重要的是大陸整治外國企業輕車熟路,決不允許看不慣的公司正常經營:就連美國世界第一大連鎖店Wal-Mart(沃爾瑪)都被整得動輒關店整頓而美國政府毫無辦法,可是這家公司在中國一共才400家左右分店分佈在100多個城市,沒有對誰造成商業威脅,且僱傭大量中國員工。目前哪家公司出個好價錢,沃爾瑪會興高彩列的把中國業務轉讓。

服貿協議對台灣的前途長遠看有可能產生巨大的傷害,如果防範措施週全到位且執行機制健全,也許傷害的風險可以控制在一定範圍內,但是對台灣的經濟不可能產生大的促進作用,因為台灣的服務業競爭力不強。服貿協議的初期效應必然是:台灣公司到大陸設據點,帶走資金,技術和人才;大陸來台撒大錢買公司,房產,媒體。

說到底學生運動規模如此之大還是台灣民間對大陸當局廣泛的不信任所致。雖然台灣民眾不關心大陸政治,但國際上廣泛報導的新聞還是知道一些的。中國政府幾十年來對世界宣傳對新疆的各種優惠,讓人覺得生活在新疆的維吾爾族人簡直太幸福了,比美國黑人地位還高,結果多年以後世界大多數民眾才知道被中共騙得好慘。西藏就更慘了:語言丟失,尼姑還俗,95%寺廟拆毀,,,如果說台灣民眾對新疆和西藏還比較陌生,那香港就太熟悉了。「一國兩制「才17年,歷來安分守己的港人相當一部份對大陸客的行為舉止和對香港市民日產生活造成的困擾忍無可忍,2月16日,香港「反赤化、反殖民」團體在內地遊客經常購物的尖沙咀舉行所謂「滅蝗」遊行,表達對特區政府考慮擴大自由行人數的不滿。

連馬政府自己也承認服貿協議一旦實施,短期內對台灣經濟沒有明顯的益處。而國際上這類紛繁複雜的商貿雙邊商討就是在實力相當的兩個國家也要很多年:像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NAFTA) 也要六到七年的時間,美韓貿易協定也是談了六年以上;為何才三年,馬政府就急著通過對台灣前途如此重要的經貿協議?

其實這是馬英九個人性格和台灣政治環境相互矛盾的產物。馬出生在香港,台灣政治經濟穩定後於51年來台,由於父親曾是蔣介石總統侍從官,來台後如魚得水,家庭條件優越,相當於大陸流行的官二代,由於是五個孩子中唯一男性,倍受寵愛。成長為清廉自持,溫良恭儉,而且他口才極佳,是個難得的具有中國文化思想的傳統知識份子。早年留美,從小到大一直在校園和上層社會一帆風順,結果是書生氣太重。馬總想做一個蔣經國式的總統。殊不知經國對大陸政權和台灣民主生態的深刻瞭解馬英九根本無法相比;因此馬屢次被中共利用而不知,還以為自己在創造歷史。一生一帆風順的人基本上都不是合格的政治家,因為他沒有機會深刻體察民情。

書生氣太重導致自信心過強,聽不進不同聲音,加上08年總統大選時民進黨貪污醜聞連身,激進政治訴求接連敗北,遭民眾唾棄,馬英九得以高票當選,如日中天,導致高傲自打,剛愎自用。接連犯非常愚蠢的錯誤。像瘋牛病期間的美國牛肉進口問題:本來小事一樁,因台灣95%以上的牛肉靠進口,只要形式上檢驗入關嚴格一些就是了,而馬政府直接宣佈美牛肉過關進口,導致政府支持率大跌,顯然馬和親密僚屬不瞭解民意。和選民的認知距離如此之大,自然支持率也一路下降直到一位數。

不能容納反對聲音導致黨內分歧加大,各路人馬紛紛重新組合以求在黨內的未來佔有一席之地,而此時的黨主席馬英九不僅不反省自己,改變策略,反而處心積慮剪掉對手,去年九月用很難坐實的指控想拿掉立法院長王金平,充分突顯了對政治遊戲規則的天真。司法關說案鍘王金平不成,反而自傷嚴重陷入空前權力低潮之際,弱勢孤立,加上2014年底「六都」外加縣市長選舉如國民黨大敗後,馬英九必將遭逼下台的小道消息傳佈黨內各階層,馬四面楚歌,不得已拚死一搏,在去年十一月國民黨十九全大會動員僅有黨內資源通過修正案以保總統必任黨主席來鞏固權利,甚至在致詞時放下身段,懇求代表支持過關,至此馬變成了一個末日政客。

剩下的兩年多任期馬英九已難有作為,因很多立法委員已離他遠去。只是馬不甘心總統八年無耀眼成績單,想在兩岸統一上掌握發言權,再加上馬身邊很多人與大陸商業利益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因此想盡辦法要服貿協議走過場。馬奢望僥倖通過實施,而大陸又因此碰巧全面走向民主,馬英九將青史留名。

經過太陽花運動的警鐘一敲,服貿協定基本破產了。支持的商界人士大多和香港一些富商一樣都是在大陸有利益或協議通過後有短期好處的,但畢竟是極少數。更多的人是受害者,台灣的自由民主核心價值將更面臨中共政權面臨前所未有的衝擊。那些政壇人物會願意和民意對著幹嗎?

評論
2014-04-09 10: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