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

法輪功使我洗心革面 照片就是見證

文:大陸大法弟子新宇明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家裏有一張照片,是我在煉法輪功之前照的。來我家的人,只要看到這張照片,就詢問照片上的人是誰,是幹甚麼工作的等等。當我告訴,那是我的時候,沒有一個人相信我說的話是真的。

這時候,我妻子就證實說,照片上的人就是我。每次這麼證實以後,客人更是驚訝,看看我,看看照片,搖搖頭,無法表達心裏產生的那份落差。這張照片因此就成了我向世人證實法輪大法是正法的最好見證。

說實話,我煉法輪功以後,真真切切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這不是簡單的用個形容詞兒的問題。現在的我是方臉,五官很端正。修煉大法前,我長的是三角眼、尖下頜、刀條臉,眼神是兇巴巴的,一臉兇相。我妻子時常給人描述我修煉大法之前的長相,說那模樣啊,又醜又惡。有時端詳照片的人也這麼說:「不是你吧?倒是像個被追捕捉拿的凶犯。」大家哈哈大笑。實際上,我還真的曾經因為賭博打砸搶,成為被當地警察追捕捉拿的首要人物。

我出生時,也許在娘胎裏營養不良而發育不好,落個身體畸形:先天性羅鍋,羅圈腿,三角眼。七歲的時候,媽媽離開人世,爸爸是遊手好閒不過日子的那號人,也不疼愛我。我沒有得到過父愛母愛,更沒有受過正規的教育,繼承了父親身上的惡習,在社會這個大染缸裏,又沾染了各類惡習,偷搶砸砍、吃喝嫖賭,樣樣都幹。因為羅鍋,從小養成了背著手走路的習慣,不會正面瞅人,背著手彎斜著頭,左顧右盼的走。熟人老遠見我就躲著走,生怕遇到我不順心的時候,被我揍一頓。我好打仗,攪的四鄰不安。我妻子時常被我打的頭破血流,她要說離婚,我就用菜刀頂住她的脖子問她離不離?她乖乖的說不離。而我在外邊吃喝嫖賭,妻子沒有一點能力管得住我。有人說我是亡命徒,打起人來是不要命的那號,人人怕我,因為賭、盜、偷、搶,我曾被當地公安追捕。

久而久之,由於沒有節制的混日子,我的身體糟蹋的很不是樣子了,醫院檢查出我身體的毛病,說當地治不好,讓我轉院。那時的我,就是這麼一個身殘、心殘、不可救藥的人。

就在這時候,有人送我一本《轉法輪》。我用了兩個月的時間讀完一遍,書中闡述的道理,讓我心服口服。我明白了甚麼是人,如何做人,如何做一個超越好人的人。我決定修煉大法。

法輪功能使人發生洗心革面的變化,這是真實不虛的。我修煉法輪功後,嚴格按著真、善、忍的理念約束自己的言行,待人接物都高標準要求自己,所有的惡習,一股腦兒都戒掉了,我的思想變得純淨光明,心地變得善良,一身疾病不治而癒。現在我的羅鍋沒了,羅圈腿直了,也不是三角眼了。這脫胎換骨的變化,贏得四鄰親朋對法輪功的讚揚、稱奇,很多人,我的妻子因此也走入大法修煉,我們的家庭也變成了人人羨慕的幸福家庭。

修煉大法後,我變得寬容大度,在單位裏,按照法輪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到無私無我,總考慮別人,人緣極好。同事們都願意與我打交道,現在他們全都退出了中共黨、團、隊,並且認可大法好。在中共的獨裁暴政下,他們敢於作出這樣的抉擇,就是親眼從我的身上見證了法輪功的美好、超常。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不管我因為修煉大法變得多麼善良正直,我仍多次被警察騷擾,還被非法關押過,警察的目地就是逼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二零零一年新年之前,我遇到這麼一件事:當時當地派出所警察緊緊的盯著我的行蹤,怕我去北京。跟我熟悉的警察透露說:千萬不要去北京,除夕那天天安門要發生人命案。後來「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了,我一下就明白了:「天安門自焚」是中共導演的騙局,不然怎麼警察們能事先就知道了呢?這個中共真是邪惡透頂了。

記得當時警察還對我說,打砸搶任我幹啥就幹啥,他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管我做壞事,就是別煉法輪功。可見邪黨的邪惡本質,縱容人幹壞事,卻不讓信奉「真善忍」。我切身認識到了。

以上是我修煉法輪功的經歷,請大家千萬不要再受邪黨謊言的騙,不要受無神論的侷限,用心了解一下法輪大法,他是偉大的佛法,是最超常的科學。

--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神奇的是,一覺醒來,我居然全身不難受了,喘氣也順暢了,危險的症狀全消失了!我的身體很快康復了。我的內心受到很大的震撼,很激動,原來婆婆說的都是真的啊!可我還是困惑:「法輪功為甚麼會這麼神奇呢?」…我們這個五口之家在大法中歸正了!我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
  • 如果不修大法,我早已死於心臟病或胃癌,已不在人世了。大法給了我全新的生命,使我脫胎換骨。回憶十五年來,修煉的點點滴滴,走過的每一步,闖過的每一關,無不在師尊的精心呵護和慈悲點化下,師尊給我的真是太多太多,即使用盡人類所有的語言,也無法表達我對師尊的感恩。
  • 年8月份,我在大漁船上進行拖網作業時,我一不小心,手被滾車絞了進去,整個人被帶著轉了三圈。當時光顧往外抻手了,也沒想起大法。旁邊的工人趕緊拉閘,滾車停止了轉動,我這才把手抽出來,整個右手和胳膊分離了,只連著一層皮,還有一條肌肉被抻出五、六厘米長,垂在外面,這時我才突然想起:師父救我。船主嚇壞了,問我咋辦,我說,沒事,我有師父呢。工人們用圍巾把我的右手纏上,我就用左手托著右手,坐在船上,請師父加持,當時也沒覺的多痛。
  • 我是一名中國大陸高校的教師,大學學的專業就是黨文化的內容,畢業留校講授的也是與其相關的課程,邪黨學說塞滿了整個大腦,唯物唯心是我評判事物的標準,思想中沒有神靈、輪迴、另外空間等概念,認為佛法是虛幻、迷信,是愚昧無知的產物。所謂的「唯物論」如毒瘤佔據著我的大腦,無神論如泥潭使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這些東西使我在修煉的路上磕磕碰碰、步履艱難的前行。
  • B> 我一夜之間來了「特異功能」一九九五年我學起了太極拳。因不講心法,只練動作和功法套路,煉功不見長功,心裏很苦。一九九七年冬天我迷上了太極拳中的站大馬步樁,每天晚上在北大俄文樓前站一、二個小時,直到累得全身大汗淋淋,腿累的站不住了才回去休息。二個多月每天堅持,有時學校保安十二點查夜,用手點筒照著我眼睛,示意我不要練了,但我還堅持練,後來學校保安也不打擾我了,隨我練到多晚。我非常著迷,以為找到了我想要的東西。
  • B> 得法入道一九九四我在校上學時,繼續暗自追尋「真法」、「真道」,我常年在圖書館裡博覽群書,卻一直未果。我找啊找,感覺很苦,卻並不知道確切地在找甚麼。我經常一個人沉思默想,靜靜打坐,冥冥之中像在等待著什麼。
  • 一九九九年,中共卻無理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和打壓,我因堅持信仰被非法抓捕,那些受到中共謊言欺騙的警察打我,我看著被謊言矇蔽的警察,為他們在無知地犯罪而痛心,我是法輪功修煉者,是信神的人,我深知善惡有報是天理,我對他們說: 「你們打我,我不恨你們,我為你們痛心,你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因為你們不知道真相,你們被謊言欺騙,以為是在對待敵人。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我們修的是真、善、忍。善惡有報是天理,你們是在無知地害你們自己,毀掉自己的前程。」慢慢地,明白了真相的警察不再作惡了。真相可以喚醒人的良知,可以救人!
  • 再顯神跡乳房再生…鄰居大姐激動的說:「我真的相信了!人都那樣了,快不行了,就是上醫院用最好的藥也不見得能好。煉法輪功真能煉好,而且好的這麼快!這回我服了!法輪功就是好!」在場的所有人都服了,知道這件事的人再看電視造謠的那一套都非常氣憤,都說共產黨就會撒謊,專迫害好人。一個同修問我:你諮詢過醫生嗎?世界上有過這樣的先例嗎?我回答說:絕無僅有,只此一例。
  • 用親身經歷證實大法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到哈爾濱北方股骨頭壞死研究所,我要取回我的病歷和當時拍的CT片。我見到了曾給我看過病的研究所所長,見我走進來他們很震驚:你不是那個雙側股骨頭壞死二期,在地上爬的那個患者嗎?我說是啊。他驚訝的說:「你能走了?」我說:「你看我這不是走著來的嗎」!張醫生說:你走一個我看看?他忘了我是走著進去的。我就在屋裏再給他走,我說我在家啥都能幹了,我蓋房子,打工甚麼都能幹。他問我我就樂,他說搞的甚麼名堂快說說。張醫生馬上查找我的病歷,一看只拿了一副藥,就說:「你這絕不是用藥的結果,快說說你是怎麼好的?」我認真的告訴他:「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
  • (shown)一九九八年三月我不幸患雙側股骨頭壞死病,癱瘓在地上爬,成了活死人。一九九九年三月我有緣修煉法輪功,三天裡股骨頭壞死奇蹟般的恢復正常,成為當地的爆炸性新聞。我爸當時一字一板的說出了誰都想不到的一句話:「這不是真佛下世了嗎?!」接下來發生的神跡一個接一個,讓我周圍的人親眼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