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

修煉法輪大法 一家走出苦難

文/黑龍江大法弟子悟清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我出生在北方的一個小城鎮,父母都是普通工人。父親老腦筋,重男輕女。母親接連生了姐姐和我兩個女孩後,真就生了個男孩。不幸的是母親產後大出血,在醫院搶救,弟弟被託付給鄰居照看。可他只活了十多天就因受風死了。

喪子之痛,讓父親帶著全家離開了傷心之地,搬到了我們現在居住的這個城市。再後來媽媽又生了個小妹妹,之後趕上「計劃生育」,媽媽就不敢再生了,再生不是罰款就是開除公職。從此爸爸的脾氣變的非常暴躁;媽媽因家窮,生妹妹時無人照看,營養不良,落下了一身病:高血壓、血稠、心臟病、冠心病、嚴重的胃病、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婦科病常年流血、嚴重的貧血、風濕關節炎等等,常年一個「藥簍子」。家裏都快開藥鋪了,中藥、西藥一應俱全,醫院的大夫沒有不認識媽媽的,媽媽成了我們當地各個醫院的常客。

爸爸是個要強的人,我們姐妹三個讓他覺得抬不起頭來,不但脾氣越來越暴躁,每日借酒澆愁,每喝必醉,醉了就借故打罵妻女。我們娘四個都被他痛打過。打完就是媽媽犯病、住院、鬧離婚。我的整個童年和少年就是伴隨著暗無天日的家庭暴力戰戰兢兢的活過來的。有時候爸爸剛剛耍完酒瘋,嘴裏罵著我們娘兒四個昏昏入睡後,幼小的我都想過拿刀子把他殺了,怨恨、恐懼、無助加痛苦,我經常在夢裏哭醒:老天爺,誰來救救我?我們的命怎麼這麼苦哇!

由於這樣的家庭環境和遺傳基因,我從小身體就弱,感冒發燒經常事,一發燒就流鼻血,後來還燒出肺炎,還從媽媽那裏遺傳了心臟病,再加上嚴重的風濕性關節炎、腿痛的厲害,嚴重時腰都彎不下,左腿經常抽筋的疼。

八十年代後期,我們這兒興起了氣功熱,我和媽媽就練了各種氣功,練來練去,病也沒練好。一九九五年初,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和媽媽接觸了法輪功。不知道怎麼,我一下子就認定了這就是我今生要找的真正的功法,李老師就是我苦苦尋覓的恩師,我說我跟定這位師父了!

我和媽媽每天積極的學法煉功,不知不覺媽媽的病一樣一樣全好了,我也感到從未有過的輕鬆、快樂,無病一身輕,媽媽就把家裏的幾十種中西藥全都扔了。

後來在我的勸說下,爸爸也走入了修煉。喝了幾十年的酒一下就戒掉了,脾氣也逐漸變好了,很少發脾氣了。每天也堅持到煉功點參加集體煉功。爸爸從小就有中耳炎,後來經常喝酒、發脾氣,中耳炎越來越嚴重,八幾年的時候去天津南開醫院做了手術,摘除了一側的耳膜,從此一側耳朵徹底失聰,誰跟他說話他只能歪過頭用那隻好耳朵聽。自從做了手術,爸爸的耳朵就經常流膿、常年用脫脂棉擦,塞著耳朵,嚴重時淌綠水,而且牽扯到腦袋也疼。爸爸說,將來死也得死在耳朵上。

可自從修煉了法輪功,爸爸變的越來越年輕,耳朵的膿水也越來越少。終於有一天,爸爸突然激動的對我們說:「我的這只耳朵能聽到聲音了!我的耳朵好了!」全家人都替爸爸高興,爸爸更是感動的哭了,虔誠的給師父磕頭上香,從此更加精進的修煉。

我的姐姐、姐夫也先後走入了法輪功的修煉隊伍。姐姐原來有嚴重的腎病,學法煉功後全好了。姐夫也變的寬容、大度,不再跟他大哥爭奪家產,選擇退出,把豐厚的家產讓給了他的哥哥,和我姐姐從家中搬出來,自己租房子在外打工。姐姐和姐夫靠打工培養外甥女,外甥女現在已經讀大學二年級。一家三口都在大法中受益,身體健康,其樂融融。

我的姥姥今年八十六歲了。修煉法輪大法也有十八年了。修煉前姥姥有嚴重的頭風病。從我記事起就沒見過姥姥摘過帽子,一年四季都戴著帽子,常年在頭上拔罐子,還有嚴重的胃病,吃不下飯,人瘦的嚇人,自然也經常去各大醫院看病,沒看好過。之前姥姥家裏還供著狐黃的牌位,搞的家裏不得安寧。

自從看媽媽煉法輪功病都好了,姥姥也煉了法輪功。修正法了,親手把狐黃的牌位都燒了,堅持學法煉功不長時間姥姥的病就都好了。腦袋上再也不拔罐子了,戴了幾十年的帽子也摘了,飯也能吃了,走路生風,腰板溜直,年輕人都比不過她。這不,都八十六歲的人了,還能每天數次上下三樓,買菜、做飯、收拾家務啥都幹。每天早晨三點多起來參加全球大法弟子的晨煉,每天保證至少看一講《轉法輪》,還勸不少親朋好友和老鄰居「三退」哪。

在這裏需要特別說明一下:姥姥沒上過學,不識幾個大字,自從修煉法輪大法後,師父給她開啟了智慧,大法書都能讀下來,《轉法輪》的〈論語〉和《洪吟》也早就能背下來了。

姥姥的兒媳(我的舅媽)家的親屬都是當官的或有點權勢的,多數是中共黨員,就因為看姥姥這麼大歲數,身體還這麼好,無怨無恨的照顧老舅一家人,看孩子、洗衣、做飯的,也就都很認同大法,經姥姥勸說,還先後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了光明的未來。

最後再說說我自己的家庭狀況。我的丈夫經常出車在外,但他隨時都帶著隨身聽,沒事就聽師父的講法或者大法音樂,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次他在內蒙開車,冬季下過雪的路面很滑,他開著重車,前面的車翻溝裏了,後面的車也翻了,就丈夫開的車安然無恙!

雖然丈夫不像我經常學法煉功,但他也在大法中受益匪淺,這麼多年也從來沒吃過藥,也很少有病,工作也越來越順,別人都沒活幹,可丈夫的公司一年到頭卻忙的很,有時過年還幹不完。丈夫深知,這都是信大法帶來的福報哇。

我兒子從小也受益於大法的恩澤,很少得病,感冒都很少攤上。一次他們學校傳染甲流,他們班就有十多個孩子得了腦炎不得不停課。家長紛紛帶孩子去市裏醫院看病,花著錢,遭著罪,家長都嚇得了不得,可我兒子照樣活蹦亂跳的沒事!

要說的還很多,篇幅有限,就不一一列舉了。總之,修煉法輪大法,讓我和我的家人及很多的有緣人受益,不但得到身體的健康,最主要的是道德得到了昇華。

--轉自明慧網 【慶祝513】走出苦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通過不斷學法,漸漸的怕心少了。我的一身病,七天之後完全消失了。無病一身輕,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開心極了。大女兒的癲癇,通過學法也好了
  • 神奇的是,一覺醒來,我居然全身不難受了,喘氣也順暢了,危險的症狀全消失了!我的身體很快康復了。我的內心受到很大的震撼,很激動,原來婆婆說的都是真的啊!可我還是困惑:「法輪功為甚麼會這麼神奇呢?」…我們這個五口之家在大法中歸正了!我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
  • 1997年,為了祛病健身我開始修煉法輪功。剛一接觸大法,我的身體就有強大的反應,沒幾天,身體裏的各種疾病和一切不正常的狀態完全消失了。身體輕鬆,心情開朗,每天總是樂呵呵的。人家也說我修大法後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 我的那一雙痛苦不堪的手,就這樣神奇地變好了。
  • 如果不修大法,我早已死於心臟病或胃癌,已不在人世了。大法給了我全新的生命,使我脫胎換骨。回憶十五年來,修煉的點點滴滴,走過的每一步,闖過的每一關,無不在師尊的精心呵護和慈悲點化下,師尊給我的真是太多太多,即使用盡人類所有的語言,也無法表達我對師尊的感恩。
  • 醫生詢床時覺得吃驚:一個將近六十歲的人體格能如此的好,如此的硬朗;手術前說是因鼻子裏切除的面積大會塌下來,但術後鼻子依然很挺;住院無定期的說法也由於爸爸身體恢復得好,十一天就出院了。
  • …前幾天,我又見到了這兩位老人,一見面,就感覺到劉奶奶的精氣神變了,臉上展現的是健康與快樂,許爺爺也顯得那麼年輕,根本不像一個快八十歲的老人。還沒等我問,劉奶奶就滔滔不絕的給我講起了他們的神奇故事。
  • 年8月份,我在大漁船上進行拖網作業時,我一不小心,手被滾車絞了進去,整個人被帶著轉了三圈。當時光顧往外抻手了,也沒想起大法。旁邊的工人趕緊拉閘,滾車停止了轉動,我這才把手抽出來,整個右手和胳膊分離了,只連著一層皮,還有一條肌肉被抻出五、六厘米長,垂在外面,這時我才突然想起:師父救我。船主嚇壞了,問我咋辦,我說,沒事,我有師父呢。工人們用圍巾把我的右手纏上,我就用左手托著右手,坐在船上,請師父加持,當時也沒覺的多痛。
  • 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法輪功修煉人,十五年裏親身經歷的太多太多法輪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故事,每一個故事都凝聚著師父巨大的付出和無量的慈悲,真是用盡任何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偉大師尊的感恩。想說的話太多了,今天講我女兒的故事。
  • 大陸來稿〕一九九七年,我的妹妹得了癌症,修煉大法後很嚴重的癌病竟不翼而飛,她興奮的告訴我大法如何如何好,我親眼目睹大法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知道大法好,可就是聽不進妹妹的勸,沒有走入大法。現在知道是機緣未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