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身退強盜 救新娘 孤女報答收留之恩

作者:陳必謙

圖為明 張靈《招仙圖》。(公有領域)

    人氣: 999
【字號】    
   標籤: tags:

滁陽牧(牧:官職名)高玉廷,是名孝子。他上任後,就派人回家去接老母郁氏。

這天,往滁陽而來的郁氏,經過來安縣的東山,從轎上觀賞東山清秀景色,一眼望去,林木蔥鬱。這時,郁氏聽到一陣哭泣聲,她要轎夫停下,並派人尋聲找人。結果,發現一名二十多歲的悲傷女子。

郁氏詢問她,她說:「我叫綠雲,是來安縣郁某的女兒。父母先後病故了,繼母不能相容於我,整日打罵。被逼無奈,我只好從家裡逃了出來。現在無處可去。」說完,又流淚不止。

《宋元名繪冊.元人畫招涼仕女》。(公有領域)

郁氏見她雙目紅腫,身體嬌弱,不禁動了惻隱之心,於是說:「我也姓郁。兒子在滁陽做官。如果妳願意,就和我一起去滁陽,以後,妳就在我身邊照顧我吧!」綠雲聽了,「撲通」一聲跪在郁氏面前,說:「如果您肯收留我,我感恩不盡!情願做個粗使丫環,報答老夫人!」

一路上,綠雲日夜服侍郁氏,郁氏滿心歡喜。到了滁陽,郁氏把收留綠雲的事,告訴了兒子。高玉廷見綠雲模樣清秀,不像壞人,便對母親說:「母親既然可憐她,就讓她做個貼身丫環吧!」於是綠雲就留在了高府。

數月之後,高玉廷的女兒,出嫁給一位州牧的兒子。對方派了一隊人抬著花轎,吹吹打打地來接新娘。

花轎剛過清流關,突然衝出一夥手執刀槍的強盜,劫走了新娘。隨從的人倉皇逃回高府報告。高家頓時慌亂起來,高玉廷的妻子當場暈了過去;老母郁氏臉色蒼白;高玉廷不知所措;而大家也拿不出辦法。

府裡的幕僚紛紛獻計。有的說:該下令讓捕快去捉拿強盜;有的說:必須派兵去圍剿。高玉廷知道,捕快難以抵敵強盜,而圍剿又可能傷害女兒,所以搖搖頭,沒有同意。

高玉廷一面安慰母親,一面心急如焚,不知怎麼辦。圖為明 仇英《二十四孝冊.漢文帝親嘗湯藥》,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這時老母郁氏嘆了口氣:「無論怎樣,總要以保全孫女為重。如果她被強盜玷污了,高家還有何清白可言?」高玉廷一面安慰母親,一面心急如焚,不知怎麼辦。

猛然,一個嬌弱的聲音說:「婢子到這裡已經幾個月,又蒙老夫人搭救,一直沒機會報答。如果您肯信任我的話,我願意去一趟!」高玉廷一看,說話的正是丫環綠雲。他不禁苦笑說:「妳只是一個弱女子,手無縛雞之力;強盜人多勢眾,又窮凶極惡,妳怎麼對付得了?」

綠雲答非所問地說:「事不宜遲,綠雲告辭了!」說完,竟像飛鳥一樣,一縱身,就躍到了窗外,轉眼之間沒了蹤影。在場的人無不驚奇地呆愣在一旁。

綠雲離開了許久,大夥兒靜靜地在屋內等候,等到半夜三更,月上樹梢,更漏聲聲。大家像是木偶一樣,既不講話,也不動彈。這時,不知哪位丫環前來上茶,碰倒了院中的花盆,轟的一聲,嚇得大家一身冷汗。

高玉廷正要責備丫環,就聽窗外屋廊下,有人帶著笑聲說:「幸而沒有耽擱,不然就晚了。」隨後又聽到有東西落地,接著,綠雲跨進屋門。滿屋人急忙起身迎上去,只見綠雲背著高玉廷的女兒,疲憊地來到高玉廷面前說:「婢子沒有辜負主人,女公子安然無恙。」

大家急忙把女公子放下來,高玉廷一面拜謝綠雲,一面請綠雲先坐下休息。

大家詢問女公子事發經過,她說:「強盜把我劫走後,用黑布蒙上我的眼,堵住我的嘴,不知走了多少路,才到了一個山寨。他們把我關到一間空房子裡。夜晚的時候,一個強盜進屋要對我無禮,我大聲喊叫,又極力不從,可強盜力大無比。忽然,一道白光從窗格透進屋裡,讓人感到一陣寒氣。再往後,覺得強盜鬆了手,倒在我身旁。仔細一看,他的頭已經沒了。後來,我就暈暈乎乎的,不知發生了什麼事。等到睜眼的時候,已經在這裡了。」

大家聽完,目光一致投向綠雲。綠雲有些不好意思,低頭道:「婢子很疲乏了,想去休息一下。」高玉廷點頭答應。

綠雲來到太夫人房裡,太夫人拉住綠雲的手說:「我們一家人都很感激你。只是我不明白,妳為什麼身懷絕技,卻不回家報仇呢?」綠雲說:「太夫人當初收留了我,這樣的恩德,我永世不忘!如今能有報答的機會,也算了結了我的心願。我雖然被繼母逼迫虐待,而逃出家門,但如果不是這樣,我終究不過當個農夫的妻子,不會學到這身技藝。想來,我該酬謝我的繼母啊!」

太夫人郁氏嘆息說:「看來妳是個很不尋常的女子啊!」於是想讓綠雲做自己的孫媳婦。綠雲說:「我已經暴露了身分,不能在老夫人家裡繼續待下去了。」

她接著說:「這裡不久將會有危險,請老夫人警惕!」太夫人身上一震說:「這可怎麼辦呢?」綠雲低頭想了想說:「請太夫人把孫女叫來!」

不一會兒,女公子來到太夫人面前。綠雲對女公子說:「等到危險到來的那一天,要靠你努力了。」女公子問:「我該怎麼做?」綠雲從手指上脫下一支鐵箭環,交給她說:「妳遠遠地把它投過去,就可以了。」女公子看看箭環,閃閃地發出烏光,便又問:「妳現在打算去哪兒呢?」綠雲仰頭嘆了口氣,低低地說:「天涯海角吧!」

第二天清晨,綠雲果然不見了。

一個多月後,高玉廷白天辦完公事後,和僚屬一起飲酒。圖為《萬年不老冊.貞元七賢》,作者、年代不詳。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一個多月後,高玉廷白天辦完公事後,和僚屬一起飲酒。席間又提起綠雲,大家都說她是個劍俠。不禁流露出欽佩和惋惜之情。

酒席散後,高玉廷回到府裡,洗漱之後上了床。夜半的時候,果然有一夥強盜翻牆進入高府。他們手持快刀,頭戴面具,共有四十多人。

高玉廷聽到外面腳步聲雜亂,知道出了事。悄悄叫醒家裡人,並要他們登上樓藏起來。不一會兒,強盜四處搜尋了一會兒沒找到人,打算登樓尋找。

女公子對高玉廷說:「綠雲曾囑咐我用鐵箭環,以避免災難。現在正是時候了。」隨後,來到窗前,把箭環擲向樓下的強盜。只見箭環化成一團火焰,撲向強盜。強盜們彷彿失了魂似的,站在那裡動彈不得。

高玉廷這才大喊:「抓強盜!」不久,外院的僕人、衛兵,都衝了進來,把強盜輕易地抓住了。

第二天,高玉廷升堂審訊,問強盜:「你們這些賊子,來時氣勢洶洶,為什麼就輕易的束手就擒?」強盜回答說:「我們正要上樓,只覺得一片白光,身子被定在那裡,所以才被抓住了。」審訊之後,強盜們被關進死牢,只等秋後受斬。

幾年後,高玉廷辭官,在回鄉路上,經過一片荒山野嶺。圖為清 黃增《人物(三)冊.人物故事二》,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幾年後,高玉廷辭官,在回鄉路上經過一片荒山野嶺,只見遠處走來兩個人,一男一女。男的有些跛腳,女的身材嬌小。走到近處,女子向高玉廷下拜問安。高玉廷仔細看看,女的竟是綠雲,不禁喜出望外。

綠雲說:「我已有了夫婿。」說著指指那位跛腳的男人。又說:「不知太夫人怎麼樣?女公子平安嗎?」高玉廷告訴她,太夫人已經去世,女公子也嫁了人。綠雲嘆息了一番說:「前面雖然荒僻,但我已經替您除去了危險,您放心走吧!」又詢問了太夫人葬在哪裡。隨後就不見了。

此後,太夫人墓前,年年都有祭品。高玉廷知道是綠雲來過,但卻再也沒見過她。

正是:

天地有正義,颯然出女英;
學得一身藝,超卓如神鷹;
除惡誠銳利,排難報大恩;
隱懷鴻鵠志,柔秉女兒心;
仗俠江湖上,濟世且恤民;
年年祭主母,念念抒真情。

@*#

(事據《夜雨秋燈錄》)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傅玄指出:「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他強調「人和」,注重安民。要想穩定社會秩序,使各階層的人,都能夠各務其業、各行其事,關鍵在於安民和發展生產。
  • 孟子回答道:「大王喜歡戰爭,請允許我拿戰爭做個比喻。戰鼓咚咚地響,雙方戰士持著武器交鋒,打了敗仗的丟掉盔甲,拖著兵器逃跑,有的跑了一百步停下來,有的跑了五十步停下來。那些跑了五十步的土兵,譏笑跑了一百步的士兵,是逃兵,是膽小鬼。請問:您怎樣看待譏笑者呢?」
  • 漢武帝在金殿上閒坐,忽然有一個人,坐著白鹿拉的雲車,從天而降,來到金殿前。來者看上去三十多歲,但面色像孩子般紅潤,穿著羽衣,戴著天神的金冠。
  • 鄭國公富弼,官拜樞密使。時值宋英宗即位,賞賜朝中大臣。富弼已拜領了賞賜,英宗又額外另有專賞。
  • 世宗皇帝又曾對張廷玉說:「我做諸侯王時,與人一起行走,從來不用腳踩別人的頭影,也從來不踐踏螞蟻小蟲。」
  • 東漢時的許昌人陳元方,十一歲時,按時去拜訪袁公。袁公問他:「你父親在太丘做官的時候,遠近的人,都稱讚他,他都施行了一些甚麼好政策呢?」
  • 由於姚察清正廉明,俸祿又大都接濟了別人,素無積蓄,因而家中常常入不敷出,十分拮据。每當有人勸他想些辦法,搞些資財,來改善一下家中清貧生活時,姚察總是笑而不答。
  • 宋仁宗時,西部邊疆發生戰爭,大將劉平陣亡。朝中輿論認為,朝廷委派宦官做監軍,主帥不能全部發揮自己的指揮作用,所以才導致劉平失利。
  • 齊國要攻打宋國。宋王派藏孫子(人名)向南邊去求救於楚。楚王很高興,答應得也很痛快。然而,藏孫子卻很擔心地回去了。
  • 葉南巖在做浦州刺史時,有打群架的人,到州里告狀。一人流血滿面,受重傷,胸部幾乎破裂,生命危在旦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