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洛可可繪畫展:從華托到弗拉戈納爾

文/方慧 & Michal Bleibtreu Neeman
  人氣: 22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4年05月08日訊】一群雍容高貴的淑女和風度翩翩的紳士悠閒地在水上泛舟、一對情侶慵懶地在大樹下休憩、在華麗的夢幻般的花園裡貴族們在舉辦舞會……一種新的表達情感的繪畫流派在法國產生了,這就是十八世紀路易十五時代風行的洛可可繪畫藝術。

從3月14日至7月21日,位於巴黎的Jacquemart-André博物館舉辦《從華托到弗拉戈納爾-風流節日》覽,它彙集了十八世紀洛可可畫派大師們的60多件代表作。人們能從中一窺當時法國上流社會無憂無慮的浮華生活。

《風流節日》(les fêtes galantes)是指在十八世紀初、奧爾良公爵攝政期間(1715-1723)、以華托(1684-1721)為標誌性人物的一個繪畫主題。華托的畫作多是在華麗高雅的場景中,或在田園牧歌般的背景下,描繪愛情的感覺:美麗的女子和英俊的男士沉浸在野餐或舞會的歡娛中,或享受傾心密談的那一刻。

繼華托大師後,朗克雷(Lancret 1690-1743)和佩特(Pater 1695-1736)沿襲這個主題並予以發,他們把想像的幻景注入到現實場景中。富有創意的藝術家們,如布歇(1703-1770)和弗拉戈納爾(1732-1806),在《風流節日》的主題中添入了詩意和輕靈,他們能出色地處理曲線和鮮艷的色彩,使洛可可的優雅和精緻風格發揮到極致。

華托 –《風流節日》繪畫主題始創者

讓-安東尼•華托(Jean-Antoine Watteau)可能是十八世紀最出色的畫家和調色師。這個以燒磚瓦窯為生的農村手工業者的兒子,於1684年生於法比交界的瓦倫辛尼(Valercinnes),1702年他移居巴黎,最初在畫店裡當學徒,為僱主臨摹一些銷路好的意大利、荷蘭的古典作品。後來,在喜劇團場景畫家克勞德•吉洛特(Claude Gillot 1673-1722)的工作室當助手,這使他對戲劇發生了濃厚的興趣。在後來的藝術生涯中,華托不但經常描繪演員的生活,如《意大利喜劇演員》、《滑稽丑角吉洛》等,而且在自己的油畫技巧中大量地吸收舞台場面的構圖方式。

後來華托在奧德朗門下學到了整套洛可可風格的繪畫技巧。1709年,華托參加羅馬繪畫大賽,獲得亞軍。華托首創的帶有詩意、輕快而具現代氣息的《風流節日》繪畫主題,受到當時大收藏家們的推崇,後來憑籍《舟發苔西島》而獲准成為美術與雕塑皇家學院成員。
華托在1712年後,畫藝趨於成熟,開始創作反映上流社會生活的作品,華托畫那些夢境般的美好生活 – 在神話花園裡快樂地野餐,那是美麗淑女和風雅情郎的集會。這一時期華托的藝術已經開始反映18世紀初期法國貴族的趣味,一種喜歡優美色彩和精巧裝飾的風尚代替了巴洛克時期較為剛健的趣味。

華托的一生才華橫溢卻極為短暫,1721年,年僅37歲的華托因肺病咯血不止而與世長辭。

《尷尬的提議》一畫賞析:

《尷尬的提議》(La Proposition embarrassante)。畫家:安東尼•華托。創作時間:1715–1720。現收藏於聖彼得堡的埃爾米塔日博物館。(Photograph © The State Hermitage Museum, Saint-Petersburg, 2014 / Vladimir Terebenin)
《尷尬的提議》(La Proposition embarrassante)。畫家:安東尼•華托。創作時間:1715–1720。現收藏於聖彼得堡的埃爾米塔日博物館。(Photograph © The State Hermitage Museum, Saint-Petersburg, 2014 / Vladimir Terebenin)

《風流節日》的主題,一貫體現人類與大自然的和諧,青年男女談情說愛的場所被安置在理想化的框架中。華托的這幅《尷尬的提議》描繪在平靜的氣氛裡,一對夫婦伴隨著吉它似乎剛開始起舞,音樂家把她的臉轉向一個年輕女子,而她自己正被一個男子含情脈脈地望著。這種含蓄的默望,恰如其它作品中的密語與體姿等,構成了華托表達愛情的繪畫語彙。

在這幅畫中,用音樂和交談的形式來表達追求愛情的含義。音樂,它需要和諧和相互尊重,男女間的愛情不是如此嗎?交談,是風雅的一種體現,是文明行為的標誌,能夠控制社會衝突的一種手段,培養井然有序的社會生活。

所以,華托描繪的場景並非時尚年輕人之間的簡單散步,而是要涵蓋人類的情感、禮儀、個性、靈魂及外貌等。通過對話、舞蹈和音樂建立起的社交性,乃是個人幸福生活的源泉,這完全反映了當時法國社會的理想。

《滿意的皮埃羅》(Pierrot content)。畫家:安東尼•華托。創作時間:1712–1713。現收藏於馬德里的Thyssen-Bornemisza博物館。(© Museo Thyssen-Bornemisza, Madrid)
《滿意的皮埃羅》(Pierrot content)。畫家:安東尼•華托。創作時間:1712–1713。現收藏於馬德里的Thyssen-Bornemisza博物館。(© Museo Thyssen-Bornemisza, Madrid)

布歇和弗拉戈納爾–洛可可畫派的傑出代表

十八世紀中葉《風流節日》的主題在延續和發展,代表人物是兩位富有才華的法國畫家:布歇和弗拉戈納爾。

路易十五統治時期和路易十六統治時期的早期,以豪華和奢侈裝飾的品味而著稱。宮廷和藝術贊助商熱衷於裝飾畫更甚於歷史畫。《風流節日》主題的標誌- 散步,遊戲、音樂和舞蹈完全符合這種裝飾畫所需,而且這一時期的藝術家們使洛可可畫派發展到巔峰。

弗朗索瓦•布歇在1765年成為路易十五的御用畫家,他的幾幅蓬巴杜夫人(Mme de Pompadour)的肖像畫充份體現出當時宮廷偏愛的鮮亮色彩和纖巧的裝飾風格。布歇的作品中常出現擁有圓潤肩膀和柔美曲線的女子、一本書、象徵愛情的玫瑰、象徵女人的花環、象徵男人的長笛、一只花籃、幾個溫順的動物和自然風景,這就是布歇畫筆下的由田園詩和細膩情感交織成的《風流節日》。

值得一提的是布歇畫過四幅有關中國的油畫:《中國皇帝上朝》、《中國捕魚風光》、《中國花園》和《中國集市》,畫面上出現了大量寫實的中國物品,如中國的青花瓷、花籃、團扇、中國傘等等,當年貴族們爭相收購這些畫,買不到的,便把那些以這四幅畫為藍本、用毛和絲編織的掛毯搶購一空。此次畫展《中國捕魚風光》也在展品之列。

《牧歌》(Pastoral)。畫家:弗朗索瓦•布歇。創作時間:1760。(©Staatliche Kunsthalle Karlsruhe)
《牧歌》(Pastoral)。畫家:弗朗索瓦•布歇。創作時間:1760。(©Staatliche Kunsthalle Karlsruhe)
《友誼學院》(L'Ecole de l'amitié)。畫家:弗朗索瓦•布歇。創作時間:1760。(©Staatliche Kunsthalle Karlsruhe)
《友誼學院》(L’Ecole de l’amitié)。畫家:弗朗索瓦•布歇。創作時間:1760。(©Staatliche Kunsthalle Karlsruhe)

弗拉戈納爾是布歇的學生,他創作了洛可可畫派的里程碑似的作品,他也是《風流節日》繪畫主題的最後一位大師,正是他,給這種個主題添上了最有光澤的一筆。

他是洛可可畫派從全盛時期走向衰落的見證人,他的一生也頗具戲劇性變化:從一個律師事務所的文生,搖身變成宮廷首席畫師布歇的得意門生。二十歲便奪得繪畫學生最高榮譽的羅馬獎,三十三歲成為皇家美術院的會員,然而法國大革命的爆發使迎合宮廷品位的洛可可藝術走向衰落,這位五十七歲的畫家被冠上落伍的標記,漸漸為人所淡忘,一八零六年八月某個酷熱的日子,這位七十四歲的老畫家因腦溢血而與世長辭,當時報紙上只刊載出一篇短小的報導。

《聖•克盧的節日》一畫賞析:

《聖•克盧的節日》(La Fête à Saint-Cloud)。畫家:弗拉戈納爾。創作時間:1775–1780。現被法國銀行收藏。(©RMN - Grand Palais / Gérard Blot)
《聖•克盧的節日》(La Fête à Saint-Cloud)。畫家:弗拉戈納爾。創作時間:1775–1780。現被法國銀行收藏。(©RMN – Grand Palais / Gérard Blot)

此畫被認為是弗拉戈納爾最成功的作品,被譽為《風流節日》繪畫主題的代表作。其巨大的尺寸,以前所未有的廣闊視角,通過弗拉戈納爾的充滿活力的調色板,使畫布上的一切似乎煥發出光與色:沖天的噴泉與遠處繚繞的雲霧相接,微小的人物點綴在壯麗的景色之中。畫中景色描繪細密且有層次變化,筆觸輕快,色調和明暗關係對比中有調和,具有一種詩意美感。

筆者的溫馨提議:您有空的話,就去逛一下吧。

洛可可繪畫確有其纖細、精緻和華麗特點,但畫中人物不再端莊神聖,甚至是有點不純潔,表現出當時路易十五時代的享樂和愛慾交織的奢靡風氣。正因為它離開了宗教題材,畫中表現的不再是神、聖人或騎士,所以畫作缺乏內涵和深度。當一代梟雄拿破侖在法國崛起時,洛可可就被拿破侖從法國剔除出去了,之後恢宏大氣的畫作隨著新古典主義的興起而再次出現。

雖然洛可可繪畫不是正統藝術的典範,但如果您有空的話,就去親眼欣賞一些難得一見的洛可可真品,包括那幅《中國捕魚風光》。

(責任編輯:德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父與子 路易決定把兒子喬治介紹給他的材料供應商、客戶們和業務關係。幾個月來,父子形影不離地趕赴各式商業約會,從木材商、打理梳妝的私人沙龍、裁製女裙的工作坊到高級時裝沙龍。
  • 尚蒂伊城堡(Le Château de Chantilly)位於法國巴黎北郊40公里處的瓦茲省(Oise),是法國最美麗的城堡建築之一,城堡周圍是異常遼闊的森林,公路在森林中穿行,沿路綠蔭蔽日。穿過森林,忽然眼前一片開闊,遠遠可見在空曠的原野上,一座美麗的古堡被大片湛藍的湖水與茵茵草坪環繞,孤單地獨立在視野的中心,彷彿是建造在水面上一般,所以被譽為「海面上升起的童話王國」。
  • 雪瓦尼城堡(Château de Cheverny)的建築並不龐大,但是其領地佔地面積之大,令人驚訝。進入城堡後,首先面對的是廣闊的森林和大片經過精心打理的草坪。椴樹、巨杉是這個城堡所屬的禹侯家族的象徵,來自拉特拉斯山、黎巴嫩和喜馬拉雅山的雪松枝繁葉茂,一道彎彎小路通向靜謐的森林深處,比埃弗爾河靜靜流過城堡的花園。
  • 從零開始 普法戰爭與巴黎公社之後,面對斷壁頹垣、荒涼滿目的首都,巴黎人投入到重整家園的建設中。民眾又重拾生活樂趣,隨著消費購買力的提升,使路易能漸漸地重新贏得客戶群。為了重整家業,為了重建那被洗劫一空的工廠,路易需要一大筆資金,於是他決定賣掉加普希納街上的店舖。
  • 要領略法國的風情,就一定不能錯過盧瓦爾河谷畔掩映在綠蔭中的古堡。這些城堡散佈在河邊隆起的高地之上,寧靜、安詳而又優雅。修建城堡之風興起於9世紀。當時歐洲國家裏的各地領主為了居住和自衛,通常在交通要塞地段,如陡峭的山頂上、河流的交匯處等修建城堡。而15、16世紀後修建的法國城堡,在使用功能上就不再單純強調防衛了,倒是近似於中國的園林。起初,城堡和莊園是王室為避暑、打獵、休閒而修建的行宮;後來,逐漸成為貴族富豪或官宦們用以顯示財富、滿足奢華生活需要的重要形式。
  • 路易被捲入普法戰爭1869年12月,歐仁妮皇后從埃及返回巴黎,一天下午,皇后親臨巴黎歌劇院施工現場,她驚奇地發現這座建築採用了色彩繽紛的大理石、瑪瑙,斑岩及褶邊裝飾,還有廊柱和大量的雕像,從中她能找到某種法國或意大利的藝術風格元素,但無法確定究竟是哪一種建築風格,於是她向巴黎歌劇院設計師查爾斯·加尼葉發問,年輕而富有才華的加尼葉給了皇后一個驚喜:「這是拿破侖三世建築風格!」這也是後人所稱的新巴洛克風格。然而此時拿破侖三世的法蘭西第二帝國快發出最後的歎息了。
  • 巴爾扎克是這樣描述盧瓦爾河谷的:「那裏展現出一座山谷,起自蒙巴宗鎮,延至盧瓦爾河。兩邊山巒起伏,山上古堡錯落,整個山谷,宛如一個翡翠杯……請你春天來吧,觀賞如未婚妻一般美麗而貞潔的自然風光;或者晚秋的時候,在靜謐滄桑的風景裡,平復你孤獨的憂傷。我們總是想生活在別處,古樸的城堡、清澈的河水、旖旎的河谷風景,時間彷彿在這裡停下了腳步,流動的只有盧瓦爾河……盧瓦爾就是一個很好的別處。」
  • 遠洋殖民地的行李箱
  • 世博會獲獎1867年4月1日開幕的世界博覽會再度在巴黎舉辦,英國人和美國人都將參展,這給了路易一個征服全球的起步平台。當1860年英法簽署自由貿易條約,路易就料到要面對嚴峻的英國人的商業競爭,而背後商家必爭的是美國市場。美國是一片遼闊的淘金之地,隨著鐵路運輸的逐漸發達,熱愛出遊的美國人,需要大量的行李箱。對於美國這塊潛在且龐大的市場,路易更先知先覺於他同時代的法國工業家們。
  • 嘉德水道橋風景區,除了以雄偉的嘉德橋著稱於世之外,其附近園區天然環境的美麗與多樣性亦是一絕。週遭風光隨著加爾登河(Gardon)水位與四時的變化而呈現不同的風貌,獨特的礦物環境發散出特殊的氛圍,巨石、水流與地中海植物形成了獨特真摯的景致,展現出穿越時空的魅力與豐富性,令人神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