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歐的物價太犯規了!

太源晙 / 譯者: 李佩諭

人氣: 996
【字號】    
   標籤: tags:

是,我知道。我完全明白梅莉納和安德烈亞斯的解釋。因國家福利政策使物價居高不下,相對地,生活品質也很好。不過,我仍覺得這實在是太超過了。

從芬蘭開始的北歐之旅簡直是一場對抗物價的戰爭。

我們沒辦法跟當地人一樣吃得好、過得好,我們是外國人,是長期旅行者。即使減少旅途中的吃喝玩樂,北歐的物價依然重挫我們。除非我們會瞬間移動,否則絕對省不來的交通費也相當可觀。從芬蘭港口到市區的路面電車索價4 千500 元韓幣;為了從瑞典斯德哥爾摩鬧區到艾瑞克的家,我們搭乘的通勤火車不過行經八個站,就要1 萬3 千元韓幣。另外,前往挪威的巴士票是一人12 萬元韓幣。錢從錢包不停流出去的感覺,我來到北歐體會特別深刻。

然而,在物價方面,芬蘭和瑞典只能退居第二。物價的大魔王不由分說是挪威!雖是九年前的事,但我對那裡粗暴的物價仍印象深刻。

「過了這麼久,物價應該變更高了吧。」儘管做好心理準備登上奧斯陸(Oslo),我仍毫不意外地精神崩潰。老媽說她口渴,所以我們走進便利商店,結果一瓶500 毫升的可樂要26 克朗(krone,挪威的法定貨幣)。

既然如此,我們必須知道1 克朗究竟價值多少。我將歐元換成挪威克朗,1 克朗約略為200 元韓幣。現在請把可樂售價26 克朗乘以200。

是的。挪威的可樂要價5 千200 元韓幣(約台幣152 元)。而且不是1.5 公升,而是500 毫升的可樂。我瞠目結舌,頓時語塞。老媽不知是真的好奇,還是故意火上澆油,不停要我重新計算1 克朗的價值。我只好又算了一遍。正確數字是202 元韓幣。於是,可樂售價上升至5 千252 元韓幣(約台幣154 元)。

但我們無論如何都要完成北歐的行程。意思是我們必須想辦法存活。為了釐清物價概況,我們掃瞄了經常買來吃的東西。哎喲喂!一盒口香糖要2 千元韓幣。還不是採用有機水果的口香糖或裡面有20 顆。可補充能量的巧克力棒一條超過4 千元韓幣。而旅行者無法離身的礦泉水一瓶要5 千韓幣。換言之,為以防萬一買瓶礦泉水放進包包後,吃完一條巧克力棒、喝完一罐可樂,再嚼口香糖清清口,總共要花費1 萬6 千元韓幣(約台幣269 元)。艾瑞克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

「我不敢去挪威。我有幾個朋友在小餐館吃了類似沙威瑪的食物,就花了100 歐元(約台幣4173 元)!」

好,做出決斷的時機到了。奧斯陸之旅尚未開始,我便跟老媽提醒我們是背包客的身分,片面發布通告。

「老媽,北歐的物價大概是這個程度。既然預定在奧斯陸待三天,我們就苦這三天吧。因為都市不大,所以我們都先用步行的。有時候可能沒辦法在餐館吃飯。連平價麥當勞的大麥克套餐在這裡也要1 萬5 千元韓幣。我們倆就算只吃個漢堡也要花3 萬韓幣的意思。所以從今天起,我們這三天得用不花錢的方式旅遊。」

我拉著老媽先朝大賣場前進。在那裡買了白吐司和果醬,這能幫我們應付幾餐。光是這樣就花了兩萬元韓幣以上!老媽邊點頭邊說:「我們待在這裡三天真的只能喝空氣了。」

儘管兇猛的物價使人頭暈目眩,但奧斯陸其實是座寧靜又迷人的都市。由於這樣的矛盾,要我從走訪過的都市中選出最痛苦的地方是奧斯陸,最賞心悅目的地方也是奧斯陸。物價再高,孕育出以〈吶喊〉聞名的孟克和舉世無敵的雕塑家維格蘭(Gustav Vigeland)的都市,怎麼會不精彩?

我打起精神,牽起老媽的手,奔向距離火車站不遠的國立美術館。

老天爺似乎也在回應我們省錢的決心,星期日參觀美術館是免費的。而今天正巧是星期日。

「媽,這座美術館是我在歐洲最喜歡的美術館!」

我用近乎吶喊的聲音說完後,便帶領老媽前往收藏孟克〈吶喊〉的展示館。就在我九年前欣賞過的那個位置,一幅非凡的畫作放置在防盜用的玻璃箱之後。〈吶喊〉在這座美術館陳列以來,已遭竊多次,是世上最有名的畫作之一。究竟是多有名的畫作,從老媽的話中即可窺知一二。

「哇!真的是〈吶喊〉!我開店的時候,對面的超市也有掛一幅!」

在地球的另一端親眼見到社區超市也有的孟克真跡,老媽感動到說不出話來。旅途中看到的大師真品總縈繞著稀奇的光環。無法控制的激動使我全身像觸電一樣。

「媽,妳站在畫的前面看看!」

我說服羞澀的老媽做出跟畫作同樣的表情後,拍照留念。

「妳兩邊臉頰都凹進去了,簡直一模一樣!一模一樣!這根本是將我們被北歐物價打敗的模樣形象化!哈哈!」

拍照時扭扭捏捏的老媽看了剛剛拍的成品,比我還喜歡。由於挪威是孟克的祖國,國立美術館內除了〈吶喊〉以外,還展出許多他的代表作。不僅有他在全盛期創作的〈青春期〉及〈瑪丹娜〉,曾以超過400 億高價售出的〈橋上的女孩〉也令人目不轉睛。雖然我和老媽只會單純又無知地將畫作價值換算成首爾房價,不過難得一見的名作仍使我們大飽眼福,心滿意足。直到快要餓昏之際,我們才離開美術館。

第二天,我們生龍活虎地前往位在都市北邊的維格蘭雕塑公園。此時,白雪從天而降。繼斯德哥爾摩之後,我們再度於奧斯陸見到「十月雪」。不管怎麼想,這都是一幅神奇的場景。老媽和我沒打算進去路過的皇宮公園參觀,開始打起雪仗。我頑皮丟擲的雪球擊中老媽的左眼。

「媽,沒事吧?」

老媽擺擺手,示意她沒事。我慶幸地轉身,等待我鬆懈的老媽立刻往我T 恤內塞雪球。老媽看著背脊發涼的我跳來跳去,哈哈大笑。真是的,出來旅行之後,老媽和我接連做出連自己都懷疑曾幾何時如此幼稚的行為。不過,每當這種情況出現時⋯⋯該怎麼說呢?有種回歸純真的感覺。總之,那種感覺微妙又美好。
[[2]]

我們邊笑邊幫彼此拍掉身上的白雪。得在弄得更髒之前去見維格蘭才行。

維格蘭和羅丹同是世上最頂尖的雕塑家。維格蘭雕塑公園也被稱為弗魯格納公園(Frognerparken),是維格蘭獻給奧斯陸市的大規模雕像公園。

一到公園,我用在國立美術館說過的話向母親介紹公園。
「媽,這座公園是我在歐洲最喜歡的公園!」
「看你從早上就一直嚷嚷,讓我很好奇這裡藏有什麼厲害的東西。」
以前來這裡參觀過後,我便發誓無論如何都要在死前重遊這裡一
趟,沒想到這個夢想比預期早實現,增添幾分感慨。

「20 世紀初期,奧斯陸市提供土地給維格蘭。維格蘭便奉獻一生,將自己的才能傾注在這座公園上。可惜的是,維格蘭在公園竣工前辭世,於是他的徒弟和市民便聯手完成公園,打造出這個了不起的合作成果。

現在妳只要觀賞眼前的作品,發出讚嘆就行了。」
我會這麼說,是因為這座公園裡的雕像精彩到令人起雞皮疙瘩。

維格蘭一輩子的創作主題正是「人生」,所以這座公園具有讓人觀看過去、現在和未來的力量。穿越公園入口處的綠地,出現一座橋,那裡雕刻著各式各樣的人間群像:伸手抱住小孩的母親、與孫子手牽手的爺爺、互擁的戀人、歡呼的孩子們⋯⋯「人生喜怒哀樂」這種老套的說法,說不定是發明來描述這座公園的。維格蘭發揮驚人的想像力,將人間群像展現在橋上。每個巧奪天工的雕像彷彿添加了維格蘭的靈魂,蠢蠢欲動著。

走下橋,有個巨大的噴水池。不僅是人類的誕生和死亡,生命的黃金期和黑暗期等結合人生所有元素的主題雕塑,皆圍繞著這座噴水池。

因此,經過這裡的群眾總是忘情地讚嘆,濕了眼眶。

然而,公園的真正主角必須走到底端才能見到。從遠處眺望只像是一根巨大石柱的「人生柱」,是維格蘭的畢生傑作。光是站在這根高達17公尺的巨大石柱下就看得入迷,雕刻內容更令人絕倒。石柱上雕刻許多往上爬的人像。121 位裸身男女拚命踩著對方、互相推擠,慘烈地朝一無所知的頂端攀爬。他們無不因痛苦、折磨而奮力掙扎。

看到這個驚世巨作,自然而然思索「我們為什麼活著?我們為了什麼苦苦掙扎?」這類深奧的哲學問題。老媽也激動地繞了人生柱好幾圈,不發一語。

「媽!」
沒有回應。老媽不停走進石柱又拉開距離。我再次呼喚老媽。

「源晙,人生都是身負傷痛而活著的。就算喊痛也沒有用。那是每個人終究會體驗到的感受。」

我決定不妨礙老媽觀賞。老媽好長一段時間盤旋在人生柱四周。

步出維格蘭雕塑公園的老媽請我幫她拍張照。我趁機向老媽問了我很好奇的事。

「媽,妳的人生也像人生柱雕刻的那麼艱苦嗎?」

老媽露出淺淺的微笑,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這是什麼意思?那是我到老媽的年紀就能明白的微笑嗎?我靜靜地按下快門。照片裡的老媽笑容滿面,卻散發一股莫名的苦澀。所謂的人生,就像老媽的表情那般嗎?我離開了公園,心情跟過去獨自來的時候截然不同。

吃著塗果醬的白吐司果腹,馬不停蹄到處觀光,三天就這樣匆匆而逝。結果,我們在奧斯陸的支出比在其他都市少。肇因於我們不是勒緊腰帶,而是用項鍊束緊褲頭的程度在省錢。

離開奧斯陸的前一天,畢竟是最後一天,我想好歹要吃點美食,便將午餐的選擇權交給老媽。只要不是飯店自助餐或高級餐廳,哪裡我都可以接受。但老媽卻不聲不響地走去附近的超市,拿起一塊三明治。瞬間,淚水遮蔽了我的視線。我這個不孝子在奧斯陸有多一毛不拔,導致請老媽挑自己想吃的東西時,她只選了一塊三明治?甚至還是最便宜的雞蛋三明治!我也默默地走向三明治櫃台,拿起雞蛋口味。然後跟老媽並肩坐在超市前的長椅,慢慢咀嚼辛酸的三明治。

順利完成以殘暴物價為傲的歐洲之旅後,我們前進西歐。雖然多數人抱怨西歐的物價昂貴,但是在北歐經過十五天的淬煉,西歐的口香糖價格對我們而言才是真正的平價。

只是,我戶頭的餘額剩不到十萬塊⋯⋯@

摘自 《帶媽媽去旅行II:媽,你才是A++背包客!》 EZ叢書館 提供

評論
2014-06-23 8: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