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媒報四成駭客來自中移動集團及中科院

黑客攻擊香港622公投至今從未停 黑手江綿恆

國際第二大規模黑客攻擊香港公投 阻擊者及反擊者雙方都在大量燒錢

港媒曝出的公投三大黑客之二–中移動和中科院,均指向有中國電信大王之稱的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恆。香港大紀元時報25日到訪位於新界葵興九龍貿易中心的中移動香港有限公司。對於中移動成為駭客中心,不少員工表示不知情,但記者在門口拍照時,裡面的工作人員明顯變得緊張,其後出來阻止拍照。(余鋼/大紀元)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4年06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真香港報導)距離629全民公投截止日還有四天,截止6月25日晚上12點,投票人數總計已經超過74.4萬,預計港人投票人數或持續攀升至近百萬,彰顯港人無懼中共的強大民意。而全民投票公投的背後,亦是一場歷時半個多月的驚心動魄的世界網絡大戰,是國際歷來第二大規模的駭客攻擊。

港媒曝出的公投三大黑客之二–中移動和中科院,均指向有中國電信大王之稱的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恆。加上早前有江派背景的中共國新辦拋出的白皮書,令公投背後的政治角力更為激烈。香港再次捲入中南海搏擊的風暴眼。

港媒曝出的攻擊公投投票網站的前兩大黑客--中移動和中科院,均指向有中國電信大王之稱的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恆。圖為香港中國移動集團(余鋼/大紀元)
港媒曝出的攻擊公投投票網站的前兩大黑客–中移動和中科院,均指向有中國電信大王之稱的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恆。圖為香港中國移動集團(余鋼/大紀元)

四成駭客來自中移動、中科院

據香港《壹週刊》25日報導稱,該刊獲得一份攻擊佔中公投系統的黑客網絡位址(IP Address)分析報告,發現首三位攻擊分別來自北京中科院轄下的中國科技網、中移動及俄羅斯科學院轄下的系統分析研究院,其中中移動、中科院已佔四成,中方打壓公投可謂證據確鑿。

6月23日仍有市民到票站實體投票,佔中發起人籲公投的市民七一上街爭普選。(蔡雯文/大紀元)
6月23日仍有市民到票站實體投票,佔中發起人籲公投的市民七一上街爭普選。(蔡雯文/大紀元)

為「和平占中」公投擔任網路保安顧問、互聯網協會網路保安及私隱小組召集人的楊和生昨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這次黑客攻擊共分三階段。首階段是6月13日啟動的預選投票,因為黑客攻擊太猛烈,一度讓他們癱瘓了12-18小時;當中原本的香港和美國公司都應付不了,最後尋求了美國CloudFlare 的協助。
20日中午12時,「6.22民間全民投票」正式啟動。為應對中共黑客的攻擊,「和平佔中」聘用了美國的CloudFlare隔洋迎戰中共駭客。CloudFlare行政總裁Matthew Prince 在其Twitter首頁圖片則是他與兩員工頭紮黑帶、口咬軍刀扮成電影《第一滴血4》主角蘭博(Rambo)的樣子。(網頁截圖)
20日中午12時,「6.22民間全民投票」正式啟動。為應對中共黑客的攻擊,「和平佔中」聘用了美國的CloudFlare隔洋迎戰中共駭客。CloudFlare行政總裁Matthew Prince 在其Twitter首頁圖片則是他與兩員工頭紮黑帶、口咬軍刀扮成電影《第一滴血4》主角蘭博(Rambo)的樣子。(網頁截圖)

在CloudFlare接手後,他們再遭受另一輪猛烈攻擊,力度達75GBps;最猛烈的一幕則是620正式啟動電子投票前兩個小時,即早上10點,黑客已發動了300 GBps的攻擊,攻擊力度在香港前所未見,亦是國際歷年來第二大規模,「香港平時內聯網交換都只是300至400 GBps的流量,今次黑客卻有能力全世界發動300 GBps的流量。不過因為CloudFlare在,可以應付300 GBps的攻擊流量。因此我們的投票可以在12點順利展開。」

黑客攻擊至今從未停止

即使到目前為止,楊和生說,黑客攻擊仍沒停止,但明顯弱了很多,偶爾有4GBps左右的流量。不過黑客亦嚐試用新攻擊方法,從之前分散式阻斷服務(DDoS)轉為測試他們程序漏洞來入手,「例如嚐試我們的加密力度夠不夠」,但楊強調現在可以應付。

至於攻擊來源,楊表示亦很廣泛,首階段攻擊來源有百分之四十左右IP地址都是中資機構,「這些IP地址當然未必是源頭,可能只是殭屍電腦,這些IP地址都是受人操控,背後操控是誰我們沒有辦法知道」,後來達到300 GBps攻擊流量時,據稱是攻擊來源分散到全世界,甚至有來自印尼、巴西。

無懼中共和港府的打壓,香港6.22全民公投在6月20日啟動電子投票後,在6月22日正式進入實體投票階段;截至晚上12時,連同實體票站投票數字,已有705,254投票,民意空前踴躍。(潘在殊/大紀元)
無懼中共和港府的打壓,香港6.22全民公投在6月20日啟動電子投票後,在6月22日正式進入實體投票階段;截至晚上12時,連同實體票站投票數字,已有705,254投票,民意空前踴躍。(潘在殊/大紀元)

雖然楊不願意估計攻擊來源,不過就指一般黑客最多達到20 GBps至30 GBps,而且大型攻擊亦多數針對一些收錢的網站,而今次針對佔中公投一個非牟利系統,而且這麼有系統、有組織地攻擊,目的是阻止市民投票,其背後的政治寓意不言而喻。

據《壹週刊》報導稱,這次攻擊的中移動網絡位址屬於集團旗下的中國移動香港有限公司和中國移動國際有限公司。由於中移動在香港只提供手機網絡,楊稱不排除中移動公司甚至客戶的電腦被用來做駭客,「如果中移動它在香港有數據服務,可能客戶用了中移動的數據服務,然後客戶進行攻擊也未定。」

除了公投系統外,香港互聯網註冊管理有限公司亦承認,本地「.hk」名稱伺服器被駭客連番攻擊,週日實體投票舉行期間,更錄得破紀錄攻擊強度,流量高達平時的一百倍,顯示黑客正與全港市民為敵。

互聯網專家、互聯網專業協會創會會長林永君先生相信,在這一輪黑客攻擊中,不少港人的電腦因此中毒而成為攻擊源。「你的電腦運作得很慢就要很小心。」楊如生亦提醒市民要加裝防毒軟件,如果對某些中資機構的網絡商不放心,可轉用其他公司的服務。

另外,林永君直言,全世界大部份的黑客攻擊都是來自中國,香港每逢六、七月都是被攻擊高潮,「比如64、71期間,媒體報導多亦受襲擊,今年可能公投攻擊再大點,還有(中共)他們這一兩年才掌握到這種大規模的駭客,去年才出現超過100GBps規模的攻擊。」

他直言,今次公投背後的網絡黑客和反黑客戰,雙方都在燒錢,「如按正常收費,CloudFlare保守估計要高達數百萬美元。」不過CloudFlare強調為香港民主而通宵達旦地應對,林永君相信費用會便宜很多。

港媒曝出的公投三大黑客之二--中移動和中科院,均指向有中國電信大王之稱的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恆。香港大紀元時報25日到訪位於新界葵興九龍貿易中心的中移動香港有限公司。對於中移動成為駭客中心,不少員工表示不知情,但記者在門口拍照時,裡面的工作人員明顯變得緊張,其後出來阻止拍照。(余鋼/大紀元)
港媒曝出的公投三大黑客之二–中移動和中科院,均指向有中國電信大王之稱的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恆。香港大紀元時報25日到訪位於新界葵興九龍貿易中心的中移動香港有限公司。對於中移動成為駭客中心,不少員工表示不知情,但記者在門口拍照時,裡面的工作人員明顯變得緊張,其後出來阻止拍照。(余鋼/大紀元)

與中共前黨主席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關係密切的香港中國移動集團。(余鋼/大紀元)
與中共前黨主席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關係密切的香港中國移動集團。(余鋼/大紀元)

本報昨日到訪位於新界葵興九龍貿易中心的中移動香港有限公司。對於中移動成為黑客中心,不少員工表示不知情,但記者在門口拍照時,裡面的工作人員明顯變得緊張,其後出來阻止拍照。

中移動手機用戶被阻投票

另外,投票當日,有網民亦揭露中移動阻撓港人投票。線民RealmanZhu說:揭露中移動香港公司的可恥行徑!相信有不少中移動手機客戶無法參與電子公投,可能還以為網路攻擊造成的,但這些人在今明兩天也一定不會順利投票!因為中移動內部做了手腳,Blocked了投票驗證系統,要求把四位元數位驗證碼傳送至驗證系統!

對於有關黑客指控,中移動回應稱並無出現異常情況,亦沒有收到相關投訴。警方則表示,案件已交由科技罪案組跟進,暫未有人被捕。

中移動集團與江綿恆

今次黑客攻擊的來源之一的中移動以及中科院,甚至俄羅斯科學院,都和前中共黨魁江澤民長子江綿恆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江綿恆曾擔任過中科院的副院長,亦多次接待過來自俄羅斯科學院的專家。中移動和江家關係的密切,亦被傳媒廣泛報導。

作為中國最賺錢的三大電信巨頭領軍的中移動集團,近年巨大貪腐窩案不斷被曝光,中移動被習近平陣營緊盯,涉案的中移動集團高層紛紛落馬,多達數十人。2010年首先落馬的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公司黨組書記、副總裁張春江,被指和江澤民長子江綿恆關係密切,亦是協助江綿恆染指成為中國電信事業的「第一人」。

1999年12月,江綿恆更被江澤民任命為中國科學院副院長,晉陞國家領導人行列,並在京奧期間拿到全部的電視轉播權,讓江綿恆的網通搖身一變成為數千億資產的大公司。

江綿恆亦是臭名昭著的「金盾工程」的操辦者,一是藉此工程「收買攏絡」跨國網路公司,二是加強中共公安對網路的監控,發動黑客攻擊,全面封鎖國外異議網站,特別是法輪功的海外資訊被嚴密封鎖;三是藉此蠶食政府資產,悶聲發大財。

江綿恆成中南海盯住的「老虎」

6月10日,中共國新辦公佈了詭異的「一國兩制」白皮書,背後涉習、江在中南海決鬥內幕。據悉,曾慶紅辦公室因其被軟禁後癱瘓,江派現由江澤民兒子江綿恆掌門,最近江派屢屢要攪局的意圖被習近平陣營擺上臺,江綿恆已被中南海鎖定。

今年5月中旬,江綿恆曾陪同曾慶紅參觀上海韓天衡美術館,此消息被幾乎所有大陸正式官媒過濾,只有一些門戶網站等對此進行報導,間接證實了曾慶紅遭軟禁的消息。

5月24日,江綿恆陪同習近平對上海聯影醫療科技公司進行考察,中共央視對其鏡頭只是兩次一閃而過,之後官方喉舌《新華社》對該事件的文字報導中,未提江綿恆的名字,其他中共官媒也是如此。江綿恆與其父一樣,也遭到全面封殺。

(責任編輯:慧君)

評論
2014-06-26 2: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