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請問方丈 生命的意義

文/王金丁

歸意濃(彩墨)68×69cm(圖片來源:大紀元 徐明義畫集)

  人氣: 24
【字號】    
   標籤: tags: ,

拖著疲憊的身體踏進寺院前庭時,抬頭望見寺前幾棵高大的楓樹正浸潤在夕陽餘暉裡,楓葉在風中映襯出透明的琥珀色,心裡頓時感到一片寧靜,才覺得下午這趟登山路程的辛苦有了代價。

陣陣晚風從樹上吹過,沙沙的樹葉聲在寺院間迴盪,幾片褐黃色葉子帶著溫軟的陽光從枝椏間飄落,有兩隻麻雀從樹葉裡飛了出來,只叫了幾聲,就落到了寺院瓦簷上,原來是麻雀驚擾了楓葉。

站在楓樹下,寺院前已鋪滿落葉,一個和尚正拿著掃帚遠遠的從牆角掃過來,才掃過的地上,楓葉又從和尚頭上緩緩飄下來,構成了一個有趣的畫面,我在心裡笑著,和尚卻一手握著掃帚,挺起身來笑著向我招手。

望著笑瞇瞇的和尚,才發覺自己的心情已平靜了下來。最近因為工作不順遂,心裡煩躁,想到山上這座寺院來逛逛,放鬆一下心情,於是就匆匆上山了。平常在都市裡望著山上的這座寺院,感覺近在咫尺,哪裡知道繞著山路走了三個小時,只看到寺院忽遠忽近,忽前忽後,自己卻仍在山中徘徊著,心裡就慌亂了起來,一度想下山,還好半路遇見一位村人,告訴我寺院快到了,才安下心來,既然來了,不能半途而廢。

後來就不去瞧那寺院哪去了,只管靜下心來慢慢走,心情反而輕鬆了。一路上,看到西斜的太陽在竹林間穿梭,一根根修長的翠竹往身後退著。經過了一片松樹林後,就踏上了一座木頭搭成的便橋,溪水從腳下流過去,真想停下來聽潺潺的水聲,可惜薄霧漸漸逼近,只好繼續前進。又走過了峽谷邊的一段黃土路後,一段長長的石階出現眼前,那時才想起寺院哪去了,抬頭只看到蔽天的楓樹,想不到,攀上了石階後,就進到了寺院裡了。

站在崖壁上往山下望去,隱約還能看見剛剛走過的蜿蜒的山路,遠處的高樓大廈像玩具積木,積木間似乎還有游動的東西,應該是街道上的汽車了,雖然聽不見城市雜沓的聲音,卻讓我感到陣陣喧囂,長年的煩燥又襲上了心頭。轉過身來,看見和尚仍然殷勤的掃著落葉,一陣風吹起了地上的幾片葉子,他拿起掃帚追逐著。陽光從樹梢漸漸褪去,鳥聲跟著聒噪了起來,此時,我的心裡已一片寧靜。

寺院的鐘聲響了起來,和尚停下來轉身向我招手,我經過那幾棵楓樹朝寺院走去,想要向和尚討杯水喝,也想請問方丈,生命的意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陽光才從肉鬆舖高高的店招照過來,清晨的菜市場已人聲鼎沸,在舖前的菜攤旁,我又聽到了那一串變調的琴聲。
  • 一時,法國號也來了,雙簧管也來了,小提琴更加大力度的演出。眾聲喧嘩中,大鼓擊出震聾發瞶的一響,指揮家雙手在空中展開時,樂團已將充滿燦爛色彩的交響音符送上了雲霄。
  • 走過寺院凹蝕的石板,從天井篩進來的微光裡,彷彿聽到了遠處傳來,昔日洛津碼頭工人粗獷的吆喝聲,帆檣雲集的港口…
  • 母親已近九十歲,一生過著農家生活,那天她坐在風簷下憶起了年輕時,經歷的「煮三年爛飯,娶一個媳婦」的故事,說出了半世紀前農家婦女的辛酸。
  • 我托著下巴從棋盤這端望過去,正好跟四歲小孫子投射過來慧黠的眼神撞了個正著。這一刻,我們孫爺倆正廝殺得緊。
  • 金秋陽光下,一袋袋收割了的稻穀被馱進曬穀場裡,黃橙橙的穀粒在莊稼漢吆喝聲中,一粒粒從麻袋裡灑了出來。煙塵中,姥姥繃著皺紋可看清楚了,戴著斗笠圍巾的農婦把稻穀耙舒坦了,姥姥的皺紋也舒坦了,陽光自然公平正義地鋪了上去。
  • 晨曦裡的蓮花開得最是落落大方,一朵朵粉紅的花在靜寂的大地上,恣意翻弄著溫柔的晨風,瘦長的枝梗撐著大如臉龐的綠葉,護著花朵。葉掌裡滾動著點點露珠,盛的都是種蓮人的汗水,汗水比露珠還重,難怪儘管晨風溫柔,葉子仍然搖蕩不停。
  • 祖父到了八十歲還挑著擔子在街上賣竹帚,難怪那根扁擔常累得直挺挺的躺在暮色裡,祖父卻敞著胸膛,坐在院前臉盆旁,擰乾了毛巾擦背,吩咐我說:「趕緊吃了飯去戲院看戲去。」
  • 順著小孩胖胖白白的小手臂向窗外望去,一群白鷺鷥繞著耕耘機飛舞,耕耘機在農田裡一步步輾過去,黃色的泥土從草地裡翻了出來,遠處連綿山鑾飄渺無際。這是一趟回家的路,我們的女學生卻突然覺得熟悉又陌生。
  • 晨曦裡,姥姥煮了一大鍋大麥茶,捲起寬袖筒,向窩在灶邊的我說:「省得他鄉外里奔波的人,口渴了跑進莊頭灶房來化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