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做給子孫賣的茶

文/王金丁

(fotolia)

  人氣: 27
【字號】    
   標籤: tags: ,

茶舖裡高高的櫥櫃置放著大鋁罐,上面的紅紙用黑墨毛筆寫著「烏龍」、「凍頂」「文山」等字樣,映在晶亮的赭色檜木長桌上,筆劃也拉長了。長桌盡頭,老茶師執起茶壺為客人斟茶,泡的是松柏坑的四季春,雖是低海拔生產的茶葉,滿室仍氤氳著茶香。

老茶師隨著清明的腳步走訪台灣各處茶山,近日才從阿里山批了烏龍茶葉回來,雀躍的展示著自己的選茶功夫,津津說著:採茶期間不是每天都能遇到好茶,採收當天最好是吹北風,好的茶葉成長期間日照時間要夠長,晒茶菁時也要有適度的陽光,進了茶舖的一泡好茶,須要天地人的配合。

高山茶具有獨特的韻味,阿里山屏障中央山脈,山勢從低海拔連綿攀高,層巒疊嶂,也是地形自然形成的茶區,這邊山坡種了茶,隔一個樹林才能見到茶園,越過一片竹林,才看得到翠綠的茶葉。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造成的氣候,終年雲霧籠罩,使得茶葉成長緩慢,因此葉片厚,膠質含量高,做出來的茶耐泡。

老茶師換了石桌山頭的烏龍,茶香使茶舖裡更為寧靜,聽他娓娓道來:「春天萬物復甦,春茶經過休眠,產量最多,但遇到春雨而延期採收,茶葉就會老化。冬茶作出好茶的機率比較高,就是因為天氣冷,少雨,少南風的緣故。而且,同一個茶山採的茶,每個師傅作出來的茶,味道也不會一樣。」

老茶師一生與茶為伍,常想起凍頂山的老製茶師談起的經驗:「做茶,要用眼睛還要用鼻子,在萎凋發酵階段,多久要翻一次,要看茶菜萎縮了沒有,聞聞看還有沒有菁味,火候要拿捏得恰到好處,最後茶菁集中到大篩裡,要抓穩時間下鍋裡炒,才能掌握香氣的最佳程度。」

他仍然讚賞炭火烘焙的傳統工法,中海拔的凍頂山茶葉適合製作重發酵的茶,用龍眼木炭烘焙,傳統茶味才會出來,他說:「凍頂的春茶做好了,放進甕裡不封口,久了也不會有鹼味。」

今年登上凍頂山時,想起以前挑著擔子在村莊間挨家挨戶叫賣的茶販,彷彿又聞到了擔子裡甘醇的茶香,那時茶販賣的多是凍頂山的烏龍茶。老茶師啜了口茶,回味著說:「在凍頂山上喝了烏龍茶,到了山腳的鹿谷街上喉底還會有餘韻。」

中國人喝了千百年的茶,傳承了悠久淳厚的茶文化,老茶師喝了一口茶,望著一筒筒的茶罐,陽光已從檜木長桌移至門口,小孫子推門跑了進來,老茶師緩緩的說:「茶是一種奧妙的東西,年年烘焙後可以久藏,又是另一種味道,陳年老茶就是阿公做給孫子賣的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轉過身來,看見和尚仍然殷勤的掃著落葉,一陣風吹起了地上的幾片葉子,他拿起掃帚追逐著。陽光從樹梢漸漸褪去,鳥聲跟著聒噪了起來,此時,我的心裡已一片寧靜。
  • 陽光才從肉鬆舖高高的店招照過來,清晨的菜市場已人聲鼎沸,在舖前的菜攤旁,我又聽到了那一串變調的琴聲。
  • 一時,法國號也來了,雙簧管也來了,小提琴更加大力度的演出。眾聲喧嘩中,大鼓擊出震聾發瞶的一響,指揮家雙手在空中展開時,樂團已將充滿燦爛色彩的交響音符送上了雲霄。
  • 走過寺院凹蝕的石板,從天井篩進來的微光裡,彷彿聽到了遠處傳來,昔日洛津碼頭工人粗獷的吆喝聲,帆檣雲集的港口…
  • 母親已近九十歲,一生過著農家生活,那天她坐在風簷下憶起了年輕時,經歷的「煮三年爛飯,娶一個媳婦」的故事,說出了半世紀前農家婦女的辛酸。
  • 我托著下巴從棋盤這端望過去,正好跟四歲小孫子投射過來慧黠的眼神撞了個正著。這一刻,我們孫爺倆正廝殺得緊。
  • 金秋陽光下,一袋袋收割了的稻穀被馱進曬穀場裡,黃橙橙的穀粒在莊稼漢吆喝聲中,一粒粒從麻袋裡灑了出來。煙塵中,姥姥繃著皺紋可看清楚了,戴著斗笠圍巾的農婦把稻穀耙舒坦了,姥姥的皺紋也舒坦了,陽光自然公平正義地鋪了上去。
  • 晨曦裡的蓮花開得最是落落大方,一朵朵粉紅的花在靜寂的大地上,恣意翻弄著溫柔的晨風,瘦長的枝梗撐著大如臉龐的綠葉,護著花朵。葉掌裡滾動著點點露珠,盛的都是種蓮人的汗水,汗水比露珠還重,難怪儘管晨風溫柔,葉子仍然搖蕩不停。
  • 祖父到了八十歲還挑著擔子在街上賣竹帚,難怪那根扁擔常累得直挺挺的躺在暮色裡,祖父卻敞著胸膛,坐在院前臉盆旁,擰乾了毛巾擦背,吩咐我說:「趕緊吃了飯去戲院看戲去。」
  • 順著小孩胖胖白白的小手臂向窗外望去,一群白鷺鷥繞著耕耘機飛舞,耕耘機在農田裡一步步輾過去,黃色的泥土從草地裡翻了出來,遠處連綿山鑾飄渺無際。這是一趟回家的路,我們的女學生卻突然覺得熟悉又陌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