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

姥姥的皺紋是一條古老的河

文/王金丁
  人氣: 24
【字號】    
   標籤: tags:

從認識姥姥那天起,我就喜歡上姥姥臉上的皺紋了。瞇起眼睛瞧著彎彎曲曲的皺紋,使我想起鄉裡說書人唱演的古老的故事。

那年,姥姥放下了伴隨一生的鋤頭,彎著腰從那畝田地裡踱回來後,就守著這片曬穀場了。秋收季節太陽早早露了臉,可也沒敢早姥姥一步,晨曦染上屋簷下的長竹竿時,姥姥已蹲在場邊矮凳上梳著頭髮了。

金秋陽光下,一袋袋收割了的稻穀被馱進曬穀場裡,黃橙橙的穀粒在莊稼漢吆喝聲中,一粒粒從麻袋裡灑了出來。煙塵中,姥姥繃著皺紋可看清楚了,戴著斗笠圍巾的農婦把稻穀耙舒坦了,姥姥的皺紋也舒坦了,陽光自然公平正義地鋪了上去。

要陽光爬上了芒果樹梢,圍巾斗笠還晾在一邊,農婦們在樹下盹著了時,姥姥的粗嗓子早從場邊飛了過去,一個個圍巾斗笠又趕上了曬穀場。片刻,堆積如山的稻穀被翻成了一排排稻埂,一群膽小卻好玩的孩子趕了上來,睃著姥姥,墊著腳在稻穀間躥了一圈,算是好玩,沒等姥姥發聲就遁走了,嚇得一群麻雀叨著穀粒跟著飛上了芒果樹葉裡。

姥姥的曬穀場管得緊,對我這小孫子可是慈祥和藹。一次數學堂上臨時考試,我拿了個鴨蛋回來,給母親蓋章時,母親一手拿著考卷,一手抄起門邊的藤條,我見情況不對,掉頭就跑,母親追到了曬穀場上,讓姥姥瞧見了,才收起手中的藤條。那一刻,我站在曬穀場上,看著姥姥臉上的皺紋,感覺那是一條溫暖的河流。

漸漸的,我的膽子壯大了,稻穀曬成了金黃色時,就邀了幾個小孩在曬穀場上打起仗來,穀子在天空開出了一朵朵金黃色的花傘,孩子們玩得更起勁了。忽然,姥姥的嗓門在背後喚著我,我興沖沖的跑過去,想不到,姥姥一個拐杖頭就敲響了我的屁股。

一個黃昏裡下起了雨,姥姥又是一聲呼哨,農婦們都擁了上來,一會工夫曬穀場上的稻穀就堆成了幾座小山,大夥拉著帆布給蓋上了。廚房裡嚷著開飯了,我扶著姥姥回屋裡去,一對老少乞丐站在飯堂前拉起胡琴,聲聲哀傷,屋裡有人送來兩碗飯,姥姥看到了,罵著說,給一袋蓬萊米讓孩子背回去,那胡琴在雨中拉得更悽涼了。

曬穀場管事的已經換了幾任了,仍然常常想起姥姥臉上的皺紋,那是一條古老的河,流向遙遠的地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晨曦裡的蓮花開得最是落落大方,一朵朵粉紅的花在靜寂的大地上,恣意翻弄著溫柔的晨風,瘦長的枝梗撐著大如臉龐的綠葉,護著花朵。葉掌裡滾動著點點露珠,盛的都是種蓮人的汗水,汗水比露珠還重,難怪儘管晨風溫柔,葉子仍然搖蕩不停。
  • 祖父到了八十歲還挑著擔子在街上賣竹帚,難怪那根扁擔常累得直挺挺的躺在暮色裡,祖父卻敞著胸膛,坐在院前臉盆旁,擰乾了毛巾擦背,吩咐我說:「趕緊吃了飯去戲院看戲去。」
  • 順著小孩胖胖白白的小手臂向窗外望去,一群白鷺鷥繞著耕耘機飛舞,耕耘機在農田裡一步步輾過去,黃色的泥土從草地裡翻了出來,遠處連綿山鑾飄渺無際。這是一趟回家的路,我們的女學生卻突然覺得熟悉又陌生。
  • 晨曦裡,姥姥煮了一大鍋大麥茶,捲起寬袖筒,向窩在灶邊的我說:「省得他鄉外里奔波的人,口渴了跑進莊頭灶房來化緣。」
  • 婦人望見一位穿著褂衫的老者,臉上掛著微笑迎面走來,飄逸的長衫帶著一陣微風,只覺神態高雅。婦人才一轉身,一堆男女青年手上執著高高的飲料杯,帶著一股熱氣邁步開了過來,輕鬆的把那位老者擠到邊角去了…
  • 我心裡有堅定的一念:這是我最後一次魔窟行了,將來我不會再進來了。既然這次又來了,就沒想回去,我是大法鑄造的,誰也毀不了我,我要清理邪惡,救度眾生。有了這樣的一念,舊勢力就把我死死的定了二年,後來還加期了六十多天。
  • 剛一進勞教所就把我們帶到操場上,強迫超強度的軍訓,我體認大法弟子應該煉功,不應該練這些東西,就在操場上盤腿坐下來,其他大法弟子也跟著坐下來。結果只訓了一天,就不訓了。後來又強迫我們做操,我們就煉動功,做了一天操,也不做了。真是否定啥,啥就解體。
  • (shown)忽地,聽見曠野裡傳來一聲唱曲兒,覺著熟悉,再仔細聽去,像是梅姑的腔調兒,唱得可字正腔圓:「落入凡間深處,迷失不知歸路,輾轉千百年,幸遇師尊普度,得度得度,切莫機緣再誤。」
  • (shown)橘黃色的太陽已染成了紫紅色,眼看就要墜入山坳裡了,小箭子一時想著這世界甚是奧妙,覺著自己一路走來似乎早有了安排似的……
  •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五日,中央研究院嘉義地區研究駐站的張雅媚小姐在台灣嘉義縣梅山文教基金會展場,被一幅「真善忍國際美展」裡,題為《純真的呼喚》的畫作所感動,「她的淚水不會白流。」她指著畫裡的小女孩說:「這位小女孩皺著眉頭,從她的眼神、汗水,還有她的淚水,我看到她內心無言的抗議。小女孩在自由民主的國家,紐約曼哈噸的街頭,在雨中久久站著,那心靈悸動的眼神,告訴世人說,我們可以更努力一點,展現出世界和平的狀態,她所表現出來的眼神讓我非常感動,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