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她從坦克機槍管下爬出

親歷「六四」屠殺 中美兩位女性講述刻骨銘心的記憶

圖:曾經在六四天安門廣場清場時接受CNN採訪的原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學生唐路。(劉菲/大紀元)

人氣: 4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4年06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劉菲洛杉磯報導)儘管中共政府試圖抹掉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這段歷史,但是對於兩位親身經歷天安門清場的東西方女性,這段刻骨銘心的記憶改變了她們的一生,是永遠也抹殺不掉的。
  
攝影記者:學生只為嚐嚐民主滋味
  
現居洛杉磯的獲獎記錄片導演、攝影記者凱瑟琳‧伯克納特(Catherine Bauknight)6月3日在大屠殺開始的前夜抵達了天安門廣場,當時她是作為法國SIPA圖片新聞社特派記者去報到中國當代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學生民主運動。
  
她回憶說:「當我到達天安門廣場時,一切都很平靜。學生們為求民主而進行和平抗議。然而45分鐘後,槍聲響起,人們無聲地倒下,臉上還掛著微 笑。他們是帶著尊嚴倒下的,有的是因為流血致死。士兵們隨機開槍,他們的子彈打到我的腳下。現在有人說中國有了民主,可是中國政府至今仍然否認天安門所發 生的事情,」
  
「次日早晨,一個攝影師同事告訴我,他在安置傷員的一個建築中看到大約3千人被打死或者打傷。他在成河的血流中拍下了照片。」
  
10天後,伯克納特回到美國,她拍攝的照片也幸運地通過當時唯一被允許離開中國的法航班機被偷運了出來。照片通過法國SIPA圖片社傳遍世界。
  
「我感到人們需要了解,那是對人權的一次重創,廣場上的學生非常年輕,21、22歲的樣子。」「天安門母親們等待政府確認他們的孩子是怎麼死的。我也想知道到底發生了甚麼。學生們並沒有失去控制。他們是在和平抗議,只為了嚐一下民主的滋味。我至今還在回味,它影響了我的一生。」
  
作為一名頗有成就的攝影記者,伯克納特的作品曾發表在《時代週刊》、《紐約時 報》、《今日美國》、《生活》雜誌等各大刊物。六四天安門廣場的經歷,更讓人權成了伯克納特工作的重點,如今她是一位活躍在洛杉磯和夏威夷的製片人兼導 演,她所拍攝的記錄片《夏威夷主權之聲》(Hawaii A Voice For Sovereignty)曾經在紐約和夏威夷等地的電影節七次獲獎。
  
「美國人正在逐漸認清中共」
  
「就在天安門事件發生後幾個星期,老布什總統不顧國會反對,繼續給予中國貿易最惠國待遇……我認為那是一個可怕的、自私的決定。」伯克納特認為美國政府與中共的「接觸政策」並沒有改變這個政權。
  
「它有一個超級公關系統來掩蓋其真實面目,但是美國人正在逐漸認清中共,通過進 口的有毒玩具、寵物飼料、致癌建築材料……人權在中國仍然不受重視。從它至今仍然不承認在天安門廣場殺人一事就可見一斑。中共沒有改變,它只不過找到了賺 更多錢的辦法,並用這些錢虐待其本國人民,現在威脅到美國人。」

唐路:從坦克機槍管下爬出
  
六四時還在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上一年級的唐路,因為會講英語,在六四清場時曾被CNN記者採訪。10年後,她才看到那個傳遍世界的採訪錄像。
  
她回憶道:「我是最後一批撤離的。當時不是侯德健去跟他們談判就讓我們和平撤離嗎。說是和平撤離,實際是用木棒鐵棍使勁打我們,打的我當時就亂了。」
  
「當時坦克從西東北三面壓過來的時候速度事非常快的。那之前我去了幾頂帳篷(找地方上廁所),發現帳篷裡都是有人的,每頂帳篷都有人。坦克開進來之前沒有人去檢查每一個帳篷。」
  
「坦克開進來的時候,民主女神就在我們前面十多米倒下了。我看到坦克開進來所向披靡,所到之處事夷為平地的,跑也來不及。同時軍隊當兵的就帶著上刺刀的衝鋒鎗衝上紀念碑了,啪啪啪打高自聯的喇叭。它就佔領了紀念碑。」
  
「我們從小洗腦看戰爭片不少,就覺得像打仗一樣,子彈在飛,放著火光,我們還說是橡皮子彈、沒事。我還教學生(自己也不懂,以訛傳訛)把毛巾 打濕捂著嘴防催淚彈。但是大家都得坐下了,站起來就害怕了,那個子彈飛得那麼急,怎麼不會打死人呢。看到子彈打到紀念碑見火光,糟糕,這可能是真子彈吧。 然後傷員就抬下來了,血衣就拿過來了。」
  
「後來不是撤離嘛,我個子小,不知道怎麼回事眼鏡在臉上就成碎片了——擠成那個樣子,我差點被擠死。我的腳騰空了、襪子鞋也被踩沒了。人群怎麼走我就怎麼走。我憋著氣,才知道那些人不是被踩死的是被憋死的。當時我只好求上帝了,儘管我是一個不信上帝的人。」
  
「我是踩著幾個人的身體,被別在履帶的旁邊,差點把我憋死了,我就只好爬坦克了,從機槍槍管底下匍匐過去的。我都能看到士兵的臉,他很專注地對著下面學生的臉。」
  
「當我跳下坦克時,有一男一女兩個記者在那邊採訪,因為被採訪的學生不會英文,我充當翻譯,他就把鏡頭對準我了。我就說了那麼幾句,採訪完了以後我說你們趕緊跑,幸好跑了。那個磁帶我10年以後才看到。」
  
「想把中國真相報給全世界」
  
「20年以後,現在中國的情況更可怕了,鎮壓更變本加厲,肆無忌憚。因為西方的財團、國際輿論壓力不夠。中共就是流氓。」
  
後來,在天安門廣場上被CNN採訪過的唐路也成為了CNN的記者,走遍世界各地。「因為六四我整個人生就改變了,我當記者就是因為六四,我以前是一個糊里糊塗愛玩的人,就是因為六四自己活的很沉重,很有責任感了——那些人不能白死了。我才當那麼多年的記者,當的很辛苦,一直是當英文記者,就是想把中國的真相報給全世界。」◇

(責任編輯:黃欣然)

評論
2014-06-04 12: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