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周鋒鎖六四重返天安門的經過

成功闖關 重返天安門 周鋒鎖:這是承諾

圖說:6月3日,北京清華大學一座民國時期的紀念斷碑前,「那是我們俗定紀念六四的地方,我看到那裡靜靜地放著一束白色的菊花!」(周鋒鎖提供)

人氣: 3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06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龔薇薇舊金山採訪報導)被中共當局通緝的21名六四學生運動領袖之一周鋒鎖,從美國成功闖關回到北京,並重返天安門廣場。6月3日晚上10點,在六四屠城的25週年的時刻,周鋒鎖走上當年北京市民和學生被屠殺的線路,以此來緬懷六四故人。周鋒鎖最後被北京公安抓走,已於6月4日安全返回美國舊金山。

了解舊金山灣區的最佳途徑,請看舊金山大紀元資訊網。

圖說:周鋒鎖6月4日回到舊金山機場。(周鋒鎖提供)
圖說:周鋒鎖6月4日回到舊金山機場。(周鋒鎖提供)

踏入北京的一刻 非常的激動

周鋒鎖於6月1日從美國舊金山,途徑香港前往,並於2日下午6點到達北京。周鋒鎖說,我是用「免簽過境」的方式進入中國的。「當過關踏入北京的一刻,我非常的激動,因為這是一個非常的時刻。」

他說,「重回天安門」是最近為了紀念六四25週年,在網上發起的一個號召。目的是為了解決六四屠殺等歷史問題,「重回天安門」是必需的。所以,中共非常害怕,在4、5月開始,當局就開始抓捕,包括胡石根、郝建等正義人士。

「我的想法很簡單,想去聲援這些國內被抓捕的正義人士,這是我的一個心願。現在大家在網上已經做了很多,我就去填補這個空,盡自己的心意。」

圖說:6月3日,北京清華大學一座民國時期的紀念斷碑前,「那是我們俗定紀念六四的地方,我看到那裡靜靜地放著一束白色的菊花!」(周鋒鎖提供)
圖說:6月3日,北京清華大學一座民國時期的紀念斷碑前,「那是我們俗定紀念六四的地方,我看到那裡靜靜地放著一束白色的菊花!」(周鋒鎖提供)

清華大學校園內的白色菊花

六四後流亡美國、定居在舊金山灣區的周鋒鎖說,「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了清華大學校園。一路上,到處可以看到明著和暗藏的警察、便衣,許多還帶了『紅袖章』,樹林裡也藏了不少眼睛。這些穿制服的和帶袖章的,無非是製造恐怖氣氛。」

「清華有我許多的朋友,但是,想到他們的安全,我沒有去找他們。我走在校園裡,看到許多當天穿了黑衣服的人,他們也看到了我穿的一身黑,大家都沒有忘記這個日子。」

「我走到大學裡一座民國時期的紀念斷碑前,那是我們俗定紀念六四的地方,我看到那裡靜靜地放著一束白色的菊花!我非常的激動。」

遇到故人 六四時的修車師傅

「在校園邊上,我遇到了30年前一直在那裡修自行車的一個老師傅,我一下認出了他。」

「別人我一般都不敢問起六四,但當時他也是非常支持學生的。我就問他,我說你修車多少年了,他說30多年了,我說是嗎,我記得你以前在什麼地方修車、在那裡。我問他,我說89年的事情你還記得嗎?他說,『那個事情死也忘不了,一輩子都不會忘的。』」

「他建議我借輛車,可以在校園裡騎。為了感謝他,我想給他點錢,但他死活也不收。這讓我想起六四當年,北京市民熱情支持我們的情景。」

北京白色恐怖 鹤唳风声

「接下來,我就去了北京第一看守所,在那裡關押著胡石根等正義人士。我去是想看望他們,見不到就想給他們留下些錢,表示一下心意。」

「接待的警察要看護照,要我寫下護照號碼、名字等。這有一定風險,但為了見到他們,我還是做了。後來警察就完全不合作了,說不能辦。一個也不能見,也不能留下錢。」

「我後來就去了一家書店,不想回旅館,因為那裡可能已經不安全了。北京空氣很凝重,還有一種金屬的味道,非常難聞。」

「對我來講,一個切身的體驗就是,大陸的朋友所面對的高壓,無所不在的威脅恐怖,真的是非常的強烈,在那裡感覺這個國家就是一個監獄。」

圖說:6月3日,北京清華大學附近街上,警察人數多過平民。(周鋒鎖提供)
圖說:6月3日,北京清華大學附近街上,警察人數多過平民。(周鋒鎖提供)

6月3日晚 重返天安門

「到了6月3日晚上9點半過,那是當年開槍殺人的時候,我坐車開始走上六四時屠殺的路線,從軍事博物館、木樨地、西單、六部口,最後繞天安門廣場一周。」

「路上的人非常少,警察非常多,的確就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而且各種警察,各種顏色的,一路過去就看到大概有4、5起警察在盤問行人的鏡頭,還有很多人來檢查車。」

「天安門廣場上,那時沒有一個人。旁邊的街上,有許多人穿著黑衣服,出來紀念六四。他們有的還與前來盤查的警察鬥嘴。」

「我沿原路返回。一路在想,將來這些地方,每一處都會立起一個碑,有太多的市民和學生在那裡淌過熱血。11點,我安全回到了旅館。」

圖說:周鋒鎖為了紀念六四穿的是黑衣服,臨走時錯拿了這件黑色警察服。後來要還給警察,警察不收。(周鋒鎖提供)
圖說:周鋒鎖為了紀念六四穿的是黑衣服,臨走時錯拿了這件黑色警察服。後來要還給警察,警察不收。(周鋒鎖提供)

警察抓人 「舉報吸毒」?

「回到旅館沒多久,突然,警察沖了進來,說是有人舉報吸毒。真是荒謬。」

「他們把我抓到中關村派出所,問我為啥回來。我就堂堂正正開始與他們講當年六四的經歷,說了我人生中最驚人的一幕,軍隊把參與的熱血學子,用坦克和機槍殘酷的鎮壓了。而且這個對於六四受難者家屬和良心犯的迫害,還在繼續,這不光是歷史,也是現實。」

「不少警察都很好奇,願意聽我說的故事。有個警察說,學生和市民燒死士兵。我就跟他們說,你們知道嗎?殺人開始的地方,是在五棵松,那是6月3日的10點;而第一個軍人被燒死的,那是在6月4日1點鐘,一共15個死亡軍人中,有一半是死於自己造成的交通事故。從時間上就可以知道是軍隊開槍殺人在先。」

「這些在後來中共自己的電視片中都有證據,盡管宣傳片中把軍人那段放在前面,但是,上面記錄的時間沒有去掉,那是6月4日。我說,還有用坦克碾人、毒氣彈,這些非常殘忍,沒有必要。」

「警察都知道我講的是事實,也不太想反駁,只是想多聽點。」

重返天安門是承諾

「我們做很多事情,英文講叫commitment,要有一個投入,其實是不管這個牆有多高,網有多密,我們其實運用我們的知識,想法,頭腦,都是可以做的到的。」

周鋒鎖最後說,「25年前,當學生們從天安門退去的時候,我說過,『我們今天離開,將來總有一天,我們一定會勝利回來的!』這是我當年離開天安門時的承諾。」

周鋒鎖小資料

現居美國舊金山的周鋒鎖、任職金融分析師。1989年,周鋒鎖是清華大學物理系四年級學生,他組建了清華大學學生廣播台和天安門廣場「學運之聲」廣播台,參與組織遊行示威。在戒嚴令宣佈之後,代表清華大學成為北高聯常委至5月底辭職。

當局鎮壓學生民主運動後,周鋒鎖是89年民運中首批21名通緝學生名單中的第5名。他於同年6月13日被捕,入獄一年,之後又被流放河北陽原一年。1995年周鋒鎖來到美國。

圖說:周鋒鎖6月4日回到舊金山機場。(CK/RFA)
圖說:周鋒鎖6月4日回到舊金山機場。(CK/RFA)

(責任編輯:任一志)

評論
2014-06-06 11: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