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老漁夫的臉龐

文/王金丁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

薄霧漸漸散去後,首先出現的是老漁夫沾滿水汁的臉龐,他在船舷旁傾著身體,雙手奮力的抓緊纜繩,我蹲在岸上興奮的按下相機快門時,聽見幾個筐啷響聲,漁船就靠了岸。老漁夫船前船後跳來跳去,嘴裡吆喝著向我揮手,在這個微雨而孤寂的港灣裡,帶給了我一絲暖意。

晨曦跟著鋪上了海面,露出了漁港的明亮,兩位漁婦坐在港邊的矮牆下,在堆積如小山的牡蠣殼旁低頭剝著牡蠣。一艘艘滿身斑駁的小漁船搖晃著船舷,泊靠在碼頭裡,迤邐向遠方的白色燈塔,雜沓的桅桿插向天空。這裡是台灣西部東石鄉一個小漁港。

「老伯,昨晚豐收了嗎?」老漁夫個性開朗的樣子,看見我貪心的按著快門,一邊收拾著濕漉漉的纜繩,一邊抓起脖上的毛巾擦臉,大方的讓我拍照,大聲嚷著:「只抓了幾條旗魚,都交給魚市場啦。」老漁夫把毛巾拋向腦後,站在船頭賣力的紮著繩索,抬頭望向我時,臉上映了一層早晨微黃的陽光,又拋下一句「抓不到魚啦」就鑽進船艙裡去了。

早晨的魚港特別寧靜,海上傳來噠噠的船聲,打雷似的響徹雲霄。我坐在岸邊套著纜繩的石礎上,看著一艘魚船拖著一排竹筏航向外海。這時老漁夫抱著一堆漁網,從船倉鑽出來,指著那艘船,拉著嗓門向我喊著:「那是去外海架蚵棚的啦。」老漁夫攀上岸來,坐在一顆大石頭上,繼續跟我聊著。告訴我從十八歲就開始捕魚,現在已經七十幾歲了,一生與海為伍,他望著飄渺的大海說:「到了外海看到海水的顏色,就知道那裡有沒有魚。」

過去這個漁港,一個晚上就有幾十艘船出去捕魚,現在只有幾艘船出海,他說是因為環境污染的原因,魚兒不來了;「年輕人只好跑到城市裡打工去了。」我看著老漁夫風霜的臉,想起《老人與海》的情節,好奇的問:「您捕過的魚有多大?」他開懷的笑著說,要在年輕時碰到大魚,一夜拼了命也要把牠拖回來,「現在大魚進了網,當然也很興奮,會跟牠玩一陣子,要是掙扎得厲害的話,就讓牠回大海去了。」

幾艘漁船陸續泊進了碼頭,漁夫們在船裡遠遠的向我們招手。我向老漁夫說,您應該退休了,惹得他臉上的皺紋跳了起來,沉思了一下說:「不管魚來不來,我還是喜歡到大海裡去,那是我熟悉的地方,整個晚上靜靜的躺在船上,就像躺在海裡一樣。」這時,老漁夫臉上飛上了一抹喜色。

忽然下起了小雨,老漁夫站起來掮著魚網,拋下一句話,就走向漁村裡。海風裡,我一時沒聽清楚,大聲問:「老伯,您說什麼?」遠遠的,老漁夫轉過身來也嚷著:「回家去聽收音機講《三國演義》的故事,聽了好幾年啦。」

老漁夫轉過身來的瞬間,我看到了一張喜悅而平靜的臉龐,可惜,貪婪的我卻沒來得及拍下這張照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幾天後,貓頭鷹的羽翼下又鑽出了一隻小貓頭鷹,有人說是貓頭鷹在呵護著小鷹,也有人說貓頭鷹在教小鷹飛翔…
  • 高山茶具有獨特的韻味,阿里山屏障中央山脈,山勢從低海拔連綿攀高,層巒疊嶂,也是地形自然形成的茶區,這邊山坡種了茶,隔一個樹林才能見到茶園,越過一片竹林,才看得到翠綠的茶葉。
  • 轉過身來,看見和尚仍然殷勤的掃著落葉,一陣風吹起了地上的幾片葉子,他拿起掃帚追逐著。陽光從樹梢漸漸褪去,鳥聲跟著聒噪了起來,此時,我的心裡已一片寧靜。
  • 陽光才從肉鬆舖高高的店招照過來,清晨的菜市場已人聲鼎沸,在舖前的菜攤旁,我又聽到了那一串變調的琴聲。
  • 一時,法國號也來了,雙簧管也來了,小提琴更加大力度的演出。眾聲喧嘩中,大鼓擊出震聾發瞶的一響,指揮家雙手在空中展開時,樂團已將充滿燦爛色彩的交響音符送上了雲霄。
  • 走過寺院凹蝕的石板,從天井篩進來的微光裡,彷彿聽到了遠處傳來,昔日洛津碼頭工人粗獷的吆喝聲,帆檣雲集的港口…
  • 母親已近九十歲,一生過著農家生活,那天她坐在風簷下憶起了年輕時,經歷的「煮三年爛飯,娶一個媳婦」的故事,說出了半世紀前農家婦女的辛酸。
  • 我托著下巴從棋盤這端望過去,正好跟四歲小孫子投射過來慧黠的眼神撞了個正著。這一刻,我們孫爺倆正廝殺得緊。
  • 金秋陽光下,一袋袋收割了的稻穀被馱進曬穀場裡,黃橙橙的穀粒在莊稼漢吆喝聲中,一粒粒從麻袋裡灑了出來。煙塵中,姥姥繃著皺紋可看清楚了,戴著斗笠圍巾的農婦把稻穀耙舒坦了,姥姥的皺紋也舒坦了,陽光自然公平正義地鋪了上去。
  • 晨曦裡的蓮花開得最是落落大方,一朵朵粉紅的花在靜寂的大地上,恣意翻弄著溫柔的晨風,瘦長的枝梗撐著大如臉龐的綠葉,護著花朵。葉掌裡滾動著點點露珠,盛的都是種蓮人的汗水,汗水比露珠還重,難怪儘管晨風溫柔,葉子仍然搖蕩不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