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重誠信

作者 : 靜遠

(Fotolia)

  人氣: 104
【字號】    
   標籤: tags:

古語云:「是故誠者,天之道也;思誠者,人之道也」,指出了人應思誠而與天道相通,做到真實無妄、誠實無欺,因此古人常用「至誠」的標準來規範自己,協調人與人的關係。

「信」從造字結構看,「人言為信」,關於信的論述有「一諾千金」、「言必信,行必果」等,孔子就說過:「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意思是說,一個人如果沒有信用,不知道他怎樣可以立身處世。

古人為人誠實守信的例子比比皆是,以下舉其中幾例︰

歐陽修治學嚴謹

歐陽修是北宋文壇領袖,官至副宰相,在文學觀點上主張明道致用,強調道對文的決定作用,以「道」為內容,為本質,以「文」為形式,為工具。特別重視道德的修養,提出 「道勝者,文不難而自至」。

他的詩詞和文章在當時就被稱為「極品」,受到文人學士的廣泛讚譽,這源於他的治學嚴謹,做文章務求精益求精。他每寫文章,草稿出來後,即貼在室內牆壁上,反覆推敲修改,有的文章甚至改得不留原稿一字,直到稱心如意為止。

例如他寫完〈醉翁亭記〉後,誠心向人徵求意見,他讀給一位樵夫聽,當讀到「環滁四面皆山,東有烏龍山,西有大豐山,南有花山,北有白米山」時,樵夫說:「您文章的字好像多了點。我打柴上山,站在南天門,放眼一望,四週都是山……」。

頓時,歐陽修明白了,於是提筆將前邊一串文字劃掉,換上「環滁皆山也」五個字,這就是人們今天看到的〈醉翁亭記〉言簡意賅的開頭,只這一句便總括了滁州勝狀,也總領了全文氣勢。

歐陽修不僅嚴謹治學,也嚴謹做人、做事。他待人真誠坦蕩,始終注重提攜獎掖後俊,蘇軾、蘇洵、蘇轍、曾鞏等人皆出於他的提拔,使北宋文壇出現了人才輩出的繁榮景象。

歐陽修與宋祁同修《新唐書》,書成後,按慣例修史在書前只署官位最高者一人的名字。當時歐陽修比宋祁的官位高,因此,御史決定《新唐書》只署歐陽修一人的姓名。但歐陽修卻說:「宋公於《列傳》亦功深者,為日且久,豈可掩而奪 其功乎?」宋祁知道後很受感動,說:「此事從所未聞也!」

歐陽修晚年時,仍常將自己平生所寫的文章,清理出來進行修改,每字每句反覆推敲,甚是認真,有時忙的廢寢忘食。他的夫人道:「你已年邁致仕(退休),難道還怕先生責難生氣嗎?又何必費心去一一修改呢?」歐陽修認真地說:「我既然發現了錯誤的地方,那當然要去修正。要不就會誤導後人啊!」(《宋史》)

宋濂謹守誠信

宋濂,明初文學家,官居學士,他以繼承儒家道統為己任,提出做文章的風格要與道德內涵一致。他自幼守信好學,一生勤學不輟,「自少至老,未嘗一日去書卷,於學無所不通」。

他自己在〈送東陽馬生序〉中講:「我小的時候非常好學,可是家裏很窮,買不起書。所以只能向有豐富藏書的人家借來看,借來以後,就趕快抄錄下來,每天拼命的趕時間,計算著到了時間好還給人家,不敢稍稍超過約定的期限。因為誠實守信,人們大多肯將書借給我,我因而得以看遍許多書籍。」

一次,他借到一本書,越讀越愛不釋手,便決定把它抄下來。可是還書的期限快到了。時值隆冬臘月,北風狂呼,以至於硯台裏的墨都凍成了冰,家裏窮,哪有火來取暖?宋濂手指凍的都無法屈伸,仍然堅持連夜抄書。抄完了書,一路跑著去還書給人家,決不超過約定的還書日期。

面對貧困、飢餓、寒冷,宋濂不以為意,不以為苦,一心努力學習,明白了很多做人之理。到了二十歲,他成年了,就更加渴慕聖賢之道。但由於沒有老師指點,遇有問題常常得不到解決,他就步行一百多里路,去找自己同鄉中有成就的前輩請教。

一次,宋濂要去遠方向一位前輩請教,並約好見面日期,誰知出發那天下起鵝毛大雪。當宋濂準備上路時,他的母親驚訝地說:「這樣的天氣怎能出遠門呀?再說,老師那裏早已大雪封山了。你這一件舊棉襖,也抵禦不住深山的嚴寒啊!」

宋濂說:「今天不出發就會誤了拜師的日子,這就失約了;失約,就是對老師不尊重啊。風雪再大,我都得上路。」他穿上草鞋,背上行李,踏著幾尺深的積雪,一個人走在深山之中。

當他到達老師家裏時,四肢都凍僵了不能動彈,很長時間以後才有了知覺,老師讚嘆地說:「年輕人,守信好學,將來必有出息!」

正是因為宋濂能忍受窮苦,把艱苦的生活當作是一種磨煉,是對意志品質的考驗,以苦為樂,他才能成就事業。他說道:「心中有足以使自己高興的事,讀書明理是最神聖的事情,所幸自己還得以置身於君子的行列中。」(《明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顏回,春秋末魯國(今山東曲阜)人,字子淵,一作顏淵。十三歲從學於孔子,畢生力行師教,據《論語》中記載,顏回敏而好學、德行出眾、志向遠大、尊師重道, 真正能夠做到「謀道不謀食」、「憂道不憂貧」,多次受到孔子的讚許,被後世稱為「復聖」。
  • 宇宙茫茫,歲月悠悠,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人們常慨嘆人生短暫、宇宙無限......
  • 意境是中國傳統文論和美學的核心,在傳統文化中具有重要的地位。追根溯源,從周易、道家、儒家,到後來又受到佛家的影響,在整個文學的發展過程中,意境有許多的代名詞,如境、境界、意境等不同的說法。
  • 鼓是中國傳統的打擊樂器,「鼓文化」是一種古老而神奇的藝術形式,文化內蘊極其深厚。作為一種傳播信息的工具,鼓具有祭祀、敬神、驅邪、樂舞、警示、戰爭等諸多作用,滲透入社會生活的各個層面,影響廣泛而深遠。
  • 中華民族悠久的歷史、豐厚的文化底蘊,孕育出古代詩歌輝煌的成就。詠史詩是中國古代詩歌中重要的一類,大多針對具體的歷史事件或歷史人物,有所感慨或有所感悟而作,多以簡潔的文字、精選的意象,或喟嘆朝代興亡的變化,或感慨歲月倏忽變幻,或頌揚聖人君子,或箴諷時政,同情百姓疾苦,抨擊社會惡勢力。
  • 仙詩是以仙境、仙人或人仙同遊為寫作內容,寄寓詩人志趣的詩歌作品,在中國古代詩歌中占有重要位置。常用象徵、比興、用典的手法,糅合神話故事、歷史人物、自然景象描繪出神奇瑰偉、引人入勝的境界,尤其在意境的創造上主要受「道」的影響,內涵非常豐富,表現主題大體上有:對神仙境界的嚮往、追求永恆、求仙訪道等諸多方面。
  • 帝嚳,姬姓,名俊,號高辛氏,為五帝之一。《史記.五帝本紀》:「帝嚳高辛者,黃帝之曾孫也。高辛父曰蟜極,蟜極父曰玄囂,玄囂父曰黃帝。自玄囂與蟜極皆不得在 位,至高辛即帝位。高辛於顓頊為族子。高辛生而神靈,自言其名。普施利物,不於其身。聰以知遠,明以察微。順天之義,知民之急。仁而威,惠而信,脩身而天下服。取地之財而節用之,撫教萬民而利誨之,歷日月而迎送之,明鬼神而敬事之。其色鬱鬱,其德嶷嶷。其動也時,其服也士。帝嚳溉執中而遍天下,日月所照,風雨所至,莫不從服。帝嚳娶陳鋒氏女,生放勛。娶娵訾氏女,生摯。帝嚳崩,而摯代立。帝摯立,不善,而弟放勛立,是為帝堯。」
  • 中華漢字是神傳文字,不僅具有獨特的形態美,其表意特徵更使其具有極其深遠的內涵、意蘊,在發展過程中凝聚了五千年文明的精華,反映出古人的正統信仰、道德至上、天人合一思想等多種信息,是中國傳統文化和民族精神的重要載體。
  • 古語云:「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緣,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有著非常深遠的影響。
  • 望文學的天空,經典作品可謂是繁星滿天。古人云「文以載道」,所有的經典文學作品都離不開一個「道」字,其具體而微地集中表現為在人生感悟的過程中對崇德修身的穎悟,飽含著中華傳統文化的天命觀和道德觀,為心靈指明方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