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5年失去3至親 瀋陽13歲男孩的悲慘童年

李泓翔小小年紀就嘗盡了與親人生離死別的痛苦。圖為李泓翔小時候與太姥(爸爸的姥姥)的合影。(明慧網)

李泓翔小小年紀就嘗盡了與親人生離死別的痛苦。圖為李泓翔小時候與太姥(爸爸的姥姥)的合影。(明慧網)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07月26日訊】 「我眼前的爸爸像個老爺爺,佝僂著腰,胳膊和腿細的沒有肉,肋骨一根根清晰可見,只剩的三顆門牙一說話就隨著舌頭動。爸爸再不像我小時候去看他時的那樣對我又摟又抱的,他沉默寡言,整天觀察著爺爺、媽媽和我。媽媽問他怎麼樣,他總說挺好,頂多說中國像是個人間地獄。後來爸爸高燒不退,經拍片檢查,醫生說肺早就爛沒了。爸爸說他來醫院是想要留一個證據,以後好告他們。2011年12月30日,爸爸出獄剛剛一年,就離世了。」

這是一個13歲的大陸男孩敘述的故事:他曾有一個和睦之家,爺爺李永登是高級工程師,奶奶高友蘭是老師,爸爸李上榮畢業於瀋陽建工學院機械系,媽媽何欣畢業於瀋陽東北大學英才學院會計系。一家人都修煉法輪大法。然而在中共統治的國度裏,他一出生就遭遇綁架,三位親人先後在迫害中去世。下面是他敘述的故事。

我叫李泓翔,今年13歲,於2000年11月21日出生。媽媽說,我出生的時候,奶奶家中已經18年沒有小孩了,親戚們都盼望著我的到來,給我買的衣服裝滿了一雙人床。沒想到,就在我出生前後,我的家人接二連三的遭到中共警察的綁架。

出生前後的兩次被綁架

2000年11月12日,就是在我出生的前9天,因當時瀋陽地區出現大量法輪功真相橫幅,媽媽被警察非法抓捕,警察、社區人員來家中抄家,頭一晚爸媽已經搬家,無任何證據就把媽媽放了。

在我出生後的第36天的晚上,一陣瘋狂的砸門聲持續不斷地在爸媽的出租房響起,爸爸問是誰?聼到是爺爺的聲音,就把門打開。結果闖進來了一屋子的警察。警察綁架了爸爸和爺爺,又把我和媽媽押到奶奶家,並開始非法抄家。隨後奶奶也被綁架,剩下我和媽媽,還有當時85歲的太姥(爸爸的姥姥)。警察讓媽媽說出和誰有聯繫,媽媽不說,他們就用拳頭打媽媽。警察說:「叫你不說,以後天天上你家來問你。」 警察走後,我因受到驚嚇不斷的哭鬧,媽媽被逼無奈,便帶我離開家,開始了流離失所的生活,那時正是12月末,三九嚴寒。

中共對爸爸非法開庭。律師說,中共不讓律師給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還在開庭時說,爸爸只要說不煉了,就當庭釋放,說煉就給你按最重的判。爸爸說,他不能沒有良心,他當初得了脈管炎,治了三年沒有好轉,醫生還說要截肢。爸爸這才煉了法輪功,現在都好了,所以他要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後來法院給爸爸非法判刑10年。

我小的時候,一次得知監獄正在「轉化」那裏的法輪功學員,媽媽就帶我去看爸爸,但爸爸怕我們擔心,甚麼情況都不說。一次,一位法輪功學員家屬接見後說,獄警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打傷了好多人,她丈夫的肋骨就被打斷了好幾根。而我爸爸一直拒絕「轉化」。

從爸爸被抓開始,我就已經開始流離失所了。爸爸、爺爺、奶奶都被抓,由於我當時小,媽媽沒有被抓走。當時天寒地凍,媽媽不想讓親戚受牽連,帶我獨自租房,幾年中居無定所。

繈褓中的李泓翔。(明慧網)
繈褓中的李泓翔。(明慧網)

2003年4月21日,我不到三歲,媽媽帶我去看望剛從教養院回家的奶奶,晚上瀋陽南塔分局警察就將我和媽媽帶走,在派出所關了一晚上,後來家人辦取保候審將我和媽媽放回。

媽媽被綁架

媽媽何欣。(明慧網)
媽媽何欣。(明慧網)

2005年6月24日,媽媽帶我去瓦房店監獄看爸爸。下了火車以後,到站前旅社登記住宿、出去吃飯。剛回到旅店,媽媽就被警察抓捕了,說媽媽被網上通緝。隨後我和媽媽在瓦房店站前派出所被關了一宿。第二天瀋陽南塔分局來車,給瓦房店派出所懸賞金後,將我和媽媽非法帶走。在車上我哭著要下車,警察對我吼道:「再叫就把你扔下去。」媽媽知道警察甚麼壞事都做得出來,趕緊把我抱在懷裏。到了瀋陽南塔派出所後,家人把我接走。媽媽被關入看守所。

媽媽被抓後,我又開始在親戚家住,爺爺奶奶被龍山教養院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雙雙保外就醫,他們不斷地住院,都拄著棍子,也照顧不了我,我就在姥爺家、姥姥家、舅爺家、舅舅家、姨奶家、叔叔家到處住,直到媽媽出獄那天,我才回到自己家,結束了七年流離失所的生活。

我家常年遭監控、騷擾

有時候媽媽帶我出門,回來門衛要特意跑出來問我去哪了,出門的時候也要問去哪。每當年、節、假日共產邪黨認為的敏感日期,家中必有人來騷擾。

我四歲那年,媽媽帶我回奶奶家過年。夜裏11點全家20多人正高興時,幾個警察來敲門,當時是太姥開的門,太姥一看是他們來了差點坐地上,幸好被家人攙住,這時家人都出來看是咋回事,警察一看這麽多人,就撒謊問,是不是我家報的警,有甚麼事嗎?之後就走了。警察走以後,親人都勸媽媽以後再也別回來了,他們要是眼看著媽媽被抓走,這年可咋過啊。媽媽當時就哭了。

五年中三位摯愛親人離世

不久後媽媽再次被非法抓走,當時中共在蘇家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被曝光,奶奶在教養院也被驗血,中共甚麼事都幹得出來。奶奶怕爸爸、媽媽被中共害了,整日以淚洗面。2006年5月,媽媽被抓不到一年,奶奶就離世了。

奶奶高友蘭在焦慮中去世。(明慧網)
奶奶高友蘭在焦慮中去世。(明慧網)

奶奶去世後,太姥被舅爺接走。等媽媽帶我回去看太姥時,太姥每次頂多忍十分鐘就哭開了,非常傷心。太姥於2009年在思念她的外孫、我的爸爸的悲哀中去世。

太姥和李泓翔。(明慧網)
太姥和李泓翔。(明慧網)

爸爸臨出獄的兩年,監獄讓我和媽媽去當地的派出所開證明說以後不煉了,才讓見爸爸。媽媽讓他們拿文件、拿法律規定,為甚麼不讓見。後來監獄的人一看媽媽來就嚇得都跑了,要不就是把門反鎖上,不讓媽媽進。

2010年12月26日,我盼望了10年的爸爸終於要回家了。接他的那天,瀋陽萬蓮派出所的所長、街道社區、「610」共四人要把爸爸拉去洗腦班。當時爸爸的親戚、朋友、同學去了很多人接爸爸,在他們要將爸爸帶走時,親戚朋友們組成人牆在他們那輛車的必經之路將車擋住,一位阿姨說:「都到期了,你們還想咋地。」他們一看沒有辦法,就放棄了帶爸爸走,但是告訴爸爸釋放證不能給,回去到派出所去取。

爸爸李上榮被迫害前的照片。(明慧網)
爸爸李上榮被迫害前的照片。(明慧網)

[[13]]

被迫害後的李上榮在醫院,檢查結果顯示肺部已經爛沒了。(明慧網)
被迫害後的李上榮在醫院,檢查結果顯示肺部已經爛沒了。(明慧網)

那時我眼前的爸爸像個老爺爺,佝僂著腰,胳膊和腿細的沒有肉,肋骨一根根清晰可見,他只剩三顆門牙,一說話牙都隨著舌頭在動。離家50多米遠的距離,他走不動,在地上蹲了三回。爸爸再不像我小時候去看他時的那樣對我又摟又抱的,他沉默寡言,整天觀察著爺爺、媽媽和我。媽媽問他怎麼樣,他總說挺好,頂多說中國像是個人間地獄。

後來爸爸高燒不退,經拍片檢查,醫生問:「這人在哪,還活著?」媽媽指給他們在外等待的爸爸。醫生說:「這人在甚麼地方生活,肺子都爛沒了,五臟六腑都不行了,為甚麼現在才來看,這肺子爛的都有年頭了。」媽媽說,爸爸因為信仰在監獄被迫害10年,2007年查出肺內有陳舊性空洞。醫生讓家人做好精神準備。爸爸說他來醫院是想要留一個證據,以後好告他們。

2011年12月30日,爸爸出獄剛剛一年,就離世了。

結語

中共迫害法輪功已經15年了,這場史無前例、血雨腥風的迫害,殘害了無數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無數不明真相的世人被謊言欺騙。希望他們通過我的遭遇能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遠離中共,獲得生命的平安。

(文章來源:明慧網;責任編輯:葉青青)

評論
2014-07-26 3: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