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重溫經典】范仲淹:岳陽樓記

范仲淹

人氣: 15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4年07月31日訊】慶歷四年(公元1044年)春,滕子京謫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廢具興,乃重修岳陽樓,增其舊制,刻唐賢今人(唐朝及宋代的名家)之詩賦於其上,屬予作文以記之。
予觀夫巴陵勝狀,在洞庭一湖。銜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ㄕㄤ ㄕㄤ;水流盛大的樣子。詩經.大雅.江漢:江漢湯湯,武夫洸洸。),橫無際涯,朝暉夕陰,氣象萬千。此則岳陽樓之大觀也,前人之述(描述)備矣。然則北通巫峽,南極瀟湘,遷客騷人,多會於此。覽物之情,得無異乎?
若夫霪(|ㄣˊ;久雨)雨霏霏(形容雨雪煙雲盛密),連月不開﹔陰風怒號,濁浪排空﹔日星隱曜,山嶽潛形;商旅不行,檣(ㄑ|ㄤˊ;船的桅桿)傾楫(ㄐ|ˊ;行船划水用的槳)摧;薄暮冥冥(幽暗、晦暗),虎嘯猿啼;登斯樓也,則有去國懷鄉,憂讒畏譏,滿目蕭然(空寂;蕭條。),感極而悲者矣。
至若春和景明,波瀾不驚;上下天光,一碧萬頃;沙鷗翔集,錦麟(色彩繽紛的魚類)游泳;岸芷(植物名。傘形科白芷屬,多年生草本。莖高二、三尺,密生茸毛,呈紫色。)汀蘭,鬱鬱青青。而或長煙一空(消散),皓月千里﹔浮光耀金,靜影沉璧;漁歌互答,此樂何極。登斯樓也,則有心曠神怡,寵辱皆忘,把酒臨風,其喜洋洋者矣。
嗟夫!予嚐求古仁人之心,或異二者之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是進亦憂,退亦憂,然則何時而樂耶?其必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歟?噫!微斯人,吾誰與歸。
時六年九月十五日。

譯文:
慶歷四年春天,滕子京降級到巴陵當郡守。到了第二年,便做到政通人和,百廢俱興。於是他就重修岳陽樓,擴充其舊有的規模,又把唐代詩人和今人的詩賦刻在上面。叫我寫一篇文章來記述這件事。

  我看那巴陵郡最美的景致,都集中在洞庭湖上。它口中像是含著遠山,腹內好似吞吐著長江,浩浩湯湯,無邊無岸。清晨陽光燦爛,傍晚暮靄沉沉,氣象真是千變萬化。這些都是岳陽樓的宏偉壯觀啊!前人已經說得很詳細了。那麼,我想說的是,它向北可以溝通巫峽,往南可以到達瀟水和湘江,貶謫到邊遠地區的官吏和詩人,大多在這裡聚會,他們觀賞自然風光的心情,能不因各自的遭遇而有所不同嗎?

  在那陰雨綿綿、連月不晴的日子裡,陰風發著怒吼,濁浪騰空而來,太陽和星星隱沒了光芒,高山峻嶺掩藏了雄姿。商人和旅客不敢上路,帆檣被吹倒,船槳被折斷。傍晚時節,一片幽暗,虎在咆哮,猿在哀鳴。此刻登上這座樓啊,便有離開故國、懷念家鄉、擔心讒言、害怕攻訐的情緒湧上心頭。舉目一片蕭條冷落,不禁感到無限悲涼了。

  到了春風和煦、陽光明媚的時節,湖上風平浪靜,天光水色,在萬頃碧波之上連成一片。沙鷗或飛或停,錦鱗游來游去。岸上的香草,散發著濃郁的香氣;灘上的幽蘭,搖曳著茂盛的花葉。於是漫天煙霧,掃蕩一空;皓皓明月,清輝千里。水面上浮動的光圈,像跳躍著萬點金星;月影停留在靜止的水中,又像是一塊圓圓的玉璧。漁船上飄來此唱彼和的漁歌,悠悠揚揚;這是多麼快樂啊!此刻登上這座樓,便覺得心情開朗,精神愉快,可以暫時忘記一切榮譽和恥辱,當風舉酒,真是喜氣洋洋啊!

  可歎哪!我曾經琢磨過古時候志士仁人的內心,也許與以上兩種心情有所不同吧。為甚麼呢?他們不因為外物的影響而感到可喜,也不因為自己的遭遇而覺得悲哀。居於朝廷的高位,則為他們的百姓擔憂;退身於遼遠的江湖,則為他們的君主憂慮。這真是進也憂,退也憂。那麼甚麼時候才會快樂呢?他們一定會說「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啊。唉,除了這樣的人,我還將崇敬誰呢?

  時為慶歷六年九月十五日。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4-07-31 3: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