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國記者出書首次披露六四成都屠殺

新書《失憶的中國:再訪天安門》

美國國家公共電台(NPR)記者Louisa Lim的新書《失憶的中國:再訪天安門》,首次披露八九六四期間,與北京遠隔千里的成都,人們在得知北京屠城的消息後憤怒走上街頭抗暴,後被血腥鎮壓、大面積傷亡的史實。(李景行/大紀元)

人氣: 18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4年08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景行倫敦採訪報道)近日,曾作為駐華記者在中國工作10年的美國國家公共電台(NPR)記者林慕蓮(Louisa Lim),受邀在倫敦的一個座談會上,向對中國問題感興趣的專業人士講她的新書《失憶的中國:再訪天安門

林慕蓮在這本書中,首次披露八九六四期間,與北京遠隔千里的成都,人們在得知北京屠城的消息後憤怒走上街頭抗暴,後被血腥鎮壓、大面積傷亡的史實。

「在一次去成都採訪的過程中, 偶然遇到一個女人告訴我, 八九六四的時候,她的兒子騎車出去後就再也沒回來,她很長時間也不知道他的情況,這個女人談話中不時出現的「暴力」、「暴動」這樣的字眼,使我想知道當時在成都到底發生了甚麼。 」

這是一個從未被外界注意到的歷史片段,在過去的25年間, 只存在於目擊者的記憶、私人收藏、未被發表的史料中。 林慕蓮收集資料的過程中, 包括上千張照片的各種史料彙集到她這裡來,共有25箱,最多的是來自當時住在成都錦江賓館的外國人的目擊資料。 也包括一個中共黨員在成都住院期間目睹的情況, 震驚之餘寫下的一份目擊錄,這份文稿在委託友人秘密帶到國外後25年間並未公之於眾, 在林慕蓮截稿日的前一天被悄悄地放在她的家門口。

六四之夜的成都

八九六四期間,成都發生了上萬人參與的大規模抗議,絕食、不同於北京的是,當人們從BBC和美國之音的廣播中得知北京屠城之後,已經從天府廣場上離開的人們舉著寫有「我們不怕死」、「六四屠殺,七千人傷亡」之類的橫幅從新走上街頭。

他們遇到的不是軍隊,而是武裝警察的暴力鎮壓,警察們用警棍專往示威者們的頭上砸,憤怒的抗議者用鞋、磚頭,和隨手撿到的東西反擊。一個美國領館工作人員告訴紐約時報,他看到當時至少100個抗議者重傷被抬出廣場,林慕蓮的這本書中包括當時的一些照片,可以看到與北京屠城相似的景象。

林慕蓮的新書《失憶的中國:再訪天安門》中的一幅照片,記錄的是1989年,6月4日晚,一位成都的抗議者被武裝警察打傷,滿身是血,在醫院等待治療的情景。(李景行/大紀元)
林慕蓮的新書《失憶的中國:再訪天安門》中的一幅照片,記錄的是1989年,6月4日晚,一位成都的抗議者被武裝警察打傷,滿身是血,在醫院等待治療的情景。(李景行/大紀元)

Louisa說:「當時的暴力鎮壓的場面被很多市民看到,當地政府無法掩飾和封鎖消息,就試圖控制消息,一個月後出版了一書叫做《成都暴亂的完整故事》(譯名)印刷了70萬冊,其中寫到當時8人死亡,包括2名學生,1800人送醫。」 林慕蓮認為這個數字遠低於實際情況。

發生在錦江賓館院中的屠殺

林慕蓮強調,讓她震驚的是這第一次的鎮壓並不是最血腥的一次。第一波的鎮壓激起成都人更大的憤怒, 6月5日晚人們又湧上街頭,警察開始開槍,其中一群逃進錦江賓館的抗議者,再也沒能活著出去。

「錦江賓館當時是成都最高級的賓館,也是美國領館所在地,所以美國外交官的電報中描述了當時發生的情況,很多外國人也住在那裏,透過窗戶看到了發生在院中的情景。很多人驚嚇異常,當他們離開中國後,向大赦國際、媒體等訴說,努力想把這個事實公諸於世,但實際情況是,北京是這麼重要的一個地方,外界對成都這個遠在首都千里之外的地方沒甚麼興趣,大部份外國人根本不知道成都在哪裏,那裏的故事就這樣成了說不出來的故事,從未見天日。」

「根據錦江旅館住客的描述,一排一排的抗議者們被圍起來,強迫地跪在地上,手臂被繩子繫牢吊在背後,至少有兩個目擊者告訴我,他們認為這樣的捆綁方式是要讓這些人的手臂折斷,然後來自國家安保方面的人員把抗議者一個一個推倒在地上,再用鐵棒把他們的頭砸碎。兩輛卡車開來,屍體被扔到車上去,像扔垃圾、土豆、肉塊……不同的目擊者用不同的詞形容這一景象。一位目擊者說,『我不記得任何一個人喊叫,只是這些肉體一個堆在另一個之上,如果有人沒死,也不可能在這個屍體堆中生還。』」

林慕蓮說:「我聽到這些故事,我想要更多的證據,所以我去找中國方面的資料,有意思的是,他們真的編排了當時發生的事,但沒提對抗議者使用暴力,報紙中沒有細節,只是說,那晚有70人被拘押在錦江賓館。」

林慕蓮在書中用整個一個章節24頁,描述了六四期間成都發生的這一系列事件中被看到的部份,包括外國目擊者的名字;他們上街接近抗議人群時的感受、在街上、在旅館中看到的一幕幕場景的描述;以及她所能找到的美國領館的外交電報、在各種相關的報紙、書籍上能提供佐證的隻言片語。

林慕蓮也提到向中國人獲取證詞的困難和他們懼怕的心態,特別提到第一次讓她意識到成都屠殺的這個婦女,她說,她在兒子失蹤後五次去北京上訪又被遣送回成都,警車有兩年時間就守在她家門外,她最終得到她兒子在警所被毒打至死的照片,並獲得相當於9,000美元的所謂「困難補助」,就是這樣經歷的一個人,當林慕蓮問她是否知道還有人在當時如她一樣失去親人時,她說即使知道也不會告訴林慕蓮。

林慕蓮說:「中共政權的一切說法做法都是讓人們忘記過去向前看,但對國家民族來說,這其實是個 危險的論調。」

(責任編輯:唐洪)

評論
2014-08-01 1: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