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媒:中共長期活摘異議人士器官

2014年7月29日,著名作家伊森‧葛特曼表示,中共活摘器官的數量在增加。(馬有志/大紀元)

人氣: 2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4年08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秦雨霏編譯報導)《紐約郵報》8月9日的報導援引美國作家伊桑•葛特曼的新書《大屠殺》,揭露中共長期以來活摘異議人士和良心犯尤其是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用於移植。葛特曼估計,逾64000名法輪功學員遭到器官活摘。報導還援引了蘇家屯醫院醫生的證詞,並告訴讀者,很多人可能曾經在塑化人體展覽當中看到過被活摘器官受害人的遺體。

《紐約郵報》報導說,安華•托蒂過去是新疆一家醫院的外科醫生。在1995年六月,他被上級要求準備一次歷險——去野外做手術。

在早上,當這名醫生和他的團隊抵達他們的目的地,他意識到他們位於「西山死刑刑場,尤其是處決政治異議人士的地方。」

他被告知,「當你聽到一聲槍響,就沿著山丘開車。」他問為甚麼到這裡來時,對方說,「你不需要知道。」

在槍響之後,他開車到被告知的地方,看到「十具,或許二十具屍體躺在山腳。」警察帶領他到一具屍體面前,「一個穿著海軍藍衣服的大約30歲的男人」,警察告訴托蒂這就是他將手術的人。

「我們為甚麼要手術?」托蒂抗議說,「算了吧!這個人已經死了。」

但是隨後托蒂感受到「屍體」身上微弱的脈搏,他僵直的改口,「不!他沒有死!」

「那就手術吧!拿下他的肝臟和腎臟。現在!快!快!」

目瞪口呆的托蒂遵照命令行動,試圖假裝這是一個正常的程序。他「充滿疑問的瞟了一眼主治外科醫生。『沒有麻醉。』主治醫師說。『沒有生命維持措施。』」麻醉師「只是站在那裏,雙手交疊。」他以為這個人已經沒有意識,但是他錯了。

「隨著安華的手術刀進去,這個人的胸口起伏痙攣然後蜷縮回來。」在托蒂拿下器官並縫合傷口之後,他注意到血管仍然在搏動,他確定這個人仍然活著。

中共活摘器官不是新鮮事

《紐約郵報》報導說,中共活摘器官的報導不是一件新鮮事,因為政府已經承認,死刑犯的器官被用於移植,BBC調查發現,「英國婦女每晚把死刑犯的膠原蛋白抹在臉上」。

但是根據中國分析家和人權調查員伊桑•葛特曼令人不安的新書《大屠殺:群體殺害,器官活摘和中國異議問題秘密解決方案》,這個實踐的現實遠遠更加可怕。

來自中國的器官有時候輾轉進入美國人的身體。它們不僅僅是來自於中共所宣稱的罪犯,而且來自於良心犯,尤其是被禁團體法輪功修煉者,他們從未犯下或被控死罪。

令這一切更加惡劣的是,當局不等他們死亡就搶奪這些「戰利品」。為了增加移植成功的機率,葛特曼寫道,器官常常在囚犯還活著的時候被摘取。

葛特曼估計,迄今為止,逾64000名法輪功學員遭受到這個命運,每天這個數字都在增長。

跟中共妖魔化的方式相反,法輪功的起源驚人的簡單。李洪志先生在1992年在一個公寓樓向任何感興趣的人教授「非常平和緩慢的冥想功法」。

法輪功具有「一個倡導真善忍的強大的佛家道德體系」,這令其迅速發展並受到驚人歡迎程度,爲此也成爲共產黨眼中所謂的一個威脅。

截至1995年,修煉法輪功的人數已經超過了中共6000萬黨員的數目,這讓中共決定將法輪功定性成其頭號公敵。

1996年,在中共當局的媒體上開始出現批判法輪功的文章,法輪功學員發現自己處於日益增加的監控下。

到1999年,法輪功擁有7千萬學員,相當於每20個中國人當中有一個。他們開始受到逮捕。在1999年4月的一個大規模的和平上訪當中,中共警察有意引導着數千名上訪者來到一個(中南海附近的)位置,使得他們看起來就好像是在包圍了中央政府駐地,因此給了當局可以鎮壓的藉口和理由。

中共官員如此擔憂法輪功運動的潛在威力,以致於當時的共產黨主席江澤民被看見坐在一輛豪華轎車裡,繞著上訪者開了好幾圈,以便親眼觀察他的「敵人」。

搜捕法輪功

《紐約郵報》報導說,在1999年6月7日,江澤民「作出一個內部講話,呼籲迫切瓦解法輪功。」

三天之後,中共當局非正式設立了610辦公室,這是中共版本的「戰時權力的特殊情報單位」,它唯一的職能是剷除法輪功。

接下來一個月的七月二十日,每一個可確認的法輪功協調人都被逮捕。政府宣稱僅僅逮捕了150人。但是從葛特曼的採訪來看,僅在哈爾濱一個城市就逮捕了1萬名學員。

法輪功學員被給出兩個選擇:簽署一份文件背棄法輪功,或受到當局的處置。那些簽署了文件的人被允許回家。那些不簽署的人被送進監獄。

一旦被監禁,學員們發現他們自己處於可怕食物鏈的最底端,因為刑事犯被允許毆打、折磨、強姦甚至殺害他們。

刑事犯恐嚇學員們說:「如果你不聽我們說的,我們將折磨死你,並出售你的器官。」

隨著中共對法輪功的公關戰開始,81本反法輪功書籍被出版,國家宗教領袖譴責它,甚至孩子們也被教育憎恨法輪功,學校裡掛上譴責法輪功的橫幅。數百萬和平的法輪功學員面對恐怖包括電棍酷刑和中世紀的酷刑架。

截至2000年中期,葛特曼估計至少有1百萬法輪功學員被監禁。因中共竭力掩盖罪恶,截至2005年,通過突破封鎖,法輪功調查員報告有3000多名學員死於酷刑。葛特曼說,「實際的數字無疑遠遠是更高的。」

搶劫活人

《紐約郵報》報導說,更甚於酷刑的是,還有受害人被活摘器官的故事。不幸的是,這些受害人不能活著講述他們的故事。

但是其他人試圖幫他們說話,只為了讓世界發出共同的驚呼。

在2006年,兩名著名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發表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指控的報告。這份報告在有多少法輪功學員被活摘的結論上類似於葛特曼的報告,但是被西方媒體、政府和人權組織忽略。達賴喇嘛在會見了一名調查員之後,最初表示支持,但後來受到手下人的壓力而撤回。

也是那一年,《大紀元時報》發佈類似的指控。

「人們指控在2001年,(在蘇家屯一家醫院),」葛特曼寫道,「會計部職員注意到對食品,廁紙和特殊醫院器材的需求急劇上升,但病人沒有相應增加。」這代表著一千人以上的差異。

一名僱員的丈夫是一名外科醫生,他報告說,有「額外的病人位於醫院地下深處,那裏還有一些臨時搭建的手術室。」

葛特曼寫道,「不管甚麼時候他接到某個電話,他將下到地下深處準備手術。病人只給予『小量麻醉』(因為醫院供應有限),然後他和幾個其他醫生將『依序摘除病人的腎臟,皮膚組織,角膜和其他器官。』」

殘存的病人然後被抬到舊鍋爐,它被懷疑是一個焚屍爐。職員們撿走死者的手錶或項鍊。

尋找屍體

《紐約郵報》報導說,葛特曼在書中舉出許多其他第一手證人的證詞,也引述一位法輪功調查員的話說,600家中國醫院捲入器官活摘,清楚表明他這本書的目的是提出證據,以讓法輪功團體對器官活摘的指控無法忽略。

除了重提早先的一些指控,葛特曼又採訪了包括逾50名法輪功學員監獄倖存者,許多人曾經被帶去體檢,由於監獄從來不會關心任何被關押者真正的疾病,這種舉動顯然是為了確定他們器官的健康。

「但是如果我們去尋找活摘器官的證據,我們會發現,我們許多人可能曾經跟這一切非常接近,但是卻沒有意識到。我們一些人可能曾經跟一名被活摘器官的法輪功學員的屍體共處一室,也許曾經好奇的注視著甚至欣賞著他們。你也許實際上還為此付了錢。」

位於時代廣場的「人體世界」展覽將處理過的屍體展出,打著「由科學家哈根斯發明的解剖學突破的塑化人體科技奇觀」的廣告。展出者說,這些屍體是人們捐獻給科學使用的。

葛特曼稱,實際上有兩個這樣的展覽:「人體世界」由哈根斯建立,「人體展覽」由「第一展覽公司管理」,但是屍體由隋鴻錦教授提供。

葛特曼介紹,發明者哈根斯在1999年在中國開設了塑化工廠並聘請隋鴻錦作為總經理。後來,隋鴻錦秘密設立了他自己的工廠。這兩人成為對手,導致隋鴻錦設立「人體展覽」。在一個男子在ABC電視台20/20節目指責隋鴻錦使用中國死刑犯之後,「第一展覽」在展覽入口放置了一塊標識,承認他們使用的屍體是「中國公安局收到的」,以及第一展覽「不能獨立證實屍體不是中國監獄的囚犯。」

至於哈根斯的展覽,他在2007年關閉了中國工廠,並「眼淚汪汪的告訴20/20節目,他單方面焚燬了所有中國人標本並代之以那些合法捐獻他們的屍體給科學的白人。」

器官移植旅遊

《紐約郵報》報導說,但是葛特曼仍然懷疑,並指出,除了製造這些展出,塑化技術被用於保存醫學院校使用的屍體。一個中國零售商出售一具塑化屍體的零售價為21000美元。

這些屍體今天在哪裏呢?

葛特曼寫道:「在2014年一月份,」「Omar醫療服務,一個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授權的中國器官經紀商,在網上自由的打廣告向西方人兜售器官移植的旅遊。」

(責任編輯:方涵)

評論
2014-08-11 1: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