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官員成群外逃 多為裸官及持多國護照

中共政局處巨變前夕,即便大權在握也不能給中共官員帶來真正的安全感,紛紛謀劃後路或外逃。圖為北京機場一景。(AFP/GettyImages)

人氣: 31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4年08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章洪報導)中共政局處巨變前夕,外逃官員劇增,中共儘管採取一些措施仍難阻官員外逃潮。中共8月11日反常公開高調報導150個經濟犯外逃美國。不過,中國近年到底有多少官員外逃,還沒有具體數據。中共承認,過去十年中,中共只抓捕回國兩個。

此前,中共官員外逃只零星見於報導。大陸媒體從1992年至2012年指公開報導了的54個外逃案例。這些外逃案的普遍特點包括:外逃者捲走巨額資金;外逃者多持有多個護照,以及利用假身份出逃;外逃前多是「裸官」等。這些外逃官員,一般高官逃歐美等發達國家,而小官藏匿在泰國或緬甸等周邊國家。

攔不住的官員外逃潮
  
中共政局處巨變前夕,即便大權在握也不能給中共官員帶來真正的安全感,紛紛謀劃後路或外逃。2012年12月16日,北京國家民航總局公安局消息稱,2012年全年,在北京的國家部委和北京市的黨政機關處級以上官員攜款外逃人數突破新紀錄——僅僅在北京市機場海關出逃的中共黨政處級以上級別的官員人數已經高達354人,他們共計攜帶走3000多億人民幣的贓款。
  
2012年中秋和十一期間出境的公職人員有1100多人沒有按時返回,其中714人確定為外逃。2012年12月3日至8日的5天裡,在大陸7個航空港、4個邊境口岸,先後攔截被列入審查名單中的115名圖謀出境外逃的官員。
  
目前,越來越多的中共大小官員急拋手中的房產,兌換現金出逃。去年11月中旬以來,大陸45個大中城市陸續出現豪宅、別墅拋售潮,12月份後情況更為嚴重,其中有六成交易是以匿名、假名等方式進行。
  
為了截住官員外逃,2014年6月大陸多地曝出當局收繳官員護照禁止出國的消息。2014年中共開始對中國各省份「裸官」摸底。
  
2014年7月底,各省份「裸官」摸底調查已基本結束,十餘省不公佈摸底數量。中央黨校黨建教研部教授張希賢8月7日稱,「『裸官』問題涉及人數可能較多,幹部級別也可能較高,擔心公佈具體情況後可能引起政治『地震』。」

資金外逃過萬億
  
在當局公開的外逃官員的案例中,銀行等金融機構和大型國企官員的涉案金額巨大。例如,中國銀行廣東開平支行案中,三任行長許超凡、余振東、許國俊同時失蹤外逃,他們共挪用公款4.82億美元。
  
根據中國人民銀行2008年發佈的報告,自從上世紀90年代以來,估計有16,000~18,000名中共官員、商人和其他人從中國失蹤,並帶走8,000億元資產。
  
中紀委還預計2013年非法資金外逃將達15,000億美元,比2012年急劇上升50%。
  
央行的一份向境外轉移資產的途徑研究報告顯示,這些外逃者資產轉移的辦法,包括利用地下錢莊轉移;企業管理層與境外公司通過「高進低出」或者「應收賬款」等方式,將國內企業的資產掏空,轉移企業資產;在境外使用信用卡大額消費或提現來實現資金向境外轉移等。
  
中共公開報導的河南省政府設在香港的「窗口公司」河南豫港公司原董事長程三昌,出逃前利用關係在境外開設辦事處或分公司,通過各種途徑轉往國外的資金在1000萬元以上。2001年5月,程三昌從香港不辭而別,攜巨款和情婦定居新西蘭。

持有多個護照 假身份出逃
  
在中共公開報導的外逃案例中,很多官員「一人多證」,同時擁有幾個身份證件和護照,利用「假身份」外逃。
  
外逃海外的級別最高者是曾任雲南省省委書記的高嚴。2002年,高嚴在擔任國家電力公司總經理期間神秘失蹤,後確定其逃往國外。高嚴據稱擁有「高嚴」、「高慶林」和「張傳偉」等至少3個不同名字的身份證,4本中國護照及一本港澳通行證。

2013年3月28日港媒消息稱,原上海市副市長、前上海公安局局長張學兵在其伺機外逃前被拿下。從張學兵的局長辦公室保險櫃中抄出兩張近期經香港飛往歐洲的商務機票,還抄到6本外國護照,分別是加拿大、美國、英國、德國、挪威、澳大利亞的假護照,全部使用假名。另外還有兩本港、澳特區工作簽證護照。除此之外,還有12本銀行存摺,10本使用的是假名、匿名。

浙江省建設廳原副廳長楊秀珠2003年攜女兒和女婿出逃美國時,早就擁有美國綠卡,但卡上姓名並非她真名。
  
外逃的雲南省交通廳原副廳長胡星當年手拿瑙魯國護照飛往新加坡。 
  
一位主要負責商務考察,與一些政府官員和國企高管多有接觸的旅行社老闆對《新京報》表示,曾經有人拿著兩本護照,來找他們辦出國簽證。除了照片一樣,其他的甚麼都不一樣。

「就跟『房姐』一樣有幾套身份,信息都是真實的,也是從正規渠道獲得。」

高官逃歐美 小官藏泰緬

大陸媒體從1992年至2012年公開報導了54個外逃案例。
  
據《新京報》報導稱,這些外逃案例中,官員最高級別至省部級,案件多發區集中在與經濟相關的政府部門、國企和金融機構。出逃官員,尤其是高官的最終落腳點多為發達國家,出逃前多有籌劃,部份官員已經「裸官」,出逃前妻兒甚至親戚都已定居國外。
  
據央行一份調查報告顯示,外逃官員根據身份級別以及卷帶的資金多少,逃亡國家不同。
  
報告稱,卷帶金額相對小、身份級別相對低的,大多就近逃到周邊國家,如泰國、緬甸、俄羅斯等;案值大、身份高的官員大多逃往西方發達國家;一些無法得到直接去西方國家證件的,先到非洲、拉美、東歐的小國,伺機過渡。此外,有相當多的外逃者通過香港中轉,利用香港世界航空中心的區位以及港人前往原英聯邦所屬國家可以實行「落地簽證」的便利,再逃到其他國家。
  
對於外逃的官員來說,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歐盟成員國是他們落腳的主要國家,其中美國最多。

外逃前多是「裸官」
  
報導稱,大部份外逃官員涉案金額巨大,不可能在外逃時攜帶全部現金出境,多數在前期策劃時將資金轉移海外。很多外逃貪官在出逃前,已經是「裸官」,有些官員甚至在位時就已經獲得了別國的永居身份。
  
7月16日,當局發佈了通知,除了公開承認並定義了「裸官」的概念,並暗示中共黨政機關、國有企業、軍事外交等機要部門、重大經濟技術崗位裸官氾濫,特別是官員。

2010年4月24日《悉尼晨鋒報》曝光,前中共副主席曾慶紅的兒子曾偉在2008年花了3,240萬澳元、相當於2.5億人民幣,在悉尼購買豪宅,並因此獲得澳洲投資移民的簽證。

剛剛落馬的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小兒子周瀚現住在美國舊金山。正被調查的大兒子周濱的妻子黃婉據稱擁有美國國籍。美國媒體公布了一組周濱的岳父母黃渝生在美國加州的住宅照片。1990年代,在黃渝生家庭住址中居住人員名單上,可以看到周濱和黃婉的名字。
  
據悉,在2010年中共「兩會」上,人大代表、中央黨校教授林哲曾披露:從1995年到2005年,有逾百萬官員配偶和子女移居國外。

另據中共國務院研究室、公安部外事處、外交部等機構的統計,省部一級直系親屬持雙重國籍情況日趨嚴重,在已退離休省部一級高幹直系親屬中有5萬6千至6萬人持雙重國籍;現職省部一級高幹直系親屬有1萬8千至2萬人持雙重國籍。
  
在2012年,中共曾展開一項內部調查,結果發現九成中央委員直系親屬移民海外。直系親屬通常指三代內的有血緣關係的親屬,如子女、孫子孫女和兄弟姐妹等。
  
統計顯示,第十七屆中央委員會中,187名委員有直系親屬在西方國家居住、生活、工作或已加入所在國國籍,佔91%;142名候補委員有直系親屬在西方國家居住、生活、工作或已加入所在國國籍,佔85%;113名紀委委員有直系親屬在西方國家居住、生活、工作或已加入所在國國籍,佔88%。

責任編輯:高靜;覆核編輯:姜斌
  

評論
2014-08-15 4: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