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實照片曝光中共警察令人髮指的罪行

真實的照片曝光了中共警察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地令人髮指的暴行。圖為遭警察電擊迫害嚴重毀容的法輪功學員高蓉蓉。(大紀元合成圖/Matthew Yang)

人氣: 589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4年08月15日訊】自從1999年中共黨魁江澤民下達了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肉體上消滅」的滅絕令後,就把數以萬計的中共警察變成了披著合法外衣的人間暴徒。下列這些真實的照片曝光了中共警察令人髮指的罪行。

(按:本文正文只顯示小圖,點擊小圖即可看到清晰的大圖,鑒於有的圖片觸目驚心,請讀者慎入。)

一、鐵條烙、開水澆、冷凍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中共使用了至少一百多種酷刑方式折磨法輪功學員,其中就包括鐵條烙、開水澆、冷凍酷刑。

覃永潔,廣西籍青年法輪功學員,在廣東深圳寶安一家工廠打工,1999年7月後,四次被當局拘留,每次關押15天。2001年4月26日,他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抓,關在博羅縣一勞改農場,在一個多月裡,他多次遭到獄警毆打。一次他被獄警用手銬銬在窗欄上,雙腳腳跟離地達5個小時。

2001年6月2日,三名獄警折磨毆打覃永潔,將他綁在柱子上,用一根生銹的鐵條在電爐上燒紅了,壓在其雙腿上烙燙十三處,慘不忍睹,烙燙傷口很深。覃永潔雙腿發抖、疼得大叫,痛苦不堪以至於小便失禁,隨後獄警把他關進小號。後來,獄警看他行走困難又痛得無法入睡,就令他看管果園。因果園不在獄警看守範圍,覃永潔得以逃脫。

覃永潔被中國警察用燒紅的鐵條烙傷多處(明慧網)
覃永潔被中國警察用燒紅的鐵條烙傷多處(明慧網)

覃永潔被中國警察用燒紅的鐵條烙傷多處(明慧網)
覃永潔被中國警察用燒紅的鐵條烙傷多處(明慧網)

覃永潔搭上一輛運輸卡車潛入香港,6月10日,再混進貨櫃輪,經過半個月海上航行,帶著重傷輾轉到了美國休士頓,這是遭受中共酷刑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帶傷逃到美國的首例。此事件引起震動,國際社會紛紛譴責中共的暴行。

為覃永潔動手術的蓋爾•柏布瑞茲醫師說:「覃被送到醫院急診處時,全身發燒,兩腿十三處烙傷屬三級燒傷……」

法輪功學員王新春被迫害致殘,雙腳脫落。(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王新春被迫害致殘,雙腳脫落。(明慧網)

王新春,家在黑龍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區豐茂林場。2002年1月8日,王新春騎自行車去山上林場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警察發現。在躲避警察追捕過程中,王新春不慎趟到河裡,從腳到膝蓋全凍成了冰。警察把山包圍,兩天後王新春被派出所所長王維和一不知名警察抓住,關入派出所。

該警察在王維和公安局局長崔玉中指使下,從火爐上拿起熱水壺往洗臉盆倒燙水,然後把王新春凍成冰的雙腳放入燙水中(按照常識,這樣做是絕對不行的,會造成嚴重的肢體殘廢)。就這樣在熱水中把王新春的鞋強行脫下,肉與冰還相連著。那些警察邪惡地說:「我們公安多好,像侍候兒女一樣侍候你。」真是殘忍至極。王新春在山上被他們抓捕時還能自己走路,腳還沒有完全凍傷,是警察故意用熱水燙,才使王新春的凍傷惡化。

中午,王新春的腳、腿被燙腫起泡。晚上5點王新春被送回家。之後,王新春的雙腳逐漸潰爛直至脫落,造成終生殘疾。當時王新春只有29歲。

2001年1月12日晚,山東濟南法輪功學員徐法月(山東礦院97屆學生)在居住地被濟南市公安局政保處及市中分局六里山派出所綁架。在派出所,徐法月被背銬,派出所所長及警察用毛巾蒙住他雙眼,然後是一陣狠命的亂踢,導致徐法月的雙眼兩側、嘴、額頭等多處流血,鮮血染紅了毛巾。一警察對徐法月不停地打罵,狂叫:「弄死你,掐死你!」

13日下午徐法月被送至劉長山看守所。徐法月被緊銬成「大」字形,大小便一律在床上,在零下十幾度的監號裡,警察開門凍他,刺骨的寒風令徐法月裸露在外的手腳失去了知覺……

五天後,徐法月的手腫得像饅頭一樣,呈紫黑色,腳無知覺,無溫度。右腳趾一、三、五均變為黑色,獄醫、獄警怕擔責任,將他送至警官總醫院(又稱勞改局醫院),鑑定為左足、右手為兩度凍傷、右足三度凍傷,一、三、五腳趾壞死,發出濃烈的惡臭。雖然經過近一個月的治療,最終徐法月的大腳趾被部份切除,三腳趾徹底切除,小腳趾部份切除,造成終生殘疾。

徐法月被截肢的腳趾(明慧網)
徐法月被截肢的腳趾(明慧網)

二、電刑

電刑是中共警察摧殘法輪功學員最常見、最主要的酷刑之一。電刑對法輪功學員造成了極其嚴重的傷害。電棍電壓最高達150萬伏。

大連女法輪功學員王雲潔,2003年初被馬三家勞教所郭鐵英等惡警用兩根高壓電棒同時電擊乳房數小時,致使整個乳房完全潰爛。第二天她們還強行把王雲潔雙腿雙盤上,用布條把腿、頭緊緊綁在一起成球狀,再用手銬將雙手反銬從身後吊起來,長達7個小時。從那以後,王雲潔就再不能正常坐、立和行走。

王雲潔被電棒電擊致使乳房潰爛(明慧網)
王雲潔被電棒電擊致使乳房潰爛(明慧網)

馬三家惡警以為她就能活兩個月,2003年11月匆匆要家人來接。回家後,因身體嚴重受損,乳房潰爛越來越嚴重。2006年7月,王雲潔含冤去世。

37歲的瀋陽市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職工、法輪功學員高蓉蓉2003年7月被劫持到瀋陽龍山教養院,2004年5月7日下午,高蓉蓉被該院二大隊副大隊長唐玉寶、隊長姜兆華等連續電擊6、7個小時,致使面部嚴重毀容,滿臉水泡,燒焦的皮膚與頭髮膿血粘在一起,面部腫脹後眼睛只剩一條縫,嘴腫得很高變形,連朝夕相處的普犯都認不出她來了。之後高蓉蓉被折磨的全身器官衰竭、骨瘦如柴,生命垂危。

[[8]]

高蓉蓉遭中共警察殘害,嚴重毀容(明慧網)
高蓉蓉遭中共警察殘害,嚴重毀容(明慧網)

在被短暫營救期間,高蓉蓉遭殘害毀容的照片公佈於眾,舉世震驚。2005年3月,高蓉蓉不幸再次被警察抓捕,6月16日在馬三家勞教所被迫害致死。

三、強姦、性虐

為了強迫女性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中共警察使用了最下流、最滅絕人性的手段:強姦、性虐女法輪功學員,致使許多女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致瘋。

法輪功學員劉季芝,女,52歲,河北涿州市東城坊鎮西疃村人。2005年11月25日晚,東城坊派出所警察將劉季芝等五名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派出所,警察用橡膠棒、電棍等毒打劉季芝。劉季芝被打的撲倒在地,警察何雪健(21歲)將她揪起來繼續打,何雪健將兩手伸向劉季芝的胸部亂摸亂掐。第二天中午,何雪健又將劉季芝拖進自己的宿舍,用橡膠棒抽打,並用電棍電擊乳房,把已無反抗之力的劉季芝摁倒在床上,扒開她的褲子,將年齡大於他母親的劉季芝強姦了。同室的警察王增軍旁觀而無動於衷。半小時後何雪健又將42歲的法輪功學員韓玉芝拖去強姦。

劉季芝被打得身體青紫(明慧網)
劉季芝被打得身體青紫(明慧網)

事件在明慧網曝光後舉世震驚。劉季芝與女兒為逃避報復,離家出走,在北京空軍洗衣廠打工,河北省公安廳懸賞十萬元抓捕劉季芝。找到劉季芝下落後,北京公安部、河北省公安廳、保定及涿州公安局出動十幾輛車將劉季芝和她女兒秘密綁架。這些人出了空軍大院就將車牌換掉,將劉季芝綁架到保定滿城西山賓館,欲殺人滅口,由於曝光及時,未能得逞。中共迫於壓力將何雪健判刑8年,2007年何雪健的惡行遭到了天懲,在監獄他得了陰莖癌,陰莖和睪丸全部切除。

2001年5月14日晚九點多鐘,河北廊坊市法輪功學員王蘋(化名)在北京一個人沿大北窯至永安裡護城河粘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一巡邏警察截住,他借搜身之際,邪惡的摸王蘋的下身,王蘋不從,始終勸善,這個流氓惡棍根本不聽,還用膠皮棍殘暴的毒打王蘋一個多小時。王蘋被打倒在地,牙被打掉兩顆,渾身是傷、奄奄一息。面對圍觀的群眾,此惡警叫嚷:「她是法輪功,是現行反革命,打死白打!」

王蘋遭強暴後第九天拍攝(明慧網)
王蘋遭強暴後第九天拍攝(明慧網)

王蘋遭強暴後第九天拍攝(明慧網)
王蘋遭強暴後第九天拍攝(明慧網)

該警察獸性大發,朝王蘋右耳及太陽穴猛擊一棍,將她打昏,並趁其昏迷,將她拖到東直門橋下,撕開褲子強姦,而後更全無人性的把膠皮棍猛勁插入王蘋的陰道,還騎到她身上。王蘋緩過點勁,就竭力呼喊:「救人哪!抓流氓!」惡徒仍有恃無恐,直到王蘋聲明要去派出所告他,才倉皇逃走。

四、打毒針

面對法輪功學員的頑強意志,中共毫無人性地使用了精神藥物、毒藥迫害。明慧網曝光了至少230多個被中共警察用藥物迫害致死的案例,致瘋、致殘案例更多。

宋慧蘭,黑龍江鶴崗市新華農場法輪功學員,2010年12月遭佳木斯市樺川縣橫頭山派出所警察綁架,關押在湯原縣看守所。

2011年2月23日,湯原縣看守所所長閆勇、管教李某、穆占國、姜繼武、楊麗等人,凶狠地將宋慧蘭按在鋪上,給她戴上手銬,快速給她輸液,藥物不明。隨即宋慧蘭感到剜心的難受,滿地打滾,話都說不出,痛苦的生不如死。之後,膝蓋以下全部失去知覺,身體發硬、殭直,舌頭發硬,不能行走,身體不聽使喚,大小便失禁,大腦反應遲鈍,記憶斷斷續續。2月28日後半夜,她的心臟異常難受,煎熬到極點。

獄醫張儉紅第二天看了宋慧蘭的右腿後說:「這條腿廢了。」當時宋慧蘭的右腿起了大紫泡。回家後,宋慧蘭身體殭直、眼神發呆、不會說話,手、腿直挺挺的,不能回彎,像木頭人一樣,沒有任何反應和知覺,右腿以下,腳面、腳趾全部壞死,呈黑色,淌血水,摸上去硬梆梆,像鐵板一樣,一敲砰砰響。隨後,她的右腿狀況一天比一天惡化,越來越黑,越來越硬。一動彈,就順著腿淌血水。

[[14]]

宋慧蘭的右腳掉了。(明慧網)
宋慧蘭的右腳掉了。(明慧網)

宋慧蘭分分秒秒都在巨大的痛苦中煎熬。她的姐姐和女兒輪流將她抱在懷中,生怕她就這樣離去,親人心碎萬分。5月25日,宋慧蘭的右腳掉了下來。

五、毒打

中共警察可以隨便地、任意地毒打法輪功學員,明慧網曝光了多起被警察毒打致死的案例,非常普遍。警察可以用百種以上的刑具毒打法輪功學員,行惡時,人性全無,獸性大發。

陳玉梅,48歲,為人憨厚、正直善良,她堅持修煉法輪功、做好人,她與丈夫以經營食雜店、看管車庫維持生活。

2008年7月3日晚7點半左右,陳玉梅出門不久,在滂江街自家小區附近遭到瀋陽市大東區長安派出所警察綁架。警察對她拳打腳踢,當場把陳玉梅打昏在地。當時有很多路人見證了警察的暴行。

陳玉梅(明慧網)
陳玉梅(明慧網)

陳玉梅被警察打成重傷後在醫院的照片(明慧網)
陳玉梅被警察打成重傷後在醫院的照片(明慧網)

身體上被毆打的傷痕(明慧網)
身體上被毆打的傷痕(明慧網)

陳玉梅當晚被送到空軍463醫院,診斷為腦血管大量出血,必須馬上做手術。經過四個小時的手術後,陳玉梅被送到重病房,人一直處於昏迷狀態。

家人看到陳玉梅的胳膊上、腿上都是青一塊、紫一塊,還有在地上嚴重擦傷的痕跡。至於造成腦血管大量出血的原因,當時有的醫生說是打的,有的說是拽倒造成的。醫院經過20多個小時的搶救無效,陳玉梅於7月4日晚8:30分左右含冤離世。

結語

這些照片曝光的僅僅是中共15年來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虐殺折磨的冰山一角。因為中共竭力掩蓋其犯罪事實,尤其是大批的法輪功學員被活體強摘器官後焚屍滅跡,太多的案例仍然沒有被揭露出來。

然而,世間有個理:殺人償命,欠債還錢。誰做了壞事,都得自己償還,只是時間來早與來遲,這是世間理,也是天理,誰也逃脫不了。

從目前來看,王立軍、薄熙來、李東生、徐才厚、周永康這些迫害法輪功的元凶都已落網。那些直到現在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各級人員,等待他們的將是歷史的大審判。

文章來源:明慧網;責任編輯:簡陽

評論
2014-08-15 11: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