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正義(20):神傳漢字「神」在哪裏?(4-4)

作者︰子正
(Fotolia)
  人氣: 33
【字號】    
   標籤: tags: ,

(五)意象合一,音畫一體,詩情畫意

漢字語音的單音節結構,使其具有音樂性;漢字語音聲調的高低強弱變化,使其有抑揚頓挫的韻調;漢字以表達概念為主旨及語意多載的特點,使其內涵深邃而豐富;漢字以形寓意的表現形式,使其具有主觀與客觀相交融的意象一體性;漢字形象、二維、獨體、整齊的構形,使其具有視覺感應性、空間可組合性與整齊對位性。

漢字的這些特點,共同造就其無與倫比的智慧與詩性。而智慧與詩性,是人類精神與情感的高級(表現)形式。

漢字的智慧與詩性,在漢語的詩詞歌賦中表現得淋漓盡致:通過韻律的鏗鏘沉鬱,哀婉和暢,撥動心弦,共鳴心聲;通過意象的生動豐富、隱喻聯想,營造如畫意境,抒發幽思之情,及顯浪漫灑脫,深沉凝重,哲思機鋒,妙趣輕鬆,洋洋灑灑,林林總總,外照自然,內映心境。

所以我們看到︰

《詩經.秦風.蒹葭》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寒露,秋水伊人,真切自然,朦朧迷離。空靈縹緲,可望而不可即。誦之入耳,斐然成章。

唐.王勃〈滕王閣序〉

落霞與孤鶩齊飛,
秋水共長天一色。

--落霞流金,孤鶩淩空;秋水洗練,長天澄碧。意境曠達,情致飄逸。

唐.李白〈早發白帝城〉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城高入雲,江瀉千里;猿啼猶在耳,舟速山已移。豪情飛揚,心馳神遠。不假雕琢,自然天成。

唐.王維〈山居秋暝〉

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山雨初霽,蒼山如洗;涼風送爽,秋高雲稀。皓月當空,山泉清冽;一靜一動,靜動相宜。詩中有畫,畫中有詩;詩情畫意,脫俗清麗。

唐.柳宗元〈江雪〉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山寂徑空,寒江孤舟,蓑笠一襲,雪中垂綸。
遐景蒼茫,邇景孤冷;皚皚一點,寂寂覺動。峻潔孤高,遺世獨立。

宋.岳飛〈小重山〉

昨夜寒蛩不住鳴,
驚回千里夢,已三更。
起來獨自繞階行,
人悄悄,簾外月朧明。

白首為功名,
舊山松竹老,阻歸程。
欲將心事付瑤琴,
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沉鬱含蓄,憂思孤寂;壯志難酬,塵滿征衣。一種壯懷能蘊藉,長吟千古武穆詞。

元.馬致遠〈天淨沙.秋思〉

枯藤老樹昏鴉,
小橋流水人家,
古道西風瘦馬。

--三句十八字,無一動詞。九種物境,孤立平常,意象關聯,頓顯生動,渾然一體。對仗整齊,音律和諧,語調抑揚,聲轉情變。

枯藤老樹昏鴉——語調由平而重,由重而平。蒼涼淒楚,昏昧幽冥。
平平仄仄平平
小橋流水人家——語調由重而平,由重而平。歡快和舒,清雅閒適。
仄平平仄平平
古道西風瘦馬——語調由重而平,由平再重。秋風蕭瑟,孤寂茫然。
仄仄平平仄仄

以景托情,寓情于景;景因情而生,情因景而濃;景情交融,靜動相映。
用字簡練,省無可省。含蓄無限,意味無窮。

宋.陸游〈遊山西村〉(頷聯)

山重水複疑無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前路迷茫,願景如在。堅持不棄,突如其來。虛中有實,實中有虛;虛實變幻,韻味環縈。@*

點閱【漢字正義】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吳雨潔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個調查對我來說至關重要,因為我認為,如果我們找到了漢字的鑰匙,我們將能夠分析人類的思維。」(1707年,萊布尼茲致 La Croze的信)——李約瑟《中國的科技與文明》(卷七,P14)
  • 漢字不僅記錄語言,而且超越於語言,微趣妙旨,體用無窮。
  • 由前文〈漢語的秘技〉我們知道,漢語對世界的表達,是基於對物質世界結構的完整認知、對事物分類基礎上的一種層級邏輯的立體式表達,作為「記錄」漢語的漢字,自然也要體現出這些特點。
  • 文字是記錄、傳遞語言,表達情感、觀念的書寫符號系統,是語言的視覺形式,也是人類交際的最重要輔助工具。語言是人類對自身意識與思維的一種系統的聲音(口腔發聲)表達形式,主要目的是交流與傳達資訊。
  • 扁鵲,春秋戰國時代名醫,姓秦,名越人,齊國盧邑(今山東省濟南市長清區)人,因醫術精湛,被人們以傳說中上古軒轅時代的名醫,扁鵲的名字來稱呼他。
  • 因為漢語是「我說即我思」的語言,而中國文化的思維活動,本質上是對不同概念的運用,和反映、揭示、構建不同概念之間的聯繫,所以通常漢語表達,只要按照思維的流動把相應的概念接著說出來就行了,完全沒有多音節語言嚴苛繁複的語法規則的外在限制。
  • 三)語法與表現力--無招勝有招
  • 通過上文的介紹我們知道,多音節語言最基礎構成單元是Word(詞)。「Word」的表意思路是一一為每一具體事物單獨賦音;因為世界上的事物是無限的,所以Word的數量也是無限的。
  • 「漢語中從來不用像其他自然語言那樣尋找令人厭煩的詞根或者派生詞。她的詞根就是單詞,單詞也就是詞根--他們也從來不用考慮人稱的變格、動詞變化、數、性、語氣、時態以及其他語法上的細節。除了大自然帶給她的光線以外,她沒有任何規則,也完全不需要擔心會發生任何混淆和困惑。因此,他們的語言樸實、簡單和容易,就像大自然在說話時應該的那樣。」--李約瑟《中國的科技與文明》(卷七,P13)
  • 「如果上帝曾經教導過人類某種語言的話,那種語言就一定會類似漢語。」(萊布尼茲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