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豫大學新生要查艾滋 曝李長春的血禍黑幕

人氣: 23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4年08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章洪報導)河南省是中國愛滋病高發區,新的高校收生政策即將在下個月新學年開始實施,要求新生入學體檢要進行愛滋病檢測,新政策惹來輿論嘩然,而發生在河南省的血禍黑幕也再引發社會關注。
  
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原北京醫科大學兼職教授陳秉中曾多次向中南海舉報,前中共政治局江派常委李長春在河南推動血漿經濟造成愛滋病氾濫,其後又採取各種手段掩蓋罪證,並打擊上訪的愛滋病毒感染者。

新入學大學生的敏感出生年代──1995年前後
  
河南省衛生廳和教育廳今年五月聯合發佈《關於加強學校愛滋病防治知識教育工作的通知》,要求「將愛滋病檢測納入大中專院新生入學體檢範圍,開展全員健康體檢」,引髮質疑。
  
十多家民間組織為此將於週六(23日) 起,一連3日在鄭州舉行研討會。研討會召集人之一的李喜閣對自由亞洲表示,當局這次實施的愛滋病專項檢測,主要是針對1995年出生的嬰兒,他們的母親都是愛滋病感染者,那麼母親很可能在懷孕、分娩過程,或是通過母乳餵養時,令孩子受到感染。當年出生的這批孩子,今年基本上已達到高校入學的年齡。
  
李喜閣認為,即使孩子達到入學標準,但假若檢測證實是愛滋病感染者,不排除被拒入學,更嚴重的是會影響這些孩子將來的心智發展。
  
河南大學收新生要驗愛滋病的民間討論受到打壓,愛滋病政策民間研討會召集人之一的孫亞表示,週四和週五連續2天有政府人員和警察,向他詢問有關研討會的情況,並明確地要求他不要出席。
  
20多年來,當局一直掩蓋河南大推血漿經濟導致愛滋病氾濫的真相,打壓維權上訪人士,拖延全面救治患者的最佳時機,因而導致數萬人失去生命。

搞血漿經濟 李長春陞官
  
江派前常委李長春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初起主政河南省期間,以加快農民致富為名,在農村大力推行「血漿經濟」。當地政府將賣血做為一項發展經濟的「產業」,鼓吹農民賣血。
  
很多農民為了改善家境,短短幾年間,農村加入賣血致富的人數由幾萬迅速發展到幾十萬甚至超百萬,1995~1996年達到高峰,這幾年正是李長春1990至1998年任職河南的「黃金時代」。
  
被中國民間稱為「防愛滋第一人」的高耀潔醫生因寫書曝光中國愛滋病黑幕,在2009年不得不逃離中國。親自走訪中國11個省的她表示,愛滋病在中國傳染的主要原因是賣血或輸血。為甚麼在中國會出現這個問題?因為在中國主要是政治因素,為了經濟鼓勵農民賣血。這個情況已經持續二十多年了,都沒有一個人來負責,都在掩蓋。

電視台播放鼓勵賣血廣告宣傳
  
中國民間愛滋病活動人士胡佳曾經走訪華中地區,他認為,僅河南一個省的愛滋病感染者可能就不下百萬人。
  
因為賣血感染愛滋病的河南梁先生表示,我們農村那兒,房屋牆上寫著:義務獻血光榮甚麼甚麼,說的很好,獻血對我們沒有傷害,只有好處,沒有害處。
  
2003年,河南商丘地區睢縣的一位36歲的患者說,當時村裡經常看到睢縣電視台鼓勵賣血的廣告宣傳。他說:「我們村裡當時在電視上都能看到大力的廣告宣傳,說獻血有助於新陳代謝、能不得高血壓,有的還說獻血以後得疾病得的很少,再說,我每天在家掙不到錢,於是就隨著大家去血站獻血了。」

他說,當初家裡窮,為了結婚娶媳婦就去賣血,後來媳婦娶進門了,送彩禮和操辦婚事又欠了債,所以結婚以後還得繼續賣血。這樣從1991年到1994年他總共賣了3年血,前後加起來有300多次,掙了1萬元人民幣。

河南農村青壯年大批死於愛滋病 都賣過血
  
一位河南愛滋病人說,1999年開始,他所在的東關村短短幾天裡突然死了好幾個人,死的人全都賣過血,於是大家很恐慌,都去檢查,結果很多人,包括他自己都發現感染了愛滋病病毒。當時,整個睢縣幾乎每天都有人死於愛滋病。  

到了2003年左右,在愛滋病患者的大死亡中,河南村莊周圍的墳墓越來越多,當年下農村調查者不多,對死者人數缺少文字記載,記錄之一是河南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劉倩寫的《血殤》一書,第一章之一:「墳墓包圍了村莊」。
  
河南愛滋村一位老太太對高耀潔醫生說:「村裡這幾年『熱病』死人很多,你看村邊周圍很多墳,死的多是年輕人。他們都上有老人下有小。」

陳秉中上書舉報李長春是愛滋病氾濫的罪人
  
原北京醫科大學兼職教授陳秉中,對河南愛滋病疫情有充分的瞭解,對河南官場上下勾結,拚命掩蓋河南官方在愛滋病疫情擴散過程中的罪責忍無可忍,2010年開始向中共高層投出舉報公開信,舉報原中共河南省委書記、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長春在河南推動血漿經濟造成愛滋病氾濫。
  
他在公開信中指出,李長春1990至1998年任職河南的「黃金時代」,也是河南省農民靠賣血至富的「全盛時期」。
  
因為採血站的違規操作,採血前不進行愛滋病毒檢測,採血後又將採集多人的血液混合後,再將除血漿之外的其它血液成份分別回輸給賣血者,只要其中有一人攜帶愛滋病毒,其他賣血者幾乎無一倖免地被感染,從而導致愛滋病在河南省農村大流行。
  
在那短短幾年光景,至少有幾萬十幾萬農民因為賣血感染愛滋病毒,並有至少一萬以上的感染者因此死亡的震驚世界的重大災難。

當局隱瞞重大疫情 打壓維權上訪者

他說,就在愛滋病在河南農村像洪水一樣氾濫之際,當時河南省主政者李長春不是全力控制疫情,而是把重點放在打擊、陷害敢於出面揭露愛滋病大流行真相的王淑平、高耀潔等人上面,以達到隱瞞重大疫情的罪惡目的,因而加劇了疫情漫延。

賣血者多為青壯年農民,疾病的痛苦又喪失了勞動能力,以及一些感染者相繼病亡引發民眾恐慌的險象發生後,河南當地對於這種悲慘狀況只是一味掩蔽,置若罔聞。
  
在「血漿經濟」中感染愛滋病毒的受害者為了追求合法權益,於是三五成群的背井離鄉上訪告狀他們顛沛流離,由村到縣,由縣到省城,最後又紛紛湧向北京的國務院信訪辦公室和國家衛生部。但被當局扣上「不聽勸告、無理取鬧和衝擊國家機關」的帽子,莫名其妙地成了拘捕或坐牢的罪人,遭受了極為慘烈的打擊和迫害。
  
他表示,本來推行「血漿經濟」的高官李長春導致那麼多人無辜感染愛滋病毒和眾多感染者死亡,是罪不可赦之人。然而,天下無奇不有,對於這樣令人唾罵的人,在高層費盡心機地袒護下,卻成為掌管國家大權,騎在受害者脖子上揚眉吐氣,施展淫威的「勝利者」。
  
陳秉中認為,這些中共的高級官員「個個都是有罪之人,一個也休想逃脫。」

責任編輯:林琮文

評論
2014-08-23 5: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