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014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專題報導

加拿大2014法會 法輪功學員談做好人的體會

「2014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現場,一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出席。(艾文/大紀元)

人氣: 2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4年08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中國傳統的修煉文化中有個說法,就是信則靈。全球過億法輪功學員,每天都在信師信法的修煉中,見證著法輪大法的神奇與殊勝。

8月23日,在多倫多舉辦的2014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吸引了1,000多名法輪功學員,約20名法輪功學員在會上分享了各自的修煉故事。

事實上,法輪大法已經洪傳到世界114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功學員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身心都獲得昇華。在加拿大,法輪大法的美好被廣泛接受。

自2006年以來,加拿大總理斯哈珀(Stephen Harper)每年給法輪大法日發賀信。在今年的賀信中,他寫道:「法輪大法已使世界各地數以百萬計的人從中受益。法輪大法倡導真、善、忍的原則,在加拿大已經贏得了認可。我讚揚加拿大法輪大法佛學會與加拿大人分享這個功法。」

同時,法輪功學員在反對中共迫害,並講清法輪功真相過程中,也使越來越多世人明白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過億中國人因此宣佈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下面是記者採自本屆法會的部分法輪功學員的修煉體會:

體會真善

譚玲(音)小姐2011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工作中一件小事使她對修煉中的「善」和「忍」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艾文/大紀元)
譚玲(音)小姐2011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工作中一件小事使她對修煉中的「善」和「忍」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艾文/大紀元)

善是人讚頌的美德,但修煉中所說的善有更高的標準。譚玲(音)小姐2011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一件工作中遇到的事使她對修煉中的「善」和「忍」有了深刻的理解。

有一天,譚小姐因為做一件工作沒達到同事的要求,被人當面和在背後說了一些很刺激人的話。她非常生氣,也很激動,但想到修煉的標準,就決定不管如何,一定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第二天,譚小姐細想這件事後,覺得自己沒有做到真正「忍」的要求。因為修煉對忍的要求,是「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她開始審視自己,發現自己也有不對的地方,雖然感覺有充分的理由,但當時只是看到同事對自己的態度不好,沒有站在對方的角度看問題。

「當我想到這些的時候,我感到一股熱流從頭灌到腳,全身心暖融融輕飄飄的,非常舒服祥和,師父偉大的慈悲籠罩著我的全身。那種感覺非常的美妙和神聖。我第一次體會到了真正的為他人著想是甚麼樣的滋味,那一刻我沒有了自己,心裏純淨的無比美好,就是希望對方好。」譚小姐說:「謝謝師父給我安排這樣的機會,讓我體會到了甚麼是真正的善。」

她說,當她真心為對方著想時,那個位同事也變的和善了。因為這個機緣,她還找到了自己很多不好的人心,對修煉提高很有幫助。

修煉人不證實自我

張朱迪(音)通過專心學法,與其他學員交流,向內心去找自己的問題,張小姐開始認識到自己急於做成事,急於顯示個人等人心。(艾文/大紀元)
張朱迪(音)通過專心學法,與其他學員交流,向內心去找自己的問題,張小姐開始認識到自己急於做成事,急於顯示個人等人心。(艾文/大紀元)

很多人都想證實自我,出人頭地,喜歡聽到同事和上司的讚揚。張朱迪(音)小姐說:「當別人說他們喜歡我的穿著,或者我很聰明,或者我是個好人時,我會很開心」;聽到別人說自己不好的話時,就會感到不安。

張小姐的工作能力很強,常得到讚揚,她說:「我開始有了自己比別人強的念頭,認為自己不得不做所有的工作,是因為別人不具備同樣的能力……。同時還產生了妒嫉心,當我聽到別人的成功時我會立刻感到不自在。由於這些觀念,我還產生了很強的顯示心。」

但這種人心給她帶來了麻煩,「最終,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尋求我的幫助,使我的工作量猛增,直到我感到無法承受。」

通過專心學法,與其他學員交流,向內心去找自己的問題,張小姐開始認識到自己急於做成事,急於顯示個人等人心。她說:「在自我反省的過程中,我發現我在參與大法的很多事情中,都是帶著人心去做的,往往夾雜了個人的得失與利益考慮因素。」

「當我繼續學法,去掉我的各種慾望與執著時,我發現更多真正的自己和真我本性——也就是同化了真、善、忍的那一部份。當我揭開更多的真我時,珍惜自己以及珍惜他人也變得更加容易起來。」她說,當她不再和別人攀比時,「我的思想開始擴大和變得平靜,我的度量增加了,妒嫉心也減弱了」。和其他學員一起工作使她學會了如何從別人的角度考慮問題,並接受了其他人未必與自己想法相同的事實。

修煉的神奇經歷

金山(音)的發言中分享了他在中國大陸修煉法輪功不久後遇到的一段難忘經歷。當時他住在農村的70多歲父親突染急病住院,出院時身體很虛弱。他把父親接到家裏調養,可妻子和岳母都反對,非要他把父親送回農村老家去。他說:「我當然不答應,就反復和她們講道理,不但沒有任何效果,反而越來矛盾越激化,甚至鬧到要離婚。」

「終於有一天晚上,我沒守住心性,和妻子吵了起來,被隔壁的父親聽到了。父親出來勸架:『你們別吵了,別因為我過不好日子,我明天就回去。』這話我聽著更難受了。後來岳母過來了,拿著長輩的架子又數落了我一頓:『這一切都是你的錯。你要承認錯誤,要改。』」

他說,岳母走後已經是夜裡12點,他開始在門廳打坐。「剛剛盤好腿兩手結印,就看見丹田有五個金色的字,錯落有緻的漸漸升起五個字——應該感謝她。快升到大腦的時候,我瞬間一下子甚麼都明白了。」

他說,按《轉法輪》裡講述的法理,「岳母和妻子給我製造魔難,是在幫助我消業,幫助我提高層次呢,我真的應該好好謝謝她們啊!」

按修煉的道理,修煉的人悟到法理後,身心會獲得昇華,周圍的環境也會變好。

第二天,金山看到妻子全變了。他說:「妻子說:『一早我爸找我了,一再囑咐我要和你好好過日子,要孝敬老人。我知道錯了。咱倆一塊到爸那屋裡說說。』妻子到了我父親的屋裡說:『爸,我錯了,你就安心在這裡住著吧,願意住多長時間就住多長時間,你要真走了我可不幹。』」

善與忍的體現

中共從19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開動了整個國家的宣傳機器來抹黑法輪功,使很多中國人誤解甚至仇視法輪功。法輪功學員一直在通過各種方式給世人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希望人們明真相而獲救度。其中體現出來的善與忍,使世人覺醒。

劉瑞(音)認為,平和就是善的一種表現。在給中國大陸的人打電話講法輪功被迫害真相過程中,她修煉出來的那種平和與忍耐,在感化著世人,也使個人在修煉中昇華。

有一次劉瑞打通一個大陸電話後,接聽電話的是三個小伙子。剛開始電話裡發出嘲弄的笑聲,根本不聽真相,而且用雲貴方言說話,劉瑞聽不懂。當請對方講普通話時,對方開始放流行音樂,接著又是小提琴音樂,各種音樂連續播放。

「這樣放了30多分鐘,我想掛電話,但突然有一念:既然對方沒掛電話,我就有機會,如果放棄,也許就永遠失去機會了,我一定要把真相講到位,一定能救了他。」她說,「我要堅持、堅持、再堅持。我心中對他們沒有一絲埋怨,堅守著救他們的那一念。不一會兒,音樂停了,對方竟然用普通話和我對話了。」最後,對方明白了真相後,三個小伙子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並表示非常支持法輪功。

修煉得益 講真相用心

很多人因為身體有病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使他們身心健康,也使他們更努力去向世人講法輪功的真相。

張玉寰(音)在發言中說:「修煉前我是吃不了、喝不了、睡不著、走不動,現在好了,師父給清理了,能吃、能喝、能睡,走路生風。」 (艾文/大紀元)
張玉寰(音)在發言中說:「修煉前我是吃不了、喝不了、睡不著、走不動,現在好了,師父給清理了,能吃、能喝、能睡,走路生風。」 (艾文/大紀元)

張玉寰(音)在發言中說:「修煉前我是吃不了、喝不了、睡不著、走不動,現在好了,師父給清理了,能吃、能喝、能睡,走路生風。」

好的身體不但使她能照顧好孫子和家庭,還能去講真相。有一次她在市中心的一個廣場看到4個華人男子在鍛練身體,就走過去跟他們講真相,那些人不想聽就開始跑步,張玉寰就一直跟他們一起跑,邊跑邊講真相。

她說,等到他們都同意做了「三退」時,原來一位不願聽真相的男士還說:「你還真有耐力。」

張玉寰常去市中心的旅遊景點向中國遊客講真相,勸他們退出中共。有時候會被不明真相的人謾罵,但修煉能使她坦然對待。她說,有一次來了一車深圳的教師,雖然有的罵人,「但我不放棄,一直講,最終有13人同意『三退』,有的上車前還說謝謝。」

學好法 做事更順利

順其自然是修煉人經常講的一句話,但要做到並非易事。

張葉玲英文好,能力強,承擔了很多講真相的工作,有時候忙的做了這件事顧不上那件事。她說,工作太多忙不過來時,她要安排其他學員幫忙。「當我反思的時候我就發現我做事心是那麼強,當我期望其他人能夠承擔多一些工作的時候,我很多時候都忽略了很耐心去解釋這個項目的目的是甚麼,或者這個活動詳細的內容是甚麼,特別對新來的同修沒有詳細的去解釋。我只是向外找,而沒有向內修。」

張葉玲終於意識到是個人學法鬆懈了,因為忙,學法也沒能集中精力去學,是修煉沒跟上帶來了麻煩。於是她開始去參加集體煉功和學法。她說:「特別讀完法後我感覺很實在,工作效率也提高了。這也是我第一次當我專心讀《轉法輪》的時候,我看到那些字後面閃著金光。這讓我感到很受鼓舞。」

「當我能夠在法上堅實修煉時,我發現我對同修更耐心。」她說,當她不太執著時間的時候,事情就一件一件的給她安排,做完一件再做另一件,讓她能夠承受,能做得更好。◇

責任編輯:文鳳

評論
2014-08-24 10: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