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太算計的人 都是很不幸的人 寬容反而更幸福

看更多文章»

奸巧算計 天不容

文/靜遠

(Fotolia)

詆毀誣陷

明代時,山東蒙陰洪水暴發,漫延沖決了兩個港口,朝廷派陳給事、李御史兩人到災區監督施工,分別在河兩岸搶時間修復,限定時日完工。陳給事狡詐,擔心自己的工程不能迅速完成,又擔心李御史工程先期完成,自己不能獨自擁有美譽。

於是,他用豐厚的財物賄賂善於潛水的人,等李御史的工程將要竣工,乘著夜晚潛入水底,偷偷挖一個洞孔,河堤立即被河水沖垮。

陳給事就寫下奏章,彈劾李御史平庸低劣延誤工期。朝廷下令陳給事全權處理這件事,讓李御史帶罪效勞。李御史又向陳給事提出建議,用幾千條布袋,裝滿沙土,一齊投入河中,可以堵住河的上流,乘此機會興建工程。

陳給事假裝接受他的計策,仍然命令善潛水的人使出前邊的方法。一條條裝滿沙土的布袋扔下去,許多袋子都崩裂了,河水滔滔不絕,依舊如故。李御史自己願意賠償財物,才避免了彈劾處理。

後來值秋天已深,天上下霜,河流水勢大為減弱,陳給事的工程才得以完工。各部議論,陳給事被提升為副都御史,仍然留下來監督施工。陳給事從此更加看不起別人,說一些不知羞愧的大話,自稱是神明的大禹再生。一同共事的官吏都說他人品太差,極端自大。

一天,陳給事找的那幾個善於潛水的人因為分賄不均,發生爭鬥。縣官審訊時,他們說出事情的真相,總督和巡撫特此向皇帝上疏彈劾陳給事。皇帝命令大臣追查審問幾個潛水人,說出陳給事用賄賂囑咐破壞工程的事,各個做工之人一同做出證明,每件事都不隱瞞。陳給事受到嚴厲重罰,李御史的冤枉得到昭雪。

別人盡心盡力去做好事,而他卻詆毀誣陷他人,阻礙他人成功。無論其怎樣掩蓋惡行,已經造下了惡因,埋下了惡果,報應只在早晚。一旦壞事曝光,將會迅速傳至四面八方,受到人們的譴責和唾棄。

詐財慳貪

薛敷這個人,心地陰險而狡詐,所做的事情,也都違背天理。他認為自己的口才和文筆很好,於是專門替人虛構捏造狀詞打官司,他把無理的說成有理的,顛倒是非,使人有冤莫申,就用這種伎倆賺錢致富,獲得了很多錢財。

後來他感到不安,就去乞求道士,道士設壇焚香拜神,伏壇而起,說道:「神明批示表尾:家付火司。人付水司。」意思是薛敷的家宅,交付給火神處置,薛敷本人,則交付給水神處置。後來薛敷的家宅,果然全部燼於火,而他本人,則是墮水而死。

段廿八這個人,工於算計,貪財吝嗇,屯積的米糧有數十個倉庫之多。遇到荒年,卻想趁機大撈一筆橫財,就把米抬高價錢出售。官府派人到段廿八的家裏借米賑 災,段廿八答應了。

但是第二天早晨,看見大批的飢民,都在他家外面排隊等候領米,段廿八這時候卻後悔,不肯發米給飢民,飢民於是就喧嘩鼓譟起來。段廿八就命令家人,把門全都關起來,拒絕外人進入。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之間變天了,大風大雨雷電交加,說也奇怪,段家穀倉裏面的米,不知道怎麼搞的,全都一堆堆的堆在街道上,飢民們看見了,個個爭先恐後,不到一會兒的功夫,就把米給取光了,而段廿八則被雷給打死了。人們說他因想在飢荒之年囤積居奇,儲穀數十倉而閉不肯出,故天誅之。

用奸巧的手段,來求取財物,這是心術不正。人生在世財物都有定數,定數裏所應當有的,自然得到。即使百般計算經營謀劃,亦是枉費心機,意外的奇異災禍,可能轉眼就到了。

雖然表面看他們的錢財,日益的增加,可是他們生命的大限,卻因此而愈來愈近了!人們所取得的錢財,原本是自己命中本來就有的。但如果因為來路不正,最終就導致自己人財兩失,反而失去自己命中所得,因此說「越奸越巧越貧窮,奸巧原來天不容」。

懂得「得之有命,取之有道」的道理,就明白算計營求怎比得上做人本分和心靈淡泊寧靜更安穩吉祥呢?

「茫茫前路欲何之,見得分明自不迷。一失足成千古恨,休教臨險勒韁遲。」遵從天理而為善,坦平正直就是「道」,應當勇往直前。違逆天理而作惡,荊棘險阻,就不是「道」,應當深惡痛絕,堅決禁止。

人若是想要趨吉避凶,必定要改過遷善。要知道「天道無親,惟與善人」,選擇為善,前程無限光明;選擇行惡,就是放棄了自己的未來。神明的鑑察,是極為的明確!

一切都在神的掌握之中,一切都逃不出天理的安排。正是對神的信仰,相信善惡有報,人們才會在內心約束自己,才能維持社會道德的水準,才能獲得真正的幸福。@
責任編輯:吳雨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