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大法 毒瘡消血癌癒

文:四川瀘州大法弟子

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大紀元)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自幼命苦,成家幾年後丈夫早逝,留下一雙分別五歲、兩歲的兒女。我體弱多病,撫養兩個孩子很困難。加之我們孤兒寡母還經常受到夫家人的欺凌,他們甚至還想奪走房子,趕我們走,那日子別提有多苦了。

兒子十歲那年臉上長毒瘡,不斷的滲出有毒的黃水,黃水流到哪兒,哪裏的皮膚就潰爛,兩個多月看了幾個醫生,天天換藥無效,治也治不好,我這個當母親的真是憂心至極啊!

九八年九月二十九日,法輪大法洪傳到了我的家鄉,一親戚是先得法的弟子,她到我家見孩子毒瘡長在臉上很危險,就勸我帶兒子去看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像,聆聽師尊的講法。

第二天,兒子在學校請了假,坐在最前排,認認真真的和我一起看錄像,聽講法。聽完最後一天的課回到家,兒子對我說「媽,我的臉不痛了。」我輕輕揭下兒子臉上的紗布,大毒瘡居然沒有流黃水了,結疤了!拆了紗布後再也沒上過藥,便就此徹底好了,臉上連個疤痕都沒有留下。我腳上的一個毒瘡也好了!大法太神奇了,師父太偉大了!

至於我吧,聽聞佛法,幾十年來疾病纏身、辛勤勞作、被人與人之間的矛盾、各種傷害折磨得身疲心累的我終於睡上了個安穩覺,幹活、走路也有勁了。修大法我真的變得無病、無怨無恨一身輕。身心健康的感覺真美妙。我從此堅定的走在修煉大法的光明大道上,遭遇任何迫害,歷經非法判刑等等魔難也從不動搖。

小勇的血癌好了

親戚的孫子叫小勇,二零零四年出生,二零零六年兩歲時,肚子上、背上長出一些大大小小的疙瘩,經瀘州醫學院附屬醫院檢查鑑定為血癌,說只能活三~六個月了。小勇的奶奶是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迫害回家後每天就教孫子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天帶著孩子看師父的講法錄像,聽師父講法錄音,這時小孩從大便裏排出許多鮮血,鮮血如一粒粒小蝌蚪,隨之而來他身上的疙瘩消失了許多。

更奇妙的是,小勇身上還有一些疙瘩,可以讓人看見被消去的路徑。如,疙瘩從上身游走到下身,從腹股溝到大腿,從腿到足,從足趾消失。小勇都知道包塊走到足趾了,就會很快從身上消去了。他會高興的告訴奶奶:「婆,要好了。」

二零零七年到瀘州醫學院附院複查,小勇血液正常,癌細胞不見了。患不治之症的幼兒死裏逃生的大法傳奇在當地成為佳話。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本來是看眼睛的,眼睛沒見好,又添新病。這一下,我妻子對醫院徹底失望了,下決心跟我回去學法輪功,不看病了。怎麼學?我知道《轉法輪》是一本天書,只要靜下心來看這本書,就會出現奇蹟。眼睛瞎了,怎麼看?我們的做法是這樣的:打開書的首頁,靜下心來,面對著書去看,甭管看見看不見。約半個小時左右…
  • 單位有兩位老人神采奕奕,我母親與他們同齡卻已病故。他們都煉法輪功,十幾年來從未再吃過一片藥。我知道前些年,每到邪黨兩會敏感期,他就被強制關進洗腦班,不知道多少次了。他承受著多大的壓力?不知道。是甚麼力量使得他能夠承受這樣的壓力?媒體漫天的造謠謊言,整個社會的壓力都不能使人放棄,這是甚麼力量?…在人生的路上從此不再迷茫,因為有了指導我人生方向的大法…
  • 一九六八年我在汽運廠上班時,突然喘不上氣來,經醫院確診,是肺氣腫病。從那以後,我十天一大犯,三天一小犯,很少能躺下來睡覺。…一連九天,我把法輪功師父的講法看完,我的哮喘病竟然就徹底好了。
  • 傳仙界奇花的優曇婆羅花三千年一開,此花只應天上有,不同凡想的事卻發生了,近二十年來隨著法輪大法(俗稱法輪功)傳世在世界各地頻頻現蹤跡。因為,此花出現的地方,常常是法輪功修煉人的住居處、工作處或是和法輪功結緣的地方。
  • b>怎樣的一本「神書」--腦瘤「看了一本書就好了」;嚴重失眠症──聽了一次師父講法就好了…
  • 三人異口同聲的說:返老還童不再是神話,活生生的人就在我們眼前。老奶奶加油,我們一定會記住你告訴我們的話,「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 雖然相信「科學」。但是「科學」不能保佑她不生病,「科學」也改變不了她的命運。2000年的時候,宋阿姨罹患了很嚴重的婦科疾病,子宮瘤做了手術,又得了糖尿病,由於過度的用藥治療,又得了腎病綜合症。慢慢的她接受了大法弟子對她講的真相,明白了人生的真諦,相信了佛法是最精深的科學。相信了神佛的存在。
  • 我叫蕭雲,今年七十五歲,學法煉功多年的疾病痊癒;讀《轉法輪》妹妹的腰椎病痊癒;弟弟信大法,敢為大法說公道話,得了福報。
  • 我煉功三天出奇蹟,妻子見狀大喜過望,非常支持我煉功。當時我想,法輪功有五套功法,我只煉了一個動作就好了,真是太神奇了!我決定修煉大法!
  • 八十年代後期,我們這兒興起了氣功熱,我和媽媽就練了各種氣功,練來練去,病也沒練好。一九九五年初,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和媽媽接觸了法輪功。不知道怎麼,我一下子就認定了這就是我今生要找的真正的功法,李老師就是我苦苦尋覓的恩師,我說我跟定這位師父了!我和媽媽每天積極的學法煉功,不知不覺媽媽的病一樣一樣全好了,我也感到從未有過的輕鬆、快樂,無病一身輕,媽媽就把家裏的幾十種中西藥全都扔了。後來在爸爸也走入了修煉。喝了幾十年的酒一下就戒掉了,脾氣也逐漸變好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