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想念綿綿春雨

文/王金丁

(大紀元資料圖片)

  人氣: 17
【字號】    
   標籤: tags: ,

多年盼不到春雨造訪,不由得想起舊時南台灣故鄉的綿綿春雨來。彼時的雨是踮著腳尖,吹著淅瀝淅瀝的口哨來的,清晨或夜半,敲打著玻璃窗戶,一點一滴敲進我的夢境裡。

春天帶著小雨來的時候,雨絲從茅簷下斜斜的飄進來,我們幾個小孩倚在門邊,望向曬穀場,渴望著雨絲飄上臉龐。趁著大人沒看見,拔腿就溜了出去,大人發現了追來時,只好接過斗笠不情願的戴在頭上,奔進雨林裡去。

屋舍前,一位老婦還在雨裡慢慢悠悠的收拾東西,牆邊壯碩的芒果樹下,幾隻麻雀正忙著啄食地上的芒果花籽,等我們跑過去才匆匆的飛起,翅膀上的雨滴撲了我們一臉。一個孩子拾起青澀的小芒果往麻雀群擲去,小芒果還沒追上已乏力的墬了下來,卻擾了一群色彩鮮艷的蝴蝶,在雨絲婆娑的世界裡飛舞。

天空飄落的雨絲像麵鋪晾曬的麵線,風吹過來時就順勢歪斜一下,像鄰家新婦飄逸的裙襬。我們追著雨,滿足的讓雨滴沾滿了臉,濕也濕不了衣服,遠山、稻田卻染上了一片翠綠。農人仍然彎著腰在田裡工作,遠遠的,只能看見浮在稻田上的斗笠。田埂上,農夫穿上了簑衣,像稻草人似的緩步前行。有個農夫打著赤膊從低矮的農舍裡出來,荷著鋤頭走進濛濛細雨裡。

我們走過一段田埂後,雨水已打濕了褲管,到了街上剛好碰見了賣小吃的擔子,那鍋裡正冒著白煙,旁邊圍著一群戴斗笠、撐著紙傘的鄉人,在細雨裡捧著大碗小碗,等著買回家去。我們經過時,聞到了熟悉的香甜味道,定是米糕粥啦。忽然一陣大雨落了下來,敲得擔上的鍋蓋叮噹響,老天爺也聞到了米糕粥的香味,湊熱鬧來了,卻急得大夥搶著將擔子搬到廊簷下。

雨追著我們,逼得我們跑進土地公廟裡,不小心撞翻了廝殺中的棋盤,只好又逃向田野裡去,背後清晰的聽見添壽伯高亢的嗓音,理直氣壯的爭論著棋局的輸贏。

來到都市後,每天拎著筆電在繁忙的街道上奔忙。最近想起故鄉的春雨,卻始終盼不來,夏天時,帶來了一場傾盆大雨,聽說故鄉的路毀了,稲田浸了水。那天回鄉,添壽伯仍然在土地公廟裡下棋,他抬頭望了好久,才認出我來。談起近年氣候的異常變化,他停下棋子長嘆了一聲,用哲學家的語氣說:「人若不照天理,天就不照甲子。」意思明白,人假如不遵循道德做事,老天就不按規律運行,天災人禍就會接踵而來。

每當大自然有了災難,就會想起故鄉的添壽伯感嘆的話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以為是被我的嘹亮優美的嗩吶聲吸引來的,想不到她卻告訴我吹奏的原理,告訴我如何換氣,如何控制聲韻的迴旋,還說最重要的是,演奏家隨時要保持一顆純淨的心。她平靜的神情與廣闊的心胸,使我如沐春風。那時,我才知道音樂裡還有這樣的境界。
  • 安平經過荷蘭人、鄭氏、清廷及日人幾個治理階段,留下了時空邅遞的歷史痕跡。在安平古堡東側,荷蘭人建造的街道,及輻湊街道兩旁的舊聚落仍然保留了下來,遊走巷弄間,不免讓人回想先民渡海來台,艱辛奮鬥的歲月歷程…
  • 老漁夫船前船後跳來跳去,嘴裡吆喝著向我揮手,在這個微雨而孤寂的港灣裡,帶給了我一絲暖意。
  • 幾天後,貓頭鷹的羽翼下又鑽出了一隻小貓頭鷹,有人說是貓頭鷹在呵護著小鷹,也有人說貓頭鷹在教小鷹飛翔…
  • 高山茶具有獨特的韻味,阿里山屏障中央山脈,山勢從低海拔連綿攀高,層巒疊嶂,也是地形自然形成的茶區,這邊山坡種了茶,隔一個樹林才能見到茶園,越過一片竹林,才看得到翠綠的茶葉。
  • 轉過身來,看見和尚仍然殷勤的掃著落葉,一陣風吹起了地上的幾片葉子,他拿起掃帚追逐著。陽光從樹梢漸漸褪去,鳥聲跟著聒噪了起來,此時,我的心裡已一片寧靜。
  • 陽光才從肉鬆舖高高的店招照過來,清晨的菜市場已人聲鼎沸,在舖前的菜攤旁,我又聽到了那一串變調的琴聲。
  • 一時,法國號也來了,雙簧管也來了,小提琴更加大力度的演出。眾聲喧嘩中,大鼓擊出震聾發瞶的一響,指揮家雙手在空中展開時,樂團已將充滿燦爛色彩的交響音符送上了雲霄。
  • 走過寺院凹蝕的石板,從天井篩進來的微光裡,彷彿聽到了遠處傳來,昔日洛津碼頭工人粗獷的吆喝聲,帆檣雲集的港口…
  • 母親已近九十歲,一生過著農家生活,那天她坐在風簷下憶起了年輕時,經歷的「煮三年爛飯,娶一個媳婦」的故事,說出了半世紀前農家婦女的辛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