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智晟律師致胡溫的第二封公開信

人氣: 33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4年08月06日訊】編者按:1964年4月20出生的高智晟,陝西省榆林市佳縣人,中國律師,1996年開始執業即長期替弱勢群體維權打官司,曾代理多宗民眾維權案件控告地方政府,獲中國司法部選為「中國十佳律師」,被譽為「中國良心」。

高智晟勇於為當局眼中的敏感個案辯護,包括法輪功修煉者、地下基督教徒以及與官員發生糾紛的底層農民和私營企業家。尤其自2004年底開始多次上書中共高層,要求改變對法輪功等群體的非法處理手段,並參與對法輪功學員器官遭當局活摘指控的調查,被前加拿大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譽為「地球上最勇敢的律師之一」,多次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高智晟預計2014年8月7日刑期屆滿,主導迫害高智晟的中共「政法沙皇」周永康7月29日公開落馬,外界呼籲中共當局如期釋放高智晟,大赦國際發起「寫信給高智晟」營救馬拉松,各國民眾累計寄出逾16萬張明信片營救。在高智晟律師即將被釋放前,大紀元重新再次發表當年高智晟致中共領導人的第二封公開信:

========================

胡錦濤溫家寶兩位國家領導人:

從10月20日早晨起,北京市安全局、北京市公安局的約二十名左右的便衣開始寸步不離地跟蹤我及我的家人。每天至少有不低於9 輛的車圍在我家門口的三個方向,18日、19日、20日三天,車輛增加到二十輛以上,我想請兩位回答你們作為國家領導人的、這個國家的一個公民的如下問題:

一、你們是否如實地告訴了那些整日一臉倦容地盯著我的那群年輕人:高智晟做了些甚麼?你們有沒有欺騙這些年輕人?

二、你們有沒有如實地告訴這群年輕人,你們的這種作法是違反中國憲法、違反中國的基本法律原則的!是非法的?

三、你們有沒有告訴這群年輕人,你們這樣對待一個無辜公民的手段是最為骯髒和最為不道德的?

四、你們有沒有如實地告訴在我們家門口的那群在夜裏冷得瑟瑟發抖的、同樣是無辜的年輕人,你們以如此低下的手段恐嚇、威脅及限制我全家的人身自由的手段是當今人世間最不光彩和最不文明的惡舉。

五、你們有沒有告訴過這群年輕人,貼身跟蹤、24小時盯著我全家的目的、意義是甚麼?

六、你們有沒有如實告訴這群年輕人,這種作法是被中國人民咬牙切齒的骯髒行為,是在絕大多數的中國人眼裏是最為可恥的行為!

昨天和今天早晨我未出門晨練,我實在不忍心去折騰那群守在我家門口前後左右的近二十名年輕的便衣!說心裏話,每天晚上躺在床上的我心裏很不是個滋味,幾十名年輕的便衣,他們也是人,他們同樣有父母、有妻兒,同樣有權利、也有條件在寒冷的夜間與親人一道去享受家裏的溫暖。每當早上起床後透過窗戶,看到他們一個個不停地在原地蹦跳以驅離寒冷的場面,我和夫人的心裏都感到很難受,今天早晨我和夫人還商量著如何解決這群年輕人白天的熱水飲用問題。這些年輕人,作為具體的個體,他們都是我親愛的同胞,他們決不是我的敵人,每每看到他們從不願意正面碰接的眼神,我的心裏都很難受!我感到了他們的善良和心虛!我必須澄清的是,對他們,我是僅有同情而實在沒有一絲敬意!

兩位長者:在一個制度文明的國家裏,公民的法律權益受到侵害時,若行寫信之舉向國家領導人控訴將會被視為笑料,而這卻是我的國家裏公民在類似情勢下不得不持續面對的痛苦局面,兩位無法感受到此時此刻我內心的痛苦!

10月18日,我向兩位以公開信方式痛陳了一些地方政府殘忍迫害我們共同的同胞、那些自由的信仰者、踐踏國家的法治原則的現實。迅速將我們看到的,對國家、民族健康發展極具危害的真實局面通報兩位,以期通過兩位與人民一道的共同努力,開始消除罪惡及危險,以尋求建立諒解與和諧的中國。令人痛心及憤慨的是,我看到的竟是莫名奇妙的相反。10月19日,我接到了赤裸裸的威脅電話,10月20日開始,我的夫人吃驚地發現,兩位不明身份者從我的家門口開始跟蹤我那才 12歲的上學的小姑娘至學校,以後天天如此,直到11月15日那兩位不明身份者的身份才明朗——他們開始貼身跟蹤我。從11月20日開始,我的家門口和辦公室門口每天各守著不低於3 名的便衣,他們每隔幾小時輪換一次。從他們出現後的第二天,我夫人每天接送孩子上學的自行車莫名奇妙地丟失,而同一車棚中近百輛自行車卻安然無恙。昨天夜裏,20多名便衣守在門口,我們新買的自行車的兩個氣門芯都被撥掉,我的轎車上莫名奇妙地被塗上各種無法洗掉的髒物。11月4日,北京市司法局非法宣佈停止我的律師事務所的執業權利;11月15日,我赴新疆開庭,從早晨出門到上飛機,跟蹤我孩子上學的那幾位便衣貼身跟蹤著我,一到烏魯木齊即有人接力跟蹤我。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司法部官員向新疆有關部門全面調查我的含出身、政治清白度、有無行為劣跡及是怎麼混進律師隊伍、如何從一個律師變成「壞分子」的全面材料。這種與「文革」整人的套路毫無二致的下作做法實在讓人哭笑不得。前日一回到北京,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公室我的兩位朋友孔珊女士和諾瓦克先生到京,出於禮節,我去他們兩位下塌的賓館探望,在整個過程中,極個別素質低下的便衣把丟人現眼的事做盡,他在二環路上,在80公里/ 時速的情勢下驅車擠擦我的車輛,驚得諾瓦克先生來接我的代表摀住了眼,在與外國朋友一起吃飯時,我們合影拍照,結果貼身跟蹤便衣說把他的像也照進去了,說我們的拍照行為嚴重侵犯了他的人權。他們的粗暴及跋扈驚得這些人權觀察專家目瞪口呆,整個就餐的樓層客人就像看「耍猴」般圍著看他們表演,他們一發無以自制,指手劃腳、暴跳叫喊無不至極致,硬逼著孔珊女士將我們的合影刪掉,幾位人權官員不停地搖著頭,草草結束了晚餐離開,幾名便衣乾脆就像隨行般地跟著我們同行。

這兩天,我家的周圍鄰居可謂大開眼界,不低於20輛左右的、掛有天津、北京牌照的車輛承擔著監視我的各種不同角色功能。20日,我一回到京,我家周圍便成了便衣警察的俱樂部,家中固定電話被野蠻掐斷至今不能使用,他們讓社區門衛、物業人員統統住進賓館,騰出地方駐紮他們的人馬。十幾名便衣整日就站在我的樓下,無任何避忌之意,搞得本來平靜的社區氣氛煞是緊張。這裏人們對我的瞭解導致了他們對政府這種荒誕行為的完全不理解!昨天夜裏,我停車剛離開,夫人從窗戶上看到他們七、八個人迅速跑步將我的車包圍,圍著空車折騰了近一個多小時,正常人完全不理解他們在做甚麼,半夜裏,他們不下十次在我的樓道、門口東張西望,雜沓的腳步聲吵得人無法入睡。誰會相信我的一家大小會在內室私處、在深更半夜關起燈來危害這個國家的安全?但這些便衣相信,他們中個別人的行為令人厭惡到了極點。我寫這些文字予二位,我想代表我的孩子質問兩位,為甚麼你們會繼續延續著如此骯髒的權力運作現實,我相信守在我家門口的那群年輕便衣的心靈深處並不都是骯髒不堪的,但我卻堅持對這種下作過程的幕後指使者的靈魂則必然是骯髒的認定。我們的孩子,我們每個人,都有權利質問兩位,到底是誰在背後指揮著這最為骯髒的權力運作過程?誰有權力這樣運作?我們的國家還遠不富裕,九億農民仍處在貧困狀態中,由於貧窮,數以千萬計的我們的孩子上不起學或因貧窮而輟學。把納稅人的血汗錢大把大把地花在如此既折磨年輕的便衣、又壓迫他人的骯髒過程中,這樣的行為禽獸不如!在背地裏,以如此卑劣的行徑對付人民,把本即瘦弱的納稅人的血汗錢花在如此見不得人的過程中,你們還有甚麼顏面每天西裝革履的面對文明世界,有甚麼臉面面對自己的同胞?寫到這裏時,東北一位教授打電話表示,他可以肯定這些骯髒的行為不是你們二位安排下實施的,我認同之!但是,這種醜惡過程卻能在你們二位主政以來,在中國的任何地方、在任何時候、在任何人的身上都可以發生,這才是問題的本質。你們千萬不要再低估今天中國人民的思考力量,回到正常人的心態上來思考、來面對今天的問題。今天中國的問題,再也沒有拖下去的條件啦!壓制我高智晟不足道,但企圖持續以無道之法壓制天理,終必為天理所滅。

在對我和我全家的非法及骯髒的迫害結束前,我將持續地做兩件事。其一、每天通過以面對文明社會的公開信的方式,促你們的政府遵守中國的法律;其二、我將策劃起訴非法迫害我全家的兩個單位。

再祝二位一切平安!順利!!

高智晟

2005年11月22日

評論
2014-08-06 12: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