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性酷刑及妻小做人質 高智晟述中共瘋狂迫害細節

法輪功問題以及民間維權抗爭是目前中共最大的隱憂

人氣: 4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4年08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章洪綜合報導)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將於8月7日刑滿,全世界都在關注高智晟能否獲釋。身為基督徒、挺身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高智晟因為致信中國最高領導人,要求停止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於2006年12月被北京法院非法判刑。在被捕之前和緩刑期間,高智晟長期遭國保綁架失蹤和施以酷刑。
  
高智晟案一直由當時的政法委頭目周永康主控。周永康主持的政法委以最殘酷的方式摧殘高智晟。知情人士曾透露,周永康為對付高智晟專門搞了個專家組,經過精心研究,設計出一套貼身跟蹤騷擾等製造長期心理高壓的方案,以圖摧毀高智晟的意志,曾揚言不出半年,人就會瘋掉。此外,還有一系列的酷刑對付不屈服的高律師。

周永康不僅摧殘高智晟本人,還利用其家人威脅他。數年前高智晟曾提到,中共找心理學家專門根據他的個人「軟肋」制定了一套摧毀他意志的辦法。他們發現高智晟對家人的情很重,所以特務利用高智晟深愛的家人做人質來威脅他,加重迫害他的妻子兒女。他們對付高智晟的一套心理高壓,很快被重點轉移到高智晟一家老小身上,特務對其妻子耿和欺騙、威脅、凌辱、打罵,還伺機對孩子下手,小兒子受驚、女兒多次自殺自殘,而耿和自己也想自殺……。

(大紀元視頻:高智晟讚揚法輪功反迫害精神)

高智晟律師用顫抖的心和筆記述法輪功學員的慘烈境遇

高智晟在代理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案時,瞭解到這場迫害的反人性、反道德。作為一個有良知的中國律師,他在2004年12月31日寫了第一封上書公開信——《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 改善同中國人民的關係》後,2005年10月18日再寫第二封《致給胡錦濤和溫家寶的公開信》,信中列舉了多例他所調查的法輪功信仰者受當局野蠻迫害的情況,呼籲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公開信發表後引起海內外以及國內高層震動。
  
公開信發出後的第二天,他家隨即遭到電話威脅,第三天起,每日平均不少於10輛的小轎車、不少於20人的便衣國保人員開始了針對高智晟全家24小時圍堵、盯守及跟蹤。到第十五天,高律師事務所被北京市司法局非法勒令停止執業。
  
中共當局的壓力並未使高智晟低頭,他應大量大陸法輪功學員的請求,2005年11月底前往各地進行真相調查。同年12月12日,高律師以《必須立即停止滅絕我們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蠻行徑》為題,第三次公開上書當局,他表示用顫抖著的心和顫抖著的筆記述著那些被迫害者6年來的慘烈境遇。

高智晟在2006年8月遭吊銷執照、秘密綁架並遭約4個月酷刑,北京法院2006年12月22日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高智晟律師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高智晟雖免於入獄,但不斷在沒有控罪的情況下被扣押。

牙籤刺生殖器、電擊生殖器 國安用對法輪功的酷刑折磨高智晟

2007年9月,高智晟因在奧運會之前寫信給美國國會公開中國人權現狀,再度被綁架。高律師在「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一文中披露了他所遭受的暴力毆打、牙籤刺生殖器、電擊生殖器等酷刑。

文章中高智晟曝光他遭秘密警察戴黑頭套殘酷毆打、扒光衣服折磨、被電擊、竹籤捅生殖器等各種酷刑,令他多次頻臨死亡的感覺。他在文章中提到,打他的警察衝他叫嚷:「你丫的不是說共產黨用酷刑嗎?這回讓你丫的全見識一遍。對法輪功酷刑折磨,不錯,一點都不假,我們對付你的這12套就從法輪功那兒練過來的,實話給你說,爺我也不怕你再寫,你能活著出去的可能性沒有啦!把你弄死,讓你丫的屍體都找不著。」

高智晟說警方對他使用了諸多殘暴酷刑:「王頭目話落,四支電警棍開始電擊我,我感到所擊之處,五臟六腑、渾身肌肉像自顧躲避似地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得滿地打滾,當王姓頭目開始電擊我的生殖器時,我向他求饒過。我的求饒換來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瘋狂的折磨。王姓頭目四次電擊我的生殖器,一邊電擊,一邊狂叫不止。」

全文請查:http://www.epochtimes.com/b5/14/8/5/n4218021.htm

2009年中共出動200多人山東綁架高律師

2009年2月4日,高智晟在陝西的家中被警察帶走後下落不明,他的一切通訊方法被切斷,完全處於與世隔絕的狀態。高律師在給維權人士胡佳的信中描述了那次持續4個月的被非法綁架的細節,以下是部份節選內容。

高智晟在給胡佳的信中說:

2006年8月15日中午12點,一聲巨響之後,山東東營市姐姐家的房門被暴力打開,闖進來的暴徒不低於30人,跳上床撲倒在我身上的暴徒有4人。一陣急猛的拳腳之後,我被幾個人暴力壓制跪在地上,眼睛被不透明的膠帶纏了三層,嘴上被纏了五層,套上頭套後,眼睛的位置上又被纏了十幾層,我的手被背拷和吊拷著帶下了樓。
  
那天早晨到綁架開始前,27號樓四周動用的車輛有20多輛,人員約200多人。回京途中,倆人分置在我的左右用力按著我,一路未敢有一點懈怠。一車人一路上只說了一句人話:「敢在路上妄動,捶死他!」

當天,我被帶到一個我叫不上名的地方,幾十人在那守候,著警服的佔大多數。

頭套和繃帶被取下後,不低於十架的攝像機、照相機圍著只穿了一條褲子和背心的我,忙碌了不止20分鐘,直到把我送到牢房。

從綁架至投入牢房、從山東到北京,暴徒們整體的氛圍最大且最明顯的特點是緊張和興奮,非常的明顯。

被關押129天的經歷

從8月15日至12月22日止,我的名字被改為「815」。整個審訊過程中,「815」才是我的名字,任何人不得問起我的姓名,這大概也是人類司法史上的一個奇蹟。

我被關押的房間是西區124號,睡第四個鋪位。被關進124號半小時後,開始對我複審。
  
從8月15至12月22日止,我總共被關押時間是129天。其中被拷住雙手的時間是600小時;被固定在特製的鐵椅上的時間是590多小時;被左右雙向強光燈照射的時間為590多小時。129天裡,被強制盤腿坐在地板上反思罪過的時間是800小時左右;被強制擦鋪板的次數為385次。這些都是他們交由同監室的犯人來強制執行的。
  
11月29日,雙方同意在技術層面上尋求妥協起,為和他們導演的攝像過程幾十次,諸如聲明自己「自願」認罪、「自願」寫公開聲明和重作筆錄等過程。
  
129天的時間,警方所謂聆審時間最長,檢察院從介入到起訴,僅僅為8個工作日。接到起訴書後的當天,法院進來提審。從法院介入到開庭時間只佔了6個工作日。

規模最大的一次全國性行動

開庭是在極度保密的情況下進行的所謂公開審訊。開完後拖延了10天,據說是要最高領導批准。
  
開庭時動用的警察、警車難以計數。據押我的警察講,說他進法院當法警6年,按他的話是:「我們經歷的專案也不少,從未經歷過動用這麼多的專車提一個人,動用這麼多的警察,更沒有見過院長來主持開庭。但對外統一的口徑是審理法輪功頭目。」
  
據辦案人員自己得意的講:「815,你是個怪胎,我們用多大的動靜對付你,給你這麼說,這是我們89年之後在個案上規模最大的一次全國性行動。一個人的案件上,我們從未投入過這麼多的精力…….」

法輪功問題和民間維權抗爭是中共最大隱憂

我在被關押期間得悉的信息是:從2006年2月起,由中央政法委指令成立了一個由公檢法、安全等部門組成的專案組,每個星期一召開一次例會,每次例會都由中央政法委主持,匯總有涉我案件的國內外情報以及最新所謂的「敵情動態」,發佈最新指示。說這個專案組並不因為我的判刑就停止運作,還將長期運作下去,要盡一切資源和手段遏制我一家,說決不允許你的問題成為一個長期的問題。
  
在整個案件中,他們最關心的問題是法輪功問題和絕食維權問題,將主要精力用在我與法輪功的關係,以及這種關係的程度和書寫幾封公開信以及絕食維權的問題上。

明顯感覺到的是,法輪功問題以及民間維權抗爭問題是目前中共內部反動勢力當下最大的隱憂。

以徹底毀掉孩子的前程和所有親屬的生存條件來威逼

我現在雖然無法獲得外界的信息,估計大致上都是在關於所謂的「妥協」和所謂的「公開聲明」的方面,提起這些事,我的心中是充斥著多麼不可思議的恥辱。對於公開的謠言和誹謗,我不打算也無力予以反駁,我們知道,如果我企圖澄清一個,這些人就會再編出一千個一萬個!

反文明勢力公開以「長期把我的妻子、兩個孩子,以及我老家的親人做人質,居然剝奪了她們娘仨及我們老家親人的生存條件。公然對他們以持續的精神折磨,以徹底毀掉我孩子的前程和我妻子和兩大家庭的所有親屬的生存條件來威逼!!

雖然過去對這個集團追求完全不顧正義、廉恥,以及完全不講道德的這種性質的惡劣有所瞭解,對它們有時赤裸裸地以厚顏無恥和潑皮無賴的方式實現它們的目的,卻估計不足!

我不能不關心孩子的計較

據說外界揣測說我們雙方有甚麼見不得人的交易,交易是有的,寫公開聲明就是以我的妻子和孩子能獲得5,000元生活費作為要挾條件!一方面這些錢原本就是我的合法收入而被對方非法掠奪,另者,我沒有足夠的道德資格對妻子和孩子見死不救。

關於妥協遭遇外界的責罵,格格非常的在乎,為此孩子在我的面前哭過多次,說聽聞同學的家長說,外面有人說爸爸是叛徒、是狗熊、是人格分裂,我對此不願多作計較,但我不能不關心孩子的計較。

當得知孩子、妻子不能獲得一分錢的生活費,妻子孩子多次被打、好不容易逃脫的孩子在求助美國使館被拒絕後,這時候的我考慮的是更像一個丈夫、更像一個父親,而不是使自己更像一個英雄!更不會考慮那些道德人士將來是如何手執解剖我人格的利刃。

血腥和殘酷程度超過了人心兇狠的最深限度
  
關於我的現狀,止乎於篇幅,我不打算談得太多。對於我的過去,我有許多不滿意之處,相對於人民無窮無盡的苦難,我做的何止是杯水車薪?

2003年之前的我從未意識到,人民追求心靈世界的自由竟會惹出一片血腥、哀號和恐怖,我瞭解到血腥和殘酷程度,超過了人心凶狠的最深限度。

我天真地認為,這些可怕的存在,是依法治國的大敵,我一度的致信國家領導人,正如你們所看到的那樣,那孤單的聲音最終未能解決,更未能阻止血腥罪惡的蔓延,我成了一個未被欺騙者,全家的災難也由此開始,且迄今看不到結果。對於我的過去我絕不否定,我也絕不同意他人否定。

不惜以再次入獄來力爭改變我家人目前的生存條件
  
對於我的未來,我想說的是:我不會再是一個對社會有多大作用的人,但我將繼續努力使自己最終成為一個對家庭生存有用的人,但是這仍然需要我不懈的努力。

我將不再挑起,也無意參與,現也無力參與人民的維權抗爭運動,從現在起,我僅屬於我的家,我不再屬於任何群體。

但如果我們的生路繼續被這樣無法無天的被圍堵下去,我將不惜以再次入獄來換回我孩子的生存條件、家人的生存條件。不惜以再次入獄來力爭改變我家人目前的生存條件。

整日圍著我一家人的那些人,就是體制內想置我於死地的那部份人,他們每天圍繞我一家所做的,就是把目標指向同一目標,就是再次將我投入監獄。人們根本無法想像他們的無法無天。」

以上是高智晟律師在2009年被當局秘密綁架4個月後,在寫給胡佳的信的內容部份節選。

從2009年開始,高智晟不斷在沒有控罪的情況下被扣押,他和家人受到長時間軟禁。2010年4月,失蹤一年多的高智晟突然露面,被安排接受外媒採訪。官方似乎希望向外證實高智晟還活著,隨後他又失蹤22個月。2011年12月16日,中共官方媒體英文版發佈簡訊聲稱,人權律師高智晟已被送回監獄,繼續服刑3年,外界首次得知他的下落和狀況。2011年12月16日,智晟被關進新疆沙雅縣監獄。高智晟被關押期間,監獄方不允許家人、律師探視。

(責任編輯:林綜文)

評論
2014-08-06 11: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